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让你两张嘴都闭不上( H奶肉辣文)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19 08:04:1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下午阳光明媚,吕家村新村的活动中心人山人海,上百口子人聚集在室内礼堂里,紧张的等待着决定各自家庭住所的一次抽签。

时不时就有人转过头往南边看,穿过偌大的窗户,能看

   下午阳光明媚,吕家村新村的活动中心人山人海,上百口子人聚集在室内礼堂里,紧张的等待着决定各自家庭住所的一次抽签。

    时不时就有人转过头往南边看,穿过偌大的窗户,能看到吕家村南边一栋栋建设完毕的楼房。

    经过一年多的紧张施工,张湾村和刘湾村的安置房一期工程于七月份准时交工验收,青照区办妥所有手续以后,在八月中旬就近借用吕家村的活动中心,举行安置房抽签。

    区里盯的特别紧,具体能抽到哪栋房子,全凭运气。

    免不了有人欢喜有人愁,抽到三层四层的个个喜笑颜开,抽到底层和顶层的,一个个愁眉苦脸。

    哪怕到了现在,三层四层仍然是多层住宅里面公认最好的楼层。

    刘湾村的支书,一直在协助区里和街道上维持会场秩序。

    这位支书是去年刘明泉谋划与吕家村合并后不久上任的,比起前任刘明泉,更加配合上级工作。

    随着青照撤县划区,下属各镇的行政机构改革也初步完成,小型乡镇裁撤合并,原有的镇级行政单位,改组为街道办事处。

    宁秀镇政府就变成了宁秀镇街道办事处。

    抽签结束后,专职负责这一块的副区长,还专门留下刘湾张湾的支书谈话,说了些勉力的话。

    因为接下来几个月,刘湾村和张湾村其余的房子都要陆续拆迁,村民也要搬到下半年完工的二期工程里面,为以吕家村为中心的经济带发展腾空间。

    太阳落山,参与抽签的人陆陆续续从活动中心里面出来。

    就在活动中心对面,来自刘湾村的前任支书刘明泉,站在一棵梧桐树下面,静静的看着活动中心那边。

    去年,卸任村支部书记,刘明泉就很少再来吕家村这边了。

    谋划刘湾村并入吕家村失败,又被上级问责,遭受到了重大打击,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

    后面,大女儿又从家里搬出去住单位宿舍,小女儿在财经大学不太回来,让刘明泉心间始终堵得慌。

    人早已不复当初的意气风发,反而暮色沉沉,提前进入了退休状态。

    刘明泉看了一会,准备往回走,该收拾的早点收拾,接下来就要搬家了。

    “吆,这不是老刘吗?”广场上的亭子那边,传来招呼他的声音:“老刘,过来杀一局!”

    以前刘明泉经常来这边下棋,这时转过身去一看,发现是老棋友吕振乙,不紧不慢朝那边走去。

    吕振乙盯着刘明泉看:“老刘,你脸咋这么黑呢?”

    刘明泉跟他关系还算不错,随口说道:“叫太阳晒的。”

    好像从去年,脸色就变黑了,村里不少人都说他是丢了支书的职位被气的。

    刘明泉进了亭子,坐在吕振乙对面的石凳子上,摆上棋盘。

    吕振乙很长时间没见过刘明泉了,这时盯着他看了一会,说道:“老刘,我咋就觉得你嘴有点歪呢?”

    “哪有?”刘明泉摆象棋:“赶紧的,杀两盘我还得回去。”

    吕振乙跟着摆棋子,好心提醒:“你可得重视着点,嘴歪说不定是中风,可大可小,赶明个去医院瞧瞧,省立医院东院这么近,骑个摩托车十来分钟就到了。”

    刘明泉摸了下嘴,没觉得有问题,随口说道:“我回去照镜子瞅瞅再说。”

    摆好棋,俩人啪啪啪的杀了起来。

    象棋一下,周围立即有不少人过来看热闹。

    小区里,农村街上,类似的情况很常见。

    刘明泉和吕振乙俩人下着象棋,嘴上就没带停,跟周围的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

    说着说着,就有人提起吕家村在县城农林畜牧局开设的收购点的事。

    “昨个吕明遇到滚刀肉,非要高价把蝎子卖给咱们村。”有人说道:“据说又吵又闹的,这叫啥事。”

    另一个人接口:“要我说,就不该帮那些人,不知道好歹。”

    有人附和:“对!他们又不是咱村的!咱凭啥帮他们!”

    刘明泉落下棋子,瞥眼看了看,吕家村这帮玩意,都特么的这个熊德行,同村和外村的,分的特别清楚。

    有个年纪稍微小一点的说道:“你们不懂,冬子接下这事,有深意。”

    吕振乙这时说道:“这本身花不了几个钱,但区里叫那些养殖户闹的厉害,这时咱们帮着区里解了围,新来的区长也能记咱们吕家村的好。”

    人的见识一旦打开一些,立即平均嘴上政治家。

    吕家村的人也不能免俗。

    “咱村可是全国文明村,大领导刚来视察过的!”有人就说道:“新来的区长咋都得给点面子吧?有必要讨好她?”

