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女同性双双自自慰无遮挡(好大好粗)最新章节列表

2021-05-20 09:56:5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这……应当不用了吧,这事既然已经查问清楚了,现在几个官吏不过是捕风捉影罢了。”裴玉晟额头上开始冒汗,他不是这个意思。

“捕风捉影?连

  “这……应当不用了吧,这事既然已经查问清楚了,现在几个官吏不过是捕风捉影罢了。”裴玉晟额头上开始冒汗,他不是这个意思。

    “捕风捉影?连皇家的事情,都敢捕风捉影,还有什么不敢做的。”裴元浚懒洋洋的斜睨了他一眼,道。

    “这……可能也是本王听错了,传言必竟不可信,现在也没什么证据肯定他们会闹事。”裴玉晟心头一惊,语气软了下来。          

    隐隐后悔自己到这里来的主意。

    刘小姐果然还是不太熟悉京城,也不太熟悉裴元浚的性子。

    “原来景王听的是传言?”裴元浚冷哼一声,懒洋洋的道,“本王这里倒不是传言,不知道景王要不要听?”

    “王叔请讲!”裴玉晟恭敬的道,低下头中隐含恨意,既便在太子面前,他也没那么憋屈的。

    一个普通的王爷罢了,居然要让自己和裴洛安费尽心思的拉拢,甚至不敢于得罪。

    想到极恨处,牙关紧咬,却又不得隐忍下来。

    只要父皇还宠信裴元浚,他就不得不认下这个“王叔”,不得不让他压在自己的头上。

    “皇后娘娘那里已经准备给景玉县君和刘小姐送斥责之物了,景王若是不想刘小姐被斥责,就去向皇后娘娘求情,或者有些用。”

    裴元浚道。

    这话说的诛心,裴玉晟用力的吸了一口气才平稳下心头的怒意,皇后母子和他们母子向来是势同水火的。

    他可以预知,如果他真的去向皇后娘娘求情,必然会适得其反。

    裴元浚真是欺人太甚。

    “王叔说笑了。”裴玉晟苦笑道,抬起的脸上满是无奈,“这事既然已经如此了,我又怎么会干预此事。”

    “不干预?”裴元浚的手在椅栏上轻轻的弹了弹,抬起睡凤眼,似笑非笑的道:“景王真的不是才从辅国将军府回来?”

    裴玉晟的心头突突一跳,急忙道:“之前的确是从辅国将军府回来,路过王叔这里,就进来看看王叔。”

    “刘小姐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慧。”裴元浚不以为意的道,俊美的脸上一片温雅的笑意,闲谈一般的说了这么一句,“难得来本王这里,要不要用个午膳?”

    “不用了,我还有事,多谢王叔的款待。”裴玉晟知道裴元浚这是在赶客了,又气又恼,却又不得不站起来告辞。

    裴元浚也没有留他,让吉海把他送了出去。

    坐上自己的马车,裴玉晟越想越憋屈,他这次进门,不但没把事情推到曲莫影的身上,让裴元浚和自己同心,可以进宫去拦阻皇后娘娘的斥责,还让自己丢了这么大一个脸。

    刘蓝欣真的聪慧吗?还是对京中的局势不知情?真的率真吗?

    “小姐,纪公子来信了。”苗嬷嬷笑嘻嘻的从外面进来,手里抱着一个大的包裹,一边进来一边道,“是顾嬷嬷让人送过来的,还有一些后续护眼的药。”

    说着把大包裹放在当中的桌子上,

    从袖口里取出一封信,递到了曲莫影的面前。

    “纪公子回来了?”曲莫影惊讶的问道,一边接过信一边问道,之前一直说要回京的,算算日子其实早应当回来了。

    以往也出去游玩的,但没有一次象这次到了归期还没有回来的。

    “没回来,只是送了信过来。”苗嬷嬷道,把大包裹打开,里面放着的是一个个药罐,有大有小,收拾的很整齐。

    外面的封条上也写着字,字体很熟悉,果然是替她看病的那位纪公子的字体。

    信上的内容很简单,只是说了这些药的具体用法,这些罐子里有药末,还有药膏,对曲莫影的眼处大有用处,信在最后只说了一句,归期末定。

    她的眼睛虽然好了,但还是要适当的护理一下。

    之前用的原本就是等纪公子回来,再重新用药护理的,纪公子一直没回来,曲莫影这里也要断药了。

    这些药来得正好。

    “小姐,还有这个,您看。”苗嬷嬷又翻到了一件东西,拿起来在曲莫影面前比划了一下,正巧可以扎在眼睛上。

    方才纪公子的信里也写了,这个叫眼罩,可以在休息眼睛的时候闭眼戴上,有一个夹层,夹层里面可以放上一些适宜的药粉,这些药粉很有助于眼睛视力的护理,对曲莫影的眼睛大有益处。

