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侯门贵女莞莞NP(猛烈H 嫡女)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17 08:07:5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不费吹灰之力,贝向荣就带着几名民警和联防,拿下了接待室里的两个人,提取收缴的证件和文件编号,向泉南市消防支队做了验证,孟军两个查无此人,文件从来没有下发过,书籍也是假的。

   不费吹灰之力,贝向荣就带着几名民警和联防,拿下了接待室里的两个人,提取收缴的证件和文件编号,向泉南市消防支队做了验证,孟军两个查无此人,文件从来没有下发过,书籍也是假的。

    人被压走,吕冬看了眼薛天,说道:“警惕性挺高。”

    薛天不好意思笑:“主要是公司培训起作用了,我开始时没意识到,证件和文件都像是真的,后来他们一开口要钱,就觉得可能有问题。”

    吕冬点点头:“今天这个事你总结一下,下个月的培训作为典型案例。”

    薛天立即应道:“好。”

    这不是吕氏餐饮遇到的第一起诈骗,也不会是最后一起。

    到了下午,吕冬从高新区分局那边得到了更为具体的信息。

    案子看起来很简单,俩骗子手段似乎不怎么高级,但分局经过审讯调查,触目惊心。

    俩骗子来自不同的省份,来吕氏餐饮之前,已经在泉南和大学城十多家企业走过一遍,全部诈骗成功,其中包括两家银座超市和华联商场。

    看似不怎么高明的手段,却接连获得成功,大概给了俩人充足的自信,想要在吕氏餐饮身上搞一单大的。

    仔细想想,吕冬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毕竟查一下消防支队的电话,打电话询问并不算难,但仍然有众多企业上当。

    当然,换个方式来思考,消防上的都是大爷,谁也惹不起,不愿意多事,就当破财消灾。

    等了两天,又有更多的消息,叫吕冬都忍不住惊讶。

    这俩人不止是在泉南行骗,之前已经走过豫南和冀北两省,先后在几十家企业诈骗成功,主要行骗方式就是冒充国家机关、伪造证件公文、向企业和单位销售盗版书籍和光盘。

    分局从俩人的临时住处,搜查出十多个公章,二十多分假证假文件。

    不得不说,搞诈骗的或许有笨蛋,但多次成功的,全都是人才,这俩货先后冒充过公安、国税、消防和环保等众多部门的工作人员。

    更让人惊奇的是,分局多方联络后发现,除了吕氏餐饮之外,其余受骗的企业,竟然没有一家报案!

    可能很多企业破财消灾之后,就不再关注了。

    也有可能一些企业后来发现是骗子,但相比于损失的那点钱,报案带来的一系列麻烦,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吕冬不仅想起曾经听人说过的一句话,小说和电影电视才需要逻辑,现实根本不需要逻辑。

    晚上回家,正好吕春休班,就在大伯家里吃的饭。

    兄弟俩难免说到这个事。

    吕春边吃边说道:“这俩人文化程度不高,就小学毕业,以前干过治安联防,很清楚一些部门的作风和套路,专门研究这个,说句不好听的,叫自学成才。”

    吕冬说句大实话:“每一个成功的骗子,都是人才。”

    吕春说道:“这俩货确实厉害,诈骗金额上百万,钱来得太容易,挥霍无度,追款很难。”

    吕冬大致也知道,类似这种诈骗案,最难的就是追款了,很多骗子钱来得相对容易,花起来没有心理压力,钱来得快去的也快。

    方燕挺着肚子这时候过来,问吕春:“这事怎么样了?能不能上报纸?”

    “你真积极。”吕春笑着说道:“再等等,很快了。”

    方燕拉开椅子坐下:“报道出去,总能提醒一下,让人少上当受骗。”

    吕春却说道:“有些人,你就算当面说上十次,该上当受骗他还是上当受骗,他们一听见有免费的东西,兴奋的脑子都没了。”

    吕冬说道:“这种人还不少。”

    “对了,你和文越说的那个武林大会咋样了?”方燕关心的问道:“总编还专门问过这事。”

    吕冬最近没过问,说道:“一会我去问问文越。”

    胡春兰这时接了一句话:“方燕,你工作上的事该放放就得放放了。”

    大伯母李敏立即来了精神:“对!对!还有一个多月就到预产期了,你挺着大肚子去上班,万一挤着碰着的都不好。”

    方燕笑着说道:“妈,婶子,再上半个月我就请假。”

    “还上半个月?”李敏皱眉。

    方燕说道:“没办法,总共就三个月产假,现在提前休了,孩子出来就少一个月,到时更麻烦。”

    李敏沉默了一会,提醒道:“你可得注意一点。”

    吃完饭,李敏拉着胡春兰去屋里说话,隐约能听到男孩一类的话。

    吕冬大致有所了解,大伯母想要跟孙子,主要是方燕和吕春都是公务员,俩人只能要一个孩子,要是违反了政策,真追究起来,工作都得丢。

    对于普通公职人员来说,各村墙上写的“只生一个好”不是摆设。

    东边的张湾村,上个月就有一家,为了拼儿子,连农用三轮车都被拉走了。

    吕冬见大伯母拉着老娘在屋里说话,就一个人先回了家,正好李文越家里开着大门,就过去找李文越聊聊。

    俩人各自拿了个马扎,坐在院子里吹着夜风说话。

    吕冬问道:“武林大会的事,咋样了?有没有找到相关人员的联系方式?”

