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同桌穿裙子让我随便摸:多男弄一女下不了床小说

2021-05-15 09:04:5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清晨的阳光,带着一抹蓬勃的朝气,映照在广阔的大地之上。

朝阳笼罩之下的壶关,却显得有一抹的庄重,此时此刻,壶关的上下,这时候都充斥这的散不去的血腥味。

“魏军

清晨的阳光,带着一抹蓬勃的朝气,映照在广阔的大地之上。

    朝阳笼罩之下的壶关,却显得有一抹的庄重,此时此刻,壶关的上下,这时候都充斥这的散不去的血腥味。

    “魏军情况如何?”            

    皇甫坚寿从山上下来了。

    他看着城墙外面,阴沉的开口说道。

    “将军,斥候刚刚已经回禀,魏军已经撤到了二十里之外了!”马良拱手行礼,然后禀报说道。

    “那就好!”

    皇甫坚寿松了一口气,他看了看城墙上横七竖八,大部分都是昨夜一战尸体,咬咬牙,虽不忍,却不能表现出来。

    他如今是壶关上下主将,任何的情绪,都会导致军心有所变化的。

    “将军,为什么不提前开炮?”

    黄铭的瞳孔带着血丝,死死的盯着皇甫坚寿。

    “你知道为什么的?”

    皇甫坚寿平静的回应。

    黄铭情绪一下子崩了,蹲再地面上:“付刚战死了,很多将领都战死了,他们本可以活下来的......“

    他能明白皇甫坚寿的选择,只是在感情之上,一个袍泽的战死,让他有些承受不住。

    “如果战死,能保得住壶关,我愿意战死在这里!”

    皇甫坚寿闭上眼睛,幽幽的开口:“我作为壶关主将,我只在意,如何守得住壶关,至于其他的,我顾不上了,如果壶关被攻破了,我们可能会全军都战死在这里!”

    “将军,以我们的火炮的能力,我相信能守得住壶关的!”马良拱手说道。

    “呵呵!”

    皇甫坚寿冷笑,然后摇摇头:“武器再好,也需要人来用,而且我们的炮弹,已经不多了,用一枚少一枚,炮弹用完之后,我们的火炮就是一对破铜烂铁了!”

    他这话,顿时让众将有些激起来的热血和自信,瞬间有些的冷下去了。

    “将军......”

    马良看着皇甫坚寿。

    “打扫战场吧!”皇甫坚寿摆摆手,道:“现在对我们所有人而言,能守住一天是一天!”

    “是!”

    众将领命,迅速派人去打扫战场。

    “将军!”

    一个亲卫走上来,拱手行礼,然后禀报:“在西侧二十里,有一支兵马正在向我们关口而来!”

    “什么兵马?”

    皇甫坚寿皱眉。

    西面,就是长子城的方向,从哪个方向来的,不会是敌军,可是主力应该没有援军了吧。

    “马字战旗,还有长水营的番号!”

    “马?”皇甫坚寿眸子一亮:“神卫军大统领马超,长水营,神卫军五营之一,是我们的援军!”

    “援军?”

    “我们还有援军?”

    众将顿时有些沸腾起来了。

    “先打扫战场!”

    皇甫坚寿大手一甩,虽然道:“我亲自去迎接马超大统领!”

    这时候马超率军前来增援,对他来说,是一针强心针。

    如果有马超的话,他最少能撑住十天八天,不然魏军再一次进攻,他可能就只能焚炮而逃了。

    第一代和第二代的红衣大炮是不一样的,第一代的炮弹,其实已经不多了,昨晚轰了一次,可伤亡性不算很大。

    如果再来一次,魏军有了防备,那么他们就能有所规避,那带来的杀伤力会更少了。

    到时候能不能守住壶关,他没有把握。

    可如果有马超增援,他最少有八成的把握,能守住十天时间,当然,这是指魏军主力还没有抵达的情况之下。

    他猜测,魏军主力会在五六天的时间之内,抵达壶关之下。

    那才是真正的血战。

    明军虽有火炮,可魏军要是敢用人命来堆,那么壶关肯定是要被攻破了,只要被攻破的,所有的火炮都失去了战斗力。

    ..........................................

    二十里之外。

    魏军扎营。

    “战损如何?”吕布有些迫不及待的问。

    “战损?”

    麾下几个将领对视了一眼,微微苦笑。

    “其实不大!”

