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马蚤货差点夹出来(高H高Np)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18 08:13:31【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季夏骑着竹马,身后挂着小小的黑色披风,在堂中跑来跑去,威风凛凛的,就像个将军。

年岁尚幼,待在童车里的阿左咬着手指,一双乌黑的眼珠,随着季夏转动不停。

一边逗弄怀中

 季夏骑着竹马,身后挂着小小的黑色披风,在堂中跑来跑去,威风凛凛的,就像个将军。

    年岁尚幼,待在童车里的阿左咬着手指,一双乌黑的眼珠,随着季夏转动不停。

    一边逗弄怀中的千金玩耍,荀贞一边听跪坐边上的陈芷絮絮说话。

    夫妻两人虽是才两个月没见,但陈芷对荀贞却已是甚是想念,可谓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陪坐於侧的吴妦、迟婢、糜英、大蔡和抱着掌珠的小蔡等妾间或插上两句嘴。

    众人说了会儿家常话。

    陈芷问道:“前几天,仲仁和公达分别遣吏送了些泰山、兖州的特产来,听他俩派的吏员说,明岁正旦,夫君不叫他两人来郯县朝拜?”

    ——荀成於日前,已率其本部兵回到泰山。

    “不但不叫他两人来郯县朝拜,兖州诸郡的太守、诸郡驻兵的将校,我也不许他们来。”

    陈芷说道:“这是为何?……自仲仁去泰山上任,公达就任兖州以后,已是许久不曾见过他俩了。”说着,看了眼玩得开心的季夏,接着说道,“就在前天,季夏还吵吵着要找仲仁骑大马。属吏朝拜长吏,本就正旦惯例,况乎今年明公再败曹孟德,贱妾闻府中诸吏都传着说,明岁正旦,应当大举庆贺一番,夫君却为何不许他俩来郯?”

    千金拽了拽荀贞的短髭,荀贞怕她举着手臂吃力,把脑袋往下低了低,好让她拽得更加顺手,回答陈芷,笑道:“少君,我是在乎虚礼的人么?不过败了孟德一场罢了,有什么值得庆贺的?什么时候把东郡、陈留郡……”

    他本想说“打下”二字,蓦然想起陈芷之前曾问过他是不是要做董卓这话,话到嘴边,换了个说辞,说道,“也为天子重新收为王土,那时再做些小小的庆贺不迟。”

    “夫君这话,贱妾不信。夫君不许他俩来,想来必是另有其他缘故吧?”

    荀贞笑道:“知我者,夫人也!……不错,的确是别有缘故。兖州为我新得之地,我虽两败孟德,然兖地士绅、豪强,犹尚尽未归心於我,我此趟巡视兖州,并且兖州诸郡,现今亦颇有盗贼,劫掠百姓,公达身为兖州主吏,暂时来讲,轻易不可离境,所以我不许他来郯朝拜,文谦等,我也不让来。”

    “那仲仁呢?泰山可不是新得之地啊。”

    荀贞笑问道:“少君,泰山北边是哪里?”

    “是青州。”

    荀贞说道:“青州黄巾尚存数十万之众,冬末春初,天寒地冻、青黄不接时节,我担心青州黄巾或许会南下犯境,又且泰山郡中多山贼,亦有劫掠县中的可能,是以也不许仲仁来。”

    陈芷略微怅然,说道:“夫君的威势虽今非昔比,然论及举家团聚,亲朋常见,如今却是不如当年在颍川时。”

    “长文不是在州府么?等到正旦那天,我叫他陪你!”由陈群而忽然想到了陈群的父亲陈纪,荀贞想道,“数年前,陈公就加拜五官中郎将,被迫应董卓之召而至洛阳,后来又被迫跟着朝廷西迁去了长安,却是自那以后,就断了音讯,也不知陈公现下是生是死,若是生,在长安情形如何?也只能等公文从长安归来后,这些事情,才能具体得知了。”

    陈芷见荀贞若有所思,问他,说道:“夫君,在想什么?”

    荀贞不欲以此来惹陈芷悲忧,便未提陈纪,岔开话头,笑道:“少君,你是不是又有身孕了?”

    陈芷愕然,说道:“夫君缘何忽出此言?”

    “你平时爽朗如丈夫,却今日怎么多愁善感?”

    陈芷啐了一口,嗔道:“贱妾何时像个丈夫了?夫君净是瞎说!”

