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我和闺蜜用茄子自慰(肉辣文)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18 08:12:10【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与其说仙墟域门是一扇门户,倒不如说是一条裂缝,一条时空裂缝,高能有十丈,宽不过六七尺,竖立在圣城南十里的一片虚空中,霞光四射,光华冲霄,极其醒目,便是在几百里外都能看得到,引人神

  与其说仙墟域门是一扇门户,倒不如说是一条裂缝,一条时空裂缝,高能有十丈,宽不过六七尺,竖立在圣城南十里的一片虚空中,霞光四射,光华冲霄,极其醒目,便是在几百里外都能看得到,引人神往。

    这一刻,整个内隐门的修士都疯狂了,对着仙墟域门这里赶来,争先恐后。

    浓郁的大道灵机从域门中喷薄而出,滚滚如烟,让人闻上一口就觉神清气爽,五体舒泰。

    如果是圆满的凝丹强者,闻上一口甚至有渡劫的冲动,能够产生天人交感。

    仙墟中有万古前最古老的法则残留,虽然不足以证道元婴,但是能让一名修士在金丹的道路上走到极尽。

    透过这条狭长的时空裂缝,隐隐约约间能看到里面有一个小世界,高山大岳多不可数,一片苍翠,不时还有一声声惊天动地的兽吼声传出,让人头皮发麻,一阵恐惧。

    这只是仙墟的一角而已,真正的仙墟方圆千里,足够广褒,便是几千名修士在里面试炼,都不显得拥挤。

    毕竟山地不比平原,表面积要大上很多。

    方圆千里的仙墟,如果换算成平原的话,要扩大数倍,方圆五六千里都有,甚至更多,广褒无垠。

    “哈哈哈,应该没有人比我更早吧?我是第一个进入仙墟的人,史记官们,快快记下我的名字,青霞门,张子龙,。”

    一个年轻的修士哈哈大笑道,坐骑一头苍鹰,冲在了所有人的前头。

    为了夺得彩头,他也是拼了,不做停留,坐骑苍鹰,瞅准裂缝,直接对里面冲,就像是田径运动员最后的冲刺一样,兴奋莫名。

    一般来说,进入仙墟中自然是越早越好,毕竟里面的机缘有限。

    可是,进去的越早,也越危险,因为仙墟绝非善地,是净土,同样也是一处龙潭虎穴,危机四伏。

    众人眼中就见到,这位坐骑苍鹰的年轻修士刚一冲进仙墟裂缝中,突然一只蛮兽冲了过来,张开血盆大口,连人带苍鹰一起给吞了,只溅出几片血花。

    嘶嘶!

    看到这一幕的人,无不倒吸一口凉气。

    随后赶来的修士全都在域门外停了下来,不敢这么莽撞了。

    每一次仙墟试炼,对仙墟中的蛮兽来说,都是一场饕餮盛宴,会有相当一部分试炼弟子葬身在仙墟蛮兽之口。

    这里的蛮兽都是真正蛮荒时期遗传下来的,普遍强大,金丹兽王比内隐门要多得多,生性也残暴得多。

    “一只蛮兽而已,有何可惧?让我来!”一位虎背熊腰的修士说道,满脸的横肉,眼如铜铃,一头狂野的长发乱舞,肩扛一柄大斧,一看就是一位狠人。

    排众而出后,他一步登天就冲进了域门中。

    “嗷!”

    一声兽吼传来,刚才那只蛮兽又出现了,形似一只穿山甲,通体银亮,像是披着一身银色的铁甲一般,予人一种坚不可摧之感,身长能有十丈,比内隐门最大的穿山甲还要大上一倍多。

    “给我去死!”

    嘭!

    声震如雷,狂野修士一战斧劈了出去,全身肌肉臌胀,有力劈华山之威,却被穿山甲连人带斧头一尾巴抽飞了出去,鲜血四溅,碎骨烂肉横飞。

    这是一位先天修士,却如此的不堪一击,实在让人震惊。

    嗡!