    宋宪站出来:“看起来我们还想被击溃了,但是事实上,伤亡并不大,而且很多还不是战死在敌军的火炮之下,只是阵型乱了,阵型一乱,全军就乱了,人挤人,人踩人,伤亡剧增了!”

    “而且撤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是奔命乱走,所以好像一哄而散一样,显得我们伤亡大的,可收拢了这些残兵之后,才发现,我们的战损,只是不过三千左右!”

    另外一员校尉,郝萌拱手说道。

    “火炮!”

    吕布咬牙切齿,他第二次领教明军的新式武器。

    “昨天晚上,明军的火炮,可能只用了一半左右!”

    贾诩面色有些阴沉:“只是我们还是低估的火炮的影响力,我们必须要在军卒之中,强调火炮的杀伤力,这样才能在火炮轰炸之下,让将卒们不要乱,不然还是如昨夜一样,恐怕我们还会溃败!”

    之前的宛城之战,昨夜的壶关之战,让他们对于明军这种新式武器,已经有了一些直观上的了解。

    这种武器的爆炸半径不大,一炮下来,如果不是很集中的话,顶多只能伤三五人而已。

    这种武器给魏军最大的伤害,是击溃了魏军的斗志和战意,让魏军陷入自乱之中。

    好像昨夜一战,明军约莫发出了上百枚炮弹,可伤在明军炮弹之下的魏军兵卒,顶多三四百将卒而已,其余所有的伤亡,都是因为军心动乱,阵型全乱了才导致的伤亡情况。

    伤在自己的人的手中的数据,比战死砸敌军炮口之下的人,还要多。

    “嗯!”

    吕布点点头:“明军的火炮的确很强大,攻城略地,乃是无双利器,哪怕坚城在他们攻击之下,恐怕也会变成一片废墟,但是这种武器也有缺点的,而它们给我们带来最大的影响,是因为轰鸣之下地动山摇,如同天降陨石,所以会击溃将卒们的斗志和战意!”

    吕布的眼眸微微眯起来,瞳孔之中有一抹厉色:“如果我们能让将士们适应了这种炮轰,那么即使他们再一次用火炮,也未必能给我们带来很大的伤亡!”

    “本想要引蛇出洞,如今看来这条蟒蛇太凶猛了!”

    贾诩对吕布说道:“吕将军,不管如何,你部下的将卒军心动乱的太快了,需要休整一段时间,消除这种影响,才能继续作战了!”

    他们的计划,是把明军的火炮引出来,这样才能有机会攻克壶关,但是明军火炮带来的影响力,超出他们的预料之外。

    如今吕布,没有反击之力了。

    “吾亦有此意!”

    吕布苦笑:“只是大王给某的时间不多了!”

    “不管如何,总不能让你部去送死,我会亲自给大王去密函,说清楚缘由!”

    “多谢贾中郎将!”吕布松了一口气。

    “不客气,我也希望我们未来能同舟共济!”贾诩拱手行礼,然后走出了营帐。

    吕布看了看他的背影,有一抹复杂的眼神。

    ..........................................

    壶关的战役,只需要半天的时间,就已经传到了长子城。

    下午,牧景站在一个湖边钓鱼。

    他闲着?

    不,他是心有些乱,越是着急,越会让自己的心乱,有时候钓鱼能平复自己的心情。

    他作为大明天子,御驾亲征,最不能乱的就是他,所以不管什么时候,他都要保证自己冷静的情绪。

    “陛下!”

    李严走了很快,匆匆的走过来了,道:“壶关送来的战报?”

    “说什么?”

    牧景看着湖面上纹丝不动的浮标,没有去看,而是直接问。

    “昨夜魏军夜袭,我军抵挡不住,已动用火炮,皇甫坚寿将军表示,火炮既已出,魏军必有防备,我军未必能守得住壶关多长时间!”

    李严说道。

    “皇甫坚寿继承了他老子的一些谨慎,他既然说守不住多长时间,那就是说,还有一些把握能守住!”

    牧景笑了笑:“这时候马超也应该在壶关了,壶关方面,少则还有七八天时间以上,多则半个月能撑得住!”

    他微微抬头,看着的远方,那是西北战场方向:“现在就看张文远了,张文远能不能速速的解决燕军,是决定我们能不能得到这天下的最关键!”