    “哎哟、哎哟!”荀贞痛呼出声。

    却是千金用力地拽了下荀贞的短髭。

    荀贞不敢猛地抽头,先按住了千金的手,然后慢慢把短髭从她手中挣出,轻轻地拧了下她白嫩的面颊,笑与陈芷说道:“你瞧,我这一说错话,不用夫人动手,千金就替夫人惩罚我矣!”

    千金虽非是陈芷所产,但

    陈芷对待阿左、千金、掌珠等,俱皆十分疼爱,并无差别相待。

    探手从荀贞怀中接过咯吱咯吱笑起来的千金,陈芷蹙了下眉头,说道:“难怪千金拽你,夫君,你这臭烘烘的,定是熏到了她!”问从侍其后的唐儿,“浴汤备好了么?”

    唐儿应道:“贱婢去看看。”出门而去。

    “季夏,阿父抱抱!”荀贞摆出威严的姿态,喊季夏过来。

    季夏瞅了他眼,却是没有理会,依旧骑竹马上,含糊不清地叫着“杀、杀”,欢快跑动。跑到了童车边上,他一拳锤到趴在车栏上的阿左肩上,阿左歪了下身子,没有哭,反而跟着他叫起来。兄弟两个,对着叫了几声,同声欢笑。

    荀贞挠了挠短髭,讪讪说道“这小子!”

    迟婢起身,把她生的儿子阿左从童车内抱出,递给荀贞。

    荀贞把阿左抱在怀里,摘下腰带上的虎头鞶囊,悬於其脸前,晃动着逗他。

    阿左急着看季夏骑竹马,对这虎头鞶囊毫无兴趣,扭动着想要重回童车中。

    荀贞就把他还给迟婢,叫仍放回童车,喟叹说道:“两个儿子都不亲我!”转目看陈芷怀中的千金和小蔡怀中的掌珠,欲待索来再抱。

    陈芷不给他,令小蔡也不给他。

    迟婢、吴妦、糜英、大蔡等俱是窃笑。

    唐儿从室外回来,行了个礼,说道:“大家、主母,浴汤已经备好。”

    荀贞长身而起,说道:“叫厨下备饭吧。我洗完澡,咱们举家相聚,今晚,谁不醉,不准睡!”

    “举家相聚”四字入耳,陈芷知荀贞是在调笑於他,白了他一眼。

    荀贞哈哈一笑,迈步出室。

    顺着走廊到了浴池,不要婢女的伺候,荀贞自脱去衣物,入到浴池之中。

    水的温度正好,泡在其中,好像连月来的疲惫都减轻了许多,荀贞闭上眼,惬意地叹了口气。

    听到水声轻响,荀贞睁眼看去,见是一个丰腴的妇人下到了池里。

    迷蒙的水气中,这妇人熟美的容颜,向着他展开妩媚的笑容,正是唐儿。

    不需什么言语,唐儿手划着水,款款到荀贞身前,转过身子,坐将下去。

    荀贞再度惬意地叹了口气,重新闭上了眼睛。

    ……

    休息了两天,明天就是新年正旦。

    荀彧、张昭等吏请示荀贞,说除掉荀攸、荀成、乐进和兖州的几个郡太守、军将外,其余有资格来郯县州府朝拜的外郡之文武诸臣都已经到了,问荀贞明日该怎么安排。

    荀贞回答说道:“就按往年的惯例安排就是。”

    荀彧等领命,自去安排明日的朝拜贺年不提。

    这天下午,兖州方面又送来了一道军报。

    军报说的是:“袁本初与张飞燕连战数日,燕兵死伤虽多,绍军亦疲,遂俱退。”

    看罢军报,荀贞与在座的戏志才、郭嘉等人说道:“袁本初不仅初战未胜,而且竟最终未能击败张飞燕?这个张飞燕,还真是给我惊喜啊。”

    要说起来,荀贞和张飞燕也算是老对手了。

    早年在赵郡任赵国中尉的时候,荀贞就与那会儿才刚造反的张飞燕交过手。那个时候,张飞燕还不是黑山军的总大率,也还不叫张飞燕,还叫着他的本名褚燕。直到后来黑山军原本的大率张牛角战死,被黑山余众拥戴为继任之大率的褚燕,才改名张燕。

    当时,荀贞就察觉到了张飞燕的不同,感到他与寻常的黑山军渠帅不类,不但其人勇悍,而且有智谋,堪称有勇有谋。

    只是却没料到,张飞燕居然有勇有谋到能与袁绍打个平手的程度!

