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在温泉里进去你的|好紧好大快点舒服使劲小说

2021-05-15 15:19:2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死亡的恐惧笼罩全身,唐迁一边奋力挣扎,试图挣脱这道束缚,一边神念沟通九幽世界的东极青华大帝求助。

然而那束缚虽然在松动,可魏清的剑来的太快,等他自己挣脱的话,他的仙躯

 死亡的恐惧笼罩全身,唐迁一边奋力挣扎,试图挣脱这道束缚,一边神念沟通九幽世界的东极青华大帝求助。

    然而那束缚虽然在松动,可魏清的剑来的太快,等他自己挣脱的话,他的仙躯也已被劈成两半,甚至连元神灵魂都逃不出去。

    千钧一发之际,唐迁急忙挥舞双手,五六道神符打向了眼前的魏清。        

    这些符箓都是三师姐和六师姐给的,全都是大罗境强者炼制出的强大符箓,其中真火符、闪电符、传送阵、困阵应有尽有。

    战斗开始的时候唐迁只想着以自己的境界对战魏清,没用两位师姐给的符箓,现在危急关头,总算想了起来。

    大罗境强者锻造的符箓,无论是三师姐的阵法符箓还是六师姐的攻击类型的符箓,实际上都是针对大罗境强者设计,甚至是为了面对天仙境强者的时候保命所用。

    给唐迁的这些符箓之中,绝大多数虽然只是两位师姐炼制的普通符箓,可即便如此,这些符箓施展出来,威力也是可以抵挡大罗境强者的好东西,现在被唐迁一股脑丢出五六张神符,神符齐齐爆发出它们的威力与功效,结果可想而知。

    先是耀眼的光芒冲天而起,紧接着就是爆炸的威力传开。

    轰隆隆……

    “啊!”

    巨响声中,惨呼声都被掩盖了。

    众人只见火光一闪,爆炸声中,魏清的身躯就已经被炸飞了出去,与此同时,唐迁却凭空消失。

    “啊……”

    凄惨的叫声在爆炸声结束之后还在继续。

    众人心头剧颤,只见高空之中,两道强大的困阵叠加在一起将魏清死死的困锁在那里,而那片困阵之中,却有仿佛能焚烧金仙仙躯的强大真火在熊熊燃烧,更有一道道可怕的闪电不断劈落在魏清的身躯之上。

    变故实在是太快,当所有人都以为唐迁会被魏清斩杀,再不济也会将唐迁重创镇压的时候,却没料到唐迁竟然给魏清来了个反杀。

    而且,这种反杀,竟然连魏无法等大罗境强者都来不及施救。

    “清儿!”

    惊呼声传来,一道人影出现在高空,只见他大手一挥,那两道困阵便受到了剧烈冲击。

    但整个困阵在虚空中移动,却并没有碎开。

    困阵之中,真火继续焚烧魏清的仙躯,闪电也不断劈落,魏清依然发出不堪受苦的惨呼。

    出现在现场的魏无法神色巨变,没想到这困阵竟如此之强。

    不愧为监天门第二代弟子,施展的阵法果然与众不同,就是不知道这困阵符箓到底是出自君莫邪之手,还是那两位钻研符箓阵法之道的大罗境之手。

    若是前者倒还罢了,毕竟是天仙境强者。

    可若是后两者,那监天门也就太可怕了。

    心中闪过这些念头的同时,魏无法再次出手,终于在数次出手之后破除了困锁魏清的阵法。

    然而这时,魏清的强大仙躯已被焚烧的体无完肤,甚至就连骨骸都严重被损坏,魏清早已不堪这等痛苦,释放出了元神体,本想着元神体能从困阵中逃脱出来,却没想到依然被困锁着,那可怕的三昧真火以及闪电对他的元神亦有着可怕的伤害,若是魏无法的动作再迟一点,魏清的元神可能都会被燃烧殆尽。

    “父亲,我……我要杀了那混蛋,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魏清元神体脱困,幸免一死,侥幸之后便是无尽的愤怒,对唐迁已是恨之入骨,恨不能将其扒皮抽筋。

    魏无法亦是无比愤怒。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伤害成这样,身为鬼冢真正的主人,又是雄霸魂河世界十数万载的强者,他心中岂能不怒?