    “我和县里的人跑了几趟省武术协会,通过武术协会联系到了崆峒和武当的掌门。”李文越大致说道:“没想到,这些门派真的存在,根据他们自个的说法,各自的门派都传承有序。”

    吕冬点点头,隐约记得曾经看过这方面的新闻报道。

    李文越又说道:“联系上的掌门人,对于出席这样一场由官方背书的武林大会,还是非感兴趣的,接触到的几位,都明确表示要参加,不过,他们也提了一些要求。”

    吕冬一听就知道问题关键所在:“他们要出场费?”

    李文越说道:“是,要出场费,要报销差旅费。崆峒掌门要3000块钱出场费,武当掌门要5000,要求过来时乘坐软卧。”

    要出场费和报销差旅费都很正常,在吕冬这个商人眼里,可以说是天经地义。

    但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是咋回事呢?

    吕冬稍微一想,也就明白了,堂堂的崆峒掌门和武当掌门,只要3000和5000出场费,与这赫赫名声不符。

    看来着实混得不咋样。

    不过,也说明了一点,这些人不像民间有些大师那样去坑蒙拐骗,否则打着崆峒或者武当掌门人的旗号,放在现今这个社会里,捞钱不算很难。

    像卫国对阵过的那位太极大师般的人物,最好不要有。

    该怎么甄别杜绝?

    吕冬只是稍微一想,就有了对策,对李文越说道:“咱们既然邀请人过来,肯定得给出场费,但这个标准不适合定的太高,那样很容易吸引到类似卫国打败过的那种人。”

    李文越赞同:“对,那种人真本事没有,只知道坑蒙拐骗。”

    到这,他都还记得泉南那位所谓的太极大师,跟徒弟演练的时候,一推就把人推个跟头,真到了擂台上,在卫国手底下连二十秒都没撑住。

    吕冬说道:“出场费的话,你看着定个标准。”

    “嗯……”李文越略一琢磨,说道:“5000块钱我觉得比较合适,武当掌门就要的这个价。”

    吕冬微微颔首:“5000块钱不少了,一般人半年的工资。”

    李文越负责这个事,明显考虑过:“差率费可以适当放宽一些,有愿意坐飞机过来的可以坐飞机,咱们这边到时去飞机场接,住宿方面就安排在民宿区里,古色古香的建筑配大师们正合适。”

    吕冬问道:“时间能定下来?”

    “暂时定不下来。”李文越说道:“现在只联系到两位掌门,我想着,最少也得有十个左右的掌门人过来谈武论道,才能称得上武林大会,人少的话制造不出声势来。”

    吕冬赞成:“人越多越好,虽说不比武,怎么也得弄出个华山论剑的气势。”

    俩人都笑了起来。

    李文越工作这么长时间,看得也很清楚,类似这种搞宣传活动的事,都是在四五分事实的基础上,搞上五六分的夸大宣传。

    脸皮再厚一点,两三分事实,七八分夸大都不是问题。

    “对了,还有个事。”李文越忍着笑说道:“七叔听说要搞武林大会,专门过来找我,想要参加。”

    吕冬倒不意外,这种热闹,七叔不往跟前凑,才叫人意外。

    李文越看着吕冬,忍不住笑起来:“七叔说了,他准备以五毒教太上教主的身份参加,让我到时候给他一份正式邀请。”

    吕冬想到七叔这么个人才,顶着五毒教教主的名头去参加武林大会,会不会叫名门大派给打死?

    应该不会吧?话说当年六大门派围剿光明顶痛下杀手,因为路途实在太过遥远,一干大虾们赶路赶的出了真火,才会想着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否则动不动就跑一趟光明顶,谁受得了?

    这辈子啥也别干了,光赶路了。

    这次各大门派都是坐火车坐飞机过来,不可能有这么大火气。

    吕冬不放心,说道:“不行,我得给七叔说道说道,他还是代表威虎山,以座山雕的大名去参加吧。”

    像七叔这种正经人,座山雕的名头才配得上。

    聊到九点多,吕冬回了家,洗完澡接到宋娜打来的电话,让他明天陪着去趟山里。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