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我的男老师插我|被迫沦为玩物的美妇

2021-05-18 09:30:3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乐同学对着龟甲琢磨来琢磨去,怎么也想不通黄老杂毛从哪得到的龟甲和竹简,也想不通他为什么又转手。

龟甲也被称为“龙骨”,很早以前用作药材。

老杂毛手

  乐同学对着龟甲琢磨来琢磨去,怎么也想不通黄老杂毛从哪得到的龟甲和竹简,也想不通他为什么又转手。

    龟甲也被称为“龙骨”,很早以前用作药材。

    老杂毛手里有龟甲,她也可以理解为他想按照从乐家抢去的药方配某些药要用到龙骨从而暗中收购龟甲。          

    有可能配药失败,他将余下的龟甲暗中转手了,也说得过去。

    为什么他会有竹简和绢帛?

    要是来一卷或十几片完整且有字的竹简,还可以理解为他也知道竹简的价值,从而想方设法得到竹简再贩卖从中获利。

    但,竹简是残缺的,绢帛也仅有一点残存块,究竟有什么秘密,才值得老杂毛贪墨或买卖?

    还有,为什么文物贩子还准备不惜铤而走险,试图把竹简绢帛龟甲走私到国外去贩卖?

    想来想去,乐同学只能想到可能是东西出土的地方意义非凡,文物具有极大的历史意义和研究价值。

    以龟甲竹简的现况来论,推测出土时间约四十年左右,纵观E省与重C市以及周边省市的各种重大考古挖掘,并没有能与之对得上号的遗址或古墓。

    不知道东西来自哪里,也就难以弄明白黄老杂毛的收藏和贩卖龟甲竹简的目的。

    琢磨了良久,乐小同学放弃揣摩老杂毛的心思,动手画了一只龟,在龟背上依自己的推测而分别标字,并在旁写了详细的说明书。

    自己欣赏了自己的杰作,超级满意,她果然是无所不能聪明绝顶的小仙女一枚!

    自己绘的完整的龟甲图不宜公示于众,乐同学在图纸上盖了印章,将它收起来放箱子内暂存。

    目前不能让图纸出现于人眼,将来或许有一天它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面世。

    搞定了非正业的杂事,小萝莉又一心一意的绘图纸,忙到将近六点,收工,将书案上的物品收拾好,进灶厨间做晚饭。

    乐善每天下午跟着帅哥们疯,玩到六点后才尽兴而归。

    玩了半天,出了几身汗,乐善带着一身味儿,迈着小短腿跑回东院,先去厨房找姐姐刷脸。

    他跑至餐厅外看到歪椅子上坐着瞌睡的某位帅叔叔,特别体贴,放轻了脚步,爬过两道门槛进了灶厨间抱姐姐的大腿。

    弟弟学习时刻苦用功,玩耍时也玩得投入,实现了访学习时好好学习该玩耍时好好玩耍的宗旨,乐韵自然开心,抱起弟弟举高高、转圈圈。

    亲亲抱抱举高高,一样都不少。

    乐善找姐姐撒娇一阵,心满意足,自己回卧室找出换洗的衣服去了澡,洗干净衣服晾起来,又晃着小短腿溜进餐厅。

    灶厨间温度高,容易让人出汗,他洗了澡,不再进灶厨间玩,搬个小鼓凳坐在门口陪着姐姐。

    乐小同学给弟弟和燕吃货做了三菜一汤,做好了端到餐厅的餐桌摆放好,再将自己的长高汤也盛了一钵端上桌。

    乐善帮着拿了碗筷摆放好,乖乖上座。

    摆好了餐,小萝莉才去叫燕吃货,她的叫醒服务简单粗暴——一巴掌按他头上,将他的脑袋当不倒翁摇了摇。

    在小萝莉的地盘上,燕行毫无心理压力,睡得很沉,脑袋被人摇晃了两下,他才惊醒,一个骨碌跳了起来。

    跳起来时,人也完全醒了。

    看到小萝莉的脸,他惊得朝后一退差点撞上椅子,结结巴巴地问:“小……小萝莉,有……有事?”

    “天黑了,起来吃饭。”乐韵没好气地瞪眼,燕某人半个下午都没醒,睡得像只死猪似的,也不怕被人下黑手抹了脖子。

    “哎。”巨大的惊喜冲击着心灵,燕行眉开眼笑,一下子挺直了腰杆儿,整个人容光焕发。

    乐小同学没管他了,转身走到餐桌旁坐下,给弟弟盛鱼头汤。

    乐善自己装饭。

    燕行不用人再催,飞一般地跑去灶厨间打水洗了手抹了把脸,再溜回餐厅在挨着小乐善的位置坐下,自己给自己装了一碗满满的米饭。

    菰米和稻米混合蒸出来的米饭,非常香。

    他看了看小萝莉,饭菜都放在他和小乐善面前,她自己面前只有一钵汤,那只斗彩白瓷盖碗大钵盛着的汤有如冰种的白翡翠,晶莹透剔,看着像是一钵果冻。

    那汤的味道,香味掩盖住了其他菜色的香味。

    不用问也知汤必定是神奇的汤。

    小萝莉用斗彩白瓷碗装了一汤,白玉似的左手端着碗,右手执着一只小勺子,盛了汤,慢慢品饮。

    姐姐开动了,乐善也捧起汤碗先喝了小半碗汤,再夹菜吃饭。

    燕行直勾勾地盯着小萝莉看她喝了好几勺汤,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埋头吃饭,他很想知道小萝莉在喝什么汤,可他不敢问。

