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白洁1~178在线阅读*一夜残欢小说

2021-05-18 11:08:2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这是准备打架了。

陈牧从小武的手里把铁锨接过来,准备战斗。

陈牧并没打算出手,他们人多势众,根本轮不到他出手。

而且,他来是赶狼的,不是来杀狼的。

 这是准备打架了。

    陈牧从小武的手里把铁锨接过来,准备战斗。

    陈牧并没打算出手,他们人多势众,根本轮不到他出手。          

    而且,他来是赶狼的,不是来杀狼的。

    他一出手,随便一个铁锨下去,就凭他的手劲儿,这些狼肯定活不了。

    胡小二转了转头,看了身后的大军一眼,兄弟们顿时都走上前去,和他并排站在了一起,把陈牧和小武丢在了后头。

    大花二花三花和野骆驼们,体型庞大,站成一行非常状况,气势很足。

    在胡小二的脑袋上,野鸭子本来应该是野狼最理想的晚餐,可这时候却扑楞着翅膀狐假虎威,展现出一副我能打十个的样子。

    旺财它们五只和老狗站野骆驼的前排,也排成了一行。

    五只小狗崽子很凶狠,毕竟打出生开始就没吃过亏。

    它们一直吃得好,一只只长得油光蹭亮的,平时在林场里驰骋呼啸,除了胡小二一家子,没有不受它们欺负的。

    现在遇上这些野狼,小狗崽子们一点也不怵,同样放低身体,放直尾巴,龇牙咧嘴做出想要扑上去的样子来。

    只有老狗还是和平时一样,憨憨的站在那里,不过它对尾巴也不动,身体绷得直直的。

    全员准备战斗!

    野狼只有六只,而野骆驼这一方,骆驼数超过三十,狗有六只,再加上装逼的野鸭子,“人”数是对方的六倍有多。

    更不用说陈牧和小武这两个压阵的了。

    眼看着一触即发,可让人没想到的是,那头站在最前面的公狼突然站直起来,看了看它们巢穴的方向,然后径自转身跑了回去。

    一下子,所有野狼都停了下来,警惕的慢慢后退。

    野骆驼群在胡小二的带领下,则向前逼近。

    野狼退一步,骆驼们就前进一步,双方就这么相持着往狼群巢穴方向移动过去。

    那头公狼首领跑回到巢穴前,在洞口徘徊了一阵,也不进去,只冲着里面“呜呜”的叫了起来。

    洞里的狼也“呜呜”的低鸣两声作为回应,并没有出来。

    随即,野狼们被逼到到了洞口前。

    公狼只能返身回来,和其他野狼一起,就这么守在洞口前,面对敌人。

    它们已经退无可退。

    但是也不走。

    看来是准备死守了。

    “先停一停。”

    陈牧过去拍了拍憨批的脑袋,让它停下。

    他知道洞里有狼,看狼群的架势,似乎和洞里的那只狼有关系。

    陈牧只想把狼群赶走,没想和狼群硬刚,所以眼前的情况,不太符合他的预期。

    他召唤出地图,又看了看洞里那只狼的情况。

    发现它还是趴在洞里,看起来更蔫了。

    “这是什么个情况?”

    陈牧嘀咕着,继续观察。

    之前没看仔细,这时候仔细一看,发现狼肚子里居然有点鼓鼓的,虽然不明显,但却和其他的狼不一样。

    这是头母狼……

    陈牧很快看出来了,母狼正在生产,所以动不了。

    这也是为什么狼群准备死守的原因。

    这么一来,“赶狼计划”就不能继续了。

    陈牧弄清楚情况以后,过去拍了拍胡小二的脑袋:“走吧走吧,今天就算了,人家家里正生孩子呢。”

    说完,他又招呼了五只小狗子崽子和老狗一声,然后转身离开。

    胡小二停在那里没动。

    它半耷拉着眼睛看着狼群,嘴巴嚅来嚅去,似乎有点不甘心。

    也容易理解,毕竟被咬的是它的女人,它还没报到仇呢。

    陈牧转过头,催促道:“走吧走吧,回去给你加奶,今天就算了,人家的家里还有只母狼在生孩子呢。”

    也不知道是听见了“加奶”,还是因为真的想通了,胡小二这才转过身来,跟上了陈牧。

    它一退,其他野骆驼也跟着退了。

    一大家子就这么转身离开,乱糟糟的扬起一堆尘土,让洞口前的狼群一边吃土,一边发呆。

    陈牧和小武坐上电瓶车,原路返回。

    小武忍不住问:“老板,你怎么知道山洞里有母狼正在生孩子。”

