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扒开给你看10p下一篇|老汉说我是小区里最漂亮的

2021-05-15 11:02:2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赵仲迁说道:“相公难道不知,三司使萧托辉借故将你调开,自己却来到东京,不就是想要拿到相公的实证吗?”

“他敢!”王经面上虽然依旧带笑,声音中却充满了

  赵仲迁说道:“相公难道不知,三司使萧托辉借故将你调开,自己却来到东京,不就是想要拿到相公的实证吗?”

    “他敢!”王经面上虽然依旧带笑,声音中却充满了怒气:“这个萧计相,当真如跗骨之蛆!”

    赵仲迁笑道:“明公,你当萧计相的作为,真就是萧计相的意思?”          

    “节度这话何意?”

    赵仲迁说道:“明公,之前大公鼎告警,让明公和皇太叔做好准备应对弹劾,辽朝制度我不太清楚,不过按我大宋的制度,如果发起弹劾之人不是御史,最后又证明弹劾不实,那就当以所弹之罪反坐。”

    “怎么萧托辉弹劾不成,却丝毫不受影响啊?”

    王经说道:“我朝制度不如宋朝严密,君上的意志更为重要,萧托辉如今在朝臣中臭了大街,可在陛下那里,也得了一个骨鲠之名。”

    “但是一介奸佞,又岂能久閟圣聪?迟早要露出马脚!”

    赵仲迁意味深长地说道:“明公前头那句话,掐头去尾,或者就是真相了。”

    “掐头去尾?”王经回想了一下,:“君上……的意志?”

    赵仲迁似乎不关心这个:“明公,我说你祸在旋踵,却是有根据的,其实都不在这些上面。”

    王经对赵仲迁的能耐其实非常佩服,当即道:“节度讲来。”

    赵仲迁说道:“萧托辉主掌计司之后,其实就干了一件事情,清理亏空,对吧?”

    王经点头:“是。”

    “而清理亏空的对象,是从国库借款的官员,对吧?”

    “对。”

    “而从国库借款的官员,他们借款的目的是什么?投资,对吧?”

    “对。”

    “他们的投资渠道很多吗?”

    “这个……”

    “他们的投资,有多少,是相公主持的债券?”

    “这个……”

    “现在萧托辉催逼官员,官员们急着将钱还到国库,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

    “是不是,大量的铁厂债券将被兑换?”

    “……”

    “相公手上,现在有足够的舶来钱供官员们兑换吗?我不是说相公的私产,而是指官库。”

    王经脸上的冷汗顿时下来了。

    赵仲迁淡淡地说道:“萧托辉此举,看似为国为民,其实他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

    “他将相公兑付债券的节奏打乱了,本来安排得井井有条,经他这么一整,相当于提前了三年的时间。”

    “他将相公本来可以在三年里顺利还完的债券,变成逼相公在短时间内必须全部兑完,相公啊相公,你竟然到现在还没明白过来?”

    “萧计相,这是要踩着相公的尸骨上位!”

    王经已经顾不得向远处的侍卫们掩饰自己的神色了,四十三节度所言的一切,当真会发生!

    然而赵仲迁还在继续:“而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我们继续推演一下,如果让萧托辉此举得逞,辽国会发生什么情况?”

    “我们不说今年到期兑付百分之二十的利息,只说本金,三百五十万贯,相公现在,能全部拿出来吗?”

    “如果拿不出来,那官员们会不会就有了借口,把锅推到债券无法及时兑付头上?可这明明是萧托辉搞出来的事情,凭什么却要相公来背锅?”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承办债券销售的通锦钱庄声誉扫地,钱庄客户担心风险,纷纷取走存款,所有钱庄业务陷入停顿……”

    “本该欣欣向荣的各项产业,因为资金链断绝纷纷倒闭,于是人心越发恐慌,挤兑行为扩散到南部诸州所有钱庄,然后是更多的产业倒闭……”

    “相公,祸在眉睫了啊!”

    王经身体都在颤抖:“刚刚你说……陛下……可如果陛下知道情况会如此严重,怎么会坐视不理?”

    赵仲迁说道:“其实我并不反感萧托辉,甚至相反,我很佩服他的为人。”

    “但是萧计相的经济管理水平还停留在农耕时期,而这,可能恰恰符合了你君上的胃口。”

    “对贵朝君上来说,事情料理起来很简单,民足食,兵足用,这就够了。”

    “臣子嘛,杀一批以谢天下,换一批修养生息,事情就过去了。”

    “晁错,桑弘羊,替汉室鞠躬尽瘁,不惜搅得天下沸沸扬扬。”

    “咎归一人,然后一刀了却,天下还是汉家天下,天子还是万年天子,简不简单?”

