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被30多人伦(淑容上船止痒)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08 08:39:03【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现在的博思普鲁斯海峡,单就繁忙程度来说远不如地中海两端的直布罗陀海峡和苏伊士运河,更不如美洲的巴拿马运河以及亚洲的马六甲海峡,国联控制博思普鲁斯海峡,主要就是为了封锁

  现在的博思普鲁斯海峡,单就繁忙程度来说远不如地中海两端的直布罗陀海峡和苏伊士运河,更不如美洲的巴拿马运河以及亚洲的马六甲海峡,国联控制博思普鲁斯海峡,主要就是为了封锁俄罗斯。

    俄罗斯在加入国际联盟之后,影响力在不断扩大。

    国联部队对通过博思普鲁斯海峡的船只征收费用,马上就引起俄罗斯的强烈反对。

    其实这几年俄罗斯一直希望根据1915年签署的《君士坦丁堡和海峡问题秘密协定》,行使对黑海出海口的控制权。

    可惜时过境迁,当初是俄罗斯人主动放弃控制黑海出海口的权利,现在再想拿回来就就难了,其他国家不说,法国和意大利第一个不同意。

    俄罗斯毕竟还是很强大的,欧洲宪兵余威犹在,这些年俄罗斯虽然和国际社会的联系不多,不过俄罗斯受经济危机的影响也不大,所以为了安抚俄罗斯,国际联盟不允许联盟部队对通过博思普鲁斯海峡的船只收费。

    这样问题就来了,既不拨款,又不允许收费,这是想干嘛?

    又让马儿跑,又让马儿不吃草?

    君士坦丁堡,国联部队第二联队联队长薛泰最近很郁闷,现在国联部队经费严重不足,薪水发不上不说,部队的供应也开始出现问题。

    国联部队的费用全部是由国际联盟负责的,武器装备也是。

    薛泰率领的第二联队虽然全部是由南部非洲军人组成,但是并没有和南部非洲国防军一样装备升级,使用的还是英军制式李·恩菲尔德。

    武器在使用过程中是会磨损的,达到寿命极限就需要及时更换,第二联队在半年前就开始申请装备升级,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消息,这让薛泰愤怒异常。

    “武器弹药库存严重不足,连正常的训练都无法维持,士气低迷,流言四起,我们已经被国联彻底抛弃,这个月收到的退役申请书有20多封,这样下去,部队干脆解散算了。”薛泰的副手安德鲁·莱特苦笑,姥姥不亲舅舅不爱啊。

    国联部队成立之初就先天不足,当初要不是南部非洲捐赠的100万兰特,以及南部非洲派出部队参与,国联部队根本就没有成立的可能。

    虽然国联部队驻扎在黑海出海口,不过国联部队却对黑海出海口没有管辖权,管理是由国联成立的委员会负责。

    国联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很清楚,内部派系倾轧严重,各个国家都忙着争权夺利,十年的和平相对于欧洲来说已经算是承平日久了,这种情况下,军队的重要性自然是直线下降的。

    这要是世界大战期间,国际联盟无论如何都会保证这支部队的稳定。

    “司令部怎么说?”薛泰对保罗·科克尔还有期待。

    “日内瓦不允许,司令也没办法——”安德鲁满腔愤懑,保罗·科克尔还是太老实,看看查尔斯·曼京多聪明,见势不妙一病不起拍拍屁股回巴黎养病,老子不伺候了。

    “给比勒陀利亚发电报,我们回南部非洲,不受这窝囊气。”薛泰火冒三丈,这简直不拿人当人看。

    可是走又谈何容易。

    世界大战期间,南部非洲远征军全程参与达达尼尔海峡战役,奥斯曼帝国投降后,南部非洲远征军在加里波第半岛整整驻扎了三年,直到国联部队接手,南部非洲远征军才撤离。

    奥斯曼帝国投降的时候,君士坦丁堡几乎打成废墟,加里波第半岛满目疮痍,整整三年时间,很多南部非洲远征军军人已经在加里波第半岛成家落户,世界大战结束后就干脆在加里波第半岛定居,现在加里波第半岛生活着大约十几万南部非洲人。

    国联部队可以撤走,可是生活在加里波第半岛上的南部非洲人怎么办?