    陈牧怔了一怔。

    才想起自己有点莽撞了,没考虑到这一点。

    不过小武也不是外人,陈牧不准备解释那么多,直接拿老板的身份压制:“你问那么多干嘛,我跟于教授学了这么多天,还不知道现在是野狼的交配繁殖期吗?反正我就是知道,你也别问了。”

    小武挠了挠头,挺不好意思的。

    感觉自家老板这话儿说得理直气壮的,让他一时间很为自己的见识短浅而感到羞愧。

    带着远征大军回家以后,陈牧很豪横的给骆驼们都加了一餐奶,又给小狗崽子和老狗加了顿狗粮,连带一直呱噪的野鸭子都得到了一顿鱼鲜,他这才回到办公室里坐着。

    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他忍不住又把地图召唤出来,去监看狼窝的情况。

    这时候,狼窝外头,狼群们的警戒都解除了。

    野狼东一只西一只的呆着,趴在地上,显得很惫懒。

    陈牧之前听于教授说过,被小看这个样子的野狼,他们看样子懒洋洋的,可其实分散在巢穴旁边放哨,周围但凡有点风吹草动,它们立即就能警醒。

    至于那头公狼首领,则继续守在洞口。

    它没有进入山洞,只在洞口徘徊,时不时还趴下来休息一下,可过不了多大一会儿又冲着山洞低鸣、徘徊,显然很为母狼担心。

    不过不管怎么样,公狼都不会进洞,只在外面呆着。

    山洞里面,母狼的情况变得更糟糕了,身体蔫得不行,连脑袋都抬不起来,只能整个儿伏在地上,喘着气,发出呜呜的轻鸣,非常痛苦

    它的肚子还鼓着,里面的小狼出不来,母狼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生产,显然这就是难产,快死了。

    陈牧之前听于教授说过,狼群和骆驼群不一样。

    骆驼群里,一般情况下只有一头成年公骆驼,那头成年公骆驼是所有母骆驼的丈夫。

    也就是说,一头公骆驼霸占所有母骆驼,日子过得不要太爽。

    而狼群不一样,公狼有着固定的母狼伴侣,洞里的母狼显然就是公狼首领的伴侣。

    母狼肚子里的孩子,也是公狼的孩子。

    而且,母狼生产的时候,公狼不能接近。

    甚至于母狼生出孩子以后,也是不允许公狼接近的。

    公狼如果接近尚在襁褓的小狼,母狼甚至会和公狼拼命,发怒撕咬。

    也正因为这样的习性,公狼一直守在山洞外,不敢进入。

    而母狼,这时候正在死去。

    陈牧看着母狼死去的情形,感觉有点同情、可怜,不过他没办法做什么,只能看着。

    这或许就是大自然的残酷,这一刻终于赤裸裸的展现在了他的眼前。

    陈牧一直留意着母狼,甚至从办公室离开回到家,他还一直时不时往地图里看一眼。

    终于——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母狼咽气了。

    公狼似乎也发现母狼的气息消失,所以终于走进洞里。

    其他的野狼,则躲在另外一边的隔壁缝隙里,静静的呆着。

    公狼进洞以后,在母狼的身边转悠了几圈,东嗅嗅、西闻闻,发出几声带着点悲情意味的鸣叫,然后就趴在了地上,静静的和母狼的尸体呆在一起。

    这情形,真的感人。

    至少陈牧看了,挺有感的,只觉得比那些狗血言情剧好看多了。

    讲真,陈牧很好奇公狼接下来会怎么做,这绝对是一些有关于狼的纪录片里没有的,大概就算想问于教授,于教授也不会知道。

    所以,他继续留意着公狼的情况。

    公狼就这么和母狼呆了大半夜,到了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它才终于站起来了。

    它碰了一下母狼的尸体,母狼还是没动,感觉上狼尸都已经有点僵硬了,公狼大概真正接受了妻子离世的事实。

    它用鼻子嗅闻了几下后,突然一口咬住母狼的尸体,就往洞外拖去。

    陈牧错愕不已,不知道公狼会干什么。

    很快的,公狼把母狼拖到了洞外,吃力的拖到距离山洞很远的地方,这才放下了。

    “啊呜……”

    公狼对着天,长啸起来。

    那高高扬起的头,映衬着戈壁滩周围的荒凉夜色,以及天上的月亮,真的很有画面感。

    长啸过后——

    公狼用爪子碰了碰母狼,似乎是小心翼翼的让母狼“躺”好,然后它才慢慢的转身,小跑着离开了。

    “这就完了?”

    陈牧看着公狼离开的背影,心里挺感慨的。

    他正想退出地图界面,可就在这时候,突然发现母狼的肚子底下,居然动了动,尽管很轻微,可他却看得清清楚楚。

    “嗯?”

