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被老外日出水来,强迫 跪趴 粗暴 刺了进去

2021-05-15 08:37:0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柳景玉的话说的很客气,也婉转的表示了要和刘蓝欣相交的意思,现在出门虽然不太方便,但既然曲莫影和刘蓝欣都去,她当然也相伴同行,只是希望要悄悄的去,少惊动他人,免得引起不必要的

 柳景玉的话说的很客气,也婉转的表示了要和刘蓝欣相交的意思,现在出门虽然不太方便,但既然曲莫影和刘蓝欣都去,她当然也相伴同行,只是希望要悄悄的去,少惊动他人,免得引起不必要的一些是非。

    又说三个人都要成亲了,现在都在家准备,关乎皇家,大家还是低调行事。

    曲莫影说的同样客气,同样婉转的表示了她不去的理由,因为她病了,回去之后,稍稍午睡了一下,就发热了,大夫让她好好卧病养着,说可能是之前出门的时候穿的少,受了凉,原本体质就不好,往年的时候基本上有一小半的时候是躺在床上的。            

    两个人,两个理由,两个不同的结果。

    “小姐,曲四小姐真不识抬举!”海青撇撇嘴,也看到了自家小姐手中的信,“她是故意的吧,之前看到她的时候,穿的也不算少了,奴婢觉得她就是不想去,就是不想和小姐交好!”

    “她不想去?”刘蓝欣又看了看曲莫影的信,这信让她很意外。

    她这么诚心邀请了,连景玉县君都不得不和自己一起去,曲府的这位居然就拒了,她是真心不想跟自己交好,还是其他的原因。

    “奴婢觉得就是,反正之前她就是好好的,怎么小姐一找她,她就不好了,还起不了床,小姐,您找一个大夫过去,让他替这位曲四小姐诊治诊治,奴婢就不相信她真的病了,是故意的吧!”

    海青不服的道。

    “这可不行,她是曲府的四小姐,现在曲府还是尚书府,再说她嫁的还是英王,英王殿下的性子……还是不要乱惹事的好!”海花相对谨慎一些,摇了摇头道,“小姐,要不要先把日子推后,等她好了再说,这位曲四小姐总不能一直病着吧,她还要不要成亲了?”

    成亲之前闹出病重不起的事情,绝对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很晦气。

    “等不了!”刘蓝欣摇了摇头,看向窗外,“就这明天吧!”

    “小姐!”两个丫环一起低呼了一声。

    “你安排好,小心让人发现,就明天!”刘蓝欣咬了咬牙,她不能再等下去,越等越容易出事,父亲的人手还是早早的撤回。

    “是,小姐,奴婢现在就去安排!”海青收敛起脸上的嘲讽,一脸正色的道。

    海花也跟着点点头。

    刘蓝欣挥挥手,两个丫环都下去了,她拿着两封信比较着又仔细的看了一会,最后放下柳景玉的信,重点落在曲莫影的信上。

    再看了三遍之后,冷冷的笑了,一个自小有眼疾的女人,哪来那么大的胆气,觉得可以借了英王的势?

    就算英王没有娶自己,但也没表示他对自己有恶感,明明英王喜欢的应当是自己这样的女子,而不是柔弱的女人。

    一个常年有病,时不时的就犯病的女人,长的又这般的媚意,一看就不怎么上得了台面。

    摇了摇手中的信,向外招呼了一声:“来人!”

    海青和海花已经离开,院子

    里的其他丫环听到她的声音,急忙过来一个伶俐的,站在帘下回话:“小姐,奴婢在!”

    “去库房里挑几件药材,给曲四小姐送过去,看看曲四小姐病的如何!”刘蓝欣道,她不能直接派了大夫过去,但可以借着送礼看看这位曲府的四小姐到底是不是真的病了,是有意推托吗?

    “是,小姐!”丫环在廊下答话,见刘蓝欣不再吩咐什么,才转身离开,去找府里的管事,开库房取几件药材。

    管事的听说是自家小姐的意思,急忙开了库房,挑了几件还算合意的送到刘蓝欣面前,让她挑选。

    刘蓝欣简单的点了几件,又吩咐了丫环几句。

    丫环带着礼去了曲府。

    听说她是辅国将军府的丫环,来看望四小姐,门子急忙进去禀报,不一会儿一个婆子迎了出来,笑嘻嘻的把个丫环领进了浅月居。

    浅月居里,苗嬷嬷引了丫环进门,曲莫影在内室休息,听闻辅国将军府来的人,让丫环进去内室。

    丫环行过礼之后,恭敬的把礼单呈上:“我们小姐听说曲四小姐病了,特意的让奴婢过来送几件药材,曲四小姐好好调养身体,等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出行。”

    雨冬接过礼单放置在一边,曲莫影斜靠在榻上,整个人懒洋洋的,看着不是很精神,但也没有病的不轻的样子。

    “替我多谢你们小姐。”曲莫影看了一眼丫环,笑道,“景玉县君那边答应了吗?”