    然而此刻唐迁却已不在,不知被传送到了什么地方,他又担心魏清的伤势,没能第一时间去追踪,以至于现在彻底断了与唐迁之间的联系,想追也追不上了。

    “先别想这么多,稳住伤情最重要。”魏无法努力压制住心中愤怒情绪,大手一挥,魏清的元神就被收了。

    随后魏无法脸色难看的向四周围观众人道:“各位同道,今日这场比斗,我儿魏清败了。”

    他越来越冷静,继续道:“监天门不愧为当世最强实力之一,我鬼冢断然不是其对手。早年因为一些误会,导致唐公子对我鬼冢有所误会,今日一战之后,我儿受损如此,当可令唐公子心中愤恨消失,希望唐公子宅心仁厚,从此与我鬼冢的恩怨一笔勾销。各位,我要为清儿处理伤势,告辞。”

    堂堂鬼冢之主,大罗境后期巅峰的超级强者,竟然如此客气,现场众人都觉得面上有光,纷纷抱拳回应。

    更有人说道:“今日越战本是唐公子提起,如今战斗既然结束,那么唐公子与鬼冢之间的恩怨也当一笔勾销才是。”

    “监天门是名门大派,恩怨分明,如今事情已经了结,定不会再纠缠不休。”

    “是啊是啊,在鬼堡这里约斗,鬼冢几位大罗境强者都没插手,保证了比斗的公平公正,既然比斗已经结束,事后便不可能再纠缠。”

    魏无法听着这些议论声,心中稍定,向众人点了点头之后,破空而去,返回了鬼堡深处。

    没过多久,鬼奴与巫先生也相继回来。

    两人迎着魏无法望来的眼神,纷纷摇头,脸上带着凝重之色。

    鬼奴道:“当那小子施展符箓之时,我等就有了准备,可那传送符高深莫测,竟能屏蔽所留下的空间痕迹,让我等无从追踪。”

    巫先生道:“很有可能这传送符催动之后,那小子就被直接传回了监天门。”

    魏无法点头道:“以监天门的手段,的确有这种可能。算了,不提此子之事。就算你们能追上这小子,将他带回来反而是个麻烦。”

    鬼奴和巫先生纷纷点头。

    抓住唐迁,将其留在鬼堡,这无异于是一颗定时炸弹。

    虽然现在唐迁重创魏清之后又从三位大罗境眼皮底下逃走的事情传开之后会让鬼冢有点丢面子,可对方毕竟是借助了符箓的威力,真正懂的人,也不会笑话鬼冢无能。

    而且,面对监天门,就算鬼冢无能,认怂,也不是太丢人的事。

    “一下子打出六道神符,而且每一道神符威力都如此可怕,别说是魏清了,即便我们遇上,怕也会手忙脚乱,焦头烂额,甚至一个不慎还会被重创。”

    巫先生忧心忡忡的说道:“这小子仅仅是监天门第二代中最小的一个,看来传闻果然不假,监天门那些大罗境,的确很强。”

    鬼奴道:“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迈出争霸天下第一步的宗门,其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魏无法听着两人的声音,心里已经明白了两人的意思,说道:“今日我已当众表明态度,想来监天门不至于继续纠缠不清,同时,消息也会很快传入那位耳中,接下来就看那位怎么做了。倘若他继续保持沉默,那就怪不得我们。”

    鬼奴与巫先生纷纷点头。

    他们本来对监天门没有太多忌惮,有苍梧古仙带头,就算与监天门为敌他们也不惧,可现在,他们却改变了原有的想法。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