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手指扣下面快速抖动好爽(唐凝心 天雨)最新章节列表

2021-05-19 15:00:2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我今天给你找了一个伴,你以后无聊的时候,可以找她玩!”白衣楚剑秋干笑了两声说道。

他自然清楚天雨小女孩对他的怨气,只是他对这事也实在没办法,他哪里有时间

  “我今天给你找了一个伴,你以后无聊的时候,可以找她玩!”白衣楚剑秋干笑了两声说道。

    他自然清楚天雨小女孩对他的怨气,只是他对这事也实在没办法,他哪里有时间去陪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女孩玩。

    他也曾经让楚清秋和唐凝心几个小丫头进来过天雨洞天,想让她们来陪一下天雨小女孩。          

    只是楚清秋和唐凝心除了最开始那一段时间因为比较新奇,还陪着天雨小女孩玩了一阵子。

    但是等到那一阵子新奇劲过后,她们便都跑了,很少再进入天雨洞天。

    由于她们的性子和天雨小女孩差异比较大,所以她们之间并不是很玩得来。

    楚清秋和唐凝心,都是古灵精怪,调皮捣蛋类型的,而天雨小女孩却比较天真烂漫。

    她们和天雨小女孩玩了一段时间后,便嫌弃天雨小女孩的脑瓜子不够灵光,简直就是笨丫头一个。

    再加上天雨洞天内除了一些妖兽和大妖之外,也没有其他人,实在无聊得很,都比不上万石城来得有趣呢。

    所以,楚清秋和唐凝心在过了一开始的新鲜劲之后,便很少再跑进天雨洞天来玩了。

    天雨小女孩便也就只剩下自己孤零零一个人了。

    白衣楚剑秋又对公冶苓说道:“以后你若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找天雨。如果你想离开天雨洞天的话,也可以让她来联系我,我再带你出去。”

    说罢,白衣楚剑秋也没等两人多问,直接身形一闪就消失不见了。

    天雨小女孩见到这一幕,顿时气鼓鼓地说道:“每次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就不能多陪我一下么!”

    “喂,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天雨小女孩转头向公冶苓问道。

    ……

    楚剑秋在把公冶苓送进天雨洞天之后,便向外放出了消息。

    公冶苓是暗魔狱的奸细,在他为公冶苓疗伤的时候,公冶苓对他进行了刺杀。

    在公冶苓刺杀他的过程中,他和公冶苓进行剧烈的厮杀,最终公冶苓刺杀失败,被他所反杀。

    这个消息一放出去,顿时在整个风元王朝都掀起了一阵掀然大波,所有人都被这个惊人的消息震惊得目瞪口呆。

    “怎么可能,公冶师姐怎么可能会是暗魔狱的奸细!”

    “我也不相信,公冶师姐那么好的人,绝对不会是暗魔狱的奸细的!”

    “这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这事情的确令人难以置信,但是楚公子总不会无缘无故地去冤枉公冶师姐吧!”

    “真的假的,公冶师姐居然被楚剥皮给杀了?”

    ……

    风元学宫,符阵堂。

    江霁原本就比较担心公冶苓的伤势,此时骤然听到这个消息,他整个人顿时瞬间如遭雷劈。

    江霁顿时什么都顾不上了,立即前往东院,想当面向楚剑秋对此事问个明白。

    “师父,苓儿她真的是暗魔狱的奸细?”江霁看着楚剑秋,脸上又是震惊又是悲痛地问道。

    公冶苓是他的得意弟子,而他也是一直把公冶苓当作自己的女儿来看待的,骤然听到这个消息,对他的打击可想而知。

    “你不相信我说的话?”楚剑秋看了他一眼,淡然地说道。

    “不是,我不是不相信师父的话。只是苓儿她一直以来乖巧懂事,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我只是想知道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江霁双眼通红地说道,此时他双眼之中布满了血丝,整个人都憔悴无比。

    “误会?”楚剑秋闻言,顿时冷笑了一声,顿时手掌一张,取出了一枚戒指扔给了江霁说道,“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这就是公冶苓用来刺杀我的工具,要不是我命大的话,此时早已尸骨无存了!”

    江霁接过那枚戒指,他仔细端详了一番,真元灌注进去,那枚戒指顿时悄无声息地弹出了一枚锋锐无比的细长银针。

    这枚银针散发着一股令他都感觉一阵心悸的力量,如果他被这枚银针刺中一下,估计都会直接被重创。

    而且他在一番感受之下,发现这枚戒指的最厉害杀着,还不是这枚银针,而是戒指中所藏有的暗魔枯饮毒。

    一旦被戒指上的银针所刺中,戒指中所藏有的暗魔枯饮毒将会顺着银针灌注进被刺中之人的体内。

    江霁把戒指中的暗魔枯饮毒调出了一丝,当看到那缕散发着无比邪恶阴冷气息的暗魔枯饮毒的时候,江霁顿时忍不住倒抽了口冷气。

    这戒指中所藏有的暗魔枯饮毒之高级,即使是他都见所未见。

    江霁可以肯定,即使他中了这些暗魔枯饮毒的话,也绝无幸免的可能,绝对会在这暗魔枯饮毒的吞噬生机下,直接灰飞烟灭。

    如此高级的暗魔枯饮毒,估计即使是暗魔狱弄出来,代价都非同小可。

    在见识到这一幕之后,江霁顿时也彻底相信了楚剑秋的话。

    “想不到,苓儿她居然……”说到这里,江霁沉重无比地叹了口气。

    “师父,对不起!”江霁向楚剑秋跪了下去,低头谢罪道。

    公冶苓是他的徒弟,而他的徒弟却对自己的师父发动了如此狠毒的刺杀,在江霁看来,他自己难辞其咎。

    所以,在确认了真相之后,江霁便主动向楚剑秋请罪。

    楚剑秋见到这一幕,连忙把他扶了起来,说道:“你这是干什么!刺杀我的是公冶苓,又不是你!”

    “终归是我教导无方,致使师父遭此险境!”江霁心情沉重地说道。

    “行了,此事过去就过去了,以后不必再提!”楚剑秋摆了摆手说道。

    他并不打算告诉江霁此事的真相,毕竟他要实施接下来的计划,越少人知道公冶苓还活着的消息越好。

    否则,一旦江霁知道了整件事情的始末的话,行为举止之间一旦露出破绽,被暗魔狱的探子瞧出了端倪,可就不利于他接下来的计划的实施了,这会严重影响他救出公冶苓妹妹的计划。

    如果暗魔狱知道公冶苓还活着的消息,指不定她妹妹反而会陷入极端危险的处境中。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