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她情不自禁地弓起腰迎合他/我们还没有试过在书房

2021-05-15 16:35:4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一个儒雅公子哥,居然是让人闻风丧胆,名动三川郡,在整个宋国都小有名气的水贼头子?

若是不了解聂宁的人,恐怕很难相信,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不但是聂宁,就连聂宁麾下的

   一个儒雅公子哥,居然是让人闻风丧胆,名动三川郡,在整个宋国都小有名气的水贼头子?

    若是不了解聂宁的人,恐怕很难相信,居然是这样的结果。

    不但是聂宁,就连聂宁麾下的那些水贼,也是一个个身穿锦衣,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儒雅。          

    “大哥,这清河昔日就繁华,如今居然繁荣到了如此地步,真牛币!”

    “哈哈,还是清河的妞儿漂亮,随便雇一艘画舫,个个都是绝色,要不是有任务在身,‘老’子真向来一发。”

    “曹,兄弟们你们快看,对面那艘画舫,那娘们真带劲!”

    “妈德,若非这地方兵马太多,‘老’子真想洗劫几艘货船。”

    然而这些锦衣大汉一开口,顿时原形毕露,说出了让那些抚琴女子色变的话来。

    本以为是一群读书人聚会,到头来,居然是一群水贼聚会?

    “我平时怎么教训你们的,素质,注意你们的素质!”

    啪!

    聂宁折扇一摇,对着众手下就是一顿喝斥。

    “怎么?你们还不服气?”

    “曹‘你’妈的,都给你们说多少次了,我们是有文化的水贼。”

    得!

    就你这样说话,你他娘的还有素质?

    众水贼面面相觑,很想反驳老大,却不敢。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清河的确有钱,最近居然运输那么多货物去郡城,而且还招了数万工人,看来郡城是发生了本公子不知道的大事情。”

    “看来得找人打听下消息,若是合适的话,将这些货物全部抢了,那一定很有意思。”

    折扇摇动,聂宁尽量让自己显得文雅,嘴里却说着洗劫的话,听的画舫上的抚琴美女们,一个个吓的花容失色。

    嗯?

    忽然间,聂宁眉头一皱,腰间铃铛叮铃,而后一只飞鸽自虚空坠落,轻飘飘的落在聂宁的手中。

    “是义父的信,他居然主动找我?”

    聂宁一愣,将飞鸽上的信拿起一看,顿时眼中出现了兴奋。

    “兄弟们,曹,大生意来了。”

    “立刻召集所有人,咱们不抢清河货船了,去郡城抢劫去,‘老’子这次要干一票大了,哈哈!”

    聂宁纵声大笑,眼中满是激动。

    “曹,真带劲儿!”

    “老大,还是您牛币,咱们去郡城洗劫,这光是想想,我都激动的睡不着。”

    “马鼻的,看什么看,没看到过水贼?赶紧划船去!”

    众水贼哈哈大笑,一个个都激动莫名,各种脏话脱口而出。

    “各位美女,小生是有素质的人,你们不用害怕,继续弹琴便是。”

    啪!

    聂宁微笑着回到船舱中,帅帅的对着众美女微笑。

    只是聂宁这话一出,众美女更害怕了,一个个脸色发白。

    “曹‘你’妈的,都特妈继续弹琴,谁不敢,‘老’子弄死谁!”

    砰!

    聂宁脸色大变,一刀瞬间出鞘,将桌子削成两半。

    这一幕,让众女越发害怕,却只能强颜欢笑,乖乖开始弹琴。

    “唉,本公子如此有素质,有文化,有涵养,本想对尔等以礼相待,尔等却不知趣,非要让本公子说脏话,罪过,罪过。”

    收起大刀,聂宁再次恢复儒雅,如同一个大儒般,开始悠闲喝茶。

    “原来最近货运如此繁忙,这是那叶秋为重建乾坤门做准备。”

    “乾坤门传承万年,诸神虽一战而被灭,但底蕴绝对丰厚。”

    “‘这叶秋也算倒霉,本是垃圾一个,靠运气好没死,这才成了乾坤门之主。”

    “可谁让这小子运气不好,居然选择千刃山脉,那可是义父的藏宝地。”

    “义父啊义父,你也太小看我了,区区乾坤门积累的那些材料,又怎么可能让我满足?”

    “这一次既然要干一票大的,那就继续大一点好了!”

    喝了几口茶以后,聂宁顿觉索然无味,一把将茶杯扔了,提起酒壶,呼啦啦开始豪饮,哪里还有半分读书人的风雅?