    晚饭菜有虫草鱼头汤,凉拌莲藕片,翡翠豆腐和荷叶竹筒鸡。

    乐善吃了两个小半碗饭,两个小半碗的汤,然后,其他的菜全进了燕行的肚子。

    燕少和小乐善吃完了饭,乐同学的一钵汤也喝得差不多了。

    燕大少机灵的收拾了自己和小乐善用过的餐具,搬去灶厨间刷洗干净,然后坐在一旁围观小萝莉喝汤。

    乐小同学一边喝汤一边流汗,喝完了一钵再去盛汤,一碗接一碗的接着喝,一连喝了五钵汤,药汤也终于被清光

    当她喝完汤,衣服也被汗湿透,她拎了一药汤去了浴室泡药浴、针灸。

    姐姐要药浴,乐善取了电筒,迈着小短腿回了琅嬛殿,坐在中堂的罗汉榻上抄书练字做作业。

    乐善去了上房,小萝莉去泡药浴,燕行没好意思赖东院,拎着自己的背包回了西院自己的客房休息。

    乐小同学做了针灸,泡完药浴洗好了衣服晾着,回上房中堂陪弟弟,她在罗汉榻前放了张小书几,伏案绘图纸或者写东西。

    晚上九点的时候,小萝莉去厨房将一些药材放进药鼎里加了灵泉水浸泡,再回中堂,十一点准点睡觉,凌晨一点起来煲长高汤。

    乐善也按时作息,早晨五点起床练煅体术和打坐,再练习一阵剑术和练功,然后去吃饭,姐姐喝完汤要药浴,他饭后去晨读。

    小萝莉早上喝松鸡长高汤,晚上用鱼煲得长高汤,喝完汤针灸药浴,之后再监教弟弟习剑术。

    燕大少挺想在乐园呆几天,可他有自己的工作,吃了早饭就回了驻地抓紧时间天整理资料。

    他原本想自己跑趟E省,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因为临时有加急任务,他于第二天又带队秘密离京。

    乐同学每天雷打不动的喝长高药,然而,哪怕她每天像牛喝水的灌下大量药汤,骨骼毫无变化,有变化的是她的头发!

    第一天没啥变化,从第二天起头发就明显增长了,最初一天一夜长了约三厘米,第三天第四天起每一天一夜能长近6公分长。

    连喝了四天的长高药,骨骼没有丁点的变化,乐小同学心情郁闷,第五天傍晚请了宣少主进东院“议事”,请他喝了一碗超有营养的长高汤。

    小萝莉熬的药又苦又涩又辣,但比最好的灵茶灵气浓郁十几倍,宣少仅只喝了一碗汤就饱了,整个人也似着了火,汗出如雨,他冲到院子里席地坐下打坐练功。

    乐小同学边喝汤边观察宣少,喝完汤去药浴,做完针灸,又坐在东厢走廊的美人凳上研究宣少的骨骼变化。

    她自己喝了长高汤药的效果跟喝普通的汤没啥两样,除了会冒汗和长头发,对骨骼没任何效果。

    而宣少只喝了一碗药,却是立竿见影,强大的药效不仅让他的骨骼更年青,还令骨骼变得更细密更坚固。

    宣少打坐了一夜,小萝莉便观察了一个通宵。

    宣少的身体吸收了约六分之五的药力,骨骼获得了新生之力,相当于二十岁的青年人那样的骨龄。

    更气人的是,他一夜之间长高了五厘米还有多。

    观察了增高长药在宣少身上的临床反应,乐小同学整个人都麻木了。

    天破晓时分,宣少也终于完成修炼,他站起来活动时全身关节像爆豆子的“卡巴卡巴”的爆响。

    待他稍稍活动了一下,感觉有一道炽热的视线盯着自己,转身,就见小萝莉坐在廊下盯着自己,那眼神幽幽的,似怨似恨,让人看着心颤。

    宣少的心肝儿颤了颤,蹿到台阶下,与小萝莉隔空对望,好奇地问:“小美女,你在看啥?”

    “你一夜之间长了五公分。”乐韵瞅着秀清雅的宣少,嫉妒之心如海一样深。

    “啥,我长高了?”宣少跳了起来,想看衣袖,因为穿着短袖看不出来什么,低头看裤子长度。

    果然,裤脚缩水了一截。

    前看后看看了几遍,宣少激动得跳了起来:“哇,好神奇啊,小美女,你熬的是药汤哟,这药效简直立竿见影。”

    他以前身高一米七九,是修真家族后起之秀中最矮的一个,后来托小萝莉之福来了乐园经常吃药膳,又长了一点,大约1.796米。

    昨晚只喝了一碗汤,竟又长了五公分,也一举突破了一米八的大关。

    那碗药汤简直就是神药哟。

    他还想再来三大碗。

    再干三大碗,他也能从身高辗杀燕少嘞。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