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腿都合不拢白浊流出来|他的昂扬在她体内快速律动

2021-05-19 09:50:0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试图找到入口。

许章脸色难看无比,想要去阻止,却已经为时已晚。

萧然的手,已经在那里摸索起来。

许章挣扎着想要起来,但是,萧然刚才那一脚虽不致命,

 试图找到入口。

    许章脸色难看无比,想要去阻止,却已经为时已晚。

    萧然的手,已经在那里摸索起来。            

    许章挣扎着想要起来,但是,萧然刚才那一脚虽不致命,却力道极大。

    让他只能躺在树干上,一时间难以动弹。

    眼睁睁的看着萧然的一举一动,生怕萧然触动了入口的机关,然后惹出什么了不得的麻烦来。

    萧然怀着忐忑的心情摸索,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却让他眉头渐渐紧皱。

    在这里,他除了摸到坚硬的岩石之外,类似于机关的入口,他是半点都没见到。

    这五座山峰,每一座都形似宝塔,高耸入云,石质也是坚硬的岩石类型。

    按照萧然的猜想,只要入口在这些岩石上,他应该很快发现玄机才对。

    毕竟,这一块的地方说大不大,只要稍微用心,就能够找到。

    最起码,也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但现在,萧然找了一个多小时,竟然连一点踪迹都没发现。

    萧然不禁抬头看向了许章,但许章此刻也尽是疑惑的眼神。

    刚才萧然的一举一动,他都尽收眼底,在他看来,萧然那般仔细的搜索,必然会让萧然找到。

    但现在,萧然似乎毫无头绪?

    难道,段藏锋告诉他的情报有误?

    一时间,他有些迷惑,同时,也有些不知道是否该庆幸。

    毕竟,按照段藏锋的吩咐,是任何人都不允许靠近那里的。

    “你确定我师傅说的,就是这个地方?”

    萧然忍不住问道。

    “应该就是这里没错……”

    许章迟疑了一下,然后肯定道。

    “如果就是这里,为什么我找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呢?”

    萧然用审视的目光盯着许章,想要看出许章有没有说谎,但许章那疑惑的目光告诉萧然,许章并没有说谎。

    如果许章没有说谎,那就是段藏锋在说谎?

    一念及此,萧然的眼神顿时变得凌厉,这个判断不是没有可能,但是,段藏锋似乎没有欺骗许章的理由。

    段藏锋可能欺骗他,但,完全没有必要欺骗许章啊!

    萧然觉得有点头大,望了一眼已经快淹没到人高的五座山峰,萧然毫不犹豫的选择跳进了水里。

    游往另外一座山峰。

    他要排除许章记错的可能,如果这几座山峰都没有,那他再将怀疑转移到段藏锋身上也不迟。

    见到萧然的举动,许章也明白萧然要做什么,但这次,他却没有选择阻止。

    因为在他的脑海中,也是疑惑。

    他明明没有记错。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么这件事的可能性,就在他不想怀疑的人身上。

    段藏锋!

    只是他也同样想不明白,毕竟,段藏锋没有理由给他一个假的位置。

    大雨狂啸,水势愈发凶猛,已然灌过人高的高度,淹没了五处山峰的下半部分岩石。

    而萧然已经检查完又一个位置。

    让萧然失望的是,他并没有找到所谓的入口。

    第三座!

    第四座!

    第五座!

    直到第五座检查完毕,萧然抓着凸出的岩石,有些发呆的依靠着岩石壁。

    五座山峰检查完毕,他都没有找到所谓的入口。

    “段藏锋,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说这样一个谎言?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呢?”

    萧然眉头深锁,想要猜透段藏锋心中所想。

    在萧然的印象中,段藏锋虽然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威严,但是,也有老小孩的一面。

    但是,从酒中仙的事情过后,他对段藏锋的所有印象,都发生了惊天大逆转。

    段藏锋正派的形象,也愈发的模糊。

    让他根本看不清楚,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段藏锋。

    “不过不管你要玩什么阴谋诡计,我萧然都接着,不为酒中仙师傅报仇,我誓不罢休!”

    萧然的拳头紧了紧,眼神逐渐变得坚定起来。

    大雨滂沱,时间在雨水的倾泻下,缓缓而逝。

    大雨一连下了一天一夜,终于,在第二天早晨,开始放晴。

    萧然的心情,也随着天气的放晴稍稍的变得晴朗起来。

    “终于肯放晴了么?”

    看着山峰下面因雨水而汇集成的小湖泊,萧然发沉的脸色渐渐缓和。

    如果这场雨继续下下去,一旦淹没了那些树木,那他可就没有任何地方可去。

    他可不想,天天在水里待着。

    经过一夜的恢复,许章也恢复了大半,昨天萧然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萧然一无所获,让他对段藏锋也有了怀疑。

    不过,他却没有表现出来。

    但萧然却像一柄利刀,直接刺破了他的伪装。

    “你觉得,会不会是师傅记错了,亦或者,他说的是假话呢?”

    萧然纵身连续跳跃,踩着树枝,到了许章的面前。

    许章脸色陡变,瞪着萧然呵道:“掌门怎么可能会记错?”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其他事可能出错,这件事,根本没有错的可能。

    “那么,就可能是他说假话了?”

    萧然的目光锐利的如一把刀子,逼在许章的脖子上,顿时,许章有些迟疑。

    好半晌才道:“掌门没有欺骗我的理由!”

    萧然嘴角勾出不以为然的弧度:“有没有理由,等见到他本人,我们就一清二楚了。”

    “有动静!”

    就在这时,萧然敏锐的听觉让他察觉到了不远处有人正在朝着他们这边赶来。

    有了上次的经验,萧然果断的选择拉着许章藏了起来。

    在暗处,可以最大化的观察。

    他可不想再出现之前那种突然消失,而他浑然不觉的情况。

    很快,几个踩着树枝,在树上穿梭的人就出现在了萧然和许章的视线中。

    一见到这几个人,许章顿时微微惊愕:“英澜宗的人?”

    “英澜宗?”

    萧然眉头一挑,英澜宗的人选择在这个时候出现,让他不禁好奇,英澜宗的人,究竟对这件事知道多少!

    英澜宗为首的长老张彻扫了周围一眼,入眼之处,尽皆是雨水,以及被雨水淹没,却还依旧坚强的露出头的树木。

    “四周搜索一遍,另外,立刻去报告宗主,这里暂时没有发现其他情况!”

    “宗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