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老外又粗又长一晚做五次*警察紫黑粗长bl

2021-05-15 16:54:57【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一滴水,一块土,一粒石子,一根草一棵树,一只蚂蚁·····都属于我们,这是自由的土地,属于自由的巴朗盖达图们!”

端着酒杯,马

   “一滴水,一块土,一粒石子,一根草一棵树,一只蚂蚁·····都属于我们,这是自由的土地,属于自由的巴朗盖达图们!”

    端着酒杯,马苏耳声音激昂,“我们必需联合起来,所有的巴朗盖达图们一起联合起来,甚至有必要的话,我们还可以放弃以前的恩怨,与那些大家屋土人联合起来!”

    “我们还可以派人去渤泥国,那里有我们的宗族亲人,也可以派使者去干佗利国求援,只要他们愿意出兵派船来帮助我们,那我们以后也可以向渤泥国王或干佗利国王效忠!”            

    马苏耳根本不在意向渤泥国或干佗利国效忠,一来两国都距离这里海路遥远,二来以如今他们的达图制度,国王授封他们为达图的时候,也把土地分封给了他们,土地的主权转移到了达图们手中,国王不再有半点经济权力,比如说征税、劳役等都不行。

    反而是达图们享有全方面的大权,比如有权向境内农民征收土产品十分之一做为地租,称为什一税,还可以让领地内的百姓为他们进行无偿的劳役,比如达图们修建住宅、修铺道路、挖水渠、建栅栏等等。

    农民不仅得不到报酬,还得自带口粮前来做事,达图们还拥有许多奴隶。

    正是因此,干佗利国扩张很迅速,对新征服之地也能稳固,都得益于此。不过因为干佗利的达图制度,所分封的达图,基本上都是以村社为单位,几十户到千八百户的,因此也不容易威胁到国王。

    而且国王不断把自己的兄弟子侄等分封出去,帮助稳固国家,同时对有影响力的僧侣集团也十分优待,同样给他们分封土地,并规定僧侣村社的封地,属于整个僧侣村社所有,不属于僧侣个人,僧侣死后,土地仍公国王或是僧侣公社。

    同时国王也都会保留大量肥沃的土地做为直属。

    对马苏耳等人来说,他们以前因为离干佗利或浡泥国远,所以连称臣效忠都不曾,如今宣誓效忠,并入渤泥或是干佗利国,也不会有什么实际的影响。

    但若能换来军事援助,那无疑是相当划算的。

    理论上来说,宣誓效忠加入渤泥或干佗利国后,他们成为臣子,国王对达图们有任免权,拥有立法司法等权,以及国王有权召集达图们率兵参加战争等,不过实际上,不管是官员任命权还是司法权甚至军事权等,国王对达图们的影响都十分弱。

    干佗利和渤泥国本身也就是很松散的邦联。

    而秦家现在提出的要求,却无疑是不同的,他们要推行的无疑是一种更加紧密的控制关系。

    秦家要设立镇、乡、里、村,还要建立保甲制度,每个达朗盖是一个村,大的村可能还要分设几个里,村长里正这些都要由秦家来选派授任,还要选出保长甲长等来,建立村公所、保公所等。

    甚至禁止达图们拥有私兵。

    原来达图们享受的那些税赋、司法、军事特权都要废除,他们的土地可以保留,丈量造册,然后按亩向秦家纳十一税,他们自己的地种不过来,可以出租给别人佃种,但租率要按秦家的规矩来。

    甚至关于抢劫偷盗杀人斗殴等刑事犯罪民事纠纷等,也一律要按秦家颁布使用的唐律来处置,不得私刑。

    这么一来,达图们无疑就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封建领主,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地主,谁能愿意呢。

    虽说这里土地辽阔,人少地多,可以随意开采,但是,规矩不能坏啊。

    秦家凭什么要做大家的罗阇?

    他们最多就是接受秦家也在这里建立居留地,也成为达图,只要井水不犯河水便行,可如果秦家要凌驾于众巴朗盖之上,要骑在拉图们的头上,这绝对不行。

    “我们所有巴朗盖联合起来,就算拼凑起十万大军,几千条巴朗盖帆船也不是问题,我们绝对能够击败秦家,并将他们赶走。”

    古刺巴朗有些犹豫,在马苏耳来之前,他其实已经在考虑如何给秦家一个交待,他计划把自己仅剩下的一百多个奴隶都拿出来交给秦家做为赔偿,并愿意再赔偿一些小水牛、黄蜡、珍珠、槟榔、椰子、麻布等。

    因为秦家实力太过强大,在儿子鲁莽的偷袭大败后,麻叶村已经没有了抵抗秦家的力量。

    在过去巴朗盖之间爆发冲突战争的时候,失败者一般也是赔偿讲和。

    这是巴朗盖之间的惯例,他打算也跟秦家这样做。

    可现在马苏耳却不断的劝说他起来反抗,并说只要大家能够联合起来的话,实力是比秦家更强的。

    古麻刺朗犹豫着。

    如果按传统向秦家赔罪,那么麻叶村的损失就太大了,已经失去了继承人和损失了一百战士和二百奴隶和所有的船,若是再赔偿一百多奴隶以及大量稻谷、麻布等土产,那麻叶村的积蓄就空了。

    世代的积累,方才有了这一千二百户啊。

    “有多少人愿意联合起来呢?”

