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初试风雨目录肥水不流(熟妇的荡欲)最新章节列表

2021-05-28 08:29:39【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你待如何?”傅玉书心头脑火,可是此刻也只能憋着怒火。

他在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毕竟从小他接手的教育就是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的要求不高,以

  “你待如何?”傅玉书心头脑火,可是此刻也只能憋着怒火。

    他在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毕竟从小他接手的教育就是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的要求不高,以后你听话就成。”

    傅玉书的眼睛都快要喷火了,双拳微微颤抖着。

    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一个毛头小子威胁。

    就在这时候,独孤凤来到附近。

    “金肆,烤肉好了。”

    傅玉书看到独孤凤,立刻就想要撩妹。

    可是一想到身边的金肆,心情又不好了。

    “独孤姑娘,可有需要在下帮忙的地方?”

    “没有。”金肆直接帮独孤凤回答了:“还有,她是我内定的,你的祖奶奶,所以收起你龌龊的想法。”

    “什么祖奶奶?”

    “你忘记了吗,在辈分上我是你的祖爷爷,所以她挡你祖奶奶有问题吗?”

    “谁承认……”

    “嗯?玉书啊,你不乖了哦。”

    傅玉书怒火中烧。

    “你不是他的随从吗,怎么又成了他的祖爷爷了?”独孤凤知道傅玉书在金肆的面前占不到便宜。

    不过她觉得金肆能够占便宜很大程度上是武力上的差距。

    可是现在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对。

    金肆这都还没动手,傅玉书好像就要遭不住了。

    这才多久的时间,金肆已经从随从变成了祖爷爷,这身份换的也太快了。

    “其实说我是他随从是为了掩盖身份,其实我是他的长辈,他父亲是我孙子辈的,可是在外走动若是孙子孙子的叫,肯定是不方便的,再说我孙子他也是要面子的,所以在外人面前,我就牺牲一下自己,以主仆相称……嗯,这个解释怎么样?”

    “那为什么现在又直接承认了?”

    独孤凤知道金肆是在扯淡,不过她就想两知道,金肆还能扯出什么花来。

    “小凤儿,你又不是外人。”

    “不要再叫我小凤儿,我的年龄比你大。”

    傅玉书看着金肆和独孤凤旁若无人的聊着天。

    而自己这么个大活人,他们就好像看不见一样。

    心头更加火大,又有点难以忍受。

    他这辈子都没有被人忽视过。

    回到临时营地,青松和阴铁雄只是稍稍抬头看了眼金肆和傅玉书。

    他们两个在金肆面前就属于毫无话语权的人。

    金肆自顾自的坐到火堆前。

    与独孤凤腻歪在一起。

    独孤凤最近估计是习惯了金肆的厚脸皮。

    也不再那么抗拒金肆了。

    “小凤儿,我给你切肉。”

    傅玉书看着金肆与独孤凤打的火热,心头更不是滋味。

    再看青松,你说你好大一个掌门,也不管管。

    可是青松不管,他也管不住。

    他能怎么办,金肆都喊他岳父了,他都没办法反驳。

    打也打不过,说也说不过。

    至于阴铁雄,他现在是最老实的一个。

    他知道自己的身体被金肆动了手脚。

    自己的生死就是金肆的一念之间。

    和金肆刚正面,那就是自寻死路。

    傅玉书则是默默的吃着东西,心里百般不甘。

    习惯了C位,突然沦为边缘咖,不管是谁都会心理失衡。

    这一路上,傅玉书的感觉更差。

    青松对他还算客气,可是那种客气却带着几分疏远。

    总是不愿意与他接触与交流。

    傅玉书能够感觉的出来,青松对他有防备。

    相较而言,青松和金肆的交流似乎就要随意的多。

    傅玉书感觉自己完全就是透明的。

    这也让他有点后悔,那天的行动太鲁莽了。

    当然了,鲁莽也就算了。

    关键是鲁莽之后还没有成功。

    这问题可就大了。

    现在被金肆反将一军。

    导致他现在束手束脚。

    若是不能解决掉金肆,那么他将永远被金肆克制。

    只是在路上的机会太少了。

    而且金肆的武功不弱。

    单是那天,他能轻松的避开自己的攻击。

    至少他的身法就已经不弱于自己。

    傅玉书担心,若是再失手会激怒金肆。

    从而曝光他的真实身份。

    到时候别说是实现自己的计划,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

    所以傅玉书虽然站不了C位,可是还是隐忍着。

    等待着到达武当后,再C位出道。

    接下来的路程到时候风平浪静。

    除了十几拨山贼土匪,十几拨武林中人的骚扰。

    杀了百余人,抢了一些钱之外,就再没有其他的波澜了。

    辛辛苦苦几个月,众人终于来到了武当脚下。

    金肆站在山脚下,张开双臂。

    “武当的小师妹,我来了……”

    青松的脸色很难看,他很想这时候转身离开。

    傅玉书看到青松的脸色,心中暗喜。

    希望青松能够在这时候发现金肆的为人。

    然后将他驱逐下山。

    就在这时候,一个土里土气的年轻人带着一群道士跑下山。

    “掌门。”那年轻人惊喜的叫道。

    “师父……你……你怎么回来了?”

    “我不能回来?”青松黑脸反问道。

    “不是不是,弟子不是那意思,白石师兄说您被歹人掳走了,前两个月他急急忙忙的回来,支取了大笔的欠款出门了……糟了,白石师兄不会是想要骗钱吧?”

    青松摆了摆手:“确有此事,为师前些日子确实遭遇了一些事情,不过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那师父您没在路上遇到白石师兄他们吗?”

    “多半是我们走的路不同,所以错过了,你且派人去追他回来。”

    “这几位是?”

    “我是你们掌门的女婿,也是武当未来的掌门,你们可以叫我少掌门,等将来我岳父死了,我就是新任武当掌门。”

    “大胆!休要在此胡言乱语。”一群道士破口大骂。

    “你们不信问我岳父。”

    青松深吸一口气:“先上山再说吧。”

    傅玉书不明白,金肆都这般口无遮拦了。

    为什么青松还要隐忍,就殷伟金肆救过他吗?

    这狗东西,这么大的恩情也不懂得留给自己。

    “怎么都是道士,就没有一个漂亮的道姑吗?”

    青松不想理会金肆,默默的走在山路上。

    金肆不依不饶的凑到青松身边,小声问道:“云飞扬是哪个?”

    “他不在这里。”

    “我在我在。”那土味年轻人耳目聪慧,听到了金肆的声音:“小兄弟,你找我?”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