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阿肥阿下不来床|被要求戴着蝴蝶散步

2021-05-18 16:19:5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尽管天地环境虽然宽松了许多,但还是比不得盛世之时。

更何况,孕育混沌宝物本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所以,巫拙想要凑齐自己所需的宝物,绝对不是朝夕之功,比前八次要难上

尽管天地环境虽然宽松了许多,但还是比不得盛世之时。

    更何况,孕育混沌宝物本就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所以,巫拙想要凑齐自己所需的宝物,绝对不是朝夕之功,比前八次要难上太多了。        

    巫拙倒是不着急,甚至会在混沌宝物附近等候,待得宝物成熟。

    同时,巫拙也在继续明悟大道。

    塑出另一个自我后,巫拙变得不同,再也没有踏入过远古战场。

    他依旧不需要,以开辟道统的方式,来提升大道阶别。

    站在他的角度,道存于天地间,无处不是道。

    随着时间的流逝。

    巫拙身上,终于扩散出了大道波动,尽管隐而不发,依旧让附近的神灵,心头震颤了起来。

    道则受损,并未让巫拙失去对万道的领悟。

    不提主品和宗品。

    光是时间和命运,巫拙明显就领悟到,极为高深的地步了。

    巫拙和祖神不同。

    万道的呈现不再是大道烙印,而是以体内那八颗心脏为引,在体内流窜着,有开天辟地的气机在弥漫,隐隐要呈现出混沌的模样。

    “身化混沌!”

    “体内将要形成一个大世界!”

    一尊丘煌神捕捉到这个细节,顿时瞳孔剧烈收缩。

    关于巫拙,是否化为主宰,终于有了定论。

    巫拙真的接触到那个领域了。

    或许第九次积累,便可让对方冲入进去,成为混沌有史以来,第二个通过修行,凌驾万道之上的存在!

    萧叶的传承,真的在巫拙身上发扬光大了。

    消息传开。

    幸存的生灵,自然喜悦无比。

    巫拙越强,他们的希望也就越大。

    轰!

    这个时候,天地惊颤了起来,有大道之光粉碎长空,横跨了一个大禁天,凝聚出一个战字,径直飘到巫拙面前,引得举世哗然。

    能推动道光横跨大禁天的,在盛世之中,也没几尊先天神灵能做到。

    很快,各路生灵就知道,那代表了什么。

    太穹,对巫拙送来了战书。

    生死战,定在一千万年后!

    巫拙已经恢复过来,太穹,等不了了!

    “我会去。”

    巫拙手掌一探,那凝练无边气势的‘战’字,被他击散。

    巫拙神色平静,对生死战依旧不在意。

    他还在采摘混沌宝物,并且屡屡眺望中央神庭的方向。

    那里也复苏了。

    他所需要的先天混宝,只能从那里获取。

    不过。

    这一来一回,需要多年,他没有急着动身。

    随着时间的流逝。

    一股极度压抑的气氛,在混沌中席卷了开来。

    当世的先天神灵,明显察觉到,远古神灵们曾出现的区域,正在暴动。

    “那些远古神灵的大人,被这场生死战惊动了吗?”

    有人皱眉低语,很是不解。

    时至如今。

    没有人认为巫拙,会死在太穹手中。

    远古神灵们一方动静频发,难道意味着,生死战还有某种变故不成?

    他们自然不明白。

    远古神灵们,忧心的并非生死战,而是一旦决出生死后,萧叶和宙天的对峙,就会被彻底打破。

    两大齐天领域者,以岁月进行的较量,将要结束了。

    “小师弟!”

    这一天,巫拙才刚刚抵达南霆大禁天,便有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

    “程闻师兄?”

    见到一位以天道之光为袍的青年,出现在面前,巫拙微微一愣,旋即惊喜迎了上去。

    自混沌成为旧土后。

    远古神灵们纷纷避世,已经多年没有出现了。

    他也曾担心,怕远古神灵们因为天道轮回的镇压,也出现了损伤。

    而眼前的程闻,倒是无碍,只是神情有些疲惫。

    “真是没有料到,你会达到这个境地。”

    “若现在动手的话,我也没有把握赢你了。”

    程闻望着巫拙,神情感慨。

    当初。

    巫拙只剩下了一缕残念,多少神灵在设法救治,他同样黯然神伤。

    因为那种伤,连主宰都束手无策。

    他一度认为,萧叶要输了。

    不过巫拙却熬了下来,做到了复生。

    “不论如何,你依旧我敬重的师兄。”程闻的评价,让巫族憨厚一笑。

    他对于地位,对于名利,从不在意,只是一心求道。

    “你应该知道,你和巫拙的较量,代表着什么吧?”程闻正色道。

    “我明白。”

    巫拙点了点头,神色凝重了起来。

    当初,他从远古神灵口中,就听到一些秘闻。

    再加上他修为渐深,所见所闻,都涉及到混沌更深层次的秘密,自然不难猜出。

    “全力以赴,不要再留情。”

    “届时,我等都会观战。”

    程闻沉声道,只留下这番话,便已飘然而去。

    他此次现身,更多的还是为了,近身一探巫拙,结果令他很满意。

    “不要再留情……”

    巫拙喃喃道,脸上露出了一丝苦笑。

    他能感受到,程闻身上背负巨大压力。

    天道本就残酷,在演化之中,不知出现了多少牺牲者。

    如这些远古神灵,亲眼看着众生走向凋零,又何尝不是饱含无奈?

    巫拙眸光坚定了下来,在继续搜集混沌宝物。

    而混沌中压抑的气氛,却是越发浓郁了,有种风雨欲来风满楼之感。

    程闻现身,只是开始。

    不久后,程意、陆奥、南渡、佛勒、萧念、真灵四帝、英韶、伊镰、以及时间神灵、命运神灵们,都纷纷现世了。

    这是混沌饱受摧残,所留存下来的顶尖战力。

    他们神情疲惫,有的身上还带着道伤,显然叠纪交替冲击,也给远古神灵,带来不小的伤害。

    这些远古神灵,从沉寂转为活跃,分散了开来,取出了积攒多年的神料,在十大禁天中开始布置,成为这个时代的胜景。

    种种原始级神阶大阵,各种道域,在十大禁天中纷纷呈现,要塑成铜墙铁壁,加持这片混沌。

    “难道有大事要发生了吗?”

    混沌生灵们,都在惊悚。

    在混沌成为旧土的时候,这群远古神灵们,都没有这么大的动作。

    仔细深思,巫拙和太穹的生死战,也不至于引发这等风波。

    “难道是……”

    下一瞬,混沌生灵们都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存在。

    混沌有史以来,最大黑手——宙天!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