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警花穿着警服光着下身献身(撕裂美女衣)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04 07:59:5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那幽影在场几乎无人不曾见识过,而且其中一大部分,至今还被这幽影给控制着不敢反抗,所以看到的时候好些人,都会下意识的绷紧身体。

然而寒冰却是极为专心,为眼前的武者拔除

  那幽影在场几乎无人不曾见识过,而且其中一大部分,至今还被这幽影给控制着不敢反抗,所以看到的时候好些人,都会下意识的绷紧身体。

    然而寒冰却是极为专心,为眼前的武者拔除寒气,好像根本就不知道身后发生的事情,也不知道危险正朝着自己逼近。

    然而就在那幽影疾速冲过来,眼看着就要靠近其后脑位置的时候,突然在那幽影前方,就出现了一片看不到的壁障,同时还有着一圈圈并不明显的涟漪,朝着四周围缓缓的荡漾开去。

    这种变化并不算太过明显,可是在场这些武者,一个个修为不俗目光锐利,也都清晰的捕捉到了这点细节。

    不过即便是亲眼见到,除了暴雪和鬼魇等少数几个人,几乎也没有人能够看出,寒冰在那悄无声息间,催动出来的那一缕寒气。

    对于普通人来说,能够无声无息间将那幽影阻挡下来,这算是非常惊人的手段。而对于鬼魇等人来说,寒冰悄无声息出手,只动用了很少一部分寒气,却是更加的让人震惊不已。

    不过更惊人的还在后面,那幽影在撞到一片看不见的“壁障”以后,只是速度在骤然下降,却没有立刻停下,又或者立即向回反弹。

    不了解的人,还一脸的兴奋,等着看到什么更加惊人的变化,而了解那幽影的人,一个个却是脸上的肉颤了颤,好像想起了什么,却又偏偏不敢肯定自己所见到的是否就代表了最终结果,或者说自己脑海中的推测,还不敢完全确定。

    那颗幽影速度下降的非常惊人,甚至在下降到一定程度后,看上去就好像要静止了一般。

    对于鬼魈阁的人来说,这样的一幕已经不能用反常来形容,那根本就是不该出现的情况。因为那颗幽影释放出去,就必须要拥有高速移动的性质,当其脱离这种性质的时候,说明其本身性质都在逐渐发生了改变。

    就在下一刻,那幽影陡然间在空中剧烈的颤抖,随即便迅速的朝着过来的方向返回。

    在场哪怕是明广和万良等人,也都清楚幽影释放完毕以后,若是未能够一“击”得手,便会立即返回,绝不会继续停留。

    然而这次那幽影不仅未能迅速返回,甚至只是刚刚调转方向,就突然间凝固在了空中,仿佛一下子被嵌入了空间中不能移动分毫。

    幽影本身在此刻颤抖的愈发剧烈起来,可是位置却始终未曾改变,看上去就好像一个人,被关在囚笼中拼命挣扎一般。

    这个过程持续的时间很短,或者更准确一点来说,那幽影从释放到被阻挡、困住,前后也就是在两三次眨眼间的事情。

    就在鬼魇和其他鬼魈阁武者,不敢置信的目光当中,那幽影表面的颜色开始逐渐的改变。幽影的颜色开始缓慢的改变,看上去仿佛挂着一层白霜,那幽影中的白色痕迹,还在一点点的向着内部延伸而去。

    另外在那外部变白的部分,可以清晰的看到一层层碎裂,化作一片片粉末,并且那粉末在不断掉落的同时,直接消融到了天地之间。

    虽然无法准确的搞清楚,这幽影到底其外部是由什么构成,不过无外乎规则之力、精神力和灵气这几方面为主要的构成条件。

    当外部破碎以后,内部剩下的就只有一滴晶莹剔透的血液。虽然这样的结果更让人感到吃惊,可是大家都没有看错,那的确就是一滴血液。

    在场有的人吃惊不已,同时又感到有些不解和疑惑,却也有人露出了惊讶和若有所思的表情。

    幻空和暴雪都是活了许多岁月的老怪物,只观察和感受了很短时间,就已经看出了那血滴的情况了。

    除了这些人之外,在场还有一个人,他是能够更加清晰且直观感受,那血滴一些特点的,这正是左风。

    殷无流对于那幽影与血滴,并不算多么了解,可是他这人更加注重实际用途。因此他并不太在意,注意力反而依旧集中在了冰壁的裂缝之上。

    没有了殷无流在附近,左风自然也就能够放心大胆的继续探查。可即便是探查的非常仔细小心,左风竟然也搞不清楚,这颗血滴到底是来自什么存在。若是勉强排除可能的话,他觉得这血滴应该不属于人类。