    “县君那边已经同意了,明天和我们小姐一起去大悲寺,如果曲四小姐能一起去就好了。”丫环表示着刘蓝欣的遗憾。

    “我的身体……总是不太好,有劳你们小姐挂念了。”曲莫影微微笑道。

    让雨冬给了赏之后,就把辅国将军府的丫环给打发了回去。

    “小姐,这些药材都很不错。”苗嬷嬷看了看辅国将军府送来的药材,连连点头,“老奴之前去一些药店看过,有一两样比一般药店能买到的都要好,看着就象是收藏的上上品。”

    “很好?”曲莫影没苗嬷嬷懂的这么多,听她这么一说,也拿起面前的礼单看了起来。

    数量不多,药材的名单看着也普通,光一份礼单还真的看不出什么。

    “是很好,真的很好,况且还有一样是北疆那边特有的,不算很珍贵,在北疆比较多,但珍品很少,京城的药房里也有不少,老奴之前也去看过,没看到这么好的。”苗嬷嬷一边看药材,一边点头。

    “辅国将军镇守北疆这么多年,有这些东西也算不得什么。”曲莫影点点头,这位刘大小姐看起来还真的很得辅国将军的欢心,随随便便拿出来的药材,就不是京城的一些药材可以比拟的。

    “这个……是什么?”苗嬷嬷忽然道,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拿起一根茎状药材,在鼻子边上闻了闻,困惑不已。

    这块根茎状的药材其实不大,苗嬷嬷也认识,她现在主要看的是和这株大的药材上面的另外一块指甲的大的根

    茎,看着似乎是附在一起的,但其实细看之下,还是有些不同,下面分明是分开的。

    苗嬷嬷小心的把下面连系在一处的根茎分开,果然,下面只是并立生长着的,并不是真正的连着。

    “看着象是伴生的……迷梦草的根茎?”苗嬷嬷的脸色严肃了起来。

    “迷梦草?”这名字曲莫影第一次听说,诧异不已,苗嬷嬷教过她许多药材、草茎,但就是没说过这个名字,“这是什么药材,有什么用?”

    “迷梦草没什么大用!”苗嬷嬷苦笑的道,“只是北疆皇家进行安抚祝福时,给跪拜的下人服用的,也没多大用处,就是会让人觉得心神安宁……让人心生欣喜的心境,仿佛一下子犹如神祝。”

    “皇家用的?”曲莫影抬起一双盈盈的水眸,脸色也沉重了许多。

    “是北疆皇室用的,北疆的皇室有巫祝之术,会在盛大的典会时,给人祝福,百姓们会臣服于他们的脚下,这个时候就要用到迷梦草根茎泡过的水,老奴能知道这一些,还是因为祖上曾经也为皇室的巫祭,之后因为战乱……老奴的族人成了普通的人,就连老奴也只是听说过。”

    “北疆的皇家才有的,巫祭才知道的事情,一般的北疆人是绝对不知道的,甚至连听也没有听说过,祖上留下了图谱,老奴见过。”苗嬷嬷伸手把这小块指甲状的东西拿起来,又放在鼻子前面闻了一下,“老奴其实现在也不能肯定,能否扣下一点来泡一下水?”

    “你去试试。”曲莫影点头。

    苗嬷嬷退到外面,找了一个杯子过来,小心把一点点的根茎扣下,落入水中,摇了几下,然后又闻了闻,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舔了舔之后,皱起了眉头细细的品了品。

    祖上的传说,一代代的传下来,其实已经丢失了许多,现在苗嬷嬷也只能凭借着这些残存的记忆去查。

    伴生的根茎,很小的一块,往往会被忽视,必须伴生才能成活,独自一种是活不成的,在民间没有这种草的种法,也没有这种草的说法。

    品了一下之后,苗嬷嬷稍稍喝了一口,然后放下茶杯,眼睛闭了起来。

    好半响才睁开眼睛,肯定的道:“小姐,的确是迷梦草。”

    “辅国将军府有迷梦草,北疆皇室才有的迷梦草,是意外?”曲莫影身子往后一靠,自言自语的道。

    “应当不可能有意外的,北疆皇室对这种迷梦草控制的很强,几乎所有知情的人,如果不为皇家所用,都不能留下性命,所有族人一并罪罚,老奴不知道当年的祖先是怎么逃过的。”苗嬷嬷苦笑道。

    “有一种可能是……辅国将军留在北疆,收药材的时候,有人从北疆的皇室中偷了药材出来,因为不清楚,所以伴生在这里面了?”曲莫影水眸微动,猜测道。

    “有这个可能,但是……”苗嬷嬷迟疑了一下,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这是最可能的事情!”

    其实还有一种可能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