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完整,被几个人搞得走不了路

2021-05-14 14:46:2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不惜麾下之兵,非良将也。

从这一句话的角度来说,邬羁此时的低吼和展现出来的愤怒,的确符合身为良将的条件。

哪怕,他在南楚内外的名号只是军师。

 不惜麾下之兵,非良将也。

    从这一句话的角度来说,邬羁此时的低吼和展现出来的愤怒,的确符合身为良将的条件。

    哪怕,他在南楚内外的名号只是军师。          

    哪怕,他现在可惜和愤怒的并不是南楚士兵。

    但也正因为此,才让人更加惊讶和震撼,因为邬羁的反应足以证明他和那些只求军功,把士兵的性命当成建功立业的筹码和棋子不同,是真的有血有肉。

    起码,邬羁不认为自己说这话有什么问题,哪怕太圣在场,巫族其他圣境在场。

    做错了,还不让说?

    有那么矫情么?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话音刚落,他就感到了周围气氛的诡异,黄化等人的脸色纷纷变得奇怪起来。

    “咳咳!”

    风无尘等人轻声咳嗽,同样面色诡异,如在告诫什么,邬羁一愣,下意识望向李云逸,只见后者却脸色淡然依旧,平静道出事实。

    “你误会了。”

    “其他城池全军覆灭,他们并不排除在外,事实上,如今战火仅存的,恐怕只有此地了。”

    只有齐云城?!

    其他城池,都死了?!

    因为这沼魔?

    轰!

    对于邬羁来说,李云逸告知的这一消息都无异于九天雷霆在耳畔炸响,更别说他身边的太惠了,整个人瞬间傻眼了,身体剧烈颤抖,视线几乎下意识投向太圣,内蕴无尽的绝望和期待,希望后者出言否认李云逸告知的这一事实。

    百万巫兵,一夜之间全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是,他却不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面对他渴望的注视,太圣一声长叹,移过目光,无法直视自己徒儿的这目光。

    “发生了什么?!”

    太惠发出低吼,突然沙哑沉闷的声音使得众人大吃一惊,望着他悲愤的模样,黄化等人精神一振,却无暇再在意邬羁刚才毫不留情的点评,声声叹息接连响起。

    终于。

    “是沼魔。”

    太圣打破寂静,用最通俗简单的话语说出了今夜这灵舟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语速极快,只因为实在不堪回首,这一点,从黄化等人眼底的挣扎和落寞中就能看得出来。

    是的。

    他们虽然活了,但,他们麾下的士兵呢?

    这一场战争呢?

    有时候,活人甚至要比死人更痛苦。他们都听说过这句话,但直到此时,他们才终于稍微领会这句话的真正内涵了。

    这一战。

    今夜的这场战争,不仅对于整个巫族来说是一场大劫,对于他们自身来说,更是执念心魔,非鲜血无法洗尽!

    太惠听着太圣的讲述,脸色越发苍白,甚至,当太圣说过秋月城的时候他就有些受不了了,已经足以想象到其他城池的命运,咬牙切齿,眼底迸发需要择人而噬的凶光。

    “蔺岳呢?!”

    “身为我巫族百万大军的总指挥,他为何……”

    蔺岳!

    黄化等人听到这个名字眼瞳蓦地一震,身体也是如此。哪怕他们想到了,蔺岳这个名字绝对是谈论今天这一战无法绕开的一个话题,无论是今天还是以后都是如此,他们还是心里一突。

    尤其是黄化,身为蔺岳的死忠之一,此时当再次听到这个名字,他的眼底无比复杂,如他此时的心情一样。

    蔺岳要背锅!

    这是肯定的!

    身为此战总指挥,百万大军屠齐却落得如此下场,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尤其是和李云逸一比较……

    黄化等人眼神复杂地望向李云逸。毫无疑问,对于曾被蔺岳言语讥讽的李云逸来说,这是一个反嘲前者的好机会。

    对于他们来说,这也算是一种羞辱了。

    毕竟。

    和“爱过”一样,他们之前也的确对蔺岳深信不疑,哪怕现在蔺岳背锅担责已成事实,李云逸若是嘲讽后者,他们也会心里有些难受。

    何况,蔺岳讥讽在先,李云逸又岂会浪费这等好机会?

    更无奈的是,他们完全无法反驳,为蔺岳说话……

    这才是最悲凉的地方!

    “我族蒙羞!”

    黄化等人忍不住闭上眼睛,似乎这样可以让他们心中的屈辱感轻一些。可是紧接着……

    臆想之中李云逸的嘲讽并未传来,恰恰相反。

    “蔺岳族长行事如何,本王不想多说,自有巫族定责,亦和本王无关。”

    “当前最重要的,还是此城,此战!”

    嗯?

    黄化等人惊讶睁眼,看到李云逸严肃的脸色和双眸,惊愕非常。

    不止是他们,连太圣也是大吃一惊。

    李云逸竟然没有借机对蔺岳嘲讽?

    先前他可不是这个样子的!和蔺岳针尖对麦芒互不相让,锋锐的一比,可现在……

    仁慈?