    正在左风满心的惊讶与不解之时,一丝念力波动化作声音,直接传递了过来。

    “这是凶兽厉魂的血液,你不了解也没有什么,毕竟当年祸乱过去了太久。而且真正获得好处的几个宗门,对外都讳莫如深。

    连我们这么些年同在古荒之地,也都不曾知晓那厉魂的血液,竟然被他们鬼魈阁得到,还以此炼制出来了噬魂虫。”

    没有错,那幽影自然就是鬼魈阁的不俗手段噬魂虫。刚刚那名鬼魈阁武者,正是打算借此偷袭寒冰,他想着的是就算是偷袭不成,总还是能够将其收回才对。

    却哪曾想得到,最后竟然是如此结果,不光偷袭失败,而且那噬魂虫还直接被废掉了。

    正在这个时候,暴雪已经开口了,他是直接向寒冰吩咐道。

    “我儿直接收了那血滴,不要用身体直接接触,小心将其完全禁锢不要与外界接触。”

    听到暴雪此言,鬼魇脸色陡然一沉,猛的转头大喝道“你敢!”

    暴雪转头望去,还不退让的针锋相对,“我为何不敢,你们偷袭在先,我儿手段不俗给挡下,不管得到什么也是凭他个人的本事,这本来就天经地义。”

    暴雪沉声开口的同时,寒冰已经毫不犹豫的出手,丝丝缕缕的寒气自然而然的形成一张密不透风的大网,直接将那血滴彻底笼罩住。

    看到寒冰出手的细节,不管是暴雪又或者是幻空,都忍不住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他们两个是对凶兽厉魂有所了解,自然对其血滴的特点也有更深的认识。

    他们担心的是寒冰收取时不小心,不仅没有能成功获取,反而到最后还让自己陷入到了危险的境地。

    寒冰顺利的收取了血滴,将其直接放入到储晶当中,鬼魇眉心的肉因愤怒连连跳动。

    那名释放噬魂虫的鬼魈阁武者,见到这样的情景,明显有些着急,忍不住开口请求道:“鬼魇长老,他……”

    “闭嘴,你个废物,还不给我滚回来!”鬼魇此时极为郁闷,他不敢轻易对暴雪发难,打破现在的联手,便将一肚子的邪火都发泄在了自己手下的身上。

    左风直到此刻还在脑子里搜寻,“凶兽厉魂”这个存在,然而想了很久,左风将自己的记忆几乎彻底的搜刮了一遍,也根本没有半点关于这“厉魂”的一点点的消息。

    倒是幻空有所猜测,所以在左风回忆了半晌,也丝毫没有什么结果的时候,他便再次传音过来。

    “这厉魂兽并非是生长于我坤玄大陆之上,如果非要将其界定为一个族类,它当然是属于兽族一类。不过我们更愿意用另外一个分类,那就是将其归为凶兽一类。”

    刚刚听到的时候,左风的脑子中还在反应着“厉魂兽”这个名字,却反而忽略了之前幻空提到的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名称,凶兽。

    此时再次提起来,马上就引起了左风的注意,他立即就用精神力传音询问,“你说的是凶兽?我虽然记的不是太清楚,可是当初幽冥兽出现的时候,我似乎就曾经听说过凶兽这个名称,难道它们彼此间还有什么联系不成?”

    本来以为对方立刻就会给予解答,然而却想不到幻空在听完以后,整个人却又陷入了沉默。

    对方越是这样一种态度,左风便也愈发好奇起来,不过双方间有着师徒这层关系,幻空不曾主动说明,他便也不好追问。

    这种沉默的时间倒是并不太长,也就片刻之后,幻空就传音给左风,道:“我没有立刻回答你的问题,我想你应该已经有些猜测了。其实事情也真的就如你想象的那样,这涉及到了古荒的隐秘。

    有些情况我不能对你解释的太清楚,相信我不说,你也能够知晓其中的隐情。”

    传音到此幻空故意有了那么一丝停顿,左风却马上就默契的传音道:“看来这厉魂兽,应该也是涉及到了当年古荒的隐秘,而古荒各方势力,也都会遵守与隐秘有关的约定,不能让古荒之外的人知晓。”

    似乎对于左风的猜测非常满意,幻空再次精神传音的时候,显得有些兴奋。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能够仅仅只通过这么点讯息,就推测得到这些线索。实际上你已经开始触及到,真正最核心的隐秘了。

    那么从现在开始,我会向你透露一定的讯息,而这些都是与你猜测到的有关,或者就是你已经猜到答案的,那些你没有猜出结果的讯息,我暂时不向你透露。”

    “你们……,不,古荒之地的古老宗门,或者说与当年古荒之地隐秘之事有关的宗门,都受到了一定的限制?”

    左风毫不犹豫,立即说出了自己的第一个猜测,更准确的说是他早就有了的猜想,只是一直没有得到证实而已。

    想不到左风一开始,竟然就直接得出了这样的猜想,幻空稍微停顿后,便带着一丝苦笑意味的传音道。

    “具体不能说,不过我能够回答你,……是的!”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