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让她整夜尖叫,宝贝我想你了我的都大了

2021-05-18 09:25:4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闭嘴,你是觉得闹得还不够吗?”

南昊来回走着,被余曼琴哭丧似的声音气的只咬牙,狠狠的骂道。

余曼琴抹了一把眼睛,继续轻声抽泣着。

&ldqu

 “闭嘴,你是觉得闹得还不够吗?”

    南昊来回走着,被余曼琴哭丧似的声音气的只咬牙,狠狠的骂道。

    余曼琴抹了一把眼睛,继续轻声抽泣着。          

    “可恶,竟然被南珏全部知道了。”

    她淬了一口唾沫,懊悔的道。

    “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你到好,非弄得满城皆知,如今倒好,阿珏也知道了他的身世,这能怪谁?”

    南昊摊手,真恨不得掐死余曼琴,眼看着南珏和秦笙关系越来越好,没想到关键时候竟然让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我哪里知道,他会突然回来。”

    余曼琴自知理屈,她一心想着请求南溪的原谅,根本不知道南珏会突然返回。

    “哼,联姻的事情,全都被你毁了,我所有的计划,也全都被你毁了。”

    南昊怒声不甘的道了一句,离开了南溪的房间,留下此刻已经后悔莫及的余曼琴。

    ――――――――――

    帝都酒店,顶层。

    南珏站在阳台上,两指间夹着一根香烟,已经快要燃尽,白色的烟气围绕在南珏的身边。

    鼻子上架着的眼睛已然不见,眼睛里是一条条血丝,无数的情绪在里面涌动。

    他轻呼出一口气,将手里的香烟捻掉,第一次,他的眼中出现了无助的表情。

    “南总,您没事吧?”

    南珏的助理张宇一直站在南珏的身后,忍不住关心的道。

    自从回来之后,南总就一直站在阳台上,处着冷风,不停的的在吸烟。

    印象中南总很冷静,睿智,他做什么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可是,这次他却慌乱的不像他自己。

    关上车门之前,他依稀听到一些南总的家事,突然觉得有些悲凉。

    “张宇,你有没有尝过家不是家的滋味?”

    南珏又点燃了一支烟,俯视着底下的一切。

    他的语气很淡,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随口一问。

    张宇张张嘴,却又马上闭上,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他的家庭很美满,四口之家,他有一双疼爱他的父母,还有一个对他极好姐姐。

    因为是老幺,又是男孩,所以他从小就是在万千宠爱之中长大的,如今,又身任高层,他几乎没有遭受过任何坎坷。

    可是,这一切他怎么能对南总说,只会增加他的痛苦。

    “一定没有,对吗?”

    南珏自嘲的一笑,替张宇回答了那个问题。

    他真是个傻子。

    张宇眉头一紧,上前一步:“南总,其实二少爷还是关心您的。”

    南珏轻弹烟头的手指一顿,想到今日南溪说的话,他一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世,他说不想失去自己这个哥哥。

    他了解南溪,他从不骗自己。

    可是那又怎样,他为他付出了这么多,如今为了他,还要搭上自己的幸福。

    原来,他一直都是被人利用的棋子。

    那他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

    “张宇,去调查二十九年年前的冬天,南家发生了什么事,不论大小,不管用什么办法,一点都不要漏掉。”

    他握紧了拳头,声音如刺骨的寒冰。

    “是,南总。”

    “唉,我听说南家大少爷根本不是南夫人的亲生儿子,是南先生的私生子。”

    “不可能吧,南夫人对南少爷那么好。”

    “怎么不可能了,只不过是你看到的假象,南夫人其实对南大少爷一点也不好。”

    童沁出来散步,整好就听见几个下人在嚼舌根子。

    南珏不是余曼琴亲生儿子?

    “小月,你在瞎说什么呢?”

