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办公室被领导摸出高潮(美女的b)最新章节列表

2021-05-19 16:54:0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镇灵山,吊车和干活的天门小弟们已经在撤退了。

从青梅山回来的笨笨说道“如果其他的匠人,他们都是跟蜡匠一样的话,那么七匠也就不是那么难以对付了,七匠之所以难以对

 镇灵山,吊车和干活的天门小弟们已经在撤退了。

    从青梅山回来的笨笨说道“如果其他的匠人,他们都是跟蜡匠一样的话,那么七匠也就不是那么难以对付了,七匠之所以难以对付,是因为他们逆界存在的关系,只要逆境一旦破除的话,七匠,也就是弹指可破。”

    张命寒的手中喝着冰咖啡,微微一笑。            

    “老哥,等到空间传送装置好了,我再去一趟。”

    笨笨拿出了手枪说道“把七匠的心脏,一颗一颗,砰砰砰的,全部都打碎。”

    小张坐在折叠椅上面,将冰咖啡放在一旁,从烟盒里面拿出一根香烟,烟嘴倒过来狠狠的敲了敲说道“不必白费功夫了,其他匠人的居住场所,也没必要去了,蜡匠的死亡,已经如同一个警钟敲响,难道你觉得他们没有防备吗?还等着你去找到匠心,然后直接被弄死吗?”

    说的也对哈,他们不可能坐以待毙。

    “只要他们往深处一想,就能够猜到,这种事情多少跟夜影有点关系,如果七匠出于报复的心里,向我们透露出来夜影的弱点,那时候就有意思了。”,张命寒点燃香烟,狠狠的扯了一口,而后目光看向玄烨“你之前说,夏末跟蜡匠和君麒麟,有过合照?”

    我当时是比较震惊的,但是…

    笨笨挠着后脑勺说道“仔细一想,既然都是一个族落的,有点合照,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吧?”

    是,不算了不起。

    但是如果事情有另外一个发展,那就有意思了。

    “有意思?”,笨笨将脑袋凑过来问道“你是说,君麒麟是夏末的儿子?”

    “当然不是你这个笨蛋,过去的种种迹象都能够表明,君麒麟的是君千年的养子,他跟夏末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是,如果君千年,跟夏末,是两兄弟?”

    两…两兄弟?

    咳咳咳,笨笨不知道是烟雾呛到了还是怎么样,突然开始剧烈的咳嗽起来。

    张命寒则是说道“你刚刚也说过,如果不仔细的对比两人的眼睛,根本看不出什么区别,也就是说,只要这两个兄弟打配合,便能够顺理成章的完成很多事情,再加上,夏末很少大大方方的露面,这就更加验证了我的猜想,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笨笨。”

    “我母鸡呀。”,笨笨耸耸肩,问道“想什么?”

    “如果当年在萧氏战役中,死亡的人,是君千年呢?”

    笨笨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用力的摩擦着胳膊上面的鸡皮疙瘩。

    喃喃低语“不是立夏了吗?怎么我后背,冷不丁的升起一股凉意?”

    ——

    影城区,夜宴分布,镜流在说话: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一定要死死的盯住。

    ——向总部申请空间转移装置申请的怎么样了?”

    夜宴的成员回答道“转移装置已经启动,但是我们这里的人数有233人,大批量的转移,需要一定的时间。”

    “告诉我,需要多久。”,镜流干练的问道。

    “目前转移装置的进度是8%,大概还需要十二分钟的时间,十二分钟后,这里的所有人和机器,能够瞬间转移到影城区的最北边,我们目前在最南边。”,夜宴成员的话,也让人了解了空间转移装置到底是什么,这就是一种大批量转移人员、机器的超级高科技的发明,能够瞬间化险为夷。

    试想一下,如果整个分部都不见了,那么七匠的进攻,自然也不攻自破了。

    所以在转移装置之前,他们必须要抵挡住七匠的进攻。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同时这里更是有替天的六号-养天生坐镇,搭档灭魄更是站在大楼的楼顶上面,万物感知已经覆盖了将近三四百米的范围。

    目前的替天是全员都在学习万物界,有些已经进入,并且很好的掌控,虽然目前还是万物道的阶段,但是那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稍微悟性低一点的人,也在摸索;而天生之前的搭档是白姬,现在更换成为了灭魄,是因为在测试的时候,发现天生和灭魄的契合度,高达百分之九十。