    “传令下去,让三川五岳的水贼头子,立刻启程,到千刃山脉下方的忘川汇聚。”

    “三日后,谁敢不从,本公子便斩谁!”

    与此同时,聂宁威严而磅礴的声音,清晰传入了每一个手下的耳中。

    “老大这一次,看来真准备大干一场了啊。”

    “三川五岳群贼汇聚,哈哈,大哥终于不颓废,准备一统三川郡所有水贼了!”

    众水贼都兴奋,一个比一个激动。

    很快的,关于聂宁的命令,通过各种渠道,传遍三川五岳。

    “曹,这聂宁什么玩意,他虽然很强,但也没强到称霸三川五岳,他居然想命令我们,凭什么!”

    在一座水泊之中,一个托着铁塔的水贼头领,收到消息后,顿时大怒。

    “哥哥,我们水泊称霸晴川,神境头目一百零八人,他聂宁又算个屁!”

    “想当年,我们三打祝家山,抢钱抢人抢一切,谁敢冒杂音?”

    托塔大汉麾下,众首领都怒了。

    “哥哥,末将请战,带人去灭了聂宁那小儿!”

    ……

    “末将请战!”

    立刻有几个强者走出来,跪地请战。

    “好!”

    “诸位兄弟说的好!”

    “本王早就不满聂宁多时,上次十万生辰纲,本是军师筹谋,却被聂宁小儿截胡,这一笔账,咱们也该和他算算了!”

    砰!

    托塔大汉一巴掌拍下,厚厚石桌瞬间龟裂,化为虚无。

    “不用你们找我,本公子已经来了!”

    这时候,一道桀骜不逊的声音,忽然从远方滚滚而来,如雷霆轰隆。

    “什么,锦风贼来了?”

    “我水泊有护山大阵,又有重水护卫,怎么会这样……”

    众头领面面相觑,无不震惊。

    轰!

    下一刻,伴随着地动山摇,整座大山都在‘颤’抖,忠义堂内大块大块的山石滚滚坠落。

    漫天尘埃之中,一个锦衣加身的公子哥,手握折扇,腰间挂着铃铛,踏浪而来。

    “聂宁,尔敢!”

    轰!

    托塔强者猛然起身,四周大地龟裂,身后两条神龙奔腾,六只巨象遮天飞舞,显得气势万钧。

    “大哥好强,竟然进阶二龙六象了!”

    “八年前聂宁是二龙四象,如今八年过去,我不信他也能二龙六象!”

    “这一战之后,大哥威震三川五岳,一战便能封神,一统群雄!”

    众首领无不激动。

    “宝塔镇镇妖,给本王——镇!”

    轰!

    携二龙六象之威,水泊首领手中石塔凌空而出,迎风而涨,瞬间将聂宁‘镇’压在其中。

    而后宝塔不断缩小,倒飞而起,眼看就要重新飞回水泊首领手中。

    “天王威武!”

    众首领无不赞叹,一个激动不已。

    水泊首领威震四方,因为常年拖着一口石塔,被人称之为“塔天王”。

    如今塔天王一战灭聂宁,自然让人兴奋,这预示着水泊即将迎来全盛时期。

    然而就在则时候,一股恐怖而磅礴的气息,骤然出现。

    “不好!”

    塔天王瞳孔一缩,顿觉不妙,他急匆匆要逃走,却已经迟了!

    轰隆!

    伴随着惊天巨响,那石塔瞬间‘爆’炸,化为漫天碎石。

    噗嗤!

    这惊人的变故,让和石塔心神相连的塔天王,一口老血‘喷’在地上,瞬间重创!

    石塔碎末之中,一个锦衣公子哥的巍峨身影,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聂宁,他竟然没死?”

    “这怎么可能!”

    水泊众首领无不哗然,一个个目带惊惧。

    “区区塔天王,不过如此!”

    轰!

    聂宁一脚踩下,威震晴川的塔天王,陨落!

    “放心,本公子以德服人,从不强迫别人,只要水泊听从本公子号令,三日内将人马停泊在千刃山脉的山脚,本公子绝对不为难尔等。”

    “不但如此,这次洗劫乾坤门,但凡尔等抢夺的东西,都归尔等所有!”

    “此役之后,本公子绝对不为难水泊,也不会占据尔等水路。”

    “若非此誓,天诛地灭!”

    聂宁占据优势,却丝毫没盛气凌人的意思,反而发下天地誓言,许诺各种好处。

    这一幕,看的水泊群雄呆滞,都有些茫然。

    “水泊愿意归顺聂公子,从此以后,聂公子但有吩咐,我水泊一定听从!”

