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小妖精你在点火,黑人尺寸太大怎么进去

2021-05-15 14:39:4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战前动员要不要?

其实,这个是我们先辈经过血和泪才总结出来的。

俗话说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人也有无私从众的一面。

如果战前没有好动员,原本一

战前动员要不要?

    其实,这个是我们先辈经过血和泪才总结出来的。

    俗话说的好,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人也有无私从众的一面。          

    如果战前没有好动员,原本一百的功力,一半废不掉,也能废掉少一半。

    比如没有动员,大家意见不一致,去往灾区的路上,一群人都能吵起来。

    可现在不一样了,意见让欧阳统一了。

    现在,就在这个地区,我们天下无敌了,舍我其谁啊!毕竟成就感和责任感还是很有的。

    而且,特别是华国人,不管男女其实骨子里大多数都有一种当兵当雄的情结,往往很多人不管是生活所迫还是追求其他,这种机会是没有的,一旦有这种机会,真的,嗷嗷的。

    而且,一个集体,这个时候还要讲什么自我,讲什么个性,哪就扯犊子了,你别救援了,还是找地方去显摆你的优越性去吧。

    这种溟灭个体思想的队伍,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就如同一股凝练起来的人山人海。

    有人说这样不好,但,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事情,需要一些人去做的。

    比如救援,医生护士,军队警察都是傻子吗?

    所以,真的,网络上说的那句话,说的真的好,世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这群逆行者,平日里或许就是站在街角随地大小便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但这个时候,他们就可以说是英雄。

    医院大门大开,各种灯光同一时间照亮这群逆行者的道路。送行,哪有什么送行。

    哦,不,有一个,邵华!

    邵华站在门口呆呆的望着车队。

    “你快回去,我们有任务!”上级没说可以通报的时候,去干什么都不能说。

    这就是华国的尿性。有时候恨的让人咬牙切齿,有时候又感觉这个国家骄傲的让人心疼。

    但,邵华怎么说都是医生的老婆,一看这个架势,一看医院所有的车辆。甚至欧阳和张凡宝贝的不能在宝贝的手术车都全开出来了,不是抢险就是去救灾,还能是什么。

    “亚男,你要小心啊,我等你回来啊!”不知道为什么,送张凡的时候,邵华都没有哭过,这个时候不知道是想起了以前,还是想到了自己的以前的担忧,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让医生护士们给家里也说一声。”欧阳看到邵华的时候没有下车,但还是轻声的说了一句。

    “算了,现在告诉家属们,他们连觉都睡不好。”老居这个时候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这家伙的脑回路和别人的真的不一样。

    一个边疆小城,他能在医院坚持让科室晨会说英语,说了十几年。这玩意在大城市,无所谓,没人去计较没人去评说,但一个小城市,真的坚持下来,真不容易。

    你说他标新立异一脑门子当官吧,可对于技术不如他的上级或者不懂医疗的领导,又是带着一种鄙视的态度,恨不得把脸朝天!一副天下就他最牛逼的架势。

    主管卫生的领导对于茶素医院的几个院长,当年最恨的是欧阳,第二个想都不用想,老居是跑不掉的。

    可遇上这种事,当年非典,他在首都的时候就一个进修生,可他冲进了隔离区。

    真的,老居就是个矛盾体。

    “行了,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哪个家里的人没醒过来,现在就通报吧,不然一晚上提心吊胆的,没必要。”

    老居瞅了一眼老高,意思很明显,“怪不得你让欧阳压在身下连个妈都喊不出来,就你这心慈手软的样子,能干什么事。”

    可他鄙视老高的时候,忘记了自己,忘记了自己让欧阳欺负的连呼吸科的门都出不来。

    通报的任务交给了任丽。

    医务处的小陈干事,这个时候接替了老陈的位置,不停的联系着各科室的主任。

    “薛主任,你们急诊中心需要的药材设备,现在统计出来了没有,急救药品带了多少。”