    童沁皱着眉头走过去,不满的责怪道,这件事若是被其它有心人听到了,先不论是真是假,总是会引起一阵风波,搞不好,还会惹起不必要的麻烦。

    小月见是童沁,也不害怕,小姐脾气是极好的,对她们也是像姐妹一样。

    只是委屈的嘟了嘟嘴:“小姐你别不信,我姨就在南家干活,她昨天亲耳听到的,南家二少爷和南夫人吵得很凶呢,而且南大少爷回来拿东西就不小心全部听见了,包括他的身世,南家上下好多人都知道的。”

    童沁一阵惊愕,心里泛起万千汹涌。

    “小姐,你不是有和南大少爷联姻的想法吗,我劝你还是想清楚。”

    小月拉着童沁的手,关心的道。

    “小月,还有你们,这件事以后不许再提,要是有人问起,只说什么都不知道,听到了没有。”

    童沁指着眼前的人,严厉的道。

    “知道了。”

    小月几人见童沁这么严肃,不由得有些害怕,赶紧应道。

    童沁摆摆手,让她们全部下去。

    南珏竟然是南昊的私生子,童沁感觉头都大了。

    “哥,你回来一趟,我有事情和你商量。”

    秦逸接到童沁的电话,半路又驱车回了家。

    “怎么了,阿笙?”

    秦逸放下外套,他才刚出去,就急着将他叫了回来。

    “哥,我听到一个消息。”

    童沁倒了一杯茶放到秦逸的面前,眼神有些凝重。

    “什么消息?”

    秦逸看的童沁眼底的凝重,不由得也有些紧张起来,抿了口茶,轻声问道。

    “南珏,是南昊的私生子。”

    “你说什么?”

    秦逸手一顿,再次看向童沁,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童沁无奈一笑,她就知道大哥会和自己一样不相信,把刚刚听到的全部和秦逸复述了一遍。

    “这么说来,南珏也是一直被蒙在鼓里的。”

    秦逸轻轻一笑,将茶杯里的茶一饮而尽,淡淡的道。

    “嗯,不过南珏在南家似乎过的并不是很好,而且,他有表示过,他并不想联姻,想来也是被余曼琴逼得。”

    童沁倒是点点头,把心里想的全部说了出来。

    南珏,她第一次见到他,是从国外刚回来,听南溪谈起过,南珏很早就被送到了国外,几乎没人照顾,如此看来,南家对他,真的是很不好。

    “这些事情不用我们操心,自然是有人要烦透的,那个余曼琴此刻一定是后悔莫及的,只是,更后悔的还在后面。”

    秦逸眼中满是笑意,闪过一丝光芒。

    南珏之所以甘心被利用不过是因为他一直把南家当成自己的家,把南溪当成自己的亲弟弟,想拥有心里缺少的那份温暖。

    南珏之所以甘心被利用不过是因为他一直把南家当成自己的家,把南溪当成自己的亲弟弟,想拥有心里缺少的那份温暖。

    只是余曼琴不知道,现在的南珏不必往日,他早就拥有了自己的事业,只是还没有显于人世罢了。

    “唉。”

    童沁满含情绪的一叹,一瞬间她觉得南珏真的挺可怜的。

    他有父亲,可是父亲不爱,只是把他当成工具。

    秦逸看见童沁多愁善感的样子,唇角微勾,拍了拍童沁的头。

    “干嘛叹气?”

    童沁微微抬起头:“只是感觉人生一直在变。”

    “其实我很想知道,南珏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为什么会丢下他一个人在南家?”

    半晌,秦逸突然又道,问出了一个生在心头的问题。

    童沁也跟着疑问,心中却是突然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临海市机场。

    “霍西亭,我的祖宗,你终于回来了。”

    沈阳宸慵懒的倚在车子上,看见霍西亭的身影,急忙迎上去要拥抱。

    霍西亭眉心轻厥,将身后的程磊拉在了自己的前面,自己则绕道走过去。

    “沈,沈先生,麻烦你的手、手放开,我,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程磊被沈阳宸搂的太紧,脖子以上全都红了起来,手里两边的拿着行李,只能费力的开口。

    “怎么是你啊?”

    沈阳宸听见声音,感觉不太对,一看竟然是程磊,捶了他胸口一下,埋怨得道了一句,闷闷不乐。

    程磊被沈阳宸捶了一下,虽然力气不重,但是他手上两边都拎着行李,差点一个不稳,摔倒在地上

    沈先生欢迎人的方式真是特别,还有尚总,每次都拿他当挡箭牌。

    好事不找他,坏事尽找他。

    好歹也给涨点工资啊,那至少也给个年终奖。

    只是,这一切,都是白日做梦。

    因为霍少爷做这一切,只觉得是理所应当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