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自罚最疼的方法如下/30多岁女人多久不干会难受

2021-05-19 09:08:0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大天尊茶会,落座时间会随着钟声停下而结束。

九天十地,轮回时空,六方会,凡数得上名号的人,要么参加茶会,要么在聆听教诲。

比如莲尊门徒,小莲,柔儿,伶慕等,比如江圣之子江小

大天尊茶会,落座时间会随着钟声停下而结束。

    九天十地,轮回时空,六方会,凡数得上名号的人,要么参加茶会,要么在聆听教诲。

    比如莲尊门徒,小莲,柔儿,伶慕等,比如江圣之子江小道,食圣之子小食圣,超时空白浅,守护实验室的极强者,游家,木界的释乌杖,虚神时空的虚季,悟满,遗失族的止啸等等,就连无边战场都有人聆听教诲,菩圣也在聆听之列。          

    大天尊茶会是六方会最大的盛事,不管是六方会本身还是无边战场,这一刻都会看向茶会,尽管可以聆听教诲的人有限,但就是这批人,足以影响整个六方会运转。

    这一刻,连战争,都减缓了。

    所有人听着钟声缓缓落下,即将停止。

    钟声结束,还未出现之人便无法直接参与茶会。

    少阴神尊再次看了眼第九席位,这个陆家子还没来?

    白仙儿转头看向右侧前方,那里,夏神机来了,他本就有资格参加茶会,来的悄无声息。

    白望远与王凡倒是没来,并未接到邀请,四方天平中,唯有夏神机在上一次面见大天尊之时受到了邀请。

    虚衡与虚棱下意识看向最后方,那里,是第九十九席位,应该是玄七的位置,玄七也未到。

    正想着,一道庞大的影子出现在天门外,惊天嘶吼声响起,吓得天门外众多六方会修炼者面色泛白,一个个傻傻呆呆的望着狱蛟,这什么玩意?好恐怖。

    狱蛟喜欢这些人的表情,不禁又来了一嗓子。

    “闭嘴,上去。”陆隐一脚踩下,生生打断了狱蛟的咆哮。

    狱蛟很不满,却不敢对陆隐发火,只能冲向天梯,这里没让它抖尽威风,没关系,上面也行,它要让所有人惧怕。

    狱蛟庞大的身影登上天梯,来到了茶会之上。

    众人惊诧看去,谁会在这钟声最后一刻到达?历来茶会,要么不来,来的都很早,不管是谁,哪怕虚主这些时空之主都如此,少有人最后一刻到达。

    元圣看去,目光森寒,露出残忍的笑容,陆家子,你果然来了。

    陆隐踩着钟声最后一刻出现,遥望席位,面带微笑,身穿白衣,显得格外潇洒,脚下,是狱蛟在张牙舞爪,很是威风。

    一直以来,陆隐很少穿白衣,白衣太引人注目,但在今日,低调将与他无缘。

    他,正式进入整个六方会眼中,进入这些祖境强者眼中。

    脚下,狱蛟咆哮,想要展露一下强悍的气势,是时候了,好多人类,但定睛一看,它眨了眨眼,盯着前面,看到了一个祖境,那股气息绝对是祖境,然后再看,又看到一个,然后,一个又一个,不仅如此,其中不少祖境气息格外强大。

    它嗅觉灵敏,对危机的感应更灵敏,这一刻,它觉得自己弱小无助,原本打算来一个咆哮加张牙舞爪,但现在,很老实,头都低下了,巨大的嘴角人性化往上弯,似乎想用笑容表达一下善意。

    狱蛟没出息的样子看

    的陆隐一阵白眼,身体落下,瞥了眼肩膀。

    狱蛟心领神会,连忙缩小身体,落在陆隐肩膀上,紧紧抓住,这里才安全。

    “抱歉,来晚了,很多熟人嘛!”陆隐一步步走向第九席位。

    众人看着他,有人好奇,有人厌恶。

    少阴神尊缓缓转头看向陆隐,陆家子,来了吗?

    一眼看去,与陆隐对视。

    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少阴神尊瞳孔陡缩,死盯着陆隐面容,这,这,这?

    陆隐笑了,对着他笑的很灿烂,很开心。

    众人怪异看着少阴神尊与陆隐对视,不明白为什么陆隐那么高兴,不明白少阴神尊那是什么表情。

    唯有虚五味,虚主,单古等少数人明白,一脸看戏的表情。

    少阴神尊思绪极快,认出陆隐是玄七的一刻,他当即就要通知白望远等人,中计了,被耍了,这个混账。

    但钟声恰好停止,无上之威降临,大天尊,来了。

    陆隐等到最后出现,就是因为这个。

    他一步踏出,来到第九席位,少阴神尊前方,缓缓落座。

    少阴神尊呆滞的面容看的莲尊蹙眉:“怎么了?”

