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装睡让我滑进她的身体|我在车上干了她

2021-05-18 11:17:36【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这帮人一定有问题!”

朗星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自己作为当局者或许有偏颇之见,但沈清应该不会看错的。

一定得把这三个人给揪出来并扒开他们的皮,不能把

 “这帮人一定有问题!”

    朗星在心里给自己打着气,自己作为当局者或许有偏颇之见,但沈清应该不会看错的。

    一定得把这三个人给揪出来并扒开他们的皮,不能把这事交给苏婉去处置,自己既然要保护苏婉就该担起这个责任,哪怕惹来苏婉的误解也在所不惜!          

    坚定了想法后,朗星开始以另一种心态来对待这件事了,此前他是不想直接杀掉天情的,现在他觉得只要有机会就该干掉这小子,杀错就杀错了。

    难说朗星此刻的心态是假公济私更多些,还是勇于担当更多些,一旦牵涉到了自己心仪的女子,恐怕就没有几个人能保持平和的心态了,当初寻易剑指拂星凝而不发,那或许就已经是真爱的极致了。

    搜索到第三天,小云朵再次发出警示,朗星立即全神戒备了起来,随后就发现了那名潇洒飘逸的老者从东南方飞了过来。

    这就对了!朗星在心中暗自说了一句,让这老头来杀自己就符合他对这些人的猜测了,所以在见到这个老头时,朗星是很高兴的。

    “你居然还敢跑到这边来,真是个不知死的东西,看在天情的面子上我不杀你,赶快给我滚吧。”老者看似是一副偶然撞到朗星的样子,一脸厌恶的说完后掉头就要走开。

    若不是坚定过一次信念,朗星也许就会被对方这姿态给弄迷惑了,即便如此他仍不免有些困惑,这老东西看起来就是想驱赶自己,而不是来杀自己的,这帮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东西!小爷就是来找你算账的!”朗星一边喝骂一边催动出了那杆红色的长枪,对这老头他是不必有任何客气的,先亮出这杆长枪一个作用是当诱饵,另一个作用是让对方低估自己的实力。

    老者停住身形,站在距朗星六七千丈远的地方面露怒容道:“你想找死?”

    朗星慢慢飞过去,故意作出一脸不屑道:“你上次说我不知天高地厚对吧?小爷今天就让你明白明白咱们俩谁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

    “就凭你这杆破枪?”老者轻蔑而笑,然后明若夜星的双眼中闪出寒色道:“若不是看在天情的面子上,老夫今天一定会断了你的修途,滚!”

    这最后一声厉喝如炸雷般在朗星体内炸响,不但双耳嗡嗡作响,连气府、脑海都生出了巨震,运转的灵力更是为之一滞,这还是他见机得早及时催动起了熠光,若没有熠光的保护,这声蕴含修为的断喝估计能直接把他震成重伤。

    老者明显的怔了一下,他万没料到朗星竟然能抗住他的这声断喝,熠光这件等级颇高的防御灵宝也引得他目光一凝,他觉得自己此前对这小子的估计已经够高了,还怕这声断喝会把这小子伤得太重呢,不成想这小子远比他估计的还要邪门。

    朗星虽被震得不轻,但还没到发懵的地步,这多亏了熠光的保护,高手对决争的就是毫厘,老者只那么一怔间,朗星身前的长枪就化作一道红光朝他射了过了来。

    “哼!”老者伸指对着长枪打出了一道法诀,还有闲暇发出了一声冷哼,他压根没把这件袭来的灵宝放在眼里。

    朗星此时心中是充满了惊骇的,他一直认为这老头是个元婴后期修士,可刚才的那声断喝让他感悟到对方极有可能是个化羽修士,他与十多个化羽修士打过交道,能分辨出化羽修士与元婴修士在法力上的那种差别。

    若能早一点知道对方是个化羽修士,朗星肯定是不敢跟人家动手的,可现在熠光已经暴露了,自己的实力也暴露了,对方估计是不会再轻易放自己走了,他没有退路了。

    老者的冷哼声刚刚响起,天地就在刹那间被紫色霞光照出了一片肃杀,紫日剑紧随着长枪朝老者飞去!

    老者的两道白眉挑了起来,在紫光的照耀下,他的面容依然是平静的,但眼神却有了疑惑之色,能催动一件防御灵宝,两件攻击灵宝,看来这小子的修为至少也是元婴后期圆满境界了,自己果然是低估了他,可这么一个千岁左右的小修士怎么可能修炼到这般地步呢?

    紫日剑虽威力不俗,但也不足以伤到他,他准备把这两件灵宝都收下,当然还有那件防御灵宝,至于如何处置这小子就得等搜完魂之后再说了。

    正当他用一道细如蚕丝的金光缠住了紫日剑时,心中突生警兆,眼见着向他冲过来的朗星又发出了一道暗绿色的光芒,他能看清那是一柄包裹在暗绿色光华中的一柄长剑,这柄剑所蕴含的威力令他感到了极度的危险。

    此时红色的长枪已经被收去了,紫日剑刚被金光缚住,半点动弹不得。

    制服这两件灵宝对老者来讲不算什么,可他看得出来要想对付这第三件灵宝就没那么容易了,此刻紫日剑距他不足三十丈,一旦撤手就要冒着被衔尾而击的危险了,在这么近的距离内即便是他的身法恐怕也未必能快过这件上品灵宝,虽然被这件宝物击中不至于给他造成太大的伤害,可那滋味肯定不会好受。

    水霆剑的速度容不得他多作思量,最终还是选择了硬碰硬的去挡这一剑,他凝聚起修为左手狠狠的向前一抓,空中平白闪出了一片五彩斑斓的光影,那片光影外面包裹着一层白茫茫的粉尘样的东西,这让里面的五彩斑斓光影看起来朦胧而虚幻,急飞的水霆剑一下子就射在了上面,那层屏障厚约寸许,水霆剑的剑尖扎了进去却未能穿透。

    老者的面容出现了扭曲,他已经使出了最强的防御手段,这一手是只有具备化羽修为才能施展出来的凝虚为实,那些粉尘样的东西虽还算不上真的实质之物,但能作到这一步的化羽修士并不算多。

    “玉蕴仙彩”——这可说是他的一项拿手法术了,但他的这项拿手本领却令他陷入了不妙的境地,这柄剑挡是挡住了,但天霆之灵却带着玄水之灵发起了令他毛骨悚然的反击,那道屏障的五彩斑斓之色被暗绿色的天雷之光击得凌乱飘摇,眼看就要崩散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