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长腿校花颜薇思卉全集:老师下面又痒了还想要

2021-05-15 10:23:1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身前通道不知何时变得幽深且诡异,四周与原先截然不同,通体呈紫色扭曲状,这让叶天感受到了一丝凉意。

“尚未曾想,到了这个境界,我竟然还能感受到这等威慑力。”叶

身前通道不知何时变得幽深且诡异,四周与原先截然不同,通体呈紫色扭曲状,这让叶天感受到了一丝凉意。

    “尚未曾想,到了这个境界,我竟然还能感受到这等威慑力。”叶天没有自傲,反倒是苦笑,倒是有些踌躇不前了。

    “你可知罪?”一声冰冷的,不附加任何感情的话语从四周传来。          

    “无罪,又何言知否?”叶天虽然有一丝后怕,但其已然是神道大陆的意志,在这片大陆上,难不成还有人能威胁自己不成?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花中有界,界中有花,重重嶂嶂无穷尽也。”冰冷的声音再次传来,“难道你以为你站在这个弱小的世界里,便已然是王者?”

    那声音只是讥笑道:“痴人说梦。”

    叶天手持法器,随时准备击碎这片空间,好好探一探这声音的来源。

    只不过,那声音所言之语,让叶天一阵心虚——“难不成,果真有一股意志始终在盯着自己?”

    没有什么比长此以往的被人监视更让人作呕的了,更何况叶天的身上,藏着如此之多的秘密。

    “法器?”话音未落,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了叶天,对其施压,似是想要将其镇杀。

    “真是愚昧。”

    叶天并没有做出什么回应,因为他感受到了那股混沌的气息,所以自然不敢怠慢,连忙使出自己的通天本领——

    “无效?!”叶天紧咬牙关,就在前一刻,他发现自己所有的本领全部被封锁,别说祭出法器了,就连自我的修为都无法控制。

    “你背负的业力,真的只是一个世界的么?”冰冷的声音开始有了一些戏谑的味道,“难不成,你认为你的所作所为皆是正义?”

    “在先前的经历里,你烧杀劫掠,发动战争,无恶不作,无非是为了维护自我的利益。”

    “维护自我利益的同时,总有一些在暗处的利益被你所抹杀,难不成,他们就不是在维护自我的利益?更何况,你的手段多得非正义行为,这等业力,也该为你背负了。”

    “倒是片面了。你只见得我的恶绩,可我所做大为功绩,你又为何闭口不谈?”叶天并没有慌张,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这句话。

    “眼下呢?”

    话落,叶天只觉自身功德被尽数抽干,原本可以压抑甚至清除的业力一瞬间磅礴而出,灌溉入了叶天的魂体。

    这一刻,叶天的身体变得奇重无比,身心变得虚幻。

    “你究竟是何物?!”叶天那真仙级别的肉身,没了功德护体,竟然在此刻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捏的濒临崩溃。

    虽然叶天的魂体也并不脆弱,但是肉体总归是比魂体更加强大的。

    倘若对方破开肉体都不费吹灰之力,那这灵体又怎么去抵挡那样的压力?

    更何况,此时叶天的万千法宝尽皆失去了灵性,甚至连行动都遭受了遏制。

    “何物?”那声音再度传来,语气变得极为冷漠,“你自不必知晓。”

    “原本妥妥当当的好处,在你的出现后,这一切都被篡改,倒是打了一场空。”

    “这一次,我想让你不再扮演,而是成为‘恶人’。”

    最后一句话久久的回荡在这片空间之中,叶天略显诧异,虽然他自认见多识广,但是此刻依旧对一些新的名词感到了陌生。

    与此同时,肉身彻底被捏碎,魂体也被拽离,意识逐渐消散。

    等到叶天再次恢复了意识,眼前已然是另一番景象。

    “没有半点灵气。”叶天呼吸间便得出了这个结论,“也或许并非是没有灵气,只不过是天地法则不同罢了。”

