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护士女攻病人女受H小说(有b吗)最新章节列表

2021-05-20 09:46:5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六皇子请息怒,我不给你账本也是有苦衷的。”

此刻凌珊已经顾不上手臂上的痛,赶紧安抚凌默,凌默这人喜怒无常,万一招惹了他,她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ldq

  “六皇子请息怒,我不给你账本也是有苦衷的。”

    此刻凌珊已经顾不上手臂上的痛,赶紧安抚凌默,凌默这人喜怒无常,万一招惹了他,她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很好,你倒是跟我说说,你到底有什么苦衷不能秦家的账本给我。”凌默冷着一张脸说道。          

    随后凌珊把自己的苦衷说给凌默听。

    她现在看的账本儿都是秦家中馈的账本,大多数都是一些府里杂七杂八的支出和收入,并没有京城各处铺面和庄子的出息。

    就算凌珊把中馈的账本拿给凌默看,除了会让秦家人怀疑她外,并不会起到任何其他作用。

    “六皇子,我爹娘还要求你去救他们,我怎么敢糊弄你,如果那些账本真的对殿下有用,我早就给你送过来了,哪里会拖这么长时间。”凌珊解释道。

    凌默很显然不怎么相信凌珊的话,“你是秦家现在唯一的女主人,怎么可能只给你中馈的账本。”

    “殿下,秦家现在的女主人是九公主,秦家一切账目都在秦九手里,我一个刚进门的新妇怎么会拿得到。”

    凌默刚才实在是太生气了,现在被凌珊一说到是想起秦九来。

    自从秦荣煊和林奕欢去了无忧城,秦家的产业就全落在秦九手里,凌珊拿不到秦家产业的账本到是也说的通。

    “鹿铃,还不扶你家主子坐下。”凌默很是冷淡的说道。

    鹿铃上前去扶凌珊,完全不管刚才她被烫伤的手臂。

    鹿铃一碰凌珊的胳膊,凌珊只感觉手臂钻心的痛,她随手就甩开了鹿铃的手,自己坐到圆凳上。

    “万寿节已经过去了,本殿下本应该随使者回北荻去,不过我这边还有一些事要做,年前就不回北荻了,明年开春冰雪融化我才会动身回北荻。”

    “凌珊,希望在本殿下回北荻之前,你能把打造兵器的方子给我,如果本殿下空手而归,你父母能不能在大牢里熬得住我可就不知道了。”

    凌默这是在明晃晃的威胁凌珊。

    凌珊心中发苦,却有不能不答应。

    “六皇子,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拿到打造兵器的方子。”

    “嗯,以后你就不要在回四国馆这里了,我会在京城买一处别院,到时候在通知你。”

    “是。”

    凌珊从四国馆回来,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谁也没见,就算朵朵来找她,她也说身体不舒服,没见朵朵。

    身心疲惫的凌珊精神非常差,北荻的父母深陷牢狱之灾,而自己这个当女儿的却一点都帮不上,这种无力感让凌珊身心疲惫。

    在屋子里过了好一会,凌珊才打起精神来。

    她在自己窗户上挂了一个她自己绣的香包,这才叫人带了朵朵进屋。

    “娘,你去哪里了,上午的时候我来找过你两次,都不在。”朵朵撅着小嘴不高兴地说道。

    “娘今天有事出去了一会儿,怎么朵朵找娘有什么事吗?”凌珊强打起精神来上前把朵朵抱入怀中,亲了亲她的小脸说道。

    “朵朵今天练了一段霓裳曲,想弹给娘听。”

    霓裳曲很难练,朵朵暂时只记住一小段,但也高兴的不行,赶紧过来弹给凌珊听。

    “好,朵朵真聪明这才练了没两日,就可以弹给娘听了。”

    朵朵并不是很娴熟的弹了一段霓裳曲,一旁的凌珊激动的眼圈都红了,她的女儿如此聪慧,却很有可能早早失去娘亲,这样的结果想想就心疼的厉害。

    凌珊轻轻抚摸过朵朵刚用过的古琴,她坐到琴边拨弄了一下琴弦,一串音符倾泻而出,这是一首完整的霓裳曲。

    刚刚走到院子里的秦曦,听到熟悉的曲子,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有多久没有听到霓裳曲了,以前年少的时候和心爱的姑娘刚刚相爱的时候,每天他都能听到这优美的曲子。

    自从她走了之后,这曲子也好似从京城中消失了一般,好久没听到了。

    一曲终了,秦曦从回忆中惊醒,这一切早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他不能活在过去当中,一直无法走出来。

    正如秦九说过的,他曾经喜欢的姑娘,说不定现在早已经结婚生子,他在这里一个人执着又是何苦。

    秦曦抬步进了里屋,说道,“朵朵,你在跟你娘学琴吗?”

    “四叔,你回来了,刚才是娘弹的,好好听是不是。”朵朵很是兴奋的说道。

    “是挺好听的。”秦曦抬目看向凌珊。

    凌珊对于他的出现有些惊讶,起身道,“四爷你今天不是上朝吗?怎么回来这么早。”

    这还没到中午呢,秦曦怎么就跑回来了?

    “嗯,今天没什么事,我就先回来了。”秦曦应了一声,话题一转说起最近九公主要举办一场马球赛的事,问凌珊要不要去。

    “这几日九公主的帖子就能送府上来,如果你要去,我就让汪管事提前给你准备骑马装。”秦曦说道

    不管是丹阳郡主还是吏部侍郎的正妻,凌珊以后都要在京城里跟那些夫人们交往,九公主的这个马球赛只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好,多谢四爷。”凌珊不悲不喜的应了一声。

    秦曦见凌珊冷冰冰的,也不气恼又和朵朵说了两句话就去了前院。

    晚上眼看着夜深了,豆子以为秦曦又要在书房睡,正准备让小甜给秦曦铺被褥,只听秦曦说道,“今天回房睡。”

    豆子刚还是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秦曦又重复了一遍,他才欢欢喜喜的跑去凌珊那边,说今天秦曦一会回房睡。

    秦曦见豆子这般高兴很是无语,他不就是回自己的房间睡吗?豆子至于这么高兴嘛?

    不过秦曦虽然如此吐槽豆子,但当他真正回到的屋面对凌珊的时候,还是颇为紧张的。

    这次屋里可没有动过手脚的熏香。

    凌珊上前给秦曦宽衣,伺候他梳洗。

    两人一起躺在一个被窝的时候,说实话凌珊比秦曦更加紧张。

    她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

    等了半天凌珊也没见秦曦主动,她很是坏心的想,秦曦主动回房睡,这不就是代表他准备慢慢接受自己的吗?

    他怎么就不主动一点。

    就在凌珊忍不住想要对秦曦下手的时候,秦曦终于测过身来。

    “凌珊,以后我会好好待你的。”秦曦只感觉自己耳尖滚烫滚烫的,憋了半天也就憋了这一句出来。

    “我知道。”凌珊一个翻身骑在了秦曦身上。

    晚上的她总是更加放肆一些,跟白天那个文静的丹阳郡主完全不同。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