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怎么知道进对了地方_穿越之豪门风流太子爷

2021-05-15 16:12:2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拉莫洛克沉默了半晌,然后忽然摁着自己的脸痴痴地笑了起来,一开始笑的还算正常,然后竟是越笑越大声,把侍立在罪爵身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拉莫洛克沉默了半晌,然后忽然摁着自己的脸痴痴地笑了起来,一开始笑的还算正常,然后竟是越笑越大声,把侍立在罪爵身后的阴天和他自己袖口中的汤姆笑得浑身发毛,直到整整半分钟后才猛地睁开双眼,盯着始终保持着得体微笑的罪爵沉声道:“你们沙文帝国……不,应该是罪爵阁下您的野心还真是有够大啊。”

    罪爵莞尔一笑,微微摇头道:“只是为某种可能性未雨绸缪而已,野心什么的,还称不上。”          

    “哦?”

    拉莫洛克慵懒地靠在沙发上,镜片后那只已经不再柔和,而是涌动着阴冷红芒的眸子划过一抹凌厉:“我想您应该很清楚,凭借我梦境教国……呵,也就是耳语教派西南教区的实力,虽然能在那头试图刮骨疗毒的狮子身上沾到不少便宜,但也仅仅只是能‘占便宜’而已,从战略角度上来讲,就算我们那位的教区长彻底放权下来,鄙人也绝无可能从北到南一口气打崩格里芬,充其量是给他们家皇室剔点腐肉罢了。”

    罪爵微微颔首:“意料之中,毕竟无论是梦境教国的国力,还是西南教区的根基,比起格林芬王朝来说都差得太远了,哪怕那位血狮大帝把那些貌合神离的贵族们打散了送给拉莫洛克殿下你打,短时间内也很难会做出成果。”

    “看来罪爵阁下您还没有彻底疯掉。”

    拉莫洛克恶毒地翘了翘嘴角,轻笑道:“这么说吧,就算这场仗打起来后阿道夫自由领和银翼同盟都会找个伟光正的好旗号插一脚进来,格里芬王朝也很难会崩。”

    “事无绝对。”

    罪爵耸了耸肩,风轻云淡。

    “没错,事无绝对。”

    拉莫洛克推了推眼镜,漫不经心地说道:“比如说,要是大家能把自己心里的鬼胎藏好,成立统战机构,然后把我推举到最高指挥官的位置上号令三军,直接灭掉格林芬的机会倒是不小。”

    罪爵摇头:“但这并不现实。”

    “这当然不现实,且不说统战绝无可能成立,就算成立了,上位的人也绝无可能是我,毕竟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很少有人能早早得到足以匹配自己能力的地位与权力,更何况我还不是那种热衷于权势的人。”

    拉莫洛克抿了口手中的红酒,笑道:“所以说啊,罪爵阁下,如果你想要告诉我自己的依仗,那咱就别再继续兜圈子了,毕竟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

    “评委团的职责?”

    罪爵眨了眨眼,淡淡地说道:“我对今天的总决赛也很有兴趣,一会儿咱们可以一起去,不过……正如拉莫洛克殿下您所说,圈子就先兜到这里吧。”

    “很好。”

    拉莫洛克满意地笑了,然后便放下酒杯舒服地靠在沙发背上:“尝试说服我吧。”

    “首先,我要更正一点,我这次并不是为了去‘说服’些什么才找你过来的,拉莫洛克殿下。”

    罪爵轻轻敲了敲自己的面具外沿,悠悠地说道:“叫你过来这件事也好,之前跟你说的话也好,甚至包括我一会儿要跟你说的话在内,其实都只是想让你做个准备,诚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可能性,但思考过与没思考过终究是不一样的。”

    拉布洛克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很好,那么请问我需要准备些什么呢?”

    “比如说,你可以提前想象一下,如果格里芬的南部防线忽然崩溃,比如被沙文帝国悍然突进了腹地的情况。”

    罪爵摊开双手,笑盈盈地说道:“我并不是一个指挥者,玩点阴谋诡计还行,打仗这方面可谓是一窍不通,但就算是我这种人也能猜到,如果那种情况确实发生了的话,中枢更靠近南部的格里芬王朝一定会发生动荡,进而露出一些或致命或不致命的破绽。”

    拉莫洛克皱了皱眉,却没有第一时间对罪爵提出的‘可能性’进行嘲笑,而是诡异地沉默了起来。

    他并未对罪爵提出的这个堪称异想天开、白日做梦的假设进行过多思考,而是努力地去捕捉对方刚才在无意中流露出来……或者干脆就是故意给自己看的‘违和感’。

    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尽管跟两人现在讨论的话题并无干系,却也不能说是毫无关联!