    吕振乙说道:“很有必要,不信问问老刘,他可是老干部了。”

    别说,刘明泉退下来了,哪怕心灰意冷,对区里也比较关注,而且他做过多年村支书,看问题的角度和方式,远远不是吕家村这些原本在地里干活的大老粗们能比的。

    “你们吕家村再厉害,是不是个村?”刘明泉说话一针见血:“归不归青照区管?”

    这种简单的问题,街头政治家们自然懂得。

    刘明泉暂时不看棋盘,目光扫一遍周遭,仿佛回到了担任支书训人的时候:“别看你们吃的盐比吕冬吃的米都多,这眼光见识差的太远了,我不是说你们,你们也就是命好,摊上村里出了个吕冬,不然能有现在?”

    一位街头政治家不太明白:“老刘,你给说道说道呗。”

    刘明泉叹口气,说道:“记住,县官不如现管,上面领导是重视你们,但不会为了一些小事,就频频关注吕家村,但本地执政的领导,却可以频频利用一些小事做文章,叫你们不断遇到麻烦!”

    他其实一直都挺看好吕冬,无奈自家大闺女不争气,三巴掌都打不出个屁来。

    要是大闺女有吕冬媳妇那个性子,自个何至于落到现在这地步?

    “这么简单的事,都看不出来,你们……”刘明泉一个劲的摇头:“负责处理这个蝎子事的,肯定是新来的区长,我听说新区长上任的头俩月,去了很多地方视察,偏偏没来吕家村,这里面就有说道了。”

    他咳嗽两声,清了清喉咙,继续给街头政治家们上课:“吕冬这么做,我觉得,就是要通过这件事,跟新来的区长处好关系,以你们吕家村的情况,倒是不用求新区长帮忙做啥,但总得让地方上的父母官不拖后腿,对不对?”

    周围人都点头:“是这么个理。”

    吕振乙冲刘明泉竖起拇指:“还是老刘你看得明白,高屋建瓴!不愧是干过支书的!”

    刘明泉呵呵的笑,目光重新回到棋盘上:“下棋!下棋!”

    其他人也关注起了棋盘上的动静。

    在这里,观棋不语真君子那叫异类!

    “哎,别跳马啊!出车!”

    “出车干嘛?马跳下去卧槽多好!”

    “振乙,支仕!支仕啊!”

    “看,被将军了吧?不听我的!”

    下棋的刘明泉和吕振乙,快变成了俩工具人。

    刘明泉就觉得脑袋嗡嗡的,眼也不太得劲,有些气闷,不舒服。

    将就着下完这一盘,他站起来:“老吕,不下了,我出去透透气,凉快凉快,也得回去吃晚饭了。”

    眼瞅着刘明泉让出位置来,好几个人挤过去要抢位置。

    刘明泉赶紧出了亭子,一阵风吹过来,感觉好了一些,没刚才那么难受了。

    他不禁摸了摸嘴,心说吕振乙这老家伙不会长了张乌鸦嘴吧?难道自个嘴真歪了?

    但刚才除了吕振乙,也没别人说过这事。

    刘明泉回头瞅了一眼,很快把这个念头扔到脑后,背起手来,踩着广场上的水泥地面,朝南边走去。

    从这边往南看,已经看不到刘湾村了。

    处于刘湾村以北的安置房小区,完全遮挡住了视线。

    想到很快就要搬离住了一辈子的村庄,进入楼里的鸽子笼,运气不好再弄个冬冷夏热的顶楼,刘明泉心里一阵不舒坦。

    但他做过支书,知道胳膊拗不过大腿,上级决定的事,抗不过去的。

    这也是当初他觉得刘湾村并入吕家村有一定可行性的一个原因。

    只要上面领导下决心推动,以当时吕家村的情况,根本扛不住的。

    现在,不用想了。

    想着这些有的没的,刘明泉出了广场,穿过绿化带之间的花格砖路,来到行人道上。

    从马路牙子上下去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突然一黑,朝着柏油马路栽了下去,扑通摔在了地上。

    广场上人不少,立即有人注意到这边。

    开始的时候,也没觉得咋地,就以为人不小心摔了一下。

    但过了一会,人还没爬起来,立即有人意识到不对:“那边有人摔了!没起来!”

    另一个人招呼道:“快过去看看!”

    “别出啥事!”

    四五个人轰隆隆从广场上过来,发现人躺在地上动都不动。

    吕家村做过很多宣传,村里人基本上都参加过,知道这个时候不懂急救的人不能胡乱伸手,有人立即掏出手机给村卫生室的老刘打电话。

    这边的动静很快吸引了更多人过来。

    有人认出刘明泉,喊道:“这不刘湾的前支书吗?赶紧叫救护车!”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