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杜蕾斯持久套能延时多久|白天是上司晚上是性奴

2021-05-15 10:31:3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清丽的声音之中,正厅偏角,一身黑纱的萧紫缓缓走了出来,一脸面无表情的在正厅的太师椅前坐下来,并对林涛淡淡道:“既然来都来了,那便进来吧,若是你不动手,这阵法是不会对你进行

 清丽的声音之中,正厅偏角,一身黑纱的萧紫缓缓走了出来,一脸面无表情的在正厅的太师椅前坐下来,并对林涛淡淡道:“既然来都来了,那便进来吧,若是你不动手,这阵法是不会对你进行束缚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涛沉着脸,满是不悦的反问道。            

    对此,萧紫眼帘微微掀起,满面淡然之色道:“田先生啊,毕竟隔墙有耳,有些话不太想挑明了,希望你也别如此这般做作。”

    “哼!”

    林涛重重冷哼一声,气呼呼的当下一挥袖袍,转身就要离去。

    对此,萧紫不疾不徐的讥讽道:“田先生若是自信能够自这风月山三大尊主联手围堵下,仍然能够脱身,尽管可以走出我这小院试试看。”

    身形一顿,林涛停下脚步。

    “……”

    半响沉默之后,林涛转过身,又默默盯着正厅内的萧紫十余秒后,这才抬起脚步,径直踏入正厅。

    在他全身紧绷之下,萧紫什么都没有做。

    就好似没有看到有人闯入自己所布设的阵法之中一样。

    一直等到林涛一脸冷色的在她旁边坐下,萧紫这才淡淡开口,继续道:“田先生,从何而来,又要去到何处?”

    “我有必要回答你这些问题吗?”

    听着林涛冷冷的反问声,萧紫倒是也不恼怒,平静道:“听我弟弟小铠说,田先生闲来无事,准备拜入我风月山,历练一番?”

    “不行吗?”

    答案是,不行!

    真的不行!

    因为萧紫摇头了。

    并且开口,一本正经的看着林涛道:“不行!”

    “如果我……”

    “如果你执意如此的话,那么山主的信符,我现在立马就会捏碎。”说着,萧紫修长纤纤玉指间,出现一枚暗红色的八角符。

    林涛嘴巴微张,面色一怔。

    可以确定了。

    萧紫是百分之百猜出了自己和楚梦雪,便是杀害刘玄的真凶。

    当然,也有可能萧紫只是怀疑。

    但如果真的只是怀疑的话,那么此事上禀,仍然也是大功一件。

    毕竟无论如何,本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心态,萧紫完全有理由在仅仅只是有所怀疑的情况下便举报林涛。

    但为什么她没有?

    相反,她虽然对林涛极具警惕心,但却仅仅只是设下阵法,防止林涛暴起灭口,却并不检举林涛?

    “你想让我做什么?”

    林涛沉默片刻后,沉声发问道。

    好吧!

    萧紫看样子已经猜出了自己和楚梦雪就是凶手。

    这个时候,林涛隐藏还不隐藏,已经不重要了。

    对于风月山主而言,哪怕杀错了又如何?

    所以,林涛也就坦诚了。

    直接探探这萧紫的底。

    结果萧紫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平静道:“没有什么想要让田先生做的,如果说真有一件的话,那么便是不要在选山大会选择风月山,其他山头敬请随意。”

    “……”

    “田先生感觉有困难吗?”

    林涛迟疑一下,眉头微蹙道:“困难倒谈不上,不过我只是有点小疑惑……如果我待在你身边的话,控制起来,岂不是更加方便?”

    按理来说,萧紫是抓住了林涛的小把柄。

    那要让林涛帮自己做事,不应该是放在身边更合适。

    “难道,是要让我去他山,当内奸?”

    在林涛内心胡乱猜测的时候,萧紫却纠正了他的错误猜想,诚恳道:“无论怎么说,田先生无论当时是愿不愿意,之前三皇门四人拦路,终究是救了我们萧家兄妹三人,这一点恩情,不容置疑。”

    顿了顿,不等林涛再说些什么,萧紫便又补充一句道:“最后,田先生不要将人想象的那么狭隘卑鄙,萧紫只是一心向往修炼,不愿过多掺和其他是是非非,仅此而已。”

    因为这份恩情,因为自己心无杂念。

    所以,萧紫并不举报自己,却不允许自己加入风月山。

    为何?

    他怀疑自己来了风月山后,搞东搞西,最后连累了他?

    “也对,一旦事后查出我是凶手的话,萧紫怕是吃不了兜着走。”

    尽管萧紫和林涛什么关系都没有。

    但有一个专业名词叫做,站错队。

    有时候,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站错了队,可能就会遭受无妄之灾。

    萧紫和林涛是没有什么关系,但仅仅只是相识,却并不举报,就足以让萧紫在这九山门遭受巨大麻烦。

    换成其他山头还好,在这风月山上,恐怕不需要风月山主吩咐,愿意为风月山主效犬马之劳的讨好之辈,也是犹如过江之卿。

    所以……

    “其实吧,萧姑娘,这一切真的只是一个误会。”

    林涛有些懊悔,又有些自责的痛苦摇头道:“我也不想如此,但有些事,不得不做,人活在这个世界,就是如此,毕竟,生活就是一场修行。”

    一通神神叨叨,似而非似的无奈宣泄。

    萧紫却不为所动,只是静静的冷眼旁观林涛表演,一直等到林涛掀起眼帘,悄默默偷瞄萧紫后,这才发现,人家只是在静静看着自己的演戏。

    这太尴尬了。

    “咳,咳,萧姑娘……”

    林涛说着,一脸动情的还准备伸手去拉。

    谁知道萧紫闪电般的收回手,并且俏脸上瞬间覆盖一层寒霜,冷声道:“田先生,请自重!”

    “我,我……”

    林涛有些崩溃,至于嘛,摸一下手怎么了?

    不是为了更好更投入的继续表演吗?

    只可惜,萧紫的不配合,让林涛不得不临场改具备,一脸痛苦不已的狠狠一锤胸口,满面歉意与纠结道:“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好了,时间不早了,田先生请回吧,我还要修炼。”

    萧紫说着,准备起身。

    林涛见状,一脸无语,连忙抢先一步,噌的一下站起来道:“小姑娘,这,这才大早上,要不咱们继续聊聊?”

    “聊什么?”

    “你不是喜欢修炼吗?啊,巧了,在这方面,我还是很有心得体会的。”林涛咧着嘴,笑嘻嘻的准备套套近乎,可萧紫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

    丝毫没有讨价的余地,萧紫起身便准备离开。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