    叶天此时并没有睁开双眼,至少在他的潜意识里看来,他是没有下达“睁开双眼”的命令的,但他却可以看到眼前的景象。

    假设自己是闭眼的,那为何还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四周的模样?难道是感知么?可感知出来的画面,远远没有眼下这般真实。

    这无关紧要的问题,叶天倒是没再思考。

    眼下,根据空气的潮湿和流通程度,不难判断出这是一处地窖,而四周稍感知一下,便可知晓这都是以硬度极高的物质制成,或许自己用上全力,也打不破。

    而这地窖的正中央,正放着一个特制的椅子,其上还坐着一个人。

    不难分辨,这个人就是此刻的叶天了。

    “这里……已经不是神道大陆了。”叶天得出结论。

    此时的他想要挪动身体,可惜办不到,就仿佛这具身体不是自己的。

    忽然间,地窖一处隐蔽的墙后旋转开来,四位守卫进入了这个地窖。

    在进入先前,这四位守卫还极为小心的朝着地窖里丢了类似于神火,明烛一类的物体长方形物体,通体发出黄光,一瞬间便照亮了整个地窖。

    直到这一刻,叶天才彻彻底底的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四周的墙体上,满是刀枪剑戟,甚至还有一些说不出名字的工具,只是看看就觉得渗人。

    “那个大人说了,这个魔修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可既然他神魂不灭意志不死,再这么折磨下去也是无济于事,我们还是把他流放了吧?”

    “有理,每天折磨他倒也言不出什么乐趣,只会浪费我们本就不多的时日,到头来还占用了我们的武器库。”

    四人踱步来到了叶天的面前,说话的声音愈发清晰。直到这时,叶天才可以细细打量这几人。

    一位身材矮小,其余三位都是中规中矩,相差不大。

    可惜,四人个个都戴着斗笠,压的极低,倒是看不清楚面目了。

    听及其余人的谈话,其中一位矮小的守卫颤颤巍巍的念道:“可是……你们擅自将其流放了,要是他又去兴风作浪又该如何……那位大人……不会放过我们的!”

    “怕些甚么!别以为他神魂不灭意志不死就永生了,看看他的肉体!已经残破不堪了。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识!除了会呼吸以外,他和死人没有两样。”另一位同伴指着叶天说道,“即便是有什么事情,由我来受罚。”

    “也可,受罚一事也莫落的我,毕竟我早就无法忍受这般味道了,弥漫在武器室里久留不散。即使他再强,也不可能在那样的蛮荒之地活下来。更何况,他已经死了一半了。”

    “这般,你可还怕?”其中一人向着那位矮个子的守卫说道。

    说罢,那人还指了指叶天的眼睛。那眼神呆滞,双目无神,看不出半点生气。

    “不……不怕。”只见矮个子的守卫依旧颤抖着双腿,嘴里哆嗦着吐出了几个字。

    他们的一字一句都被叶天听的清清楚楚,只不过眼下的状况倒是有些难以分辨了。

    “魔修?无意识?流放?难闻的气味?死了一半?”叶天在心里默念这几句话,并将信息串联起来,以求得一个情形。

    未等叶天想明白,四位守卫其中的一位已然拿出一方立体块,只是食指轻点,便将叶天纳入了立体块之中。

    再之后,叶天的意识便被彻底切断,陷入了沉睡。

    不知过了多久,叶天的意识再度回归。

    此时,叶天已经出了立方块,来到了现实之中。自然,周遭的一切他也看得清楚。

    “眼下的传送阵,正是针对这类废物的,只需要将其激活,便可将其流放。”其中一位向着那位矮个子的守卫介绍道。

    矮个子的守卫颤颤巍巍地点了点头,手里始终紧紧握着一行人随身佩戴的长棱枪,仿佛随时打算开始战斗一般。

    看的出来,那位矮个子的似乎是新加入的,无论是言行还是举止,都有些收敛,谨慎。

    “为了一个废人,还要用掉一块晶核,倒是有些让人苦恼。”

    “你就知足吧!要是没有前辈的帮助,一块晶核你就想驱动这阵法?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此时此刻,叶天被安置到了这个传送阵的中央。