    要知,这可是在公孙瓒两次被袁绍大败之后的背景下。

    能做到这一步,即便是其中有借助地利之原因,可也足能见出张飞燕的不凡。

    戏志才说道:“张飞燕此贼,不能以寻常贼寇视之。明公,别的不提,只说他能抓住时机,在黑山贼声势最盛的时候,通过主动向朝廷投降,从而得到朝廷‘平难中郎将’的授命,就能看出他实是有些谋略的。”

    荀贞点了点头,说道:“‘识时务者为俊杰’,虽最盛时拥众号称百万,而肯向朝廷名义上低头称臣,张飞燕确然是个识时务的。”

    不但识时务,知进退,有政治眼光,张飞燕的外交才能也不错。他此次与袁绍的这场对战,之所以能和袁绍打个平手,被他请去相助的屠各、乌桓,必定是於其间发挥了不小的作用。

    郭嘉说道:“可惜,再有谋略,再有时务,贼,就是贼!今其虽击退了袁本初,但嘉敢断言,等袁本初重振旗鼓,再去打他的时候,他十之八九就难再是袁本初的敌手了!”

    郭嘉这话很对,荀贞心道:“以张飞燕的谋略、才能,‘俊杰’之称,当之无愧,其不如袁本初者,就在於他原是黔首小民。若他是士人,有个显赫的族声,以其之能,值此乱世,未必不能称雄一方,若袁公路、张孟卓诸辈者,不足与之相提相较也,却惜乎其出身低微!”

    戏志才说道:“明公,忠有一策献上。”

    荀贞说道:“何策也?卿讲来听听。”

    戏志才说道:“兖州大致已定,今明公之劲敌,首数袁本初。袁本初此人,悖逆不忠,汉家之大患也。现在他虽然没能击败张飞燕,但是太行山谷中的黑山贼诸部,大多已为其灭,他接下来,冀州通向并州的道路已被他打开,接下来他必会染指并州。若任之不管,坐视他已拥冀州、复取并州,则他将来一定会成为汉家的大祸害!因是之故,忠以为,既然张飞燕有对抗袁本初的实力,明公何不遣能言士一人,去往中山,说以利害,与他定盟?”

    这正是荀贞已经想到的!

    荀贞说道:“志才,这一点我已经想过了。只是有个难解的问题。”

    戏志才笑道:“明公且先别说,容忠猜上一猜。”

    “你猜。”

    戏志才说道:“明公所虑,定是张飞燕名为汉臣,实则贼也,如与他沟通,恐会为一些士人所不齿。”

    荀贞说道:“我正是此虑!”

    戏志才笑道:“轻虚名而重实利,此智士之所取也!只有庸士,才会因此而不齿明公。明公,既然是庸士,他们齿也好,不齿也好,又何足在意?”

    一语点醒梦中人,荀贞恍然,说道:“啊呀,前日我还自诩非是轻虚名之人,却若是无有卿点拨,就险些在张飞燕此事上犯错!”立刻做出决定,“好!就按卿议,遣人去与张飞燕订盟!”

    张飞燕会不会因为荀贞此前在赵郡对他们的进剿而含恨,不肯与荀贞结盟?

    这一点不用考虑。

    就从张飞燕已经表现出来的那些见识、眼界,就能判断得出,他不是这样的人。

    戏志才问道:“敢问明公,欲择何人前赴中山?”

    荀贞已有人选,说道:“君昌何如?”

    戏志才笑道:“丑是丑了点,威仪欠缺,然使他前往,必能不辱使命。”

    “君昌”,是程嘉的字。

    程嘉是冀州人,和张飞燕是州里人,并他胆气又壮,口才又好,的确是最好的出使人选。

    就在当天,荀贞召来程嘉,将此任付他。

    翌日,新年正旦。

    来到郯县的各郡太守、各郡驻兵将校,齐聚州府,向荀贞祝贺新年的来到。

    当晚,荀贞安排宴席,与他们痛饮达旦。

    次日下午,程嘉就带了几个随从,出郯县,西行往冀州中山而去。

    却程嘉离郯、诸郡太守和各郡驻兵的军将也各回郡不久,复又一道军报从兖州传来。

    这道军报讲的倒非再是冀州兵与黑山军的战事,而是新近发生在兖州的一场战斗。

    在这道军报中,荀贞看到了一个他前世熟悉的名字。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