    “三日内,我水泊人马,一定全部开赴千刃山脉,绝对服从。”

    这时候,一个脸如黑炭,一身儒服的中年男人,从人群中走出来,恭敬说道。

    这人姓宋,名雨,是水泊之中,威望仅次于塔天王的一个强者。

    眼前宋雨以说话,众首领色变,但都没说话,纷纷陷入沉默。

    “好,宋雨,你果然是个人物,这话本公子爱听!”

    “我不管尔等是真心归顺,还是假意归顺,总之三日后本公子看不到水泊的人,一百零八个首领但凡少了一个,本公子灭你水泊满门!”

    轰!

    说完,聂宁猛然跺脚,整座大山瞬间坍塌,龟裂成两半。

    漫天尘埃中,聂宁的巍峨身影,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宋哥,难道我们水泊一百零八好汉,从此以后,只能以这聂宁为尊?”

    “我不服!”

    ……

    “我等不服!”

    等聂宁走远之后,众首领无不怒吼。

    “诸位兄弟的武功,比之塔天王,如何?”

    宋雨淡淡说道。

    “自是不如!”

    有黑炭脸大汉,直接说道。

    “塔天王二龙六象修为,尚且被聂宁一招秒杀,诸位全部加起来,可曾抵挡聂宁?”

    宋雨再次说道。

    “这……”

    中众人沉默。

    “我等都是水贼,都沦落到靠洗劫为生了,又要要脸皮何用?”

    “只要能活下来,只要能活的更好,臣服于聂宁,又如何?”

    宋雨再次说道。

    “这个……”

    众人继续沉默。

    “如今乱世降临,三川郡局势早晚洗牌,我等水贼若不整合在一起,迟早会被人灭掉。”

    “我们都是靠水路吃饭,除了臣服聂宁,别无第二条路可走。”

    “再说了,聂宁发下天地誓言,并不会干涉我们水泊。”

    “那乾坤门底蕴万年,如今诸神覆灭,正是众兄弟建功立业之时!”

    “只要洗劫了乾坤门,那我水泊注定强大,未来灭了聂宁,成为三川五岳之主,有何不可?”

    宋雨的声音中,多了几分铿锵。

    “宋大哥说的不错,我服!”

    “拜见大哥!”

    哗啦!

    一八零八个好汉,齐刷刷跪地。

    是日,水泊一百零神砥,带领水泊十万水贼,兵出水泊,大船小船遮天盖日,浩浩荡荡,一路朝着千刃山脉而去。

    与此同时,水泊塔天王进阶二龙六象,却被聂宁一招秒杀的消息,传遍三川五岳。

    水泊新首领宋雨,宣布臣服聂宁的消息,同时也传了出去。

    消息一出,三川五岳,无不震动!

    刹那间,很多原本还在观望中的水贼头目,纷纷自三川五岳而出。

    成千上万的战船,遮天盖日,连绵八百里,一路朝着千刃山脉而去。

    与此同时,“锦风贼”聂宁打出旗号,宣布成为三川五岳之主。

    消息一出,郡城震动!

    同一时间内,“三川五岳”之主聂宁,宣布要洗劫乾坤门,若是不从,寸草不生,杀无赦!

    这消息一出,整个三川郡都沸腾了。

    “锦风贼汇聚百万水贼,誓灭乾坤门,我去,这……太夸张了。”

    “那锦风贼实力滔天,疑似三龙神砥,麾下二龙神砥众多,一龙神砥如雨,水贼中多是神境强者,汇聚成战阵,可越阶斩人!”

    “我听说那水泊之中,三十六大首领,个个皆是二龙初阶,能组建‘天罡战阵’,联手可灭三龙神砥!”

    “是啊,水泊七十二下路首领,也能组建‘地煞战阵’,二龙境界内所向披靡,无人能敌!”

    在郡城的大街小巷内,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感觉到了惶恐。

    千刃山脉距离郡城并不远,如果聂宁灭了乾坤门之后,还要‘染’指郡城,那可如何是好?

    这时候,“三川郡守”薛痕仁挺身而出,宣布庇护一郡子民。

    无论何人,不分男女,不分穷富,只要愿意加入郡城户籍者,皆被庇护!

    消息一出,成千上万人携家带口,纷纷踏入郡城避难。

    一时间,薛痕仁“薛青天”之名传遍四方,为时人所赞叹。

    与此同时,一个穿着锦衣的强者,忽然来到了千刃山脉的入口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