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女闺蜜说我的好大,怎么才能让狗狗干自己

2021-05-15 11:30:0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虚五味嘴角依然有着油花,但此刻的他无比高大:“算了,回去吧,告诉少阴,要找玄七,自己来,玄七不会去太阴之界,我说的。”

少孤不敢再废话,用尽全身力气爬起来,喘着粗气,

 虚五味嘴角依然有着油花,但此刻的他无比高大:“算了,回去吧,告诉少阴,要找玄七,自己来,玄七不会去太阴之界,我说的。”

    少孤不敢再废话,用尽全身力气爬起来,喘着粗气,对虚五味深深行礼:“晚辈,明白了,这就走。”

    自从虚五味到来,陆隐就一句话没说过,看着少孤虚弱的离去,这就是弱者,面对强者失去尊严,还要感谢强者手下留情。            

    “浪费了。”虚五味摇摇头,随手将地上的兽腿化为虚无。

    陆隐感激:“多谢前辈解围。”

    虚五味看向陆隐,目光奇异:“叫我前辈,折寿。”

    陆隐与虚五味对视,看到他眼里充满了惊异还有好奇,唯独没有不满:“前辈知道了?”

    虚五味感慨:“佩服,陆道主。”

    陆隐苦笑:“是虚主前辈说的?”

    “虚主只告诉我一人。”虚五味道。

    陆隐坐了下来,既然身份暴露,那就没必要装了,以他的身份,别说虚五味,就算虚主当面也可以平起平坐,当然,如果单论修为自然远远不足。

    身份是身份,他代表的是始空间。

    虚五味打量着陆隐:“如果不是虚主亲自说,我根本不信,你到底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

    陆隐没有第一时间回答,而是想了想,才道:“始空间,无数人的命运于我之手,初接触六方会,元圣居高临下,言语诋毁,更自天上宗旁接通战场,引导永恒族进入,要毁我天上宗。”

    “四方天平为虎作伥,少阴神尊步步逼迫,三君主时空更是想取代始空间,成为始空间之主,那个时候的天上宗,祖境寥寥无几,面对四方天平尚且不足,更不用说六方会。”

    陆隐看着虚五味:“在那个时期,元圣都可以让天上宗万劫不复,他一句话,四方天平唯命是从,我,包括天上宗都行走在断崖边,考虑的只有生存,只有活下去,只有--命。”

    虚五味深深看着陆隐:“所以你孤身一人进入六方会,了解六方会?”

    陆隐起身,看向钟楼外:“别无他法。”

    虚五味赞叹:“起初我对你看不顺眼,甚至是厌恶,我不喜欢那种卷入权谋之争的人,不喜欢算计别人的人,更不喜欢有人利用我,利用虚神时空为踏脚石。”

    “不过你还好,没有利用虚神时空,即便虚主帮你,也是你直接找到他,向虚主坦言身份。”

    “说实话,这宇宙万物,能如你这般的真不多。”

    陆隐苦涩:“谁不想有人撑腰,我也希望背后站着大天尊之类的强者,看谁不顺眼直接打过去,不用考虑后果,打不过就威胁。”

    “我也想无忧无虑,以天之骄子的身份走上巅峰。”

    “我也想与同辈争锋,不用今天对这个前辈行礼,明天对那个前辈行礼。”

    “我也想挺直腰杆,即便有强人逼迫,也有人为我出头。”

    “我也想走哪都告诉别人,我叫陆隐,也

    可以叫陆小玄,除此之外没有别的名字,什么龙七,什么玉昊,什么玄七,统统都是假的。”

    “我也想卸掉一座座大山,不必为其他人考虑,不必背负那些恩,那些情,那些债。”

    陆隐语气低沉:“可我不能,我有太多牵绊,太多要做的事,太多的恩情要还,太多的仇,要报。”

    说着,他回身看向虚五味:“我有大义,有必须承担的责任,为此,宁愿暂时放下仇恨,联手四方天平在始空间驱逐永恒族,我愿意为了人类付出,愿意做到很多原本不必做的事,这是我自己逼自己,不怨旁人,也不指望旁人可以理解,但我知道,总有一些人会理解我,帮我,在始空间有很多,在六方会,同样有,以后还会有更多,前辈,感激是真的,欺骗,我陆隐,愿意道歉。”

    说完,他深深行礼。

    虚五味抬手,阻止陆隐行礼,将他托起,露出笑意:“没有怪你,只是敬佩,你还小,却承担了所有,很多不该是你承担的。”

    陆隐目光黯淡:“经历多了,自然就承担了。”

    虚五味摇头叹息:“始空间经历过极致辉煌,那个时代,随便一个强人都可以横行六方会,他们死都想不到,未来的始空间,居然要托付给你这么一个孩子。”

    “你要小心少阴神尊,此人太过阴险,数次有可能被罢免三尊之位,却数次稳固,其中有一次就是牺牲你陆家,才保全了他的位置。”

    陆隐疑惑:“您是说,放逐陆家?”

