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边做菜边摸边爱爱好爽,开着水的水管放进

2021-05-18 09:28:1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随着琥珀的一巴掌下去,正在不断从莫迪尔身上升腾消散的灰白色沙尘立刻得到了肉眼可见的控制,开始飞快地聚拢回归到老法师体内,然而琥珀的脸色却一点都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比刚才

 随着琥珀的一巴掌下去,正在不断从莫迪尔身上升腾消散的灰白色沙尘立刻得到了肉眼可见的控制,开始飞快地聚拢回归到老法师体内,然而琥珀的脸色却一点都没有放松下来,反而比刚才还要严肃紧张——她收回手之后盯着莫迪尔看了半天,才终于开口打破沉默:“这大概只能控制一阵子……”

    “我知道,”莫迪尔表情复杂地笑了笑,将双手放到眼前看着,“我能感觉到……随着脑海中的一部分记忆‘松动’,我终于感觉到了……琥珀小姐,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琥珀张了张嘴,饶是以她那大大咧咧的性格,这时候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过于直白的问题,但高文此刻走了过来,他拍拍琥珀的肩膀让她暂时退开,随后看着莫迪尔的眼睛:“我不瞒你……从凡人的正常生命形式来看,你不可能还活着,你的身体和灵魂都只剩下一半,但有一股力量在维持着你的生机……”          

    “夜女士?”莫迪尔微微皱了皱眉,若有所思地说道,“是我在‘梦境’中看到的那位神祇?”

    高文与琥珀同时点了点头,莫迪尔便释然一笑:“哦,这不难猜。”

    “我得再提醒你一下啊,”看到老法师脸上如此淡然的笑容,琥珀反倒比他还紧张起来,“你现在的情况可不太妙,虽然原理不明,但你的记忆状态显然和你的灵魂、身体都息息相关,现在你回忆起了理论上不该记得的事情,这导致维持你半身的暗影沙尘正处于非常不稳定的状态,它们正在尝试返回夜女士的神国——你现在这条命就是依靠这些暗影沙尘在维持,这些沙子离开之后你可就……”

    “我还能活多久?”莫迪尔打断了琥珀的话,一脸平静地问道。

    “……不好说,”琥珀实话实说,“如果没有我帮你暂时稳定状态,那大概十天半个月你就到极限了,但即便我帮你暂时稳定了状态,你顶多也就能再坚持个一两年——我实话实说啊,你身上的暗影沙尘直接源自暗影神国,跟我召唤的那种‘高仿品’完全不一样,我虽然能稍微控制一下,但也只是‘稍微控制’,现在这些沙子铁了心要回到‘那一边’,我能给你拖一拖已经了不得了。”

    “……一两年么……”莫迪尔定定地听着琥珀所讲的冰冷事实,脸上终究还是忍不住浮现出一丝遗憾,“说真的,确实有些突然,但我相信你已经尽力了,琥珀小姐——这剩下的时间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我得好好规划规划……好好规划规划。”

    “先祖,您……”一旁的维多利亚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似乎是想要搀扶眼前这仍然处于虚弱状态的老人,然而莫迪尔却先一步对她摆了摆手,随后转向木屋中的那道花藤,老法师定定地看了许久,才终于轻声打破沉默:“抱歉……我辜负了你们的期待。”

    小木屋中一时间陷入了沉寂,但就在这时,高文却突然想起了之前琥珀从夜女士神国中带回的情报,想到了那本名为“维尔德”的神秘之书以及那本书中写满每一页的“小心哨兵”,他心中一动,隐隐约约把握到了某些事情的关键:“不,莫迪尔,虽然情况可能偏离了最初的计划,但精灵双子交给你的警告却不一定完全没发挥作用,它没有送到世人眼前,但可能送到了另一个至关重要的‘人’手上。”

    “另一个至关重要的‘人’手上?”一旁的卡迈尔好奇地问道,“您的意思是……”

    “我从刚才就在想,哨兵失去控制已经有千年之久,逆潮的污染在起航者遗产之间蔓延的则比那还早,这股危险的力量有如此长的时间可以慢慢筹划毁灭我们的世界,可我们的世界却直到今天仍然‘健在’……那个失控的哨兵进入现实世界之后蛰伏了非常长的时间才开始慢慢展开活动,你们不觉得这不正常么?”高文一边思索一边沉声说道,“在这所有事情中有一段很关键的时间,那就是从六百年前莫迪尔进入逆潮之塔直到他失踪的这一段……”

