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我的男老师插我*被迫沦为玩物的美妇

2021-05-18 09:36:3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邓神秀盯着被拉得老长的晶幕,心里好几万匹草泥马腾过,老子就问个异鸢花信息,招谁惹谁了,这帮混账。

滴滴,忽地,他的星名闪动了,意念催开,“倔强的萝卜”发来私信:阁

  邓神秀盯着被拉得老长的晶幕,心里好几万匹草泥马腾过,老子就问个异鸢花信息,招谁惹谁了,这帮混账。

    滴滴,忽地,他的星名闪动了,意念催开,“倔强的萝卜”发来私信:阁下要异鸢花,正好我知道哪里有,但我要六个星耀值。

    邓神秀:可以,但仅限两淮地区,远了不行。          

    异鸢花不是什么奇花异草,他犯不着来回上千里地折腾。

    倔强的萝卜:巧了,此花就在淮东。

    邓神秀:我不知你所说真假,你可有异鸢花的相关资料。

    等不多时,“倔强的萝卜”便将异鸢花的资料发了过来。

    邓神秀终于明白,为何他要晋升青铜段位,后台会发布这样的任务。

    异鸢花花期很短,不过个把月。

    但整个花期内,异鸢花的异变很多,后台发送这样的任务,多半是想收集关于异鸢花花期变化的全部资料。

    异鸢花的花期虽短,但周期也不长。

    从败到开,中间也不过间隔半个月。

    邓神秀回复:同意交易,发地点吧。

    倔强的萝卜:屈家岭左岭十三峰山顶,这两日先别去,再过五天左右,应该就到花期了。

    邓神秀意念催动,六枚星耀值消失。

    六枚星值才消失,邓神秀惊讶地发现他星耀值一裂为二,一个依旧是一百二十三,一个则是一百一十七。

    稍稍思索,邓神秀弄明白这两个数值的意义。

    一百二十三是总积攒的星耀值,这个数值应该就是进阶的凭据数值。

    换言之,他获得晋升青铜段位的资格,必定是因为这个积攒的总星耀值触线。

    而一百一十七则是实时数值,这个数值的变动,并不影响总积攒的数值。

    弄清这一点后,他长舒一口气。

    一直以来,他执着于收集星耀值,冲击青铜段位。

    但根本目的还是想在论坛上,找到关于如何冲破锁窍的资讯。

    一直以来,他没敢发帖,便是担心消耗了星耀值,影响了段位晋升,现在他放心了。

    现在,他的全部目光都放到了资源板块。

    那个地方沉淀了大量的资讯,只要晋升到青铜段位,开启资源板块,应该就能破解隐窍被锁的谜团了。

    论坛上交易就是这样,简单明快。

    他的星耀值才衰减,“倔强的萝卜”就有了回应,随即下线。

    邓神秀不担心倔强的萝卜弄假,论坛上就那些人,虽有也有互黑的,但总体来说,都是注重自己形象的。

    一旦有不守信用的风评传出,对整个星名在至善宫论坛生存的打击,是无比巨大的。

    吃完最后一个包子,邓神秀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

    宅家的快乐,他初领略。

    一晃三天过去了,邓神秀终于出门了。

    “倔强的萝卜”说花期还要五天,他可不敢真等到了花期才过去。

    左岭距离汉阳有两百多里,寻常健马赶过去,是个苦差事,届时马累他也累。

    念头一转,他又想到了谭明的照夜狮子马。

    出门买了两包点心一壶酒,他去造访谭府。

    他的到来,令谭明很是意外。

    原来这一阵,邓神秀一直宅家,深居简出,连邻居都不知道他在家,更遑论谭明。

    谭明拉着邓神秀聊了一会儿,便要请他赴宴,说李主薄的小儿百日,既然撞上了,无论如何得赏这个脸。

    邓神秀最怕这个,所以才一直神隐。

    谭明话音方落,他起身就走,直接绕到后院的马厩,牵出照夜狮子马翻身而上,冲追过来的谭明一抱拳,“多谢谭老师借马。”

    轻轻用脚勾动马腹,照夜狮子马纵身一跃,竟从丈许高的围墙跃了出去。

    前次,邓神秀连夜驱驰百里赶赴名玉山庄杀人,骑的就是照夜狮子马,一人一马算是老相识。

    兼之谭明终日忙于公务,照夜狮子马虽是宝驹,只辱于奴隶之手,终日饱食,很是憋屈。

    反倒是跟着邓神秀驰骋,让它好不快活。

    这回邓神秀再来,照夜狮子马心中骚然,等邓神秀翻身上马,照夜狮子马连主人的口哨声也不管了,翻墙而出。

    一路风驰电掣,将将到正午,头戴斗笠的邓神秀上了左岭十三峰。

    照夜狮子马的确神骏,登山如履平地,路遇虎狼,也敢咆哮亮蹄。

    一路攀到半山腰,再往上,山路断绝,绝壁倚天,前行无路,邓神秀只好下马,放照夜狮子马自己在山间溜达。

    欢喜得照夜狮子马扬脖嘶鸣,四蹄翻飞,撞入山林,仿佛他本来就该生活在此间,而不是马厩。

    送走照夜狮子马,邓神秀轻身而上。

    眼下他修为已高,借力用力的本事精妙,足下急点,不管是山石还是树枝,都能轻松借力,助他升腾。

    不过二十余息,邓神秀攀上十三峰峰顶,一番寻觅后,发现异鸢花踪迹。

    一株大槐树下,几丛枯黄的花骨朵委顿余地,仿佛折断的纸鸢,看不到任何生机。

    “莫非还没到生长期?”

    邓神秀暗暗揣度,“可这玩意儿实在不像还活着。”

    忽地,他眉峰一凝,挥手一撒,一柄银亮匕首电闪射空,嗖地一下,一只巨大的青羽虎头鹰摔在地上。

    咔嚓一声,一块巨大的水晶屏落地碎裂。

    邓神秀正凝神探查,忽地,西北方有了动静儿。

    他腾空而起,跃上古槐树梢,凌空飞度,竟在树海顶峰踏行起来。

    数十息后,他追上一个疾驰的头戴斗笠的青衣人。

    见得邓神秀迫近,青衣人忽然止步,噗通一下,转身跪倒在地,“前辈饶命,前辈饶命,我也是被逼的,以后再也不敢了……”

    邓神秀挥手射出一道劲气,掀翻他的斗笠,露出个圆乎乎的脸来,年约二十八九,满面惶恐,一双漆黑的眼珠子在眶里乱转着。

    “你是倔强的萝卜?”

    邓神秀用沙哑的声音说道。

    他的准备工作做得相当充分,除了斗笠,变声,一双手也用手套罩住。

    “是,是我,前辈饶命,看在大家同出一脉,看在大梵神的面子上,前辈饶过我这次吧……”

    “你说你是被逼的,谁逼的你?”

    “我,我也不知道啊……”

    啪,一道劲气射出,“倔强的萝卜”耳边坠下一缕黑发被削断。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