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用塞子堵住里面的液体(公公与媳妇)最新章节列表

2021-05-22 08:27:0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当暴雪和鬼魇在讨论着,一大批武者生死的问题时,殷无流作为一个旁观者,倒是将主要的注意力都放在冰壁之上。

那冰壁裂缝当中释放的灰黑色能量,会令只是一道“视线&rdq

 当暴雪和鬼魇在讨论着,一大批武者生死的问题时,殷无流作为一个旁观者,倒是将主要的注意力都放在冰壁之上。

    那冰壁裂缝当中释放的灰黑色能量,会令只是一道“视线”投射过来的殷无流,都感到心惊肉跳。

    只不过他也发现了,这灰黑色的能量,并不会针对自己。也就是说那能量会主动包裹武者,并腐蚀抽取其一身的能量和精华,却并不会针对只是“视线”的自己。

    因此殷无流也能够,守在裂缝附近,仔细的观察着上面的一连串变化。尤其是裂缝在吞噬献祭武者,逐渐扩大的过程中,产生的一连串细微变化。

    对于这裂缝内的变化,殷无流可以说是在场,了解最为详细也最深入的人。只不过他的心中,还是依旧有着疑惑和不解。

    因为从这裂缝当中能够观察到,那绝不是实质性的坚冰,又不像是某种阵法,似乎是非常神秘且复杂的能量混杂在一起,具体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他现在也无法确定。

    不过殷无流现在倒是颇有耐心,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这冰壁是继续前行下去的重要通道,即便是能够过去,应该也是达到自己之前进入的那片空间中。

    现在的殷无流有一个冲动,很想这就去到刚刚那片空间中,去看看其中的变化到底怎么样了。可是他最后终究还是按下了这种冲动,因为能够大致估计出来,另外一片空间之中,现在应该就是在有限限度的扩大中,扩大的范围大小,与这边裂缝前献祭的武者数量存在着一定联系。

    不得不说殷无流还是非常稳的住,即便是现在这种处境下,他依旧还是让自己沉住气继续观察,而这也与他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有很大关系。

    之前那处被左风称为幽闭空间的环境中,殷无流没能够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可是却也已经将能看到和观察到,了解的差不多。

    虽然他相信那处空间,肯定也存在着某些更深层次的特殊奥秘,可是这条通道不彻底打开,另外一边也不会有真正实质性的改变,

    既然是这样,那先搞清楚这冰壁上裂缝的情况,尤其是获得一些重要重要的关键信息,自己再加以利那就完美了。

    至于击杀左风这件事,他现在也不太着急了,眼下注意力几乎都被这片冰壁上的裂缝给吸引住了。

    而连殷无流都不知道,就在他视线所在的旁边不远,左风正在悄悄的观察着,冰壁上裂缝内的各种变化。

    只不过要是再具体一点的话,曾荣留在在这边的部分部分精神领域,也只是为了辅助左风,让其完成具体观察并与幻空交流这件事。

    而曾荣自己几乎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片左风命名为幽闭空间内的地方,仔细的观察着其中的具体变化。

    其实之所以会有这样安排,左风和曾荣也有其本身的无奈。虽然他们能够进入这片区域中观察。可是却必须时刻小心翼翼,不敢让殷无流有任何的觉察。

    否则一旦让对方捕捉到了痕迹,那么相信殷无流会立刻不顾一切的出手,先将自己两人给解决掉。

    因此曾荣探查幽闭空间是主要任务,至于左风留在这边的观察,有很大的两项目的,也只是了解这边的情况,同时保持与幻空之间的联系。

    在殷无流对那片裂缝区域,小心进行探查的时候,左风就要更加小心了。他在进行探查的时候,既要小心不被殷无流发觉,同时也要避免与那灰黑色能量有所接触。

    虽然灰黑色的能量,同样不会主动包裹左风这股念力,可是接触之后结果,左风还是有一个大致的估计。

    另外左风的想法与殷无流差不多,他也同样觉得,如果想要获得重要的讯息,那么献祭生命的过程中,无疑是最好的机会。

    因为裂缝内一片死寂的时候,已经确定没有什么发现,那么想要有所收获,自然是在变化的过程中获得了。

    裂缝虽然正在变化中,可是因为殷无流的缘故,左风也没有办法,只能在附近徘徊,寻找到机会的时候,就迅速扑上去探查一下。

    这样的观察显然及不上殷无流,从裂缝中的变化中得到更多细节和讯息,而这也造成了殷无流对裂缝情况掌握的更深刻。

    不过裂缝这边的探查吃了瘪,对于其他情况的掌握,对左风来说却是一件好事。因为他能够观察周围的情况,同时还能够直接同幻空进行交流。

    本来心中已经想好,要坚决拒绝鬼魇的提议,可是当对方说出最后的条件时,暴雪却是不得重新考虑起来。

    这方面左风虽然没有参与,可是他也在暗暗的思考着,而反复衡量其中的利弊以后,左风也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而幻空不知道是没有考虑,只是单纯听从左风的建议,还是他之前就得到了相同的想法,他到最后基本上,就是将左风的建议,原原本本的转述给了暴雪。