    黄化等人瞠目结舌,没想到李云逸会把蔺岳的评判交给自己这一边。然而,当太圣思绪一转,突然,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望向李云逸的眼神也变得更加深邃了。

    李云逸将蔺岳的评点交给巫族自己来处理,真的是一种仁慈么?

    不!

    这更是一种惩戒!

    很显然,李云逸清楚能作为巫族出世第一战总指挥的蔺岳在巫族拥有何等的声望和威信,更清楚,他这一战即使犯下了如此严重的错误,或许对他个人有所影响,但也仅仅限于战争层面而已,大不了以后不再参与巫族对外的任何战争。

    甚至,即便是最后一种可能,发生的概率也不大。

    蔺岳在巫族的底蕴实在是太深厚了,担任族长多年,外援无数,蔺宥更是他奠定无上地位的重要原因。在这种情况下,即使他自己不想参与之后巫族的任何战争,其他人岂会愿意?

    换句话说,他就是巫族的支柱之一,无法撼动!

    李云逸明白这一点。

    更清楚的知道,对于蔺岳,南楚是不可能有资格将其惩罚的。

    甚至,无论是怎样的惩罚,无论轻重与否,一开始,巫族或许不以为意,认为是蔺岳罪有应得,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今夜之战的影响逐渐衰减,蔺岳若是有心想借此事反击李云逸,简直不要太简单。毕竟,他在巫族的底蕴太深厚了!

    “聪明!”

    太圣心里对李云逸的选择称赞,只是站在个人的立场,但若是站在整个巫族的立场……

    “危险!”

    太圣眼瞳一眯,依然望着李云逸,眼底却是锋锐精芒闪烁。

    李云逸这么做只是不想给南楚引来任何难麻烦和后患么?

    不!

    不插手蔺岳审判之事,对于南楚来说或许是避免了一场麻烦,可是对于他们巫族而言,又何尝不是一个大难题?

    蔺岳,肯定是要惩戒的。

    百万巫兵对于他们巫族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了。

    但是,轻重的抉择……

    真的是他巫族说的算么?

    肯定不是!

    李云逸先前已经说过了,蔺岳不同意他的提议,这一战带来的影响全部由巫族承担,这可不是什么气话,哪怕巫王蔺宥也要考虑此事,对蔺岳的惩罚必须要让李云逸满意才是,否则……

    单单是失去一个青云塔,就让他们无法接受!

    所以,李云逸这绝对不是仁慈,而是化被动为主动的神之一手!

    在既防止了自己干涉巫族内政,避免留下把柄的同时,扼住了他们巫族的咽喉!

    “嘶!”

    想到这里,太圣忍不住轻抽了一口冷气。

    他只是从李云逸字里行间透露出的信息推断出此事,就已经让他心惊了。

    而作为这件事的主使者李云逸……

    这是何等的心机和城府?

    而更重要的是,哪怕他已经看破了李云逸的谋略,却依然无济于事,什么都做不了!

    所以最终。

    “老夫明白了。”

    “王爷之意,我会向巫王如实禀告的。”

    在黄化等人惊愕地注视下,太圣朝李云逸深深行礼,脸上充满无奈。

    怎么回事?

    李云逸已经表现的如此仁慈,太圣为何还如此凝重?

    他们不懂。

    因为他们的境界和阅历还是太浅了。

    可是,李云逸呢?

    他不过二十出头的年龄,又是如何能把如此智谋掌握到这等炉火纯青的程度的?

    难道说,这世上除了武道天才之外,还有天生的谋士不成?

    太圣想到这里,视线不由从李云逸身旁的邬羁身上掠过,精神一震,望着并肩而立一红一白的身影,脑子里忍不住浮起四个字……

    谋士无双!

    只是李云逸一人就如此恐怖了,这次一战若是处理不好,只怕蔺岳未来的“前程”都要断却了,再加上邬羁……

    “唉!”

    太圣忍不住再发感慨,眼神复杂。

    一方面他担忧李云逸邬羁携南楚崛起真的威胁到他巫族未来的权证,另一方面,他还忍不住庆幸。

    幸亏,李云逸和邬羁是站在他这边的,若是两人和血月魔教联手,他巫族固然底蕴雄浑,人多势众,但,真的能是东神州的对手么?

    一时间,太圣想的有点多,思绪凌乱,但很快,他就被一道突然响彻云霄的吼声惊醒了。

    “邬羁?”

    “你小子在哪呢?”

    轰!

    黄化等人惊愕抬头,只见远处,一艘巨大的灵舟还未降落,一道如山岳,堪比高山族,却比姚贺还要狂猛数倍,一双大脚踏空而来的同时,一股排山倒海的伟力扑面而至,凶煞迎面,令人惊恐!

    只是,还未等邬羁回应,来者似乎已经望见了这里,一张丑脸骤然大变,巨大如铜铃的双眼差点夺眶而出,无尽的惊喜澎湃,化为一声怪叫。

    “殿下?!”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