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地铁上有人顶我了,美妇借种的春欲

2021-05-15 10:20:5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身体怎么样了?”

孟绍原搬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这段时候,他几乎每天都会来一趟医院。

小冢俊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他是兵长,是上海

“身体怎么样了?”

    孟绍原搬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这段时候,他几乎每天都会来一趟医院。          

    小冢俊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他是兵长,是上海别动队的一员。

    他还是一名狙击手。

    可惜,他落到了军统的手里。

    为了救活这个日本人,孟绍原可是下了大功夫的。

    而且他还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救活他。

    当时,还有一些手下对于长官的这个决定不理解。

    孟绍原只问了一句话:

    “你们的枪法有他好?你们比他会打仗?你们知道什么是特种作战?”

    部下们完全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

    “所以,以后他就是你们的老师。”孟绍原信心十足地说道:“他教你们怎么把枪打得准,怎么在夜晚准确的捕捉到目标,怎么把自己的优势发挥到最大化。”

    老师?

    让一个日本人当自己的老师?

    疯了吧?

    可这是长官的决定啊。

    长官的决定谁能否决?

    “为了救你我可是下了血本了。”孟绍原好像在那和小冢俊交心:“为此,我的部下可没少埋怨我,他们说,我们好好的中国人为什么要救一个日本人?”

    小冢俊依旧闭着眼睛。

    但他也很好奇,这个人的日语怎么会那么好?

    孟绍原天天都来,一来就和小冢俊聊天,虽然小冢俊最早是拒绝和他交流的,可大约是一个人很寂寞,大约是孟绍原实在是太烦了,所以偶尔也会说上几句。

    都是私人问题,和军事机密无关。

    小冢俊发誓自己不会出卖上海别动队的。

    他是鹿儿岛人,正式入伍开赴中国作战只有一年多的时间。

    他的枪法极准。

    他在家里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

    其他的,小冢俊都没有透露过。

    可是,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孟绍原忽然开始哼起了小调。

    虽然他孟长官向来都是五音不全,跑调可以从上海跑到东京,可小冢俊还是听出来了,这是鹿儿岛的小调。

    这个支那人,居然还会自己家乡的小调?

    可是,孟绍原唱的实在是太难听了,小冢俊忍不住自己哼了起来。

    “是战国时期的小调吧?”孟绍原不紧不慢地说道:“一个少年,为了家主出征,他的情人还在家乡痴痴的等着他。”

    是啊,这首小调里就是这个意思。

    “我也有情人,我的情人在很遥远的重庆等着我。”孟绍原的声音很低沉,但却有一股特殊的魅力:

    “我一直都在想着她们,每天都在想,有的时候,想得根本睡不着。我还有孩子,到现在我都没有抱过自己的孩子。”

    小冢俊的脑子里,情不自禁的出现了自己的姐姐和妹妹的影子。

    她们也在日本等着自己。

    “我还记得,在她们离开上海的时候送给我的信物。”孟绍原的话继续在小冢俊的耳边响起:

    “那是代表着希望我能够平安无事的护身符,在日本,你们也有这种护身符,叫御守。”

    是啊,叫御守。

    自己离开日本的时候,姐姐也给了自己一个御守,希望自己能够平平安安的回到日本。

    一副接着一副的画面,不断的在小冢俊脑海之中出现。

    他根本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个感情脆弱的人。

    可今天为什么那么的多愁善感起来?

    “我想回家,真的想要回家。”

    孟绍原的声音听在小冢俊的耳中,愈发的充满了磁性:

    “我要活的好好的,见到我的家人……我的姐姐,妹妹……”

    姐姐?妹妹?

    他不是说自己的情人吗?

    他提过自己也有姐姐妹妹吗?

    还是,曾经说过?

    小冢俊竟然有些迷茫起来了。

    他的脑海中似乎有些混乱。

    “看着我。”

    当孟绍原说出了这句话,一直闭着眼睛的小冢俊居然情不自禁的睁开了眼睛。

    “你认识我吗?”

    孟绍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小冢俊忽然觉得这个人怎么看起来那么的亲切熟悉?

    “你的姐姐已经结婚了,我是你的姐夫。”

    孟绍原的声音逐渐变得温柔起来:“你姐姐让我来中国,照顾你。”

    小冢俊的目光完全被他吸引了:“姐姐,还好吗?”

    “她,很好,她很牵挂着你。”

    ……

    齐雪贞一直都在病房外面等待着。

    “长官。”

    看到从病房里出来的孟绍原,脸色有些发白:“长官,怎么样了?”

    “他睡了。”

    “长官,你看起来好像很累。”

    “不是好像,是累得要命。”孟绍原喘息了一声,找地方坐了下来:“做这种活,会消耗大量的精力。”

    “长官。”齐雪贞随即问道:“你想控制住小冢俊,为什么不直接用催眠法?”

    “我正在用,但这次的催眠和过去任何一次催眠都不一样。”孟绍原掏出烟点上,抽了几口,精神这才稍稍恢复了一些:

    “我当然可以直接控制他的大脑,但他是职业军人出身,而且还是精锐日军,抵抗将会非常强烈,我能成功,但成功后,他的大脑和身体都会受到严重损伤,受损了,我需要他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我需要他做的事,也一样会大打折扣的。

    所以,这几天我天天都来看他,软化他的情绪,让他的防备出现一丝丝的破绽,他肯和我说他的家人,就是破绽,我在慢慢的控制他的精神,时间有些长,但完全是值得的,我让他在不知不觉之间,被我控制,我在重塑他的人生。”

    “什么?”

    齐雪贞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您在重塑他的什么?”

    “重塑人生!”

    孟绍原缓缓说道:“我要把他过去的记忆全部抹去,按照我给他的人生,让他重新再活一次。”

    齐雪贞瞠目结舌。

    她跟着孟绍原学习了很久的心理学知识,以为自己掌握了很多,可是,现在她才明白,自己学到的,无非只是一些皮毛而已。

    一个人的人生难道也可以重塑吗?

    不可思议。

    “这只在理论上是成立的,我还是第一次尝试这么做。”孟绍原淡淡地说道:“很慢,也很累,可是如果一旦能够成功,完全值得。而且,我会在心理学,占据一个大师的未知的!”

    所以从这层意义上来说,小冢俊,就是孟绍原这个实验中的一只小白鼠!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