    没人能形容少阴神尊的心情,那种感觉就像明明将敌人仍在铡刀下,铡刀就要斩落,最后一刻却发现自己被人替换了,自己,成了那个在铡刀下等死的人。

    用等死来形容或许夸张,但少阴神尊知道,一旦计划顺利进行,他就麻烦大了。

    越想,他脸色越苍白。

    元圣皱眉,他了解少阴神尊,那种脸色,难道有什么不对?

    他并未参与整个过程,根本不清楚接下来要发生什么,更不清楚少阴神尊硬生生被陆隐阴了一把,这一把,差就差在他太小看陆隐,没有特意看看陆隐的样子。

    曾经他以为元圣可以对付,所以放任元圣出手,以为罗汕可以对付,所以不在意,以为用温蒂宇山威胁可以让陆隐死在无边战场,以为利用四方天平可以让陆隐万劫不复,这些以为,成为他今日最后悔的根源。

    早知如此,他应该亲自出手,这个陆家子竟然就是玄七,此子到底在六方会隐藏了多久?

    大天尊气息降临,覆盖九天十地,威压轮回时空。

    天地,变的透明,时空如同静止,一切的一切变缓了,眼前飘过花瓣,透过花瓣,陆隐看到了--大天尊。

    他没想到,大天尊,竟然是女子。

    淡金色长袍,盘膝而坐,大天尊虚影覆盖天地,遮蔽了所有人,高高在上。

    薄纱遮面,看不清面容,只能感受到那无比强烈的神圣不可侵犯。

    陆隐抬头,仰望大天尊,只感觉刺眼,有个声音不断在他耳边回荡,在他心中回荡,不能看,不敢看,不够资格看,凭什么看,低下头,低头,低头,低头…

    无数声音回响,如同这世界,这宇宙在压迫他,让他无法呼吸。

    那双眼睛是那么美丽,却那么威严,

    毫无感情,一道道近乎实体化的序列粒子缠绕,如水流在大天尊身后运转,祥云蒸腾,散发五颜六色的虹光,极为美丽。

    轰的一声,陆隐脑中炸响,鲜血,顺着耳畔滴落。

    他没发现,除了前九席位,根本无人抬头直视大天尊,即便前九席位,莲尊都是低着头的,唯有木神,虚主,单古大长老,维主抬头,可以看向大天尊。

    大天尊目光垂落,落在陆隐身上,一刹那,陆隐脑中再次炸响,他一口血吐出,这一刻,不能再看,再看,他就要死了。

    强烈的死亡气息不断蔓延,要将他吞噬。

    狱蛟瑟瑟发抖。

    木神看向陆隐。

    虚主,单古大长老,维主都看向陆隐。

    陆隐双目流下血泪,依然倔强的看着大天尊,明明可以不看的,但他就是要看,看这个放逐陆家的人,看看这个六方会真正的主宰,看看这个人类共主到底长什么样。

    天眼打开,分担了陆隐的压力。

    陆隐根本听不见大天尊说话,他大脑不断轰鸣,如潮汐席卷,双眼看到的变得模糊,唯有天眼,死盯着大天尊,额头在剧痛,即便天眼都不能侵犯大天尊的威严。

    忽然的,眼前一片清明,那种轰鸣消失,所有的威严一刹那尽数退去。

    陆隐身体一晃,差点倒地,嘴角再次流出鲜血。

    “年轻人,量力而行。”木神声音传出,很是平淡。

    虚主笑了:“年轻人,也该有朝气。”

    单古赞叹:“是很有朝气。”

    “就是有点蠢。”维主说话,听不出喜怒。

    最后,大天尊开口,声音依然那么高高在上,无法分辨男女,如同天赐:“武天,死神,命运,陆家子,你获得了他们三个的传承。”

    莲尊震撼,看向一旁的陆隐,她可是知道那三位是鼎盛时期,天上宗仅次于始祖的三界六道,是真正的三巨头,此子竟然获得他们三个的传承?

    少阴神尊握拳,武天,死神,命运,这个陆家子竟然得到他们的传承?早知如此,他绝对不会小看,可恨。

    初见目光冷了下来,那又如何,他是不败的,就是不败。

    白仙儿平静,她早就知道,更知道陆隐不仅有那三位的传承,还有,她盯着陆隐后背,未来的他,到底站在何方?

    大天尊的话,让了解三界六道之人都震撼了。

    元圣头皮发麻,这个陆家子一旦成长起来,谁还能遏制?必须死,他必须死。

    他身后,那个少年呆呆看着,他不了解什么武天,只知道能被大天尊关注,能坐在第一排,就是无上之人,那个人还那么年轻,好厉害,如果能拜他为师就好了。

    陆隐喘着粗气,擦了下嘴角,笑了,他扛过去了,虽然只是一会,但这一会可意义重大,他看到了大天尊眼中的序列粒子,看到了那磅礴如渊,无法形容的恐怖,天眼之下,即便难以承受,他也看到了大天尊的无上之力,总有一天,他能达到这个高度,肯定可以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