    陈牧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惊的。

    “你干什么?”

    和他睡在一张床上的,是挺着大肚子的女医生。

    女医生的肚子越来越大了,晚上需要人照顾,所以陪她睡的不是陈牧就是维族姑娘,今天轮到陈牧了。

    陈牧这么突然一惊一乍的坐起来,刚好女医生刚因为艰难转身醒了过来,所以一下子就察觉到了。

    “没有,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陈牧连忙挠了挠头,又安慰女医生:“对不起,对不起,吓到你了吧?没事,你睡,你睡,别管我。”

    “嗯,是什么着急的事儿啊,大半夜的还能把你吓成这样!”

    女医生摸了摸他的脸:“别老这么着急,我们现在公司都这个规模了,出什么事情都有转圜的余地,我们慢慢来,别着急。”

    “我没事,不着急,你好好睡觉。”

    陈牧忍不住有点好笑,女医生怀孕以后,越来越贤良淑德了,让他根本没办法把她和第一次见面时那个化着烟熏妆的姑娘联系起来。

    想了想,他从床上起来,说道:“你继续睡,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啊?”

    女医生有点讶异,不过也没多问,点点头:“好,你快点回来,有什么事情最好明天再做。”

    “我知道了!”

    陈牧穿好衣服,亲了一下女医生,径自往外走。

    想想那母狼,再想想自己家的婆娘,陈牧倒是多少有点共情的。

    母狼的肚子里,似乎有狼崽子,还没死。

    有些事情,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去试一试。

    出门的时候,陈牧拿了把刀,坐上电瓶车就想走。

    可没想到刚按钮启动电瓶车,老狗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跳上了电瓶车的副驾驶座。

    “你也要去?”

    陈牧摸了莫老狗的脑袋,笑着问。

    老狗晃了晃尾巴。

    “好,带上你去。”

    陈牧二话不说,开车就朝着戈壁滩去了。

    电瓶车的速度不算快,不过胜在安静,且走在荒漠上也比较平稳,比拖拉机好多了。

    有地图之路,相当于有gps指路。

    陈牧很快、也很准确的来到了母狼尸体的所在地。

    母狼还在那里,一动不动。

    周围,静悄悄的,只有风声。

    母狼身上没伤,估计一时半会还引不来那些食腐的动物。

    陈牧走过去,摸了摸母狼,已经开始有点僵了。

    然后,他又摸了摸母狼的肚子,那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就好像之前从地图看到的微动,似乎是错觉。

    “这么久了,就算刚才还活着……现在可能也死了。”

    陈牧沉吟着。

    他还有另外一个手段,就在地图界面上……不过他不确定能不能把“母子”都救活过来。

    之前经过那次三十亿生机值的升级,他得到了一个新功能,就是地图界面上的那个写着“命”字的金色按钮。

    得到这个新功能以后,陈牧看过功能说明以后,当场惊呼“大招”,惊得嘴巴都合不拢。

    按照地图给的说明,这个“命”字按钮选择使用以后,他可以在地图范围内,用最少五亿生机值的起步价,来救一条命。

    这条命必须是非自然死亡的,死了不能超过两个时辰。

    感觉上,这就是成神成圣才会有的“生死人、肉白骨”一样的手段。

    陈牧当时看到这个功能的说明时,的确是震惊的,觉得花了三十亿生机值升级后的新功能,果然牛逼。

    而且,地图每一次的升级都不负他望,变得越发的牛逼轰轰起来。

    不过很快的,他渐渐从震惊的状态下冷静了下来,再仔细想想这个功能,又有了很鸡肋的感觉。

    像这样的手段,他绝对不敢用的。

    如果放在古代,科学不发达,这样的手段或许能够用来忽悠人,让他成为那谁谁和谁谁谁谁一样的人。

    可是放到现代,你说你敢用它来救谁?

    就算再亲近的人,真用这个功能去救命,救活了以后怎么解释?

    解释清楚吧,自己的秘密就曝光了,解释不清楚吧,难保人家不会有什么别的想法……万一泄露出去,怎么办?

    陈牧仔细琢磨之后,觉得这个功能怎么看都是个麻烦,感觉一旦用了,就等于为自己开启了“切片”的入口。

    而且,有了这玩意儿,自己救不救人都很难受啊,简直就是一种对人性的拷问。

    所以,有了这个功能以后,陈牧一直选择无视,就当是没这事儿。

    现在遇到母狼的尸体和尸体里面的小狼,他突然发现,自己或许可以用这头母狼来试试这个新功能,毕竟用在动物身上是不怕的。

    反正周围没人,自己显圣一下也没什么关系,至少能知道知道新功能的效果嘛。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