    域门华光一闪,一具死尸被传送了出来,正是刚才那位猛人修士,大半个身子都被抽烂了,几乎没有人样了,两眼铜铃大眼怒睁,死不瞑目。

    试炼才刚开始,就陨落了,让人悲叹。

    他还是幸运的,至少传送出来了一具尸体,第一位修士可是连尸体都没得传送,就被吞得一干二净。

    接下来又有数人强行冲入域门中,除了一位修士不知是死是活外,其余几名修士的尸体全都传送出来了。

    域门内的蛮兽太可怕了,不止一只穿山甲,至少还有一只独角犀被人发现,身体像是一座小山似的,雄壮得不可思议,额头的独角能喷薄闪电。

    有老修士慧眼独具,认定这是一只金丹兽王。

    “什么?金丹兽王?那可怎么办?”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连金丹强者都不能平静。

    金丹兽王,那可是真正地有无敌之姿啊,屠杀先天或者神境修士,如屠杀蝼蚁一般,乌泱泱一大群都不够看的。

    此外,还有一只凶禽在天穹上盘旋,翼展有数十丈,通体呈金黄色,虽然在域门裂缝中一闪而逝,却也有人认出这是一只金鹏鸟。

    有个别修士胆颤心惊,已经打了退堂鼓。

    机缘虽好,但是小命更重要啊!

    嗖!

    突然,又一位修士冲了上去,驾驭一辆古战车,流转蒙蒙光华,弥漫出摄人的气机。

    “这是一位金丹!”

    突然,人群中传出惊呼声。

    可是下一秒钟,让人吃惊的一幕发生了,这位年轻的金丹修士刚一来到域门的边缘,就如遭雷击,根本冲不进去,连人带战车横飞了出去,嘴角溢出一缕缕血迹。

    “啊啊啊!”

    这位年轻的金丹修士很不甘,发出一声声爆吼。

    “怎么会这样?”

    “我知道了,他的年龄一定是超过了域门的界限。”

    “不错,这是南域百炼宗的一位天骄,今年六十一岁,超过了六十岁的界限。”

    ……

    人们议论纷纷,抱以同情。

    仙墟域门六十年一开,限龄六十岁,这很不公平,因为有一批人会终身都无法进入。

    就像百炼宗的这位修士,上一次域门开启时,他才一岁,如何能入仙墟试炼?

    又一甲子轮回后,域门再次开启,他却失去了资格。

    但是也没有办法,这是祖上定下来的规矩,不可更改,也不可能面面俱到。

    但是,不符合条件,也并非一定进入不了仙墟,如果能拥有一件能屏蔽自身气息,欺骗域门的法器的话。

    像金乌族就有一种秘宝,只要修为在金丹初期以下,哪怕年龄在两百岁,三百岁,都可进去仙墟,为作弊利器。

    但是,这种秘宝极其稀少,便是金乌族也仅有两件而起。

    其他的顶级宗门也可能有,但是绝对不会多,自己的宗门都不够用呢,更别提给其他宗门使用了。

    似百炼门这种南域的二三流宗门,是万万不可能有这种作弊秘宝的。

    纵有虎狼挡道,也不可能吓唬住所有的试炼弟子,毕竟有一些试炼弟子很强大,先天巅峰,凝丹,乃至证道元丹。

    越是强大的弟子,宗门越是看重,给予最强大的护身法宝战兵,甚至有些弟子身上怀有宗门的镇宗法宝。

    仙墟试炼是一件大事,不仅试炼的弟子会来,各大宗门的宗主和长老也会过来送行,千叮咛,万嘱咐。

    接下来,一连数位弟子冲入了域门中,动用各种护身法宝,成功摆脱蛮兽的追击,消失在茂密的山林中。

    这是一些修为强大的弟子,修为差一些的弟子就只能干瞪眼了,贸然不敢进入,不想成为炮灰。

    仙墟域门只有一个时辰的开启时间,随着一分一秒过去,所有人都很焦急。

    直到,蜀山,昊天,瑶池,金乌,这四大顶级上宗的试炼弟子赶到,众人才看到希望。

    想消灭域门后的祸患,还是要靠这些顶级上宗的弟子。

    此时此刻,瑶池圣地,生死台!

    一场比斗落幕,生死台上只剩下一片血与骨。

    仙墟域门开启,许多人离开了,只剩下几位大能。

    “叔叔!”小月儿大喊,跑上了生死台,眼角有泪痕。

    刷!

    昊天镜中,一道五色神光突然冲出,像是一挂天河般,无比的璀璨与绚烂,照耀在了小月儿身上。

    立时间,小月儿的真身显露了出来,回归原来的面貌,依旧为一个娇俏可爱的小女孩,天真无邪,五官精致地像瓷娃娃,惹人怜爱。

    轰!