    琥珀慢慢反应过来:“在这段时间里,逆潮的本体挣脱了高塔的控制,莫迪尔见到了被困在‘哨兵母港’的精灵双子,再然后,精灵双子的警告‘阴差阳错’到了夜女士那里,逆潮的本体则始终不曾进入现实世界——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情报,祂似乎正在进攻夜女士的王座……”

    “是的,那个疑似逆潮本体的怪物在进攻夜女士的王座,那么或许还有一个解释……其实祂也是被困在了那里,”高文看着琥珀的眼睛,心中仿佛感到又有一些原本模糊不清的线索正在逐渐变得清晰,“受到逆潮污染的哨兵,以及逆潮的本体,如果这两者同时侵入我们的现实世界,后果绝对不堪设想,那或许才是真正的灾难开端,而且我认为这很可能正是哨兵一开始要做的事情——

    “在挣脱自己的任务指令之后,它做的第一件事很可能就是释放被高塔所封印的‘逆潮’,考虑到它是被逆潮所污染,这可能性非常之高,同时这也解释了北方那座高塔中的深蓝裂隙是怎么回事,而它的目标很可能就是在现实世界与逆潮的本体汇合……但这个计划显然未能成功。”

    “但这都是你的猜测。”琥珀突然在一旁说道。

    这鹅的眼神此刻竟然有一些犀利。

    “是推测,”高文沉声说道,“精灵双子的示警送到了夜女士那边,而几乎在同一时期,逆潮的本体从高塔中脱困——虽然我们之前推测逆潮本身就会尝试去污染离群索居的夜女士,但也不能排除另一个可能:夜女士会主动采取手段来响应‘小心哨兵’的警告,并尝试将哨兵的污染源禁锢下来——作为一个古老的神祇,她所知道的秘密可能远超我们想象,她可能知道当年龙族所做的事情,知道逆潮,知道哨兵,那么她为此采取行动就很有可能……”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微微叹了口气:“当然,我们确实没办法去证实这一切,现在我们只能大胆假设这样一个事实:在过去的大约六百年里,得到警告的夜女士拖住了逆潮的行动,为我们的世界争取了六百年的时间……直到今天。如果事实果真如此,那么精灵双子和莫迪尔所做的努力绝非白费,我们这个世界已经因他们的行动幸存了下来,至少幸存到了今日。”

    莫迪尔一直在旁边默默地听着,事实上他只能听懂高文与琥珀所讨论的一部分事情,他那些失落的记忆中有半数仍然渺然无踪,而剩下的内容也大多是一些粗浅的印象,但高文所讲的话仍然让这位老法师心中好受了一点,他露出一个复杂的笑容,嗓音低缓:“虽然我还是不记得当年具体的事情,但只要这对精灵姐妹的努力没有白费,我心里就好过多了……”

    “她们的努力当然不会白费,只不过我现在很担心一个问题……孤军奋战的夜女士到底还能拖延多久,”高文微微摇了摇头,“她与逆潮的战斗看起来正陷入僵局,但在我们的现实世界,失控的哨兵似乎已经开始采取行动,它借着蕾尔娜和菲尔娜的复制体躯壳,在刚铎废土中秘密活动至今,而我们囤积在宏伟之墙下的兵力仍然不足以直接打穿那片广袤的污染区……现在我们甚至没办法确认那帮邪教徒正在干什么。”

    “根据您刚才的推测,如果哨兵真的在六百年前通过制造深蓝裂隙释放了逆潮的本体,那么它应该很了解这颗星球的‘深蓝网道’——毕竟它拥有起航者留下的先进知识,”一旁的卡迈尔突然开口了,他身上的奥术光辉起伏不定,显示着这位古代奥术大师正在进行非常快速的思考,“而这正对应着我们之前关于‘深蓝网道内正发生异常浪涌’的推测……”

    卡迈尔的话进一步将这一段时间以来浮现出的诸多线索连接到了一起,也让小屋中的众人进一步窥见到了迷雾重重背后的真相轮廓,高文下意识地陷入了沉思,但就在他刚刚思考到一半的时候,一阵巨翼鼓动空气的声音以及一阵降落时的冲击震动突然从外面传进来,打断了他和其他人的思绪。

    下一秒,他便听到沉重的脚步声靠近小屋,梅丽塔·珀尼亚化为龙形之后低沉威严的声音也随之从门外传来:“高文!你快出来看看!我在天上看到了一些东西!”

