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老公要的太频繁了烦,想和喜欢的人融为一体

2021-05-18 09:23:4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龙七感觉,他说话貌似很有罗南的那个范儿。或许这样更合适合与其交流,他就看到罗南微微点头。

受到鼓励,龙七信口胡柴也好,大胆推测也罢,嘴巴愈发停不下来:

“我

   龙七感觉,他说话貌似很有罗南的那个范儿。或许这样更合适合与其交流,他就看到罗南微微点头。

    受到鼓励,龙七信口胡柴也好,大胆推测也罢,嘴巴愈发停不下来:

    “我这就有点儿明白了。平常环境中,这些‘碎片’的存在模式太高端,就像一辆跑车穿越到原始社会,无论没有加油充电的地方,也只能趴窝——对它们来讲,就是不具备‘调制’能力。            

    “这样一来,寄生就成为普遍现象。它们需要用这种方式,引导宿主复现进化路上有关键作用的‘拇指’元素。可要在虚弱状态下,彻底改变宿主的基因序列也不容易,很多都半途走样,变成了千奇百怪的玩意儿……”

    说到这里,龙七心里头莫名发沉,有一种思绪突然从脑际、心头抹过,如同深海中飘荡的暗影。

    他愣了愣神,后面的话就没续上。

    此时罗南开口,倒像是为他补充了:“也是这些‘碎片’,一旦碰到这种刻意为之的高能环境,就会大幅激发活性,以至于不用再寄人篱下,可以直接调整生存状态,少走弯路,尝试更快捷的复原。”

    罗南屈伸手指,开始做更现实的推理:“唔,按照这个思路,完全可以察看一下,能力者之间有过激烈的、长时间冲突的环境……嗯,最好是超凡种级别的战场。

    “在他们独特而高效的干涉图景、超凡领域作用下,越是这样的地方,越可能制造出非常活跃的畸变种群。未必多么厉害,毕竟没有持续的供给,但很有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取得更快捷的进化结果,也更贴近它们的本来样貌。”

    龙七眨眨眼:“好像有所指。”

    直播间里已经有人在响应了:

    “西伯利亚:你直接报我身份证得了。”

    “我打赌是中南火山群。”

    “哈城没有人提名吗?密契尊主封印地狱之门啊!”

    “锡城:难兄难弟加上我。”

    “所以海洋畸变种升格,就是因为当年追杀尼克场面太大?”

    “现在这片海域,可是真死过超凡种的哦!”

    “说话,宫启副秘书长埋骨之地在哪儿?”

    最近这些年,超凡种之间的战斗才有几场?几乎瞬间就被观众们扒了皮。

    可能也有些心理诱导的作用,很多人就把这些区域的一些棘手畸变种,还有一些麻烦事件,报菜名似地统统凑上来,一副“终于发现罪魁祸首”的架势。

    罗南却没有纠缠于细节,很流畅地做了个跳转,伸出第二根手指:“持续与渊区发生作用的‘固化’或‘半固化’构形,照理说也是一个高能辐射源,特别是持续下沉到物质层面的话。各大教团内部不知道有没有这方面的研究。”

    这个话题就很敏感了,直播间里的弹幕数量明显回落。

    罗南仍然跳荡思路:“另外,还有个看上去最经济的路线,有那份能力的‘碎片’,应该特别喜欢寄生在有一定实力的能力者体内,可以享受更加稳定的高能环境,默默吸取储备能量,有朝一日,破壳而出……”

    “喂!”

    龙七失声叫出来,心中本来模糊的阴影思绪,突然就被罗南冷酷的推

    理复现,一时毛骨悚然。

    直播间的观众,亦复如是。

    罗南是个管杀不管埋的主儿,思路到哪儿讲到哪儿。眼下他觉得考虑差不多了,视线就转向了其他方向:“目前这个环境下,有的倒是可以验证一番。”

    他视线的指向,正是刚刚宋总闯进又逃出的冷藏柜裂口处。

    此时,崔大和徐二还在轮流压制进击的“虫群”。脚下有明显的“灰烬”,算是扑杀的战果。

    可是,从直播间画面里,却能看到,那“灰烬”之中,正放射出若隐若现的“菌丝”,挂在两人脚边、胫甲之上,如同编织的蛛网。

    有的甚至已经重新进入到了冷藏柜内部去。

    两人竟懵然不觉。

    龙七“咝”了一声:“所以,并没有造成实质杀伤是吗?”

    “只是他们以为的杀伤,不是杀伤而已。”

    罗南又看了眼龙七:“你拿‘虫群’作为形容,也不为错。所有的这些,是载具,也是感官,到目前为止,并不确定有它们没有一个群体意识。但从现在的情况可以确认,它们之间的信息流通,应该是非常便利的——这有助于群体意识、至少是群体系统机制的形成。”

    龙七还是不太习惯在别人打生打死的时候,对其评头论足:“不准备控制一下吗?”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啊?”

