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床震写得多细致的小说有哪些(公公与媳妇)最新章节列表

2021-05-29 08:33:3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檀道济带着儿女刚进到书房内,就见田叔领着田嫂来请罪。

田嫂显然十分懊悔,对着檀邀雨就要拜,亏得邀雨手快才拦住了。

“是老奴无能。将军千叮咛万嘱咐,今日要将

檀道济带着儿女刚进到书房内,就见田叔领着田嫂来请罪。

    田嫂显然十分懊悔,对着檀邀雨就要拜,亏得邀雨手快才拦住了。

    “是老奴无能。将军千叮咛万嘱咐,今日要将人看好,莫生出乱子。谁曾想夫人竟然趁着出恭从窗户跑了。女郎好不容易回家,竟被拦在家门口,这都是老奴的过错。”

    檀邀雨自然不会怪田嫂。莫说她对田叔的感情就如同亲人一般,便是换成别的侍婢,她也没必要因为蒋氏就迁怒他人。

    檀邀雨宽慰了田嫂几句,再三表示自己并没在意,“若不是今日这一出,建康城的人也不会真的相信我与常人无异。反倒是我该谢谢田嫂。”

    田嫂忙摇头,“女郎千万别这么说。从前的事儿都是那些无知的闲汉和流浪儿以讹传讹!咱家老头子每次都同老奴说女郎乖巧懂事,绝不是什么妖邪!”

    檀邀雨浅笑,“虽说清者自清,不过人言可畏,总还是小心些好。府上人多口杂,今日还要您同田叔辛苦一下,将府中无关紧要地人先都遣散回家,多贴补给他们一些工钱。过些时日再叫他们回来。”

    田嫂显得有些犹豫,“这……贴补些银钱事小,可将军府家大业大,没人服侍怎么行?”

    檀邀雨笑答:“晚些时候会有人派给您差遣的。我要在建康停留些时日,难保这期间不会有歹人暗中生事。我也不想连累了府中仆妇。”

    檀道济也首肯道:“就照女郎说的办吧。”

    檀道济都开口了,田嫂忙点头应下,“是,小心无大错。老奴这就去办。”

    待田叔和田嫂退下了,檀道济才对邀雨道:“我明日就派人送蒋氏去庄子上修养着,你安心在家里住下,就别再往鸡笼山跑了。五学馆里住的都是男人,你个女郎留在那儿总会被人诟病。”

    邀雨知道,自己现在不是秦十二了。

    “檀邀雨”这个身份十分敏感,稍有差池都会连累父兄,所以她只是略有迟疑便也答应道:“蒋氏还是暂时留在府中吧。宋皇刚赐婚,主母便被送去庄子上,怕是会被人非议。爹不用顾虑我,我自有分寸,不会再像少时一样莽撞了。”

    檀粲一听邀雨这话就急了,“爹!你们不会真的打算让大哥去尚那什么公主吧!先不说那公主品貌如何,一旦大哥娶了她,日后哪儿还有前程可言?!”

    檀道济望向长子,颇为愧疚道:“爹知道此事是委屈了你。我会再设法同皇上周旋的。此事未必就没有办法了。”

    檀植心中虽也不甘心,可他深知何为金口玉言,只能宽慰父亲道:“看皇上今日的样子,对父亲明显忌惮更深,若在此事上违逆了他,咱们家就真的是站在刀尖上了。北魏经过此战,当会消停一段时间。鸟尽弓藏,皇上知道这点,才敢在此时赐婚。父亲放心,若尚了长公主真的能让皇上信任檀家,儿绝无怨言。儿是长子,理当为父亲分忧。”

    檀道济拍了拍檀植的肩膀,深深叹了口气……他明白长子的牺牲。檀植能以大局为重更让檀道济甚感宽慰。

    檀粲一看父兄都一副认可婚事的态度,当即求救般看向檀邀雨,“小妹,你不会也同意这门婚事吧!?”

    檀邀雨挑眉,“你这么不愿意大哥尚公主,那不如你去。反正宋皇也只是想要个姓檀的联姻,至于是檀大郎还是檀二郎他怕是也不在意。”

    檀粲惊得向后跳开,“别别别!我可不想成亲!”他这一跳正好撞到了檀植,檀粲回头瞧了眼大哥,又咬牙道:“行!我娶就我娶!”

    檀邀雨嗤笑,“檀家又不是只有你们两位郎君。以后要继承父亲爵位的是檀承伯,要尚公主,怎么也得是个未来的伯爵才行吧。”

    檀植和檀粲愣了一下,纷纷去看檀道济。

    檀道济没想到邀雨会把幺子也牵扯进来,不免有些犹豫。

    手心手背都是肉,幺子最近行事虽有些偏差,可也是自己悉心栽培的。那孩子刚开蒙时便能背诵自己的兵法,若肯教导,他日也会是栋梁之才……

    檀邀雨一眼就看出了父亲的犹豫,心中虽有些不满他偏心,却没点破,只道:“父亲应该清楚,即便大哥真的尚了长公主,也不过是缓解一时。为了这一时太平,就牺牲大哥一生的幸福,当真值得吗?听说檀承伯已经在宫里领了差事,他反正也是要一直留在建康的,何不就尚了长公主。”

    檀道济沉默片刻,遂望向邀雨,“雨儿可还有别的法子?若能解此困局,爹愿意解甲归田。”

    檀邀雨同父亲对视片刻,看来父亲对檀承伯是真心疼爱。曾经父亲双眼中总带着凛冽果决的光芒,此时这光芒也渐渐褪色了。

    父亲老了……

    邀雨虽然对蒋氏母子十分憎恶,却总也不忍心逼迫自己父亲做选择,她叹了口气,转口道:“檀承伯与豫章康长公主年岁相差得太大,宋皇是不会答应的。父亲若信任女儿,此事便交由女儿来办吧。父亲和两位哥哥只要在人前装作十分满意这份婚事的样子即可。无论听说了什么,都不要露出一丝不满之意。”

    檀粲双眼顿时就亮了!“小妹你有什么法子,快说来听听!”

    檀邀雨白了二哥一眼,“你那嘴可有把门?真要是告诉你,你还能守得住不宣之于口?”她又看向檀道济和檀植,“父亲和大哥都过于耿直了,若是知道实情,怕是演不出真实的反应,骗不过旁人。”

    檀道济同檀植对视一眼,对邀雨点点头,“好。此事为父绝不过问,全权交给你去办,只是承伯……”

    檀邀雨扭过头不去看檀道济,“父亲无用多言,女儿心中有数。”

    邀雨显然是不满檀道济偏袒檀承伯,一时屋内的气氛便有些尴尬。幸好此时田叔来敲门,“将军,门外有位姓朱的女郎求见女郎。”

    檀邀雨一听是朱圆圆来了,扭身朝檀道济拜了一下,“女儿还有事要办,先行告退了。”

    檀道济叹了口气,允道:“去吧……”

    见檀邀雨毫不犹豫地离开书房,檀植忙宽慰父亲道:“小妹在外多年,难免有些心结。她如今肯在家里住下就行。来日方才,总会与我们亲近起来的。”

    檀粲也符合道:“就是就是。我这就去让田嫂烧几道小妹儿时爱吃的菜!小妹既然说有办法,就肯定是有办法。爹你就别板着张脸了。”

    檀道济此时心情复杂,点点头道:“但愿如此……”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