    叶天利用目光粗略打量了一下,这里是一处富丽堂皇的宫殿,无论是设计还是豪华程度,与自己先前所见的都大有不同。

    即便是某些大能临死前掷重金修的墓地,又或者是大能们无聊拿的仙金宝石修的宫殿,都远远比不上此处。

    由此可见,这座宫殿的主人有多么强大。

    “罢了罢了,就当是弃车保帅了。”先前的守卫之中的一人来到跟前,朝着阵眼放置了一块晶核,并且念叨了一阵口诀。

    等到那人话落,阵法四周将阵眼晶核的类似于‘灵气’一般的,略显金橙色的气体全部纳入其中。

    它们贪婪的吸收着这金橙色气体,直到晶核彻底失去光芒为止。

    “永别了,魔修。”守卫们笑道,仿佛是卸下了什么包袱一般。

    阵法启动,叶天感觉到意识受到揉搓,整个人一瞬间便被抽离。

    片刻之间,随着周遭流光消逝,叶天便再次来到了一处新地点。

    这里赤焰顶天,漫天黄沙拂过,气温奇高。

    那是一顶火红色的巨日,温度不知何其高,叶天只知道四周的空气都有些扭曲的不成样子。

    此时的他依旧坐在那破旧的类似于“刑具椅”之上,只不过肉体和灵体似乎在共鸣,手指渐渐有了动静。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从手指渐渐到手腕,再到手臂乃至全身。

    一股陌生的感觉包裹着奇痛袭来,叶天很疑惑——眼前的自己,还是自己么?

    神识轻微拂过自己的面庞,叶天便确定了眼下的“我”的确是“我”,最起码从容颜上看来是这样的。

    再扫过自己的身体,全身上下均不完整,面部被撕裂,上面有着针线。腹部有许多刀痕与孔洞,腿上血洞渗出的血液已经干涸,脚指头都不完整,手指更是已经扭曲。

    痛苦倒是谈不上,叶天的魂体就算再差,也不可能被这般折磨便经受不住,止步不前。

    只不过这样的身体,行动倒是有些困难了。几乎都不符合支撑的条件,叶天即使再神,也是无济于事的。

    他只能默默的等等着身体恢复一些,然后仔细琢磨着这档子事。

    首先,在通道听到的那声音,也就是遇到的那双无形大手的主人所言,他想要叶天去‘扮演’恶人。

    再结合守卫所言,不难得出眼下的情形。

    他们口中所说的魔修,自然就是自己了。而“那个大人”对自己的某些事情感了兴趣,研究了自己并且已经完成了,从而使其失去了价值。

    随后,叶天的肉体便被拖到了地窖里,成为了四个守卫们消遣的玩物。

    如今,他们忍受不了自己身上的气味,于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将自己丢了进去,以求清净。

    这一瞬间,叶天知晓了一切,无神的双目再次亮起,眸子里赫然是紫色的眼瞳。

    恢复的差不多后,叶天轻松便挣脱了刑具椅,站了起来。

    原本看似坚固的刑具椅,似乎在自己的手下也是吹弹可破?

    叶天有些疑惑,不仅疑惑于自己的实力,也疑惑于自己为何会在此时。

    前者暂且不知,后者倒是愈发诡异。

    毕竟,眼下的自我并不是个孩童,怎么会没有先前的记忆?如果自己真的是凭空出现的,那又为何会被“折磨多年”?

    叶天试着感应了一番体内的灵气,不曾想一丁点残留都没望见。

    就连才见过的金橙色灵气也没有撞见,在丹田之中的,赫然是一团团黑色的气焰。

    黑色的气焰缓缓的逸散又重组,总量不变的同时又可以多增生一丝气息修补自己的肉体。

    “原来,这就是魔修么。”叶天默道。

    不知为何,叶天在丹田的驱使之下试着走了两步。这一瞬间,身体的血洞竟然以极快的速度被修补。

    仅仅在弹指间,全身上下的伤口尽皆愈合,抚梁易柱,直到这时,叶天才彻底掌握了身体的控制权。

    丹田之中黑色的气体一瞬间消失了大半,但好在其间有一个黑色的晶核,源源不断的冒出黑色的气体。

    而黑色的气体也重组再聚,不断庞大自我。

    “似乎也不赖。”叶天感受到了丹田的变化,倒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眼下,需要的是逃离这片蛮荒之地。黄沙之上,尸骨遍野,再加上空气的燥热,让人无论如何都对这里提不起兴趣。

