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凌r双性美人仙尊,清华女学霸给十老汉生娃

2021-05-18 08:38:5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上官侯爵霸气四射,一声令下众生皆安静了下来——

福晟爵爷也不再冲撞反抗曹云飞,无奈地怵在原地,等着龙王陛下发落。

上官侯爵瞟了一眼福晟爵爷,心生一计

  上官侯爵霸气四射,一声令下众生皆安静了下来——

    福晟爵爷也不再冲撞反抗曹云飞,无奈地怵在原地,等着龙王陛下发落。

    上官侯爵瞟了一眼福晟爵爷,心生一计,顿时开口令之——        

    “福晟,你过来,跟孤王说一说,这事情的来龙去脉——”

    福晟眼看上官侯爵口气耸了下,虽是战战兢兢,但是他还是缓步走上前去,扑通一声跪倒地上,大哭委屈。

    “呜呜呜……陛下不知道……福晟就是一个傻子,被这妖女骗的团团转,当初是她跟我说的要一同做生意,她有秘药可以使灵兽功力大增……也怪福晟那个时候财迷心窍,偏听这妖女的话,一步步走进她的圈套中……没曾想这妖女竟然这样算计福晟……福晟简直是蒙冤受屈,苦不堪言啊!”

    听到这里,曹云飞眉头紧皱,他赶忙凑到了武玄月的身边,一手顶了顶武玄月的衣袖,特别紧张对方的样子。

    武玄月都是一点都不在意,一脸轻松笑容,只听那福晟爵爷攀咬自己,她根本不把对方的话放在心上。

    上官侯爵听完福晟爵爷的话,这审视的目光自然落在了武玄月的身上——

    “真士——事情真的是如福晟爵爷说的一般吗?”

    武玄月面带微笑上前一步,气定神闲为自己辩解了起来——

    “月儿若说实事并非如此,龙王陛下信吗?”

    上官侯爵眨了一眼,眼中泛着城府之光,问之:“没有信不信的道理,孤王只相信实事。”

    武玄月接着上官侯爵的话说了下去:“事实就是,当初我胜任尚书房教傅不堪重负,为了讨好各位爵爷贝子,月儿只能选择投其所好,毕竟月儿在权族的时日不多,不想落一个坏名声,是为了月儿考虑,也是为了天门考虑。结果倒是因为一瓶秘药,让福晟爵爷有了遐想,主动要找月儿一起做生意的人,是他福晟爵爷,而非我纳兰玄月,这点上曹镇主和昆阳少主可以作证。”

    此话一出,上官侯爵没有看他曹云飞,而是把目光落在了上官昆阳的身上,问之——

    “实事是这样吗?到底是他们谁人先找的谁?”

    上官昆阳虽然不喜欢武玄月,但是他不会撒谎,如实回答了这个问题。

    “的确如此,真士未曾找过福晟爵爷,是爵爷主动找上真士要一同做秘药的生意。”

    听上官昆阳的证词后,福晟爵爷彻底疯了,他猩红双眼,朝着上官昆阳吼道——

    “什么?!少主怎么可以颠倒是非黑白呢?当初不是你跟三公子一同蛊惑福晟,说是有一笔好生意,怎么倒成了这是福晟一个人做的主了?!”

    一听说这福晟攀咬自己的儿子,那上官诸侯当即就不依了,一声怒斥道——

    “福晟——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这种诬陷他人的话你怎么可以乱攀咬了?昆阳是个品性纯良的孩子,他怎么可能掺和到你们这乱七八糟的事情中呢?你现在好好反思一下自己的问题,不要动不动就攀咬这个拉着哪个,这样不好!”

    福晟爵爷更加急了眼,可是眼下所有的形势对自己都不利,自己算是百口莫辩。

    武玄月见状,倒是不急不慢道:“好吧,这个事情就算过去了,龙王陛下,月儿认为,不管是谁先找谁做生意,咱们做的都是正当生意,也跟今日动乱没有什么关系不是?不知道为何福晟爵爷会把所有责任往月儿身上推。”

    福晟爵爷猛然抬头,那双眼如恶犬一般,狠狠盯着武玄月不放——

    “怎么会没有关系!都是你的秘药有问题,这才让灵兽们发狂,起来动乱,说到底这件事情都给你的秘药脱不开关系。”

    此话一出,武玄月笑道:“原来是这样,福晟爵爷你就直说吗,为了逃避责任,你是要把所有的责任都要推到我武玄月身上是吗?”

    福晟爵爷此刻已经是走投无路,除了拉武玄月下水,他已经黔驴技穷,这一刻不是她死就是我亡,福晟爵爷只能咬死所有事情跟武玄月的秘药有关系。

    福晟爵爷闷着一口气,咬牙切齿道:“这肯定是秘药的问题!福晟才是最委屈的那个受害者,还请龙王陛下明鉴。”

    武玄月根本不急,似乎对福晟爵爷这一番推脱之词早有准备。

    “我若说这事秘药根本一点关系都没有,陛下信吗?”

    上官侯爵瞥了一眼趴在地上的福晟爵爷,又看了一眼一副信心在握的武玄月,他已经清楚这丫头做好了一切完全准备。

    “你们双方各执一词,孤王该相信谁呢?这样,谁有证据孤王信谁,来吧,空口无凭,你们拿出证明自己清白的证据。”

    福晟爵爷咬牙磨腮道:“证据……福晟现在找不来,不过不代表日后找不来,只要龙王陛下跟福晟一点时间,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还请……”

    “要证据吗?好!月儿早已经准备好了,灵遥——呈上来!”

    说着单灵遥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而她双手间正捧着一本朱雀密文的卷轴。

    上官侯爵疑惑接过那卷轴,打开一看更加迷糊了——

    “这是……”

    武玄月上前一步,振振有词解释道:“这个是水庭和灵兽斗场三个月之内的血液的检测报告,龙王陛下请看,三个月前起,这水庭的灵兽体内含有大量违禁药材,都是些为了激发灵兽斗志的兴奋药材,这种药材对可以在短时期促使灵兽兴奋起来,可是副作用极大,待药效过后,灵兽会显得倦怠毫无斗志,渐渐地灵兽灵气耗尽,逃不过归西的命运……这些药物对灵兽来说就是慢性毒药!而这些药剂是在权族明文禁止的,为何会出现在灵兽斗场和水庭的灵兽血液中呢?”

    此话一出,福晟爵爷惊怔双眼,他越发心虚发怵了起来,当初自己为了赢比赛,确实用了些见不到人的手段,而这丫头是怎么知道的?

    他当然不知道,那一头玲珑熊猫七王可不是俗物,但凡进了他嘴巴里的东西,都可以长时间保鲜,那一日曹云飞撞见七王跳进水中,出来时浑身是灵兽的血液就不难理解了——

    那是七王奉命行事,为武玄月去采集水庭灵兽中的鲜血标本……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