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她的小手覆上他的昂扬顶端( 摧花校长)最新章节列表

2021-05-28 08:06:0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过了十点,广场上的人陆续散去,讨论了外出旅行的一帮人,也各自回家。

吕冬和七叔家紧挨着,俩人一起往村里走。

“你演了个啥角色?”吕冬问道。

路灯下

  过了十点,广场上的人陆续散去,讨论了外出旅行的一帮人,也各自回家。

    吕冬和七叔家紧挨着,俩人一起往村里走。

    “你演了个啥角色?”吕冬问道。

    路灯下,吕建仁的影子不停的变长变短:“杀手,出场没一会儿,叫就尹剑平杀掉的那种。”

    吕冬笑:“叫大唐第一高手干掉,很有面子。”

    吕建仁好奇:“尹剑平演的是大唐第一高手?”

    吕冬耸耸肩:“反正导演和编剧是这么说的,说是等到续集就亲自上场给李元芳来个官方证明。“

    吕建仁诧异:“就这破剧,还能拍续集?”

    吕冬转头看七叔一眼:“啥叫破剧,这是我投资的好不好!七叔,我跟你说,我这眼光好着呢,《乡村爱情》多火,一套播完了,太东台很快就二播。”

    吕建仁不屑说道:“你那是投资的电视剧?你是投资的赵老根……”

    “七叔,你就等着瞧。”吕冬牛皮哄哄:“等到《神探狄仁杰》火了,你去给我开半年车!”

    吕建仁哪能怕吕冬:“行!就这么说定了!要是不火,我看上的路虎卫士,进口的,你想办法给我弄一辆。”

    吕冬应道:“没问题。”

    快到家门口时,吕建仁拍了下脑门:“有个事,差点忘了,你让我注意的刁家村的那个在少林寺的武僧,好像是回家来探亲了,就这两天的事,你再找人去问问。”

    吕冬来了兴趣:“确定?”

    吕建仁微微点头:“马老三的有个亲戚在县城那一片住着,听到人说起的。”

    “行。”吕冬这边早就有那边的详细住址,甚至是联系电话:“我跟宋娜说一声,让她找人去联系一下。”

    回到家里,吕冬就跟宋娜打了电话,说了这件事,又黏糊一阵,才洗漱休息。

    早上,吕冬例行晨跑,绕着新村跑了一圈,来到南边的门头房,一个人在家里,懒得做早饭,干脆买了油条豆腐脑。

    出来的时候,正好碰上瘦高挑的吕星。

    “星哥,啥时候回来的?”吕冬记得他头着领导过来视察的那个月去了南方。

    吕星似乎没睡好,俩黑眼圈像熊猫一样:“这两天回来的。”

    吕冬随口又问了一句:“东西都收拾回来了?”

    “早收拾完了,没弄回来,这么远,不够运费的,我在当地都当破烂和二手货卖了。”吕星揉了揉黑眼圈,说道:“咱这边条件好了,收拾东西,趁机在外面旅游转了转,回来就不一定有空了。”

    对自个村里的人,吕冬很有耐心,配合着问道:“去哪玩了?”

    吕星说道:“去了趟南云,人家那边的风景和气候真没得说,咱吕家村建设的挺漂亮,民俗区不比那边的古城差,气候就差远了。”

    他指了指东边升起来的太阳:“这才四月份,太阳一升起来,就热得要穿短袖。”

    吕冬说道:“咱们这的春天,短的跟没有一样。”

    “哎呀,耽误你吃饭了。”吕星准备走,走之前又说道:“我从南云带回来一些鲜花饼,回头给你送点过去尝尝。”

    “不用了,不用了。”吕冬客气一句,回了家。

    吕星买了豆腐脑和烧饼,提着回到家里,两份配好调料,一份就是白花花的豆腐脑。

    他在餐桌上给父母放好两份,去厨房里取了糖罐回来。

    父亲吕建宁看一眼他手里的糖罐,皱眉说道:“哪有放糖的!”

    吕星自顾自的打开糖罐,往往里放白糖:“一人一个口味。”

    吕建宁感觉难以理解,摇摇头却没再说话,对付起了早餐。

    他老婆这时过来,因为一会要去老村看唱戏,吃起来特别快,头一个吃完就走了。

    只留下一句:“碗放在盆里,等我回来洗。”

    爷俩就跟大部分五十多的父亲和三十的儿子一样,各自吃着饭,很少说话交流,只有铁勺子碰到碗的声音。

    吕建宁率先吃完,抬手抹了把嘴,看着慢悠悠喝着白兮兮豆腐脑的儿子,问道:“这次回来不走了吧?”

