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结婚发现老公太大了怎么办|体罚白袜男生羞刑

2021-05-18 09:43:2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一开始刘兴明也觉得袁宗第说的有道理,毕竟这场大战不论是对准噶尔还是大明都是十分关键的。

所以双方都会慎之又慎。

理所当然的,作为攻城的一方,准噶尔军队会更

   一开始刘兴明也觉得袁宗第说的有道理,毕竟这场大战不论是对准噶尔还是大明都是十分关键的。

    所以双方都会慎之又慎。

    理所当然的,作为攻城的一方,准噶尔军队会更加谨慎一些。        

    所以僧格在大军抵达乌尔城外后并没有立下下令攻城也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一连几天准噶尔军队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举动,只是在那里叫阵叫骂,这就有些让人不能理解了。

    再怎么说打仗也是靠一口气,一直不敢打算怎么一回事,难道说僧格不知道士气的重要性吗?

    刘兴明把他的想法第一时间给袁宗第说了,袁宗第仔细一想也觉得这件事不太正常。

    一般而言,事出反常必有妖。

    看来准噶尔人是准备使阴狠的了。

    但是敌在暗,我在明。

    袁宗第一时又想不出太好的办法针对,直是有些伤脑筋。

    “袁世伯,要不这样吧,我们派出斥候侦查,寻找准噶尔蛮子的蛛丝马迹。”

    “嗯,为今之计也只能这样了。不过斥候派出的人数不能太多,不然肯定会引起准噶尔蛮子的注意。还有一点也很重要,绝对不能打开城门,只能趁着夜色把斥候们放进竹篮,然后顺着城墙缒下城去。”

    袁宗第说的很认真,刘兴明自然也是听到了耳里。

    非常时刻谨慎起见没有任何的问题,他十分赞同袁宗第的意见。

    “侄儿也是这样想的,若是世伯放心的话,这件事就交给侄儿去办好了。侄儿一定不会让世伯失望的。”

    刘兴明毫不犹豫的说道。

    “嗯,那就辛苦你了,一定要小心,决不能再让准噶尔蛮子有可乘之机了。”

    ...

    ...

    僧格的分兵策略其实是早就制定好的,只不过一直瞒着巴图姆尔等人。

    这倒不是僧格不信任巴图姆尔,是因为直到做那场梦前他都没有最后下定决心。

    也就是说分兵只是一个备选方案,最终决定这么做还是因为那场梦。

    僧格并不想真刀真枪的和李定国统率的明军硬刚。

    道理嘛其实也很简单。

    毕竟李定国是战神,而僧格此前也是见识过李定国的战斗力的。

    双方如果摆开架势正面硬干,僧格确实觉得自己的胜算不大。

    这种情况下避其锋芒就是最好的选择。

    决定之后既然就要贯彻执行。

    巴图姆尔作为如今僧格最信任的臣子,自然肩负起了这个重任。

    准噶尔其实并不缺少勇猛的将士,缺的只是有谋略的统帅。

    在这点上,巴图姆尔的能力还是够用的。

    他第一时间制定好了具体的分兵方案,在得到了僧格的首肯后立即投入实施。

    他自己和僧格自然是不可能分开的,所以这支军队也是实力最强大的一支。另有两支从东西双向分出,只留下了两万人叫阵。

    只是这些叫阵的士兵并没有支撑多久。

    在意识到情况不对后,明军立即点燃了狼烟向友军示警。

    这说明有特殊情况发生,友军必须要保持警惕,后方随时有可能遭到敌袭。

    烽火狼烟接连传递,最后终于传递到了原叶尔羌王都。

    李定国随后也接到了急报,数处城池都遭到了准噶尔进攻,而不仅仅是乌尔城一处。

    这等于是从侧面印证了狼烟示警的准确性。

    “晋王殿下,看来准噶尔蛮子还是有两下的。本来以为他们是一根筋,但现在看来他们还是蛮狡猾的。”

    李定国一边捋着胡须,一边仔细沉思,并没有作答。

    “速速派遣军队增援这几处地方,一定不能让准噶尔人钻了空子。”

    李定国的反应还是很迅速的,这种时候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

    ...

    西域的时间跟中原相比,似乎长了很多。

    白天亮的早,晚上黑的晚。

    这一天甚至能够多出几个时辰来。

    初来西域的时候郝摇旗还不是很适应,经常天还亮着就开始打瞌睡。

    那个时候贺珍总是取笑他,说他是犯了富贵病。

    郝摇旗哪里受过这种挤兑,虽然说他和贺珍是多年交情的老兄弟,还是狠狠的回击了一番。

    但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郝摇旗渐渐的已经适应了西域的时间。

    李定国命令他们驻守赫米尔城,他们也在第一时间抵达。

    相较于乌尔城,赫米尔城的位置更偏一些,甚至已经到了西南。

    本以为准噶尔人不会率先攻打,可谁知这几日接连有斥候来报,说在距离赫米尔城不远的位置发现了准噶尔人的踪迹。

    一时间贺珍警惕了起来,郝摇旗闻讯却是兴奋不已。

    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打过这种大规模的仗了,此番准噶尔人自己送上门来,自然是极好的。

    “嘿嘿,老贺啊,要我说咱们也别守城了,直接率部杀出去就是了。”

    “那可不行。来之前你可是跟我保证,绝不浪战!我这才同意和你一起驻守赫米尔城。你可不能出尔反尔啊。”

    贺珍见郝摇旗想要反悔,本能的缩了缩脖子。

    郝摇旗是什么性格他还能不知道吗。

    这厮天不怕地不怕,要真是由着他的性子乱来,那可真就是有的受了。

    关键是他们现在不仅仅是代表着自己的利益,更是代表着整个明军的利益。

    赫米尔城的位置虽说是偏了一些,但实际上也是十分重要的。

    若是他们出城寻求主动战斗,却给了准噶尔人机会,那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如今西域的战局是整体的一盘棋,任何棋盘上棋子的变化都可能会对棋局造成影响。

    这种情况下自然不能太自私。

    “嘿嘿,我就那么一说,瞧把你给紧张的。”

    郝摇旗双手一摊道:“我就是逗逗你,没想到你真的上道了。无趣,无趣啊。”

    “其实我都能猜到准噶尔蛮子脑子里想的是什么,他们大概是想分兵吧。这样总有一处能够占到优势,只要那一处占到优势,他们就会第一时间发出信号。如此一来其余各处的兵力就会立即向那处转移,随即就会形成合兵。所以准噶尔人分兵的目的就是合兵,你说是也不是?”

    “嘶。”

    贺珍闻言倒抽一口凉气。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