    小屋中人下意识地看向门口方向,紧接着他们便注意到从门口洒进来的灯光一下子黯淡下去——庞大的阴影靠近了,一个硕大的龙头探着脑袋想要钻到门框里,这当然钻不进去,所以很快门口的龙吻便转移开来,紧接着换成了一只巨大的眼睛,那眼睛咕噜噜地朝小屋里扫视着,梅丽塔中气十足的声音则从附近的窗户外面传来:“高文!你们在里面么?我看不清楚。”

    这一幕简直和吟游诗人们描述的那些“巨龙恐怖故事”一模一样,果然艺术来源于现实。

    高文飞快地朝着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大声回应着:“我在我在,你别嚷嚷了,我们所有人的耳朵都快被你震聋了!你到底发现了什么?”

    卡迈尔跟着高文向屋外飘去,一边飘一边随口嘀咕着:“我没有耳朵……”

    梅丽塔的脑袋终于从小屋门口收了回去,她以一个很别扭的姿势压低身子,一边小碎步往后退一边看着正从屋里走出来的高文等人,脸上的表情显得异常严肃(当然,从她如今的面孔上要分辨出表情并不容易):“我看到了其他的港口,以及港口上的……其他飞船!你们过去亲眼看看吧,那景象可不一般!”

    “其他港口?!其他飞船?!”听到梅丽塔的话,高文瞬间就微微睁大了眼睛,同时感到一股寒意正从周围袭来,但很快他便从梅丽塔的眼神中意识到情况恐怕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于是飞快地向着蓝龙小姐垂落下来的翅膀走去,“带我去看看——其他人暂且在下面等着。琥珀你也留下,莫迪尔刚稳定下来,这地方环境诡异,你注意着他的状态。”

    留下这句话,他便已经乘上了梅丽塔宽阔的脊背,下一秒,巨龙腾空而起。

    “母港”惊人的规模意味着它同时拥有着一套规模惊人的防护屏障,在这座几乎如同一片人工大陆般的巨构建筑上空,能量护盾所构成的穹顶对于哪怕像巨龙这般庞大的生物而言也是一片足够任意飞翔的“天空”,梅丽塔不必像在飞船上那般低空飞行,而是直接拔高高度向着天空那片穹顶飞去,与此同时,她低沉的嗓音也传入了高文耳中:“刚才我出去之后想要从高空观察一下附近的地势,便飞得稍远了一些,于是就看到了之前飞船降落时不曾看到过的情况。”

    一边说着,她微微调整了一下飞行的方向,于是下方那片广袤的钢铁大地便在高文的视线中向着一旁倾斜过去,而远方的风景也渐渐映入了他的眼中。

    “飞船之前降落时的角度正好导致我们的视线被轮回巨树的树冠遮挡,所以我们没能看到远方的情况,”梅丽塔继续说道,“但是现在……你看看吧,情况一目了然。”

    高文站了起来,走到梅丽塔的肩胛骨旁,极目远眺。

    他看到了“大陆”边缘的另外一座港口,那港口被不知名的力量撕得粉碎,狰狞扭曲的钢铁残骸仿佛爆裂的伤口般延伸至黑暗深处,而在港口附近的虚空之中,则漂浮着被击毁的另一艘飞船——尽管它已经彻底断为三节,但其残留的主体轮廓仍然很好辨认,显然与高文等人来时所乘坐的飞船一模一样!

    高文睁大了眼睛,随后抬起视线向着更远处望去——在他视线的尽头,是另外一座被撕裂的港口,以及被摧毁的飞船。

    “除了我们所乘坐的那艘飞船之外,所有的船和船台都被击毁了,”梅丽塔说道,“虽然距离很远,但这些船和港口的规模都很大,离很远就能看到它们的情况。我们脚下这片‘母港’的形状大致像是一朵六边形的雪花,每一个‘角’上原本应该都有一艘船以及对应的停泊点……但现在已经只剩下一艘了。”

    “谁干的?难道是来自外部的袭击?”高文下意识问道。

    “是内战。”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