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他摸我下面啊深一点*老熟妇女人肥白

2021-05-14 10:27:2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凌珊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亲自找了京城最大的绣楼,给她连夜赶工,硬生生赶制出一件她颇为满意的嫁衣来。

天还没亮,凌珊就激动的睡不着,早早起床梳洗打扮。

虽这场婚事

  凌珊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亲自找了京城最大的绣楼,给她连夜赶工,硬生生赶制出一件她颇为满意的嫁衣来。

    天还没亮,凌珊就激动的睡不着,早早起床梳洗打扮。

    虽这场婚事没有几个人期待,但凌珊心中还是颇为高兴的。                  

    不管以后的结果如何,最少她真正的嫁给秦曦成为他的正妻。

    凌珊满怀着忐忑的心情,上了花轿。

    一路有古乐队伍吹吹打打很是热闹的来到了秦家。

    凌珊迈过了朱红的门槛,跨过了火盆,终于被秦曦牵着红绸进了大堂。

    林奕欢和秦荣煊无法赶回来参加两人的婚礼,两人只能朝着空位拜了拜,也算是礼成了。

    凌珊被汪诗诗等几位秦家的老嬷嬷拥催着进了新房。

    又是一阵各种繁复的礼节,凌珊头上的盖头终于被掀开。

    “北荻的第一美女果然名不虚传,四爷,你可要好好待丹阳郡主。”汪诗诗在一旁笑眯眯的说道。

    汪诗诗是看着秦曦长大的,自然也是知道秦曦心目中有喜欢的女子。

    她怕秦曦今天这大好的日子里,做出什么混账事来,这才提醒秦曦,眼前这位是丹阳郡主,不是别人,让他自己拿捏好了。

    “汪嬷嬷,我还要去前头看看,失陪了。”秦曦说了一声转身出了新房,直奔前院。

    坐在喜床上的凌珊,见秦曦心急火燎跑掉的背影,心中是既好笑,又难过。

    好笑的是,那里有新郎官看见新婚妻子犹如老鼠见到猫一般,刚掀了盖头就跑人的。

    难受的是,自己最爱的男人,如此嫌弃她的真实容貌和身份。

    汪诗诗见凌珊微微垂下眼目,还以为凌珊生气了她赶紧帮秦曦描补道,“郡主,四爷是个不开窍的,他屋里也没通房丫鬟,初见了你有些不好意思,等你们相处时间久了,自然是不会在这般。”

    凌珊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表示她明白了。

    汪诗诗见凌珊容貌姣好,性格温和的样子,心想丹阳郡主怎么看都不像是厉害的,应该不会是北荻的探子吧?

    夫人让她盯着丹阳郡主,是不是太过紧张了一些。

    “郡主,你也忙一天了,怕是早就饿了,府里已备好酒菜,奴婢这就让人送过来,你先垫垫肚子,等晚上四爷过来,在陪你喝交杯酒。”汪诗诗又说道。

    “麻烦汪管事了。”

    凌珊非常清楚自己这个身份,会让秦家的人多讨厌她。

    刚开始她还以为自己会被故意刁难,却没想到汪诗诗不仅没刁难她,还对她照顾有加。

    秦曦在前院喝了不少酒,都不舍得回新房,最后还是被秦九几个强硬塞进新房的。

    新房里伺候的丫鬟婆子,见秦曦进屋纷纷笑闹着退了出来。

    也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害羞,秦曦整个脸都胀得通红。

    他略有些紧张的看向在喜床上,一动不动的凌珊,蠕动了一下嘴唇,半天才说道,“天色已经晚了,你早些睡吧。”

    说着秦曦拔腿就想往外走,结果一推房门这才发现,房门竟然被锁了。

    不用想秦曦也知道这是谁干的,他心中苦笑,他哥就这么不待见他,他不就是不想娶妻吗?至于这么防着他。

    秦曦根本无法理解秦九这个当哥的,这几年简直为了秦曦的婚事操碎了心。

    他都找小倌试探过秦曦,知道他对男人没兴趣,那是拼了命的想着让秦曦早日成婚。

    现在终于如愿以偿,可不得把秦曦看紧了,万一让他给跑了,谁知道他什么时候能跟丹阳郡主圆房。

    秦曦无法出去只能退回喜房,这下他可就更加尴尬了。

    “夫君,我们还没喝交杯酒。”凌珊提醒道。

    “你别叫我夫君,叫我叫我。”秦曦嘴上卡壳,硬是想了半天没想出适合的称呼来。

    “算了,还是叫夫君吧。”秦曦有些泄气的说道。

    凌珊站起来,端起桌子上的酒杯,递了一个给秦曦。

    “夫君,如果不喜欢这个称呼,以后我少叫就是,但这交杯酒总要喝。”

    秦曦眉头微皱,接过凌珊手里的酒仰头就喝了下去。

    喜房里的酒,味道要比前院的酒清淡很多,秦曦索性坐下来给自己猛灌酒。

    他是打定注意今天要喝个宁酊大醉,什么也做不了。

    凌珊坐到秦曦跟前,也拿了一杯酒,她说道,“一个人喝酒多无聊,我来陪你喝吧。”

    说着凌珊也仰头把手里的酒给喝了干净。

    凌珊的爽朗劲到是另秦曦刮目相看,他没想到丹阳郡主是这般脾气。

    别人新婚之夜,都是一片喜气。

    秦曦和凌珊的新婚之夜,两人竟然在拼酒。

    “屋子里怎么这么热,难道放了火盆。”秦曦在屋子里扫了一圈,并没发现有火盆,心中更是狐疑。

    这才是深秋,又没烧地龙,屋子里怎么这般热。

    秦曦酒量不错,等把喜酒全都喝光了,他也没把自己灌的不省人事。

    于是秦曦站起身来想让人在送几壶酒进来,结果一起身,头重脚轻差点没摔地上,幸亏凌珊眼疾手快扶了他一把。

    两人火热的手臂缠在一起,不知道是谁先扯了谁的衣袖,两人迷迷糊糊的滚到床上。

    秦曦只感觉怀中抱着的女子,是他心心念念的姑娘,那熟悉的体香环绕在他鼻尖,让他恨不得一口把眼前的人吃吞入腹中。

    就在两人彼此坦诚相见的时候,秦曦猛然顿住了身躯。

    凌珊感受到秦曦身子的僵硬,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被秦曦吻的脑海中一片空白,竟然忘记放那鸽子血。

    朵朵都五岁了,她自然不是完璧之身。

    她对秦曦隐瞒了身份,秦曦自然是什么都不知道的。

    此刻他只清楚,他娶进门的丹阳郡主竟然不是完璧之身?

    北荻这是在侮辱他秦曦。

    “你这样的残花败柳北荻也敢献给皇上?”秦曦看了一眼身下眼神迷离的凌珊冷哼一声,一下加大了腰间的力度。

    本来他心中还感觉自己利用了丹药郡主,多少有些愧疚,可现在他那一丝愧疚瞬间荡然无存。

    他一边快速的折磨着凌珊,一边哑着嗓子问道,“说,你是被谁破的身?”

    凌珊有苦难言,她无法把自己不是完璧之身的事情解释给秦曦,只能咬紧牙关被秦曦撞出破碎的低吟。

    秦曦见凌珊这般更是愤怒,感觉自己被带了绿貌似,下手也越发的狠起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