    看上去暴雪好似经过一番思考后,终于下定了决心般,开口道:“既然鬼魇长老拿出这么大的诚意,那我倒也不好断然拒绝。那么就从我们双方,各自抽调几个人,分别加入到他们的队伍当中去。”

    “我已经派出人手了!”鬼魇脸色陡然阴沉下来,他觉得暴雪这根本就没有诚意,完全就是在拿自己逗趣玩儿。

    然而暴雪却是一副不急不缓的模样,话说到这个时候,他直接慢慢的将视线,转向了鬼魇的身边。

    那鬼魇刚刚浮现在脸庞上的怒容,顷刻间就消失不见,好像前一刻还是阴云密布,转眼间就变得晴空万里。

    “不错,你这提议倒也并不是毫无道理,既然是这样,傀门主也应该有所行动才对嘛。”

    鬼魇在说话的时候,已经缓缓的转头朝着旁边的傀重望了过去。若非是暴雪的目光示意,他差一点都要忘记了身边的傀重了。

    这鬼魇本来就很精明,暴雪的眼神落在这边的时候,他其实一下子就明白过来。

    暴雪不愿意派人出去,自然也是对鬼魈阁的防备,毕竟双方的合作本来就不牢固,怀疑自己想要借机发难也很正常。

    鬼魇肯定不可能为了打消暴雪的疑虑,继续加派人手配合行动。可是鬼魈阁不能派人,却不表示傀灵门不能派人。

    毕竟暴雪想要的是一种平衡,而只要在平衡的基础上,能够达到鬼魇迅速收集足够人手的目的,那就一切都没问题了。

    然而听到鬼魇的话后,傀重这才突然反应过来,暴雪答应合作的条件,竟然是要让自己配合。

    而面对这个提议,傀重顿时感到自己的头,瞬间一个变成了两个大,因为他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适合的人能够派出去。

    自己傀灵门带过来的人,最得力的那部分,在之前那迷雾当中,与鬼魈阁的混战中损失惨重。如今傀襄和成天豪又生死不知,他身边能够派出去的就只有那位修行鬼道的强者了。

    其实用“派”并不合适,用协商反倒是更准确一点。

    如果让那位鬼道强者配合行动,傀重甚至已经考虑,要不要自己直接参与到行动中。

    然而这个想法也只是刚刚冒头,就被他给迅速的压了下去。毕竟这片冰壁才是眼下的重中之重,谁也不敢保证冰壁会不会突然出现变化。

    如果自己外出行动时,那冰壁突然出现通道,又或者有其他特殊方式能够穿过,那自己可就真的亏大了。到时候别说是鬼魇和暴雪他们,就是那鬼道强者也不会留给自己半分好处。

    至于这名鬼道强者,傀重不想让对方离开自己的视线,因为对方本身就太过特殊,若是离开自己身边,其所具备的危险会成倍的增加。

    “怎么?傀门主看样子很为难呐,不是对我们的合作你也同样感到为难吧?”

    鬼魇在说话的同时,双目已经缓缓的眯了起来,在他那双小眼睛当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丝凛冽的杀机。

    此刻的傀重倒是并未害怕,可是他的心中是真的为难。不过他也只是在短暂的犹豫以后,无奈的叹息着点了点头,道。

    “既然是鬼魇长老有所差遣,那我当然不会拒绝。在下当然需要留在这里,那就只好由您辛苦一趟了。”

    傀重那番话到了后来,已经悄悄的将视线转向了那名鬼道强者身上。而那名鬼道强者之前仿佛融入在一片阴影中,直到这个时候微微晃动,才让其他大多数人注意到。

    在显现出身形以后,这名鬼道强者也在短暂的犹豫以后,这才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下来傀重的要求。

    那鬼道强者顺利答应出手,倒是让暴雪略有一些意外。显然他之前开出这样的条件,其实多少也是有些想要挑拨离间的目的。

    未曾想到对方十分痛快的答应了下来,略感失望的同时,暴雪直接看向自己身边,轻声吩咐道:“看来只好麻烦甄幽,你与我儿寒冰一道出手,尽快打开冰壁,对于我们来说这是眼下更重要的事。”

    站在斯蛮拓身边的甄幽,倒是没有丝毫犹豫,轻轻点头的同时,就已经迈步走了出来。寒冰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在跟着甄幽向对方队伍中行去的时候,他与暴雪无声无息的有过一次眼神交流。

    就这样重新准备好的队伍,实力相比之前明显强了一大截,此刻已经快速的出发,分别进入两个不同方向的通道行去。时间对他们非常宝贵,噬魂虫不久后就会变得躁动起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