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双腿大开道具调教的小说(白洁和高校长)最新章节列表

2021-05-22 08:29:1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杜老眸色深幽,面色分外凝重。

柳云姝唇角紧抿,想也知道她都能想到的事,师父恐怕只会比她更敏锐,韩家的水恐怕比她想象中还要深。

师徒俩神色流转间越发凝重,而憨实的

 杜老眸色深幽,面色分外凝重。

    柳云姝唇角紧抿,想也知道她都能想到的事,师父恐怕只会比她更敏锐,韩家的水恐怕比她想象中还要深。

    师徒俩神色流转间越发凝重,而憨实的韩常山却被田老七狠狠拍了肩膀一巴掌。

    “换什么换,医院又不是她家的,院长刚刚来都没发话,你小子怂个什么劲儿。”

    田老七简直越说越来气,“哼!坚决不换!”

    韩常山一脸苦笑,“田叔,不是我怂,实在是你不知道二嫂不是我们能招惹的,我宁愿换大病房,也不想跟她对上……”

    “出息!”田老七没好气地哼!

    “韩叔,你家不是在阴阳岭附近吗?我怎么听说那位大婶儿可是城里人啊,你们是本家吗?这么怕跟她对上。”

    柳云姝状若不解地皱了皱眉头。

    “不对啊,就算是本家,你家老爷子也是长辈,她一个晚辈也不能这么无理取闹吧。”

    杜老幽幽眯了眼拐弯抹角瞎打听的柳云姝,眼神警告她适可而止。

    柳云姝嘴角弯弯,冲他挤挤眼。

    韩常山先是被问得楞了一下,而看了眼一脸愤然的田老七,抬手摸了摸后脑勺。

    “怎么说呢……我们韩家窑其实是青阳韩家的旁系,二嫂他们家是嫡系一脉,地位自然要高,甭说我们家老爷子了,就是我们旁系的家族长见了嫡系一脉也都要恭谨行礼的。”

    “也就是说,你们整个韩家窑的人,都听命于嫡系一脉?”韩常山虽然说的含糊,但柳云姝却敏锐地抓住了重点。

    杜老眼睛微地一眯,紧紧盯着韩常山眸光极为锐利。

    韩常山看看柳云姝,再瞅眼杜老,总觉气氛哪里不对,而柳云姝的问题,更是令他费解,同时也很为难。

    田老七也觉哪里不对,但任凭他听了好一会儿,也没搞明白柳云姝到底想干啥,又见韩常山露出为难之色,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田老七连忙打圆场。

    “好了,云姝,你韩爷爷一家以采药为生,哪儿像世家大族似的那么多弯弯绕绕,你啊,瞎打听个什么劲儿,忒无礼了……”

    田老七的这话有点重,韩常山为人实诚,到也没觉柳云姝唐突无礼。

    “田叔,你别,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只不过有点不好意思罢了。”

    韩常山说着面色露出一抹莫可奈何的苦笑。

    “我们韩家窑大半都是我们这一支旁系的,靠山吃山,我们平常除了务农,就是上山采药,采回来的药大都由族长交给嫡系一脉帮我们售卖换钱,可以说嫡系掌控了我们旁系的大半财权,我们哪儿敢得罪嫡系的人啊。”

    “你们自己采的药,自己拿出去卖就好了,干嘛要给嫡系?”柳云姝不解地问,总觉哪里怪怪的。

    “早些年抓的紧,谁都不敢私自买卖,投机倒把罪名忒大,谁都不想被抓去游街示众挨批斗啊,索性嫡系家主上头有关系,也才能帮衬我们一二,这些年一直都是如此,我们族长反复强调,嫡系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都要感恩戴德……”

    柳云姝听得眉头直皱,越发觉得这里面事大了,同师父交换了个眼神,嘴角轻地抿紧少许。

    “刚刚韩叔你一眼就认出了张秀英,你常去他们家?”

    “……咦,这话可不能乱说。”韩常山连连摇头,“二嫂可是寡妇,我、咳咳、我怎么肯能去她们家……”

    柳云姝没想到他反应会这么大,简直有点哭笑不得。

    杜老和田老七齐齐瞪了过来,柳云姝忙收敛嘴角边肆意的笑。

    韩常山缓了一下,脸色依旧略发尴尬,见三人都将目光投向他,嘴角微微一僵,迟疑了一下,方才接着道。

    “我偶尔被族长派去送草药,不过,去的都是韩家老宅,亲自交给家主,偶尔还能见着未来家主,我们族长交代我要跟未来家主打好关系,我这人性子实诚,有点不会讨好人,往往都是家主和未来家主问什么,我就答什么,每次回来都要被族长踢屁股……”

    韩常山脸色爆红,一激动竟然说吐露嘴了,韩常山耷拉着脑袋恨不能找个地洞钻进去。

    田老七捋着胡须强忍笑意。

    柳云姝和杜老却一点儿都笑不出来,憨实的韩常山无意中给他们提供的这个消息,更加证实了他们的猜测,两人面色皆沉了下来。

    周山和牛启明一进门,就觉气氛不对。

    “咦?你们来了啊。”柳云姝一抬头猛地看到俩人还楞了一下,随即迎了上去,“牛局,真是不好意思,还麻烦你跑一趟。”

    “没关系,是出什么事了?”牛启明先是上下打量一下,没觉着她哪儿受伤什么的,这才松了口气。

    回头瞪了一眼跟他谎报军情的小子,害他以为小嫂子出事了,跑得满头是汗,差点没把肺都给他憋炸了。

    瞅着眼前神采奕奕的柳云姝,牛启明此刻心里五味杂陈,他真是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昨儿才被老大耳提面命,今儿个就来这么一出,差点没给他心脏病都吓出来。

    周山心虚又无奈的摸摸鼻子,真心不是他故意骗人,实在是小师姑要他不要声张,他就先报了小师姑的名字,哪儿成想这位牛气哄哄的局长,一听小师姑的名字,脸色都变了,蹭的起身就跑,跟个兔子似的一下子就蹿没影儿了。

    等他好不容易追到医院,就见这人黑着一张脸在大厅门口等他,那眼神骇得他小心肝都忍不住发颤,周山求救地看向嘴角有笑的柳云姝。

    柳云姝不觉莞尔,“牛局你别怪他,是我不让他说的。”

    周山忙不迭狠狠点头,牛启明面色稍缓。

    杜老见三人有说有笑,忙招呼道,“好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云姝你先领牛局去我办公室稍坐。”

    “嗯,好。”柳云姝先是同师父微微点头,而后又远远看向病床上的人,启用异能再次确认过后,方才同田老七和韩常山挥手告别。

    出了病房,才走没几步,柳云姝猛地回头,走廊拐角似有一抹残影闪过。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