    虚五味点头:“少阴神尊在无边战场有过重大疏漏,却总能在大天尊那保存下来,那一次也一样,他看透了大天尊的心,提议放逐陆家,由陆家承担天上宗的罪为由,替他自己免除了尊之哀伤,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但凡知道的,都看不上他。”

    “虚主,单古大长老,木神都是如此,他的地位,是以牺牲你陆家为前提才保存下来的。”

    陆隐还真不知道这个,陆家的被放逐牵扯出了太多事,王凡,少阴神尊,他倒想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虚五味走到钟楼边上:“少阴神尊此次找你,或许是要用到你玄七抓捕暗子的名头了。”

    陆隐也想到了,如果不是身份被发现,自己对少阴神尊最大的价值就是抓捕暗子,至于永暗,少阴神尊肯定想得到,但他不敢,否则肯定会激怒遗失族,得不偿失。

    原本陆隐以为即便少阴神尊来红域也至少要数天,甚至更久,他都想好了,这段时间可以请教虚五味一些修炼方面的问题,尤其是关于序列规则的。

    但还没等他开口,少阴神尊就来了,出乎预料的快。

    这么急着来,让陆隐对少阴神尊的目的更好奇,他到底想做什么?

    红域钟楼之上,一身金色长袍的少阴神尊气息内敛,脸上带着笑意与虚五味说话,彼此看上去还算融洽。

    虚无极束手站在一旁,陆隐站在他旁边,地位差距很明显。

    “原先我还以为你不在乎玄七,看来当初在遗失族拒绝淦,并非不在乎。”少阴神尊

    瞥了眼站在不远处的陆隐说道。

    虚五味不知道从哪又翻出一只兽腿咬着,吃的极香:“没有自保能力前,这小子还是别到处去跑了,不安全。”

    “怎么,我太阴之界也不安全?”少阴神尊挑眉。

    虚五味嘿嘿一笑,斜了眼少阴神尊,没有说话。

    少阴神尊盯着他,看了一会,随后失笑:“你这老东西,还是这么护短,放心,我不会害他的,相反,有事请他帮忙。”

    虚五味放下兽腿,难得擦了下嘴角:“你可是少阴神尊,对一个后辈居然说了个请字,说实话,我都慌了。”

    少阴神尊脸色肃穆:“事关重大,若非如此,我也不会急着找来,这可是关乎暗子的大事。”

    陆隐眼睛眯起,果然是抓捕暗子吗?不知道少阴神尊要抓捕的是真的暗子,还是假的暗子。

    陆隐只是这么想,虚五味却直接说出来:“你确实是暗子?还是你自认为的,暗子。”

    这句话说得一点都不客气,听得虚无极都想欢呼,幸亏请来虚五味前辈,不然怎么撑得住少阴神尊。

    少阴神尊脸色一变,不过只是瞬间,很快恢复:“暗子当然是暗子,而且不止我一人这么认为,只是对方地位较高,缺乏有力的证据,所以想请玄七帮忙去调查一下,只要能查到证据,我会亲自在大天尊面前为玄七报功。”

    说着,他看向陆隐:“如何?玄七,抓捕暗子是你的责任,也是使命,更是你曾对外宣誓要做的事。”

    陆隐看着少阴神尊:“若真是暗子,玄七义不容辞。”

    “好,只要帮我确认那个人是暗子,找到证据,我少阴神尊绝对在大天尊面前为你请功,你想要什么直接说,哪怕大天尊不愿,我也会想尽办法为你做到。”少阴神尊赞叹。

    虚五味皱眉:“说了半天,你指的暗子,是谁?”

    虚无极好奇看着,他也想知道谁能让少阴神尊这么在意。

    少阴神尊看向虚五味:“事关重大,为了防止泄露消息,五味兄,还是别听了。”

    虚五味怪笑一声,又取出一只兽腿自顾自吃了起来,不说话了。

    少阴神尊道:“事后我一定给五味兄一个交代,不过在此之前,这件事要保密,还请五味兄见谅。”

    虚五味就这么吃着兽腿,不搭理他,搭着腿,一翘一翘的,好不自在。

    少阴神尊眼底闪过阴冷,六方会有很多人不待见他,虚五味就是其一,尽管两人表面客套,实际上在无边战场,一方落难,另一方是绝对不会去救得。

    而今他居然要求到虚五味头上,让他难以忍受,这个恶心的老东西。

    如果不是为了玄七,真想直接走人。

    强忍着怒气,少阴神尊语气柔和:“五味兄,你很清楚,抓捕暗子不能声张,尤其这个暗子地位特殊,足以惊动大天尊,真的请你理解。”

    说着,他忽然看向虚无极:“身为天鉴府府主,虚无极,你应该清楚抓捕暗子的规矩吧。”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