    他们的家在这里。

    “不行的,我们驻守在这里,也是对塞浦路斯的保护。”安德鲁·莱特考虑的比较周全,国联部队就算再弱小,对于某些国家来说也是一个威慑。

    小亚细亚半岛现在已经够乱了,一旦国联部队撤离,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想想办法,想想办法,会有办法的——”薛泰绞尽脑汁,希望能找到破局的办法。

    也不是没有办法,黑海出海口以两个海峡和马尔马拉海为界,加里波第半岛局势稳定安居乐业,小亚细亚半岛打成一锅粥,只要国联部队得到国联授权,要结束小亚细亚半岛的混乱局面其实也不难。

    难就难在授权上。

    狄奥多西,法军舰队已经撤走,只留下两艘驱逐舰,为登陆的法军部队提供一定程度的保护。

    托尼·达特最近情绪暴躁,法国海军将狄奥多西彻底摧毁,给托尼·达特留下一个烂摊子,法军部队登陆之后,狄奥多西连一栋完整的房子都没有,托尼·达特还要从零开始,真是何苦来哉。

    问题的关键在于,法国海军只负责破坏,但是不负责建设。

    托尼·达特又没有足够的经费,所以法军部队登陆半个月之后依然住在帐篷里,所有需要的生活物资都需要从法国本土千里迢迢运过来,这种情况别说托尼·达特,时间一长就连法国政府也受不了。

    “我们的又一支巡逻队在巡逻的时候遭到袭击,四人阵亡,两人受伤,如果情况还是得不到改善,那么过几天就没有人敢走出营地。”来自北非的殖民地上校詹姆士·舍伍德一脸郁闷,他从北非来到小亚细亚半岛,可谓是刚出虎口又入狼穴。

    也不对,在北非,最起码没有生命安全,法国在北非的殖民地还是比较稳定的。

    和北非相比,小亚细亚半岛就危险无处不在。

    北非殖民部队的战斗力和保护伞公司的雇佣兵相差甚远,殖民地部队之前从来没有接受过治安战这方面的训练,对于袭击就准备严重不足。

    自从法军部队登陆之后,对法军部队的袭击越来越多,手法也是层出不穷,冷枪是家常便饭,一个星期前一支巡逻队在巡逻的时候遭到路边炸弹袭击,结果全军覆没。

    “知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是不是保护伞公司的雇佣兵?”托尼·达特第一反应就是保护伞公司的雇佣兵没撤走。

    “不知道,对方在很远的距离上对我们发动袭击,我们没有能力留下他们。”詹姆士·舍伍德不怕丢人,距离远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法军部队战斗力太差,根本无法实施有效反击。

    在小亚细亚半岛,法军是客军,野外遭到袭击贸然反击的话,搞不好会因为地形不熟遭到更大的损失。

    更何况就算反击,也不一定能打得过,搞不好还会有不忍言的情况发生。

    别忘了法军部队也是有犯上作乱传统的,世界大战期间,法军部队就多次闹出这种幺蛾子,如果不是贝当和福煦正确处理,德军早就占领巴黎了。

    “这样不行,那个奥斯曼人在哪里?”托尼·达特这会儿终于想起亚瑟的建议。

    “应该在塞浦路斯——”詹姆士·舍伍德也不清楚,赛义德大小是个王子,肯定不会跟着法军部队跑到狄奥多西。

    那就去塞浦路斯。

    托尼·达特乘坐驱逐舰刚刚来到塞浦路斯外海,就被地中海分舰队的驱逐舰逼停。

    没有正当理由,法国海军的驱逐舰,是不能随意进入塞浦路斯海域的。

    同样都是驱逐舰,差别也很大。

    托尼·达特乘坐的是一艘法国海军在1923年建造的“狂风”级驱逐舰“暴风雨”号,这个级别的驱逐舰排水量1319吨,最大航速33节,航速15节的情况下续航力为3000海里。

    “狂风”级驱逐舰的武备是4座单装130毫米主炮,两座单装37毫米高炮,四挺13.2毫米高射机枪,以及两座三联装550毫米鱼雷发射管。

    地中海分舰队配备的驱逐舰同样是世界大战后建造的“勇气”级驱逐舰。

    这个级别的驱逐舰排水量1500吨,最大航速35节,续航能力和“狂风”级差不多,主要差别体现在武备上。

    和“狂风”级一口气上四门主炮不同,“勇气”级上只有一门150毫米主炮,但是却有四座双联装40毫米高射炮,以及四挺四联装12.7毫米高射机枪,防空能力比“狂风”级强了不止一个等级。

    鱼雷发射管数量差不多,“勇气”级上使用的是南部非洲制式533毫米鱼雷。

    “如果打起来,咱们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击沉南部非洲人的军舰?”托尼·达特旁边,“暴风雨”号舰长和大副肆无忌惮。

    “他们的主炮口径好像比我们大一点,不过只有可怜的一门,如果打起来,我觉得最多半个小时,我们就能把它击沉。”大副信心十足,150毫米主炮的威力,比130也大不了多少。

    关键是数量少,“暴风雨”号上可是有四门主炮的。

    “如果是这么近的距离,我觉得只需要两轮齐射,就能把南部非洲人送到海底喂鱼——”二副更有信心。

    越有信心,打脸来的就越快。

    二副的话音还没落,天空中突然一架南部非洲的鱼雷机飞过来。

    这架鱼雷机从“暴风雨”号旁边飞过的时候,很刻意的晃了晃机翼,机腹下方携带的鱼雷就这么明晃晃的露出来。

    “暴风雨”号上的军官顿时就闭了嘴。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