    终于,沉默了大概两分钟后,拉莫洛克重新将视线投向面前的罪爵,缓声道:“据我所知,沙文帝国的罪爵惊才艳艳,虽然算不上是什么顶尖强者,但在之前的康达亲王领平叛中却……”

    “如果你要问为什么那位传说中颇具指挥造诣,曾配合亚瑟·伯何成功突破叛军的最终防线,为那场胜利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人为什么会自称‘对打仗一窍不通’的话,原因很简单。”

    罪爵慢慢站起身来,轻巧地原地转了个圈,莞尔道:“那就是在你面前的这个人,并非那位在半年内做了很多很多有趣的事,一手将西北大陆的局势变成现在这般模样的——罪爵墨。”

    拉莫洛克眯起双眼,细细打量着面前这位前一秒还是个身着贵族华服的恬淡面具男,眨眼间却已经完全变了副模样,甚至连性别都已经对不上的人,轻声赞叹道:“这还真是个出乎意料的惊喜~”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

    前一秒还是‘罪爵’,现在却已经变成了一个身穿暗红色长裙,相貌美丽精致却让人觉得有些欠缺实感的银发暗精灵女子,沙文帝国代表团实质上的话事人对拉莫洛克微微一笑:“我是目前正在罪爵手下工作的加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们之前应该在好友消息中聊的还算愉快。”

    拉莫洛克先是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面前这个女人正是之前在格里芬王朝刺杀了亚瑟·伯何,事后又直截了当地加了自己好友,在双方于学园都市汇合前就事先达成过大概共识的家伙。

    “加雯女士么,呵,不得不说您确实吓到我了……”

    拉莫洛克摇了摇头,然后对面前那气质典雅的少女举杯致意:“为你的美丽干杯。”

    “谢谢,虽然这份美丽其实并不属于我~”

    就算褪去了‘罪爵’的伪装,也依然没有以真面目示人的加雯笑了笑,结果阴天端来的酒液轻抿了一口,眨眼道:“那么,我继续往下说?”

    “算了。”

    拉莫洛克却是摆了摆手,然后竖起自己的食指与中指晃了两下:“你现在只要告诉我两件事就好,首先,你的老板,也就是那位真正的‘罪爵阁下’究竟是何许人也,像加雯小姐你这么优秀的人为何会心甘情愿地为他效劳;其次,你们觉得自己有可能突破格里芬南部防线的依仗是什么?他想要做些什么?”

    “这是三个问题,我的朋友。”

    加雯优雅地叠起双腿,语气悠然地说道:“不过没关系,既然已经把话说到这种程度了,我自然愿意回答这些并不刁钻的问题,那么,首先是第一个问题,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的老板与我们一样是个玩家,年龄大概在二十三四左右,现实身份不明,在无罪之界中的阵营是‘混乱邪恶’,并没有客观意义上的反社会倾向。”

    拉莫洛克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看起来很是漫不经心。

    毕竟加雯刚才那句话中除了‘阵营是混乱邪恶’算是点干货之外,其它的信息基本都没什么用,而拉莫洛克自己也是混乱邪恶,所以自然也不会对这个比较非主流的阵营太过大惊小怪。

    “另外,玩家战力排行榜中那个从开服起就始终是第一位的问号也是他,嗯,玩家综合实力排行榜中第一的那个问号还是他。”

    加雯又随口补了一句,并在拉莫洛克骤然瞪大了双眼后满意地笑了起来:“虽然只是比较主观的想法,但就我个人看来,老板尽管年纪并不大,却足以配得上‘没有死角’这四个字的评价了,不仅如此,他还很清楚应该让什么样的人去做什么样的事,而并不是仗着自己的实力也好、才华也罢事事身力亲为,他很清楚怎样才能发挥出一个人的价值,这种类型的上司在职场中可不多见。”

    拉莫洛克咂了咂嘴,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加雯那温润平和的血眸:“比如让你这种这种聪明人主动联系我,甚至代表他自己前往学园都市开会?”

