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宝贝你的小缝好紧好滑(摧花校长)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04 08:11:4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一方是伏击包围战,一方是遭遇战。

就如一方是猎人,一方是猎物。

猎物想逃出包围,需用尽全力。

猎人想逮住一只规整有序的彪悍猛虎,也并不是易事。

  一方是伏击包围战,一方是遭遇战。

    就如一方是猎人,一方是猎物。

    猎物想逃出包围,需用尽全力。        

    猎人想逮住一只规整有序的彪悍猛虎,也并不是易事。

    在江州游湖县,让沈冽率部逃出包围一事,一直令晋宏康愤怒,所以此次伏击,晋宏康下了死令,他必须见到沈冽的尸体。

    面对从军作战经验丰富的秋雨营,欧阳寰不得不在最短时间内根据地形再度做出惨烈调整。

    若想尽可能的保全兵力,就必须牺牲一部分人马吸引对方火力。

    所以,他们一路杀往河台村,一路将兵马分散。

    从整化二,二化四,四化八。

    至河台村后,他继续兵分两路,一路继续往郭庄江口,他则弃了马车,同郭子钰他们踏入河台村连通安渚关口的河台山,计划待风头过后,再去郭庄江口。

    狼狈不堪的人马,只剩百来人不到。

    郭子钰愤怒的砸向一棵古树,指骨砸出了血来。

    不擅骑马的欧阳寰跌坐在矮石上,眉头紧锁。

    此次一战,不说活下一半的人,便是三分之一的活人,都未必有了。

    夕阳橙光铺满天幕,厮杀声从东北处传来。

    抬头可见烧得灿艳的余晖,还有倦鸟掠过云际的羽翼。

    “会死好多人吧。”季夏和说道。

    沈冽看向那些晚霞,没有说话,暖软的夕色让他的清冷白皮染了层芒光。

    翟金生就跟在他们后面,语声冰冷:“不管哪边死得多,死的都是敌人。”

    “嗯。”季夏和应道。

    用了两日两夜,他们绕了一条极远山道,在第三日黎明抵达醉鹿。

    位于醉鹿金甲麟道的紫河西坊,沿着紫河北岸的一整条河堤长街,有七家客栈是沈冽名下的。

    这七家空置的客栈悄然满员,掌柜的奉上热水和早已备妥的食物,总管事清点人数,少了足足二十五人。

    杜轩接过总管事递来的名册,半响,淡淡“嗯”了声。

    “他们,都出事了吗?”总管事低声道。

    “乱世,正常的。”杜轩轻叹。

    想到郭裕留下的信,杜轩说道:“对了,还有一事。”

    他取出信纸,递给总管事:“看完便去安排吧。”

    这些暗卫的家眷,这两年是有不少调动和搬家的。

    但一些老人,心中总有故土情谊,死活不肯离开,又不能明着对他们说和郭家那些暗涌隐伏的矛盾,以及想着,郭家总也不会拿到明面上去动手,便暂时搁置。

    跟总管事稍稍交接好事宜,杜轩转头回楼上卧房。

    经过沈冽房门时,他在外将耳朵紧紧贴在门上。

    没有沐浴水声,也没有书册翻页声,想是应该已睡下。

    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虽然此处称不上是家,但到底是自己的地盘,是个可以暂时心安的所在。

    杜轩直起身子,抬眸扫了眼客栈。

    醉鹿。

    醉鹿啊。

    此处,也是他的故乡。

    ·

    醉鹿郭氏,仅城中府宅,占地便足足有一百亩。

    府宅对面便是闹市,茶水商铺林立,挑担小贩不绝,满街繁华昌盛,人流往来密集。

    自庚寅年后,郭府大门便不曾关闭过。

    不论白日黑夜,门庭皆是进出之人,各式衣着模样,或贫穷,或富贵,或年老,或气盛,真真是要将门槛踏烂。

    天色渐沉,一辆马车停下,三个头戴儒巾,形容儒雅清癯的中年男人自马车上下来。

    门前守卫接了他们的拜帖,转身进去府内。

    三人的面色并不好,有些丧气的站在马车旁,彼此说话的声音很轻很低,忐忑不安。

    不多时,守卫出来,要他们进去在茶水间小侯。

    他们此次来见的人,恰是郭府最忙碌的郭兆海。

    自江州回来后,郭兆海便一直在郭府,几乎足不出户。

    但也自他回来后,来郭家拜访的人,十个里面有七个是来找他的。

    三个男人进去茶水间,已有九人坐在里面等着。

    都是通诗书的文人,彼此见面,不管认识与否,都习惯拱手相问。

    三个男人也不例外,同旁人打了招呼后,便安静坐下。

    人一多,且地位或多或少都有一点,故而一些人便藏不住自己的表达欲,显露才华的,炫耀权贵的,还有诸多奇闻异事,也要拿出来一说。

    三个男人沉默坐着,别人问及他们时,答上一两句,别人若不问,他们便像是不存在一样,只在角落里面呆着。

    有人聊着聊着,提到衡香,以及东平学府。

    那位当年在京城嚣张狂妄的小邪童重新出现了,并且放话出来,她将力保东平学府,任何敢碰东平学府的人,她必不轻饶。

    说书先生们说得绘声绘色,称她哪怕对付不了千军万马,但与万军之中偷袭暗杀主将,于她完全不是难事。

    三个男人本无言,听到“阿梨”二字时,其中一个男人抬头朝说话的人看去。

    那人生得敏锐,注意到他的视线,回过头来笑道:“怎么,兄台也对那位阿梨姑娘有兴趣?”

    “没有,”男人摇头,“听着耳熟。”

    这时,一个小丫鬟进来上新茶。

    三个男人淡淡道谢,便听小丫鬟压低声音对他们说道:“我家老爷说,你们三人只能去一人,现在便去。”

    三人一顿,随后彼此互看。

    “我去吧,”一个男人说道,“我口才较你们稍好一点。”

    小丫鬟领着他,悄然从一旁侧门离开。

    其他人不是笨蛋,知道这是插队。

    但行事隐晦,并未明目张胆,以及想见谁,本也是主人说了算,所以大家便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郭兆江不是一个人在书房的,书房里还有其他六人,其中郭家三爷郭岩川也在。

    男人跟随小丫鬟进去,小丫鬟福礼后悄然告退,男人上前一步,拱手说道:“小人王旭度,见过郭大人。”

    “坐,”郭兆江说道,“王先生客气。”

    王旭度道谢,在旁坐下。

    却见郭兆江并没有屏退左右的意思,王旭度轻皱眉:“郭大人……我此行目的,大人应该知道的。”

    郭兆江淡淡一笑,说道:“沈冽一事,我做不了主,我们郭家已同他恩断义绝了。”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