    这本来就是一个群雄并起的时代。

    看的,自然也是每个人的成长跟他们的一切故事。

    如果从帝者的角度,用见证成长的态度,去看每个人的立场和在他们身上发生的故事,那么这个终极时代,便能够明明白白;

    当然了,如果从为将者的角度,去用纯粹的爽去看待这个终极时代,它又是另外一幅景象。

    养天生在成长,在变强,尤其是掌控了九阳神功后,俨然是今非昔比,并不是白姬不好,而是灭魄跟他的合作,更加的契合,如今的替天正在迈向世界第一,虽然冷血程度,比较之前阿罪那个时代有所下降,但是纪律绝对是没的说。

    而像炎拳、云霄、月青这些新秀之辈,他们并非是不强。

    而是时代中,正式的第一场战斗,便遇到了比他们强悍太多的敌人。

    用这样的对比,来抹杀掉炎拳他们身上的光芒,未免,比较肤浅。

    但,既然凡事都有所对立,自然也有所比较。

    所以,在这个时代,过程与结果,一样重要。

    毕竟乾坤未定,谁是那匹打破那个“制衡”的黑马,是天门?天劫?隐修?黑暗世界?

    尚未得知。

    舔了舔卷烟纸的灭魄伸出手,半天摸索不到打火机在哪里。

    “擦…”的一声,养天生上到了天台上面来,帮他擦燃了打火机问道“如何?”

    “目前,一切风平浪静,并没有七匠出来的任何的迹象,听说那个蜡匠解决起来,倒是挺轻松的,罗琦雪,也去了‘鬼隐镇’上面,去找扎纸匠的匠心了,你说,能够成功吗?蜡匠的死,无疑是一个讯号,邪帝组那边,也应该有所防备吧?”

    不清楚。

    天生说的模棱两可“但是影子说,七匠一辈子在一个地方很少动,匠心更是不能够离开那个区域,否则,效果就破除掉了,蜡匠失去的是恐惧,你猜扎纸匠,失去的是什么?”

    呵呵呵,灭魄笑道,这就不得而知了。

    天生靠着护栏上面,抬起头看着夜空,乌云翻涌,破晓已过,但是天边依然看不到一星半点的晴空之光。

    阵阵闷雷中,暴雨仿佛又在蓄势待发。

    只有风,携刺骨的凉吹拂过去,驱散着夏日的那份热。

    “灭魄,你说我们,真的是世界第一杀手组织吗?”,天生问道。

    “阿生,这个问题,得看你从什么角度去看他了,就我个人而言吧,我从来都只是觉得我自己只是一个杀手,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生下来就是喜欢杀人的,要么是形势所逼,要么就是…混口饭吃,可,当一个杀手去思考,他为何而杀戮的时候,他也就不在纯粹了。”

    灭魄的这番话,说到了养天生的心里。

    “所以,是不是世界第一,其实没那么重要,只要你并不迷茫,只要你知道自己为何而战,当你做的事情,足够让你的荣誉响彻世界的时候,世界第一杀手组织,自然也就是了。”

    那都是别人给的,并不是我们自封的。

    有人看不起我们。

    只不过是因为我们的实力,不能够与那个称号,与之匹配罢了。

    哇,养天生惊呼“你看到很透彻嘛,三言两语,说的很通透。”

    “害,瞎子嘛。”,灭魄低头浅笑。

    聊归聊,可是当灭魄猛然的抬起头,面朝夜幕的时候,养天生的心瞬间咯噔了一下,随之也变得紧张了起来,同样抬头望去,果不其然,在黑暗的天幕下,大群大群的渡魂鸟展翅从云层中刷刷刷的飞舞下来。

    “阿生小心。”,在灭魄的提醒中,从鸟群中,一颗颗黑水弹“嗖嗖嗖”不断的冲刺了下来,养天生连忙迅速的闪避开,鸟群之中,船匠握着黑佛竹,犹如狙击枪射击般,朝着下方连连发射。

    又是几颗黑水弹爆发下来的时候,一根根的幻梦千丝在空中发出了切割的声响。

    黑水弹不断的被割裂开,紧接着,灭魄飞天而起喊道“阿生,快点去支援下面。”

    幻梦千丝-弹线。

    “噗噗噗…”从灭魄的指尖上,一根根的丝线同样宛若子弹般的飙射而出。

    船匠的身体立刻被贯穿出一个个的小洞口,每一个洞口的边缘,都有浑浊的洪流在不断的转动着,他裂开嘴一笑,露出了满口的黑牙,随后黑佛竹如同长枪般,从上空狠狠的冲击下来。