    吕星略微抬头:“应该……不走了。”

    吕建宁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既然不走了,就安稳的找个活去干,你都三十了,去年回来一直歇着,这么长时间啥都不干也不是个事,村里有分红归分红,年轻点的哪个不去干活?哪有等着吃轻食的,不管能干点啥,总得有个事干着。”

    吕星的勺子停在嘴边,看向老父亲。

    受到吕家村的大环境影响,吕建宁不觉得年纪轻轻就应该待在家里享受分红:“回头我去找找你三爷爷,村里这么多岗位,总有适合你干的。”

    “家里又不缺钱。”吕星沉默着。

    “谁说不缺钱。”吕建宁突然问道:“我看了存折,年前给你的钱,咋这么快就花没了?”

    吕星辩解道:“这次不是去南云转了一圈,我那边朋友多……”

    吕建宁有点不高兴:“那也不能花了七八万!”

    吕星脸色难看:“以前的媳妇,帮过的朋友,总得有个了解,无情无义的走,不叫人戳我脊梁骨。”

    儿子好不容易从南方回来,吕建宁不想为了点钱,爷俩闹出大矛盾,导致儿子再负气出走,连忙说道:“不是说不让你花钱,咱家的条件花的起钱,人不能光看眼前,你定下来稳住了,不得再取媳妇?咱村娶媳妇,外面的倒是一般都不要彩礼,但咱也不能寒酸了,该给的还得给。”

    虽然有些不耐烦,但吕星这趟回来,看着吕家村的模样,不想就这么走。

    所以,他没说啥,继续听着父亲说话。

    吕建宁又说道:“你在村里有个工作干着,也好找媳妇,也能学点本事,跟你一般大的,除了吕春这些吃公家饭,哪个不是村里各个厂子、车间和工地上的骨干?”

    一些话,真的不好说,儿子拿了家里存折,出去一趟这么多钱进去了,这还了得?

    有个活干着,就能把人拴住,不至于出去乱来。

    吕星沉默着将加了糖的豆腐脑吃完,才缓缓开口说道:“行,我去。不过,我刚从南云回来,先歇歇几天。”

    听到儿子愿意去工作,吕建宁安下心来,后面说的休息几天,不算啥事:“我先给你三爷爷打个招呼,你歇歇够了就去上班,不管去哪个岗位上,都好生干,学点真本事,就咱村这个条件,有点真本事,挣钱少不了。”

    吕星收拾碗和勺子,露出长袖T恤的手腕,细的皮包骨头。

    吕建宁看着儿子,知道这些年在南方没少吃苦,再有仇的父子也是父子,终归心软:“折子上的钱,你想花就花,吃好一点,穿好一点,这些都不算事,要是碰见困难,就给我打电话,你解决不了的有你爸,你爸解决不了的豁出脸去找冬子……”

    吕星默默的把碗放进洗碗盆里,打开水龙头冲洗,终于回了一句:“爸,我就歇歇一周。”

    “我去村支部转转。”吕建宁出了家门。

    洗过碗,吕星就觉得累了,身体状况不好,稍微干点活就累得慌。

    坐在沙发上歇了一会,脑袋空白的啥都不愿去想,直到墙上的挂钟敲响十下,吕星才挪动着身体站起来,出门去了老村那边。

    有事得过去一趟。

    民俗旅游区店多,人多,生意多,这会儿来闲逛的人就不少了。

    可惜,这里实在太保守,不像南边那样开放,老街、美食街加上集街,各式店铺得有上百个,竟然连一家酒吧都没有。

    吕星到处转了一圈,很快在老街的旅游公司外面,找到了要找的人。

    年纪比他小几岁的吕明,以前在老村的时候,两家挨着很近,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

    跟他家不同,吕明家里底子厚点,村里公开募股的时候,投了些股金,每年除了村里的户籍分红,还有数额不菲的投资分红。

    吕星之前就侧面打听过,吕明家里多了不说,几十万存款是有的。

    俩人找了个民宿的院子,坐在哗哗流水的水池旁边,吕明跟老板要了壶好茶,跟吕星一起说话。

    虽然之前多年不见,但怎么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吕星回来以后,聊过一次,那种疏远与陌生,基本上就没了。

    吕明拿出个茶杯,放在对面,给吕星倒上茶,问道:“星哥,还是你悠闲,想去哪就去哪。”

    吕星说道:“你可别羡慕我,家里都嫌我游手好闲了。”

    其实吕明也有这种看法,吕家村从老的到年轻的,但凡年龄身体还行,哪个不出来上班干活,有几个人干等着拿分红。

    “年轻,总得有点事干着。”吕明从侧面规劝:“咱才多大,总不能现在就混吃养老,这样啥时候是头?”

    “我爹说了,要去找三爷爷说说,让我上班。”吕星把话引到自个想要的方向上:“不过得稍微等等,我刚从南云玩了一圈回来,多少歇歇两天。”

    吕明本就打算借着五一长假再申请个年假,带着媳妇出去旅游,昨天还问过吕冬去韩日的事,不禁问道:“星哥,南云那边咋样,好不好玩?”

    “挺好。”吕星说道。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