    小少妇结婚没多久,没了姑娘时期的慌乱,多了一丝丝的镇定,但这个时候一脑门子的汗水,紧张,开玩笑,虽然是个统筹工作,一旦到时候没了东西,哪可是要命的事情啊。

    她太想老陈了。

    ……

    茶素已经是半夜的时候,张凡还在吃下午茶呢。不是张凡爱喝咖啡,也不是张凡喜欢英伦的调调。

    主要是张凡还踅摸着找那个财主要点钱和物,或者拉几个留三岛的博士之类的人才。

    可惜,还没盘算清楚的时候,任丽一个电话来了,张凡还在愣神的时候大使馆也来了电话。

    张凡算不算个人物。

    如果放大了,也不扯全世界了,就在边疆也一般。但在茶素,张凡真已经成人物了。

    “回,快点回茶素!”张凡手里原本就不好喝的咖啡,都洒到了西服上了,本来相当稳健的双手,不知道为什么抖动了一下。

    “现在买机票来不及。”老陈和赵燕芳的意思是,你赶不回去,索性忙完这边的事情,再回去。

    他们的想法其实也没错。如果按部就班的继续,不说其他,首先张凡和茶素医院就能明显提升一个档次。

    但

    张凡怒了,“医院的医生,我们的同事,朝不保夕的进入了灾区,你让我一个当院长的,在这里如同猴子一样,被人们打扮,如果平时,我认了,因为我要拿人家的东西。

    现在扯淡,必须回。机票来不及,给我包机。电话拿过来,我自己联系斯坦的几个土豪,告诉他们,我,张凡答应他们一个条件,只要能让我最快的回茶素,他们可以让我随时去做一台手术。快~”

    斯坦赌博土豪的飞机已经回去了,人家送一次就相当给面子了,等着你,就有点过分了,别说专机了,出租车你让人家等等,人家司机都要和你打架。

    既然老大要回,就算其他人觉得不合适,但也要相反设法的去满足老大的要求。

    当然不肯能让让张凡亲自联系了。

    老陈联系斯坦各国的土豪,赵燕芳联系欧美的各个医药企业。

    当赵燕芳联系欧美药企的时候,曾女士得到音信了。

    没多久,曾女士来了。

    “明天,就明天一天,接受授勋后再走不行吗?”曾女士都快哭了,为了这个授勋,曾女士企业估计花了不少。

    别看三岛老太太慈眉善目的,人家也一大家子吃饭呢,华国好些明星们,为了得到老太太随手洒出来的勋章,可是费了不少钱的。

    “不行,必须走,我们现在要收拾东西,你忙你的去吧!”张凡都开始赶人了。

    什么绅士,什么礼仪,发了怒的张凡也有三分脾气的。

    “就一天啊!”曾女士可怜兮兮的望着张凡。

    “一分钟都不行,这是我们国家的事情,和你没有关系,造成的所有损失,我承担。行了……”

    曾女士脸上略带尴尬,但一瞬而逝。

    “既然张教授决定了,那么你也别小瞧人,专机我们公司马上准备!”

    说完曾女士就开始联系。

    张凡一愣,再看看老陈,老陈握着电话张嘴无声说话,意思是斯坦土豪的飞机要从斯坦赶过来。

    张凡再看看赵燕芳,“有公司答应,但今天是不行了,必须等到明天。各种手续申请也需要时间。”

    “拜托了!”张凡双手给曾女士作揖。

    他脑海里绝对没有能屈能伸大丈夫,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这女人有飞机!

    ……

    茶素车队一出城市就和军队的车辆合并在了一起。而在这个时候,边疆各个分军区的部队已经从四面八方朝着金枝出发。

    边疆司令直接被任命为灾区前指。边疆农场,所有的民兵放下手里的农具,换上不带军衔的军装,集体登上绿色的卡车。

    而茶素能动员的都动员了。

    花花绿绿的茶素救援飞机,在最前方,然后汇入边疆路航大队。

    头上的飞机,身边的车队,一时间,各种灯光在夜色中的天山中穿梭。

    地震来了,还不算,然后大雨也紧跟着而来。

    西北的大雨,不同于南方的大雨。

    大小不说,西北就算夏天,一旦下雨气温明显就好像从夏天进入了初春一样,会冻人的。

    而在天山中,这玩意到底下的是个啥都不好说。

    市区下的是雨,进入山区后,说不定就是雨水混合着冰溜子,再深入到山区中,冰雹或者大雪都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领导们现在看着大雨一脸的凝重,这种天气,一些伤员冻都能冻死。夏天冻死人真的不是笑话。

    而普通医生护士就好奇的看着外面,这种心态很好,比忐忑不安强多了。

    “好多军车啊!”王亚男没心没肺的望着外面的车队。

    “少见多怪!”薛飞撇了撇嘴。

    “你才少见多怪呢,这次去了,你继续找地方睡觉吧!”王亚男立刻尖牙利嘴的怼了薛飞。

    ……

    三岛,大使亲自出门解释张凡半路要走的原因。人家要走,总不能绑起来给授勋吧。也就友好的表示了对于华国不幸的同情,深切的关注一下灾区百姓的安全。

    飞机一飞冲天,张凡发现曾女士也在飞机上。

    “你……”

    “我虽然国籍不是华国了,但我也是华人。”说完,曾女士觉得不解气或者不够有力量,又说了一句:“我怕张教授转头和其他公司合作了。”

    “放心,我答应你,结肠癌的合作,只会是你们公司!你所在的公司!”

    张凡认真的给了一个承诺。

    曾女士楞了楞,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从三鸟起飞,如果买机票直飞的,飞机还不在边疆降落,必须去首都之类的大城市。

    而包机,直接降落鸟市。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