    叶天没有参照物可以选择,自然也不知晓方向。即使他探出了神识,也根本扫不过这一整片区域。

    看来,只能漫无目的的走了。

    一路上,叶天见到了不少尸骨,由此可见被流放于此的人并不少。

    只不过他们都只有一具骨架在黄沙之上,叶天原本想要搜刮一番,拿到一些随身物品也好,眼下,是需要了解这个世界的构造。

    按照常识来讲,尸骨在上,物品便在下了。

    可惜,叶天探查了数处尸骨以及黄沙之下,并没有望见任何有价值的物品。

    一无所获,除了尸骨便还是尸骨,甚至有些尸骨已经经过风沙,苟延残喘地伏在地面,等到叶天触摸,便尽皆消散。

    叶天也只是不时摇了摇头,继续行走。

    不知过了多久,叶天总算有了一些新的发现。

    在这种极热的环境下,依稀有着某种生物在地下蛰伏,震得黄沙流淌。

    “这是何种生物?”叶天蹲下,观察了一番处于沙漠之上,约莫十五丈长的骨架。

    其骨架似是脊柱,只有几个短节分支,似乎是一种小型蛆虫。

    虽然暂时还不能断定是何种生物,但最起码可以确定不是人类的尸骸。

    也不知为何,叶天站在此处,只是感觉到浑身无力,摇摇欲坠,仿佛整个人都要陷入地里一般。

    正是这一瞬,蛰伏在沙漠之下的沙虫默默钻出,来到了叶天的身后。

    “可笑。”叶天感受到了丹田之中的悸动,同时神识也扫过了那些沙虫,虽然未曾见面,但叶天已然感受到了它们的存在。

    于是他便尝试催动丹田之中的黑色气体,将其凝聚于手上。

    黑色气体寻体而入,从手心扩散到整条手臂。叶天单手拂过,那气体如影随形,紧跟其后。

    一把由黑色气体所组成的剑应声而出,叶天感觉手上有着无比磅礴的气力,倒是数剑斩出,气体当即扩散入地。

    不过是片刻间,无数沙虫跃地而起,只不过起身的沙虫已然没有了肉体,只剩下了骨架。

    这般场面颇为壮观,叶天满意的将气剑纳入丹田,只见那黑色晶核再次扩大了一番。

    虽然扩大的幅度很小,但叶天还是可以感受得到的。

    “看来,这黑色的气体会吞噬肉体,从而进行增长?”叶天初下决定,又拿起了先前所见的骨骸与现在的进行对比。

    仔细一打量,似乎这两者并无不同,这让叶天陷入了短暂的思考。

    “倘若按那四位守卫所言,自己现在的身份理应是‘魔修’,而这丹田之中的黑气,应是魔修之人特有的‘灵气’。”思考之余,叶天望向了不远处另一只并非自己所斩的沙虫的尸体。

    那沙虫仍有肉身,长约二十丈,生有触角,有短足,有鳍。风沙已经将其掩埋了四分之三,但依旧可以依靠侧边来认出其模样。

    单单是一眼望去,叶天便感受得到那沙虫的年岁,定然是死的比最早看到的骨骸早的。

    为了保险起见,叶天再用神识辨认了一遍。

    果不其然,有肉身的沙虫早已死亡,就连骨骼都已经消散,但却肉身不腐不散,始终留存于沙地之上。

    反观那骨骸,倒是才死不久。

    “还有别的修士在此?还是说……仍有魔修。”叶天在那骨骸处朝着前方再次走了两步,头脑愈发胀痛。

    一直到头部承受不住,丹田黑色气体四散而逃时,叶天才踩到了那股流沙,陷入了地底之下。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