    马苏耳很自信,“我愿意,伊洛愿意、马查阿斯也愿意,你愿意吗?”

    “如果大家都愿意,我当然也愿意。”

    “没错,秦家的这些条件,谁都无法接受,所以大家都会愿意的,为了自由!”

    “为了自由!”

    四位达图一起举杯。

    古麻朗刺终于决定加入这个新组建的联盟,一起拥马苏耳为盟主。

    “你那里还有多余的船和武器没,卖我些,我的船队全都秦人夺去了,还损失了一百摩诃利卡战士和二百阿利平奴隶!”

    马苏耳有一只很强大的舰队,如他今天带来的这种七丈多长的‘强大战舰’就有好几艘,另外其它的船也不少。虽然这些全是浆帆船,但在巴朗盖中已经是强大的了。

    马苏耳的战士也很多,他外号劫掠者,就是因为以前经常驾船带着手下去海上劫掠,也兼做贸易。

    他的巴朗盖里,两千户多点,一万多人,拥有的摩诃利卡战士就有近千,另外他的提瓦马自由民,也被他训练的很精锐,经常被他拉出去打劫。

    而他家还有一个在提瓦马之下,在阿利平之上的阶层,被称为奥里朋,这些人专门从事劳作,相比拥有自己土地却不用纳贡的提瓦马,奥里朋需要纳贡。而相比起地位低下的阿利平·纳马马黑们,他们却拥有免劳役的权力,甚至这些奥里朋还多拥有一技之长的工匠,或是能出外经商者。

    并且,这些奥里朋可以佩带武器,接受训练。

    而在马苏尔家的阿利平牙吉吉打的奴隶中,还有一支专门受过训练的水手,这些人既是水手,也是战士,待遇要比一般的奴隶高的多。

    一般的巴朗盖可能也就十几个或者几十个战士,但马苏耳家能作战的却有几千,他们家的青壮数量远高于一般的巴朗盖。

    他家的战士甚至可以细分为精锐侍卫的摩诃利卡、民兵提瓦马,预备役奥里朋,以及阿利平奴兵。

    拥有数条大船在内的强大舰队,有水牛骑兵、野猪骑兵还有骑鹿的骑兵,长矛步兵、刀盾步兵。

    正是拥有这样强悍的实力,所以马苏耳不甘心接受秦家的招安。

    古麻刺朗见马苏耳犹豫。

    “我拿奴隶来跟你换。”

    “我手头也没多少船了,不过我们既然已经结盟,那么就当互相扶持。”

    马苏耳见他肯拿出奴隶来换,终于松口。

    一番讨价还价,古麻刺朗与马苏耳达成了奴隶换船的协议,和伊洛两位达图,也交换了几条小船。

    协议约定,还差最后一步。

    四人拿刀刺破手指,滴血入酒中,最后共饮血酒,歃血为盟,协议乃定。

    饮下血酒的古麻刺朗终于换回来一些船,但最后的那点奴隶也几乎全都被三人瓜分,他眼中露出仇恨的目光,“该死的秦人,我一定会让他们血债血偿。”

    马苏耳面带着微笑坐在那里,丝毫不介意刚趁火打劫敲诈了古麻刺朗一把。“有了船还怕没奴隶吗?”

    “秦家如今源源不断的往这里运人来,那些大船,一船能满载上千人,还有一些超级巨舰,甚至一次就能运几千人。”说到这,马苏耳眼中尽是贪婪之色,“这秦家确实很有实力啊。”

    疤脸马查阿斯红着眼道,“这些秦人到处淘金采矿,烧荒垦田,建了一个庄园又一个庄园。”

    “那我们就先袭击他们的庄园,这些庄园都只有数十人到百人不等,没有什么防御,只要突袭拿下不难,到时把他们通通掳回来做阿利平奴隶。”

    马苏耳提议,他们四家先联手袭击一两个秦家农庄,到时也好凭这战绩却联络拉拢其它巴朗盖甚至是土人大家屋入盟。

    为了避免矛盾,马苏耳提议,打下秦家庄园,就按各家出兵的强弱和数量来分战利品,摩诃利卡战士多分,提瓦马次之,阿利平再次之。

    马苏耳家人最多,不管是摩诃利卡还是提瓦马又或阿利平数量都超过其它几家,而且他家还有许多船,打下来肯定分大头,但其它三位拉图都同意,毕竟出兵多就应当多得,这也是巴朗盖的老传统了。

    现在,就剩下一件事,找几个好得手的目标,然后行动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