    灭魄一掌打在了黑佛竹的另外一端。

    同时,一根根的丝线从空心的黑佛竹里面,隐蔽的穿梭过去。

    “滋滋滋…”船匠的脑袋顿时被丝线不断的斩裂成一道道的水花。

    而下方的大楼周围,空间传送装置才进行到24%,随着渡魂鸟的压制,外面立刻黯淡了下来,紧接着只看到窗户上面,开始响起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冲击响声,无数的渡魂鸟用力的拍打着窗户。

    “别紧张,别慌。”,镜流稳定军心“做好本职工作。”

    夜宴的成员们既紧张又不安的坐在椅子上面,而周围的天门战士们则是将战枪改变成了喷火战枪的装置,渡魂鸟只是一种比较少见的动物,但是并不是什么高等级的生物,一把火直接放过去,它们指定就统统完蛋。

    而,随着渡魂鸟的不断进攻,窗户上面开始碎裂出一条条巨大的裂缝。

    一声破响,伴随着冷风吹拂而入,大群大群的渡魂鸟也展翅冲刺了进来。

    镜流下令抹杀。

    喷火枪中,“嘶嘶嘶…”一条条的火线顿时爆发而出,冲锋进入鸟群之中,顷刻间,整个鸟群被火焰所吞噬,纷纷的燃烧起来。

    一只只被烧的焦黑的渡魂鸟不断的掉落下来,在地上不断扑通的翻滚着

    养天生刚刚进来便喊道“小心!头顶上!”

    “嘭…”的一声撞破的声响中,只看到扎纸匠从天花板上面冲刺冲刺下来,扎纸匠的手中,握着一把大剪刀,咔擦一声下去,一个天门战士的脑袋直接被剪断。

    激烈喷涌而出的鲜血,从断裂的脖颈上“滋滋滋”不断的飙射而出,“嘻嘻嘻…”,扎纸匠全身被鲜血沾染,飞舞跳动中,大剪刀一下一下,不剪手不剪脚,专门往别人的脑袋上面伺候;随后,从密集的鸟群中,一根棺钉索飞舞过来。

    直接穿透一个天门战士的心脏。

    棺材匠潜伏在鸟群之中冲刺进来,双手霸气的一甩:

    顷刻间,数十根棺钉索“呼呼呼…”的朝着四面八方飞舞过去,那锋锐无比的棺材钉,就像是穿透豆腐般,轻而易举的便能够将战士的身体所贯穿。

    一时间,数十个战士纷纷的倒下,独命将棺钉索收回来,双手一甩。

    棺钉索再次飞舞出去的时候,养天生支援过来,九阳神功爆发,一伸手,将十几根蔓延开的棺钉索全部都抓住,“轰…”随后,九阳神功的圣金真焰在棺钉索上面燃烧,顺势打在了独命的手上。

    “啊…”棺材匠被烫到,立刻切断棺钉索,后退几步。

    “轰…”,养天生将手中的棺钉索一扔,一脚踏地,身体带着一串串的残影冲刺过来。

    独命双手再度爆发出两根棺钉索,缠绕在身边的两具尸体上面。

    一个拉扯,双尸交叉挡在了自己的前面。

    天生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心疼,一脚将双尸踢开,达摩掌直逼棺材匠。

    棺材匠双手跟达摩掌撞击后,身体直接打飞出去,在地上一阵滑翔,狠狠的撞击在墙壁上,天生顺势进击过来,一脚踩踏下来。

    棺材匠迅猛翻滚,“咚…”天生一脚在坠地,直接将楼层踩踏出一个空洞的大窟窿。

    独命一掌拍地,站起来,从口袋里面拿出来了一个袖珍的小棺材。

    往天空中一抛,一口黑棺直接从天而降。

    “吼…”独命双手推动着黑棺,朝着养天生撞击过去。

    九阳神功-圣金真焰,天生全身都闪耀出如同烈火般的光芒,一掌舞动出去,将前方黑棺的冲击力挡住。

    两人一左一右,凭力量博弈中,天生一掌打在棺材盖上面。

    “嗖…”棺材盖顿时滑动出去,“嘭…”的一下撞击在独命的胸膛上。

    独命吐出一口鲜血,身体二度飞舞出去。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