    “我在考虑这个问题:目前的高能环境,对于这些‘畸变基因’来说,应该是很安逸的。它们无需寄生,单凭自己,就可以吸取经过调制的能量,不断生长发育。”

    “呵呵,这个要问您这位设计师啊。”

    “我的意思是,如果这个环境突然变得贫瘠起来,会怎么样呢?”

    龙七摊手:老子不动脑了,你能怎样?

    罗南的视线转向了在旁边默默观察的文慧兰:

    “文女士,你认为呢?”

    文慧兰貌似很认真地思考了一番,最终还是微笑摇头,表示想不出来。

    “谦虚了。”罗南笑了笑,“我觉得,像文女士这样,需要时刻调理大型组织、海量人员的经理人,应该会别有心得的。”

    “不敢当。”文慧兰姿态更低,却终究没有说出个一二三来。

    罗南也不强迫她:“这样吧,我们可以试试,调低对这处实验场的能量支持。”

    “实验场?”龙七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怎么了?”

    “啊,没错,就是实验场。”

    龙七撇撇嘴,再往冷藏柜裂口处去看,当然也不忘结合直播画面。刚做了一轮对比,他下意识“哎”了声:

    “在往回退!”

    通过直播画面能够很清楚地看到,覆盖在崔大、徐二身上的“菌丝”,以非常明显的幅度往回收,快速退回到冷藏柜裂口以内、光线照射不到的区域。

    看宋总那里,感觉更明显了。

    之前还在蓬勃生长的“菌丝”直接就枯萎蜷缩,好像丧失了一切活力。那些挣扎蠕动的“虫尸”也没了动静,不知道是不是又进入到假死状态。

    “挺灵敏吧,这个你可比不上。”罗南等于是承认

    ,他又动了手脚。

    龙七咧咧嘴,手指间搓了又搓,感应中格式之火的活性增减,真的没有太大差别。这就真是感知结构上的差异了——如果罗南不是故意逗他的话。

    “后面会发生什么?”

    龙七刚问出口,冷藏柜裂口处,徐二就发声:“虫群退了!”

    不,你们什么都不知道!

    龙七在心底吐了口槽,也想借机调整一下思路。但还没等他真正理清头绪,忽然就听到徐二闷哼一声。

    与此同步,徐二那披挂了外骨骼以及多个挂载模块,重量几近一吨的身躯,整个地向后飞……

    “啪”的一声,如同炸开的气泡,徐二整个人就那么消失在大家眼前,半空中只能够看到四面飞溅的破碎金属零件……还有就是冷藏柜里姗姗来迟的撕裂音障的爆响。

    整个货舱都似在震动,已经不那么规整的货柜更是跳荡摩擦,一时间嘈杂混乱,对人们的感知形成强烈干扰。

    不过,有经验的人还是能够判断出,在那瞬间,主要的爆音是很紧促的两声——大约是有相当分量的物体打破音障、又撞击激波的过程。

    直到这个时候,崔大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但不影响他更早一步展现出良好的战斗素养:

    都不带回头看的,一个低头侧翻,躲开了冷藏柜裂口处的危险位置,同步还架起了防御盾,格式之火加持其上,给予强化,另加持了教团内部手段,这才吼了一声:

    “锡元!”

    大概是徐二的名字吧,理所当然没有回应。

    崔大这时再回头,看到身后竟然完全没有徐锡元的身影,不可避免受惊——这是直接打飞、打碎了吗?

    崔大有短暂的恍惚,而这时候,恐怖的冲击力和对应的危机感应同步降临,有预警却根本没给他反应的空间,转眼突破了盾牌防御上限,防御盾四分五裂。

    也亏得崔大多做了一层准备,致命的打击力量,触发了教团“神圣置换”的机制。

    周边相对狭小区域内,空气反常粘稠,出现了截然不同的“密度”乃至“规则”,以至于以绝高速度力量抽打过来的“致命武器”,在这一刹那露了行迹。

    “是触手!”

    龙七先给它安了个相似的概念。

    骤然减缓的“武器”,终于能够被人们的眼睛捕捉。看上去粗若常人前臂,柔韧无骨,半透明状,好像还有绒毛根须,以及前端吸盘式的结构。

    确实与章鱼、水母之类海洋生物的触手相似。

    只看前端这一截,很难估计出这只“章鱼”或“水母”的种属或体积……反正小不了,而且这种超音速抽击,力量高度集束,落谁身上,都不会好受。

    崔大最终还是被抽飞,外骨骼有明显变形。

    “神圣置换”的效用,还不足以支撑一场过于激烈的战斗。特别是没有组队,也没有祭司加持的情况下。

    不过,崔大还是借着些许缓冲,在这瞬间,做出反制。

    “嗵嗵嗵”连续三枚高爆榴弹,从冷藏柜裂口处送入。几乎毫无缓冲,火光和杀伤性碎片,又从柜体的裂口中迸射出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