    能给张辽的支持,他都已经给了,除了的唯一的底牌要面对魏军之外,他已经毫无保留了。

    剩下就要看张辽的能力了。

    解决燕军,他们才有机会回防,才有机会和魏军决战,不然两面夹击之下,根本是挡不住的。

    到时候他可能得考虑跑路了。

    最后一条路,无非就是江东。

    可曹操这么来势汹汹,一旦他夺了雒阳,会放弃河东吗,到时候如果是连河东这条路都绝了,那么他想要逃命都难。

    当年在河南关内的战争之中,父亲战死,牧氏兵败,他就好像一条丧家之犬,一路逃亡,那种感觉,足够伴随他一生了。

    他不想有第二次这种感觉。

    所以这一战,他必须要赢。

    唯一的机会,只有寄托在张辽身上,张辽能赢,他就能赢,张辽败了,他只能承受最坏的结果。

    “张文远将军,这时候想必已经开始突进去了,能不能长驱直入,擒贼擒王,直接拿下刘备,还真很难说!”

    李严分析说道。

    “战略部署,战术分析,我们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只能靠前线将士们拼命了!”牧景摇摇头:“想太多,没用的,得耐下心来,不能给他们太大的压力了!”

    他看着浮标,微笑的道:“如同现在,钓鱼也要有耐心,朕相信,朕今天能钓起来一条鱼!”

    他话音刚落,浮标就被扯动了,他用力一拉,一条大黑鱼随着的钓竿而挑出了水面之上。

    “陛下英明!”

    李严拱手行礼,眼眸之中尽是佩服。

    ..........................................

    西北战场。

    明军主力和刘备的主力,如今相隔不足十里了,不过因为地形复杂,所以双方之间的陈兵仿佛有些如同围棋一样,黑白交错一样。

    不过现在这一盘棋来说,明军占据主动,明军正在意欲屠龙,只要屠龙成功,燕军就会全盘皆输。

    但是如果燕军能保住这条龙,凭借外围的兵力突破,也有反败为胜的可能性。

    想要一个结果,还需要在战场上的厮杀一番。

    夜色有些幽静。

    一轮皓月的光芒倾泻而下,照耀在明军的营寨之中。

    “确定了吗?”

    大帐之中,张辽的神色有些凝重,看着沙盘,目光的侵略性非常强烈的。

    “斥候基本上已经确定了!”

    戏志才说道:“但是未必不是敌军设来的陷阱,他们知道我们想要吃掉他们的中营,不可能一点防备都没有!”

    “所以我们所得到的方位很有可能就是他们给的陷阱?”

    张辽皱眉。

    他来回踱步,沉思半响:“陈宫有消息回来吗?”

    “有!”

    戏志才道:“他已经分兵出去了,昭明第一军在东侧一线建立防线,甚至已经和他们的骑兵交战上了,初步虽然挡住了,但是估计挡不住几天时间,昭明第一军的战斗力虽然不错,黄劭也是一个有武略的将领,但是能不能挡得住鲜卑骑兵和赵云,还真不好说,骑兵机动力太强了,即使挡住了一线,他们也可以绕路,这对他们而言,时间未必需要很多,而且......”

    戏志才从沙盘上画出来一条路,道:“如果我是***,被人挡住了归途,未必会死战,我会从这条路穿过去,步卒速度太慢,或许会被我们反应过来,堵截住,可骑兵的速度,即使昭明第一军察觉到了,也未必有足够的时间反应,他们只要越过了这条路,就能从官道,直通我们营盘后面!”

    “反杀?”

    张辽冷笑:“刘玄德不会在做和我们同样的计划吧!”

    “我们都知道,击溃中营,把主将他们都收拾了,就等于把他们击败了,他们未必不会想不到的!”

    戏志才道:“擒贼擒王的这一招,我们能用,他们不能用吗?”

    “的确!”

    张辽点头:“不能小瞧燕军了!”

    他沉思了一下,道:“既然这样,那只能玩命了,现在改变战术,已经来不及了,就和他赌速度!”

    “速度?”

    “看谁快!”张辽道:“我不防守了,全面进攻,我连后翼都不管了,主力强攻,我不相信他能挡得住我日月第五军主力的强攻!”

    他对日月第五军有信心。

    日月第五军,前身乃是陌刀营。

    明军陌刀,乃是一种新式武器,陌刀的杀伤力,在冷兵器的战场之上,远远超越长矛和缳首刀。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