    这么多年,能坚持着把曲莫影的眼疾治好,原本就说明了这位纪公子的医术高明。

    “小姐,纪公子之前说就要回来了,现在又说不能回来,难不成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成?”苗嬷嬷啧了一下道。

    “应当不会吧,纪公子那么一个能人,怎么可能出事。”雨春在一边忍不住道。

    在雨春几个人心中,纪公子就是一个大能人,神医,不但治好了小姐多年的眼疾,其他方面也医术高明,庄子里但凡有个头痛脑热的,用了几贴药下去,必然是医到病除的,平日里的性子又很和善。

    “小姐,您觉得纪公子为什么没有象以往那样说回来就回来?”苗嬷嬷不安起来,这么多年在庄子上,她们和纪公子都是有感情的。

    当年苗嬷嬷被曲莫影收留后,身体并不好,看着象是好了,但其实一直有隐疾,后来还是这位纪大夫来了,苗嬷嬷的身体才完全康健起来的。

    “我不知道。”曲莫影摇了摇头。

    这位纪公子的医术是真的没话说,但京城里许多人都不知道,当年她是季寒月,还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知道有这么一个医术高明的神医,可能会看眼疾,这才花了重金请了这位纪公子到庄子里替曲莫影诊治。

    这么一个医术高明的人,之前并不扬名。

    季寒月也不觉得这样的人,会为了自己所谓的“重金”,就能请出山的,但偏偏这位纪公子居然真的愿意去替曲莫影看眼疾,而且还住到了那边偏远的一个庄子里,之后虽然时有出去,但回来后都会在庄子里住一段时间。

    这样的医术,如果愿意出仕皇家,又岂会没有“重金”?

    这是一个曲莫影看不明白的人,但不管是从季寒月的角度,还是从曲莫影的角度看过去,这位纪公子都是无可挑剔的一个人。

    只是,有些神秘。

    “先收起来吧,这几日休息的时候把眼置戴上,多戴几次可以更好的护眼。”曲莫影微笑着道,收敛起心头的万千思绪。

    “奴婢这就收起来,还是放到之前放置药的地方。”雨春听命,熟练的把药一罐罐取了出来,放置好。

    “苗嬷嬷,春秀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曲莫影看雨春把药全收了起来,才问苗嬷嬷,之前她派苗嬷嬷出去办的是春秀的事情。

    “春秀清扫庭院不干净,屡教屡犯之后,刘小姐大怒,让人打了她二十大板,正在准备把春秀发卖了。”

    说起这事,苗嬷嬷气恼不已,这件事情是和春秀商量好的,原本想着最多就是被斥责发卖,没想到居然还被打了二十大板,也就是春秀的身子骨好,否则这就熬不下去了,这位刘小姐在京中的名声颇佳,又是在边境长大的将军之女,下手居然这么狠毒。

    “就只是没打扫干净?”曲莫影沉吟了一下问道。

    这件事还是春秀那边的主意,没想到要吃这么大的苦。

    “对,就只是这么一个原因,而且还是在边远的地方,老奴觉得就是这位刘小姐不愿意看到春秀,之前才进府就远远的把人打发了,现在这么一个好的时机,又哪里会留下人。”苗嬷嬷气恼的道。

    这件事情,春秀跟她说的时候,她也以为不是什么大事,没想到差点搭上春秀的命,对春秀颇有愧疚。

    “先把人买下来,带进府里,我去祖母那里跟祖母说说此事,让她补了我身边的大丫环的缺。”曲莫影道。

    曲莫影身边原本有二个大丫环的位份,但她如果成为英王妃,身边可以有四个大丫环的位份,可以补全也可以不补全。

    如果没补全,到英王府再补一个或者两个合适的,也正常,她到时候要掌管的是英王府,找两个熟悉的丫环伺候着,是最好的了。

    要嫁入皇家的,往往身边也只有两个,待到了夫家再补两个,在夫家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更快更熟悉的上手,一些忌讳的事情也能得心应手的使用。

    曲莫影没这个方面的顾忌,雨冬原本就是裴元浚的人,现在的春秀也是,补这么一个并不会对她有什么妨碍。

    就是先补的话,要跟太夫人禀报过才行。

    “是,老奴已经让人盯着,就在今、明两天之间。”苗嬷嬷脸色沉重的点头,她已经让人盯着辅国将军府,生怕再有一丝丝的差错。

    果然,在傍晚的时候,一辆马车带着被打的脸色苍白的春秀进了曲府的大门,苗嬷嬷把她安置在了浅月居,曲莫影特意去看过春秀,见她脸色虽然苍白,但看着还算精神,这才松了一口气。

    吩咐雨春给春秀上了药,她带着雨冬去了太夫人的院子,春秀必须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