    紧接着,她的真凰血脉被激发了,一身光华大盛,一只真凰在身后显化而出,双翅震动,像是要翱翔九天。

    神光并没有攻击性,只是在透视小月儿的本源。

    洞穿虚妄,直视本源,连血脉都无处隐藏,这是昊天镜的能力之一。

    “真凰血脉!”蜀山剑主猛然一惊。

    直觉告诉他,这个小女孩很不一般,但是万万想不到是真凰血脉,这一放眼宇宙星空,都堪称至尊的神脉。

    其余几位大能也都瞳孔骤缩,面露不敢置信的神色。

    紫薇教的紫薇圣子,号称拥有一丝真龙血脉,却并非真正的真龙血脉,而是常年以蛟血淬体,拥有了一丝蛟龙的血脉特性而已。

    而蛟龙和真龙,差了又何止十万八千里。

    “圣母,你刚才在登仙台,应该已经知晓了吧?”昊天仙主突然向瑶池圣母问道。

    瑶池圣母脸色很不好看,因为自己的一个小秘密被发现了。

    坦白的说,她起了私心,想将小月儿收为瑶池的门下弟子。

    真凰神脉一旦成长起来,证道金丹,在内隐门绝对能够无敌,可保瑶池至少一千年的气运,屹立绝巅不倒。

    此外,这种神脉更有可能冲破天地桎梏,一窥万古未有的元婴之境。

    “小妹妹,如果你到我紫薇教来,我紫薇教可立你为圣女,倾尽一切资源来栽培你。”紫薇教的老圣主开口,对小月儿也动了心思。

    他紫薇教已经有了一个半吊子真龙血脉,再加上一个真凰血脉,齐活了,一龙一凰成长起来,让紫薇教将来问鼎顶级宗门,都不是没有可能。

    “小妹妹,蜀山你应该听说过吧?想不想到蜀山学飞剑?我可亲自教授你,并传你一柄传奇圣兵。”蜀山剑主竟然也开了口,不想错过这一个修仙苗子,因为万古以来都没有几个。

    其他还有几位老教主开口,许以各种各样的条件,听着让人直流口水。

    “你们在我瑶池挖人,当圣母我不存在吗?”瑶池圣母不乐意了,开口说道。

    “哈哈哈,圣母,此言差矣,如果小妹妹自愿归你瑶池,我们绝不多说什么。她现在无宗无门,我们挖一挖,也没什么吧?”紫薇的老圣主笑道。

    “谁说她无宗无门?人家的师父可就在眼前呢。当着师父的面挖他的徒弟,你说你们像话吗?”昊天仙主发出一声冷笑。

    轰!

    昊天镜中光芒再起,五色神光像是能照耀万古,一下子将叶天笼罩其中,根本逃无可逃,躲无可躲。

    很快,叶天的真正形貌也显露出来了,一个英俊的翩翩少年。

    对于这个相貌,许多人都不陌生,因为五域的各个城池,都贴有他的画像,为金乌族的天字第一号敌人。

    “啊,竟然是你!”场中的一位金乌族老差点忍不住要出手,发出一声悲愤的吼叫。

    因为金乌族的两位殿下都葬送在眼前这个少年的手中,深仇大恨,不共戴天。

    “给我滚出来!”瑶池圣地的门外也传出大叫声,那里有一群金乌族老,和一群南域的金丹高手,在等着叶天出来,杀之而后快。

    他们万万想不到,是同一个人杀死了三殿下和五殿下。

    这些南域的金丹高手也不仅仅是在为金乌而战,同样也是在为自己的宗门而战,因为叶天吊打的一群南域天骄,就是来自他们这些宗门。那是一场灾难,有好几位天骄陨落。

    嗡嗡嗡!

    昊天镜光芒大盛,想透视叶天的血脉本源,却受到了激烈的反抗。

    铮铮铮!

    一声声剑鸣,从叶天的体内传出,伴有一股恐怖滔天的气息。

    这股气息之浩大,之恐怖,让场中的金丹教主都变色,像是有一头上古凶兽蛰伏在叶天的体内,随时可能冲出来。

    “你体内有一件神兵,刚才为什么不出手?”昊天仙主问道,收回了昊天镜,眼神中有了一丝忌惮。

    因为神兵一旦被激发,少不了一场厮杀。

    若是叶天被逼拼命,整个瑶池圣地都可能被毁掉。

    当昊天仙主说出这句话时,场中所有的人无不变色。

    叶天拥有一件神兵,就相当于拥有一件战略核武,让众人忌惮。

    “为什么这股气息我有些熟悉?”蜀山剑主皱起了眉头,而后向叶天问道:“你身上到底是什么神兵?可否拿出来让我看看?”

    “无可奉告!”叶天一口回绝。

    他可以将紫郢剑拿给所有人看,唯独不能拿给蜀山剑主看,因为他真的可能认出此剑的来由,从而知晓他来自外隐门。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