    “很宝贵的信赖,不是么?”

    加雯开心地笑了起来。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宝贵。”

    拉莫洛克耸了耸肩,随口挑拨了一句:“但我想这份信赖一定让你很受用。”

    “是啊,他一向很清楚如何能让自己的工具感到心情愉悦。”

    加雯毫不在意地点了点头,笑道:“完美的职场环境不都是这么来的吗?”

    拉莫洛克有些意外地看着面前这位能量很大的‘代理人’,过了好一会儿才挑眉道:“说真的,我无意冒犯你,加雯小姐,但对于一个‘玩家’来说,如此有能力的你不觉得自己稍微有那么一点卑微么?毕竟就算这个世界再怎么真实,再怎么不可思议,对我们来说终究也只是个游戏而已。”

    “是啊,你说的没错,这只是个游戏而已。”

    加雯耸了耸肩,毫不作伪地说道:“而我只是做出了最能让我感到愉悦的选择,这不恰好正是所谓‘游戏’的本质吗?而且对于我这种可以像呼吸一样轻松背叛任何事物的人来说,工作环境从来都算不上是什么‘束缚’,自然也谈不上什么‘卑微’。”

    “很好。”

    拉莫洛克拍了拍手,轻笑着提议道:“那么我是否可以这么理解,如果这边能提供给你更加舒适的‘职场’,加雯小姐你完全可以轻易背叛那位了不起的罪爵阁下呢?”

    “当然,但我很怀疑你是否能做到这一点。”

    “呵呵,只是个玩笑罢了,实不相瞒,我在教会中的地位其实非常尴尬,更别提给你提供什么舒适的职场环境了。”

    “那么,我们言归正传?”

    “那是自然,我现在忽然对您刚才的假设产生兴趣了。”

    ……

    游戏时间AM12:30

    学园都市,中环区,竞技场休息区

    “终于到这一天了。”

    圣枪骑士学院的话事人,霍普金斯·莱昂深吸了一口气,扭头对坐在旁边长椅上发呆的沐雪剑笑道:“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我很难回答这个问题。”

    沐雪剑反应了良久后微微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我饿了……”

    “比赛前还是少吃点东西吧,呃,虽然这种常识对你来说其实没什么用。”

    霍普金斯洒然一笑,然后又转头看向了自己旁边的另一个年轻人:“你怎么看?”

    有着一头柔顺的红色长发,看上去约莫二十岁出头,身着一袭重骑士铠的英俊狐族半兽人耸了耸肩:“我注意到那位名叫凯文的小哥并没有弃赛,而且包括那个沐小姐很在意的默在内,迪塞尔那些准·铁骑队中全副武装的人刚好是五十个,所以就我个人判断,那个之前从未缺席过一场团体赛的凯文今天下午多半不会上场了,与之对应的……他很可能会想要在个人赛中尝试狙击一下沐小姐。”

    “狙击?”

    沐雪剑微微一愣,下意识地问了一句:“98K?”

    霍普金斯最喜欢的学徒,圣枪骑士学院七年级的级长巴蒂·阿瑟也愣了:“9什么?”

    “没什么。”

    下午玩了好几把射击类大逃杀游戏却没有一次冲进前五十名的沐雪剑摇了摇头,终止了自己奇怪的联想。

    “呃,总而言之,我的意思是,那位凯文或许会像我之前对莉亚德琳·迪塞的误判一样,试图干扰沐小姐你在团队赛中的发挥,一会儿还请多多留意。”

    “哦,好。”

    “还有就是,就像我们之前说好的,下午的团体赛我会负责一些调度方面的事宜,将沐小姐您视作我们圣枪骑士学院代表队的普通一员,还请见谅。”

    “没关系,我会听你安排的。”

    “嗯,那么个人赛的决赛也快要开始了,祝您武运昌隆。”

    “我饿了……”

    “啊,要是您不嫌弃的话,我今天确实有带一些零食。”

    “不了,谢谢。”

    “诶?但是您之前不是还跟导师说……”

    “妈妈说要小心可疑的帅哥,你很帅,我要小心,霍普金斯长得不好看,所以没关系。”

    “……”

    “巴蒂。”

    “是,导师。”

    “你奖学金没了。”

    “啊???”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