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难道我满足不了你吗_校花排卵期受孕

2021-05-15 10:51:1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你怎么了?”看到郁丹萱的表情,李钊忍不住摸了摸脑袋,然后开口问道。

听到这话,郁丹萱抬头看了一眼李钊,而后缓缓地开口道,“没什么!”

“没

 “你怎么了?”看到郁丹萱的表情,李钊忍不住摸了摸脑袋,然后开口问道。

    听到这话,郁丹萱抬头看了一眼李钊,而后缓缓地开口道,“没什么!”

    “没什么你也不应该是这个态度啊!”李钊有些奇怪的问道。            

    郁丹萱摇了摇头,脸上陡然的闪过了一抹挣扎之色,而后快速的恢复了平静,“我已经说过了,没什么!”

    看到郁丹萱如此诡异的态度,李钊也是越发的诧异了起来,刚准备说话,就是看到郁丹萱转身离开了这里。

    李钊顿了一下,表情有些怪异,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时间过得极快,第二天的时候,李钊便是接到了消息,白泽要来。

    自从之前在第四节点见了一面之后,白重生就说要来燕京找自己,没想到现在才来。

    等在门口见到白重生的时候,李钊惊讶的发现他竟然灰头土脸的,好像被打了一样。

    “你这?”李钊有些愕然,“挨打了?”

    “唉,一言难尽啊!”听到这话,白重生就是忍不住捂住了脸,脸上的表情也是有些羞愤。

    “怎么了?”李钊一脸的奇怪,“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挨打呢?”

    “我去见了几个老朋友,结果,被他们打了一顿!”白重生轻叹了口气,忍不住道。

    “老朋友?”李钊顿了一下,眼中有些疑惑,同时诧异的问道,“为何要打你?”

    “因为他们觉得我太帅了!”白泽解释道,“所以想要打我!”

    “???”李钊脑袋上冒出了一圈问号,见过不要脸的,但是自己绝对没有见过如此不要脸的,什么叫因为你太帅了,所以打你?这个问题,显得你就很凡尔赛。

    “你不相信?”看到李钊的表情,白泽有些不高兴了起来,“你为什么不相信?”

    “我信,我只是觉得幸好我不认识你那些朋友,不然我天天要挨打!”李钊解释着。

    “为什么?”白泽一愣。

    “因为我比你更帅!”

    “你!”白泽顿时有些恼了,脸上的表情也是有些不敢置信,“厚颜无耻之人!”

    “彼此彼此!”李钊拱了拱手,略有些不屑。

    “我活这么久了,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不要脸的人!”白泽有些不高兴的开口道。

    “巧了,我也是!”李钊点了点头。

    “呵!”白泽冷笑了一声,有些不爽的看着李钊,“我的身份证明有没有帮我办好?”

    “办了!”李钊点了点头,带着白泽往院子里面走去,同时交给了他一个身份证,还有一些相关的文件。

    “这就是你活着的必要手续,以后就这样吧,至于你白重生这个名字,嘶,太难听了!”李钊摇了摇头,有些不爽的开口道。

    “要你管?”白泽冷哼了一声。

    两人坐在客厅里面聊着天,而与此同时,韩月也是带着郁丹萱和陈薇薇几人从外面回来。

    “这是?”白泽看了一眼,很快,便是盯着其中一个人看了一眼,眼中浮现出了一抹惊色,而后不确定的问道。

    “我妻子!”李钊解释道。

    “你妻子?”白泽有些不相信,“你确定吗?”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李钊诧异的看着白泽。

    “其中一位,有问题,她正处在被夺舍的阶段,你知道吗?”白泽问道。

    听到这话,李钊陡然站了起来,脸色有些严肃,“你说什么?被夺舍阶段?你是不是说的那个紫衣服的?”

    穿着紫衣服的,赫然就是郁丹萱。

    “你知道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白泽摇了摇头开口道。

    “我不知道,你怎么看出来的?”李钊脸色有些难看。

    自从郁丹萱回来之后他就是察觉到了不对劲儿,现在听到白泽这么一说,李钊突然就是反应了过来,是真的不对劲儿。

    “你不知道?”白泽更加愣住了,“那你刚才?”

    “我只是感觉到她有异像,到底怎么回事?”李钊喝问道。

    “你别着急,没到那个时候!”白泽摇了摇头,沉思了一下,然后继续道,“这小姑娘,我之前在昆仑宫见过,应该是寻欢殿的圣女吧?”

    “是!”李钊点了点头。

    “这就对了,你可能不知道寻欢殿的圣女是什么情况,恰巧这一点我是知道的!”白泽缓缓地开口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圣女有什么问题?”李钊的脸色有些阴沉了起来,当下也是开口道。

    “寻欢殿的圣女,是通过传承来承接的!”白泽道,“传承让新一任的圣女能够短时间内获得强大的力量,比如你这个小女友,极短的时间内就跨越了从凡人到尊阶,直接变成了至尊!”

    “没错!”李钊点了点头,郁丹萱的情况确实如此。

    “可是,怎么会这么简单而又轻易的让一个普通人得到力量呢?”白泽摇了摇头,“与传承大法一同出现在她体内的,还有一道记忆,这记忆,是最初的那位圣女的记忆,一开始,那位圣女的力量给了新任圣女,新任圣女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吸收融合了那股力量!”

    “而与此同时,那最初圣女的记忆也在一点一点的吞噬新任圣女的记忆,导致最后新任圣女的记忆会完全被抹杀,只剩下最初那位的记忆,关于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明白!”白泽轻声解释道。

    “方才我看你那小女友,眉宇黑暗,呈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出来,似乎还有挣扎的迹象,所以才是推测出来她有被夺舍的危险!”白泽解释道。

    “可是?”李钊皱着眉头,似乎想说什么,可是再想想白泽的话,好像又是有道理的,想到这里,李钊便是道,“那该怎么办?”

    白泽解释道,“最初圣女的记忆源自于那股力量,只要封印住那股力量,就能够控制住记忆,但是,同时也会让新任圣女的身体受到伤害!”

    李钊深吸了一口气,表情有些凝重。

    “这种夺舍与普通的夺舍并不相同!”白泽继续道,“普通的夺舍是将整个人的灵魂置换掉,可是这个不是,这个只是单纯的将记忆置换掉,你想,一个人,灵魂也好,身体也好,都是新的,可是记忆却是旧的,那她究竟是谁?是新人,还是旧人?”

    李钊摆了摆手,“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些哲学问题,现在我该怎么做?”

    “封住她的力量!”白泽道,“封住她的力量,再跟你小女友原本的意识好好谈谈!”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