    “节……节度……不要吓我……”

    “我是吓你吗?那请问相公,刚刚我说的那些,哪一个环节,相公觉得有问题,不会发生?”

    “这个……这个……”

    “贵君上有铁冶在手,不愁无兵;有辽阳长春在手,不愁无食。南部诸州受损的,不过是商贾海客,恒产之人,他会害怕这些人造反?”

    “何况这些不是他的过错,到时候给天下的诏书里,是贵朝先帝遭受奸臣蛊惑,导致民不聊生。今日诛绝,以儆将来。”

    “铁冶还是那个铁冶,良田还是那些良田,至于创始之人衔冤万古,翻年之后,谁又还记得?”

    “或者相公觉得自己在贵朝陛下哪里的价值,远远超过迫在眉睫的三百五十万贯,他非保你不可?”

    王经双目已经失焦了:“如此局面,我还能施为?活不了,活不了了……”

    “相公言重了。”赵仲迁说道:“毕竟我刚刚说的那些,都还没有发生。”

    王经突然醒悟过来:“对,以节度之能,我不信萧托辉能是对手!节度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赵仲迁说道:“现在不是细谈的时候,我只说上中下三策。”

    王经都傻了:“还有三策?”

    “先说下策,我在锦州备有舟船,相公若见事不可为,可携家浮海归宋,大宋必会妥为接纳,酬以官爵,南部诸州的烂摊子,丢给别人去收拾。”

    “不过如此一来,所有污水就得相公一个人受着,在辽境可就是遍地骂名,之前为名声所作的功夫毁于一旦,死后再上个《奸臣传》遗臭万年,家族永远抬不起头来做人,这些是肯定的了。”

    “中策,说中策。”

    “中策嘛,就是将刚刚我说的严重情况,告知贵朝陛下,让他知晓萧托辉那套绝不可行,否则就算国库短期充裕,还不够救济南部诸州之用,实在是得不偿失。”

    “可要是……陛下不听呢?”

    “对,之所以是中策,就是此策贵朝陛下可能不听。”

    “那上策呢?”

    “上策,就是相公奏请贵朝陛下,官员们的亏空,许其用铁厂债券来填补,无论是相公还是官员,就都得到一个缓冲期,然后慢慢用铁厂的收益填还就行。”

    “如此一来,相公就是南部诸州官吏的救命恩人,相公还可以发动他们,一起向北朝施压。此事合情合理,事成之后,相公在南院的威望,必将更盛。”

    王经不禁大喜:“节度刚刚几乎将人唬杀!这不就是解开这个扣的妙招?”

    赵仲迁却明显没有王经这么乐观:“相公要明白,如此一来,萧托辉的谋划,可就全盘落空了。贵朝国库,不过是白条换成了债券,依旧当不得钱粮的。”

    “其实铁厂收入,已经差不多赚回本金,不过贵国周边战事一起,债券经费被挪用为军费,所产钢铁,依旧被挪用为军器而已。”

    “两头付出,相公说是拯救了辽国都不为过,然而锅依旧还是相公的锅,没有甩掉,因此相公的人头,就是最后不得已之下,用来安定人心的法宝。”

    “我说的这最后一策,固然是上计,然须得造出声势,得到声援,使贵朝陛下首肯才行啊。”

    王经此刻只感觉一万亿匹草泥马从心头踏过,人家大宋的节度使都知道我老王为了辽国付出了多大的心力,可依旧被萧托辉追着咬,而陛下还听之任之,现在甚至还要面临杀身之祸千古骂名,这尼玛谁受得了!

    赵仲迁说道:“相公,国事如此,就必须有人出来背锅,这也怨不得谁。”

    “我朝司徒说过,冠冕加身,必承其重啊……”

    王经此刻只想骂娘,那凭什么就得是老子?!

    还有,少特么拿我跟你们司徒比,老子是他那样的人?!

    好在赵仲迁接着又说了:“不过有些时候,也不可太过憨直。要是被有心之人,借贵朝陛下之手,陷相公于万劫不复,那也太不值当了……”

    “我觉得,贵朝皇太叔、郑王、萧奉先、萧兀纳、乃至西北的萧古里,这些人的做法,才值得细细揣摩。”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