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太深了小心肚子里孩子,小雪与门卫老头全文阅读

2021-05-15 09:31:0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陈寿是个直性子,喜欢谁、重视谁,就会直接表现出来。

一车车的礼物,直接送到了理国公府的翠云阁。

知道施韵的乳母、贴身丫鬟病的病、被打发的被打发,身边连个得用的人

陈寿是个直性子,喜欢谁、重视谁,就会直接表现出来。

    一车车的礼物,直接送到了理国公府的翠云阁。

    知道施韵的乳母、贴身丫鬟病的病、被打发的被打发,身边连个得用的人都没有,就直接跑去宫里寻太后求了几个嬷嬷、宫女。                

    百般求了长公主做媒人,请了皇帝赐婚,还巴巴跑去钦天监询问宜嫁娶的黄道吉日……

    陈寿的种种动作,让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他心仪理国公府的表小姐,真心实意的想要求娶。

    而作为理国公府的当家主母,梅夫人比任何人都清楚。

    因为陈寿送来的礼物,带来的嬷嬷、宫女,全都整整齐齐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梅夫人怕了,她真的感受到了恐惧。

    “……这死丫头,果然攀上了高枝儿啊!”

    梅夫人挥退了众人,跟自己的心腹嬷嬷小声的讨论着,“这下子,我可就麻烦了!”

    她背地里做了那么多算计施韵的事儿。

    不说这二三年从施韵手中哄走的银子,单是清风观那件事,梅夫人就有些说不清楚。

    贾叔宝没脸再在京城呆着了,就算他不要脸,诚勇伯府上上下下还要脸呢。

    诚勇伯不顾妻子的哀求,也不管贾叔宝的挣扎,直接命人将他捆了,塞进马车里,一路送回了几百里外的老家。

    贾叔宝又是惊惧又是愤怒,从被塞进马车起,就开始不停的哀求、咒骂。

    父母、兄弟,甚至是曾经坑过他的狐朋狗友,全都没能逃过。

    最后,也不知怎的,又想到了这次害自己被赶出京城的“罪魁祸首”,贾叔宝扯着喊哑的嗓子,“梅氏,你个毒妇,你要发绝户财,就利用我!”

    “我现在被你害得被赶出了京城,你、你也别想好过!”

    “梅氏,你欺辱嫡亲外甥女儿,你早晚会有报应的!”

    “好个门第清贵的理国公府啊,喝着孤女的血,还要害人家的性命。”

    “梅氏,老妖婆,你不得好死。”

    贾叔宝约莫是气急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敢说。

    还是贾家的下人怕他给诚勇伯府惹祸,慌忙解下腰间的汗巾子,直接塞进了他的嘴里。

    虽然贾家下人反应快,但贾叔宝的某些话,还是被路过的行人听到了。

    坊间便开始有各种各样的流言,其中就有针对梅氏的。

    理国公听到外面的风声,气咻咻的回来找梅氏算账。

    梅氏勉强含混过去了,但到底让理国公对她有了反感。

    当天夜里,理国公就去了姨娘院子里,完全没有给梅氏这个主母留半点情面。

    梅夫人又恨又气又怕。

    她怕这只是一个开始,随后还会有更多更可怕的事发生。

    而施韵就是引发这一切的祸头子。

    偏偏,梅夫人非但不能把施韵怎样,还要哄着她、捧着她,唯恐她翻旧账,借着奉恩公的势来对付屈家。

    “夫人,其实您也不必太过担忧!”

    嬷嬷却老神在在的劝着梅夫人,“那贾三,本就是京中有名的浪荡子。他人品低下、名声卑劣,他的胡言乱语,正经人家哪个肯信?”

    而梅夫人不管内里是个什么人,却惯会装模作样。

    早年她对流放的丈夫不离不弃,为公婆侍疾、守孝,发迹后,也不忘照拂贫困族人。

    为屈家生儿育女,主持中馈……

    可以说,她是备受称赞的贤妻良母。

    清风观的事,虽然让梅夫人的好名声沾上了污点。

    但,到底没有确凿的证据啊。

    至于贾叔宝的话,呵呵,就像嬷嬷说得那般,贾叔宝本来就是个混账,他的话,能有几分可行度?!

    梅夫人缓缓点头,似乎有些道理啊。

    嬷嬷继续道:“而您对屈家、对国公爷的不离不弃,却有目共睹。”

    理国公是个平庸的人,胆子还小。

    当年要不是梅夫人一直鼓励、劝说,他都不敢回京城来接受封赏。

    他生怕有人假传圣旨,想把屈家斩草除根。

    回到京城后,资质平平的理国公也承担不起整个屈氏家族的重任。

    还是梅夫人这个贤内助,又是在族中调和,又是在外面积极交际,这才慢慢让屈家在京城站稳了脚跟。

    虽然还是没啥存在感的小透明,但理国公府的牌子算是被上层圈子接纳了。

    梅夫人或许算计了很多人,但对于屈家、对于理国公父子几人,绝对是大大的功臣。

    这些都是很多人知道的真实故事,都不需要找什么证据。

    梅夫人和贾叔宝,一个是众人认可的贤妻良母,一个则是人人唾弃的臭狗屎。

    他们两个人的话,大家更相信谁?

    “除了一个贾叔宝,再也没有人能够证明是您算计了施韵!”

    嬷嬷越说越来劲,“而您把父母双亡的外甥女接到了国公府,悉心教养了近三年,吃穿用度也远超亲生子女……这些,却是有证可查!”

    梅夫人的神色愈发缓和。

    对啊,我对施韵可是有恩的。

    当年要不是我把她接到京城,她早就被施家的那些恶狼生吞活剥了。

    还千万家产?

    呸,还不知道便宜哪个王八蛋了呢。

    再说了,梅夫人也没想逼死施韵啊,虽然毁了她的名声,可还是愿意让她嫁给喜欢她的表哥啊。

    那可是国公府的三公子呢,就算施韵的亲爹还活着,施韵有娘家依仗,都未必有这样的造化!

    也就是施韵是自己的亲外甥女儿,换个其他商户的女儿,就算做妾,都没资格进国公府的大门!

    这般一想,梅夫人愈发觉得自己没有错。

    她、她根本不是在害施韵,而是、而是给了她一个更好的未来啊。

    所以,她为什么要心虚,为什么要害怕?

    反倒是施韵,如果不好好报答梅氏这个姨母的教养、庇护之恩,那才是妥妥的白眼狼。

    就算她找了个位高权重的夫君,就算陈寿混不吝,世人的唾沫星子也能淹死这对没规矩、不知感恩的混账夫妻!

    “……没错,我不怕。我又没做亏心事——”

    梅夫人这般对自己进行着心理暗示。

    她甚至在想,如果施韵闹起来,其实是好事,正好她可以跟大家说一说这几年她为施韵做过的事。

    只是,梅夫人万万没想到,施韵并没有趁机发难,也没有想着报仇,她甚至都没有索要梅夫人从她手中坑走的银子……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