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学长下面太大了做不下去( H辣文奶汁)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19 08:05:02【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你做得很不错。”

郑霖低着头,跟在瞎子身后,没说话。

“知道我们为什么在你刚出生时,就给你下了封印么?”

郑霖还是不说话。

&ld

   “你做得很不错。”

    郑霖低着头,跟在瞎子身后,没说话。

    “知道我们为什么在你刚出生时,就给你下了封印么?”

    郑霖还是不说话。

    “其实你心里也清楚。”

    瞎子叹了口气,靠着旁边石头坐了下来;

    “你生来强大,这是你的优势,同时又是你的劣势,就比如这个世上,有貔貅,有火凤,说不得再更久远之前,还有其他可以被称之为神兽的存在;

    可它们,到最后要么灭绝了,要么被人所奴役。

    一个孤独的强者,往往没有一个好的宿命。”

    郑霖在旁边蹲了下来,堂堂大燕摄政王世子,捡起一根树杈,在那里挖蚂蚁洞。

    “在很长时间以来,你所看到的,你所想的,其实我,我们,心里都清楚,包括你的父亲。

    你正在经历我们所经历过的,你父亲,也正在被你经历他所被经历过的。”

    瞎子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道:

    “你母亲怀你时,我们曾担心过分娩的问题,血脉过于强大的后代,往往会给母体带来分娩时的极大困难。

    还好,当时我们心里有依托,最起码,有你父亲在那里拖个后腿,不至于让事情弄到最危急的地步。”

    听到这话,

    郑霖张了张嘴,

    眼眸里,

    红色的光泽稍纵即逝;

    瞎子看不见,但周围任何变化,又怎可能逃脱得开他的法眼?

    “你气,你气你父亲看起来,是个很普通的人,你气因为你父亲的关系,使得你本可能血脉更为强大的你,没能进一步达到你所认为中,本该可以的巅峰。

    这其实是很没道理的一件事,

    因为是你母亲和你父亲,一起成就了你。

    失去你父亲,

    你或许会拥有更强大的血脉,但你,也就不是现在的你了。

    嗯,

    薛三教过你蝌蚪和蛋黄的生物故事没有?”

    郑霖嘴角不由自主地勾勒出些许弧度,

    道:

    “没有,刚准备教时,大姐来了,把干爹他吓得。”

    “哈哈哈。”

    瞎子笑完后,

    继续道:

    “我们也曾有过遗憾,但那些遗憾,现在看来,反而是一种庆幸。

    且不说没有你父亲的关系,你母亲很可能就会难产,说句心里话,哪怕是我们这些当干爹的,都不会在保大保小的问题上犹豫丝毫,肯定是紧着你母亲。

    再者……”

    瞎子伸手,放在郑霖的脑袋上:

    “有些地方,其实你很像你父亲。”

    郑霖的面色再度僵了下来。

    “你父亲是个有智慧的人,他很真实。”

    “呵,真实……”

    “真实得会让人误以为他是一个傀儡,一个吉祥物,甚至……是一个废物。

    但就是这种真实,有时候,其实是最好的伪装。

    这次正好是个机会,你可以和你父亲多相处相处。

    我们对于你的期望,大概就是,你可以很强大,很强大,事实上,你的天赋在这里,你的起点,也在这里,你的未来想不强大都不可能。

    但性格方面,你可以偏向你父亲一些,这样,你才能活得久……更重要的是,才能活得开心。”

    郑霖吸了口气,又吐出。

    “怎了,嫌我烦了?”

    郑霖点点头,道:“不是。”

    “挺好。”

    “干爹,我没多久就要回去了。”

    “回哪里?”

    “奉新城啊,所以干爹您说的,多相处相处,是不可能的。

    他要出征了,借的,还是楚国的道,为了稳妥,肯定会把我放在家里。

    他需要拿我,威胁楚皇。

    万一楚皇敢反水,他死了,我继承他的王位。”

    瞎子缓缓地站起身,问道:

    “那你说,会有用么?”

    “什么有用?”

    “你会给他报仇么?”

    郑霖不说话。

    瞎子微微一笑,道:“你会的。”

    一阵风吹来,吹动着四周枯叶打起了旋儿。

    瞎子伸手将自己衣服上的枯叶轻轻拍开,

    道:

    “你姐姐会回王府,你,这次不会。”

    “嗯?”郑霖有些意外。

    “这是你爹的意思,这一次,他打算带着你,一起出征。”

    “怎么做?”

    “很简单,安排个替身,和你姐姐同乘一辆车回去就是了,有大妞帮忙打掩护,谁又能知道真正的世子殿下,并未回王府呢?”

    “为什么?”郑霖看着瞎子,“这不是他的风格。”

    “这还真就是他的风格,你知道干爹我,最想要的是什么么?”

    “造反。”郑霖近乎条件反射地说道。

    如果说,瞎子对天天,还只是沙琪玛的侧面影响;

    对郑霖,那几乎就是毫不留情地灌输进他的执念。

    “你爹,就如我先前所说的,只是求一个开心,这一片基业,我们几个,付出了一半,你爹一个人,付出了一半。

    但他并不是很在乎这片基业的千秋万代;

    所以,安排一个傀儡回去,把流程走完,也就可以了。

    这一次,他想把你带在身边;

    他想和你父子俩,换一个不属于王府的环境,好好相处相处。

    正如他当年,带着你天天哥一样。”

    “矫情。”

    瞎子指了指,道:“但过日子,就需要这股子矫情劲儿。”

    “所以,如果出了什么意外,甭管是乾人那里关袋子还是楚人那里捅刀子,我们父子俩,很可能就被一锅端了?

    他真蠢。”

    “他不在乎。”

    “那干爹您呢?”郑霖反问道,“若是真这样,谁又能来帮干爹您完成心愿呢?”

    “如果你爹不在了,我多半,也活不了了。”

    听到这话,

    郑霖皱起了眉,

    问道:

    “干爹您和我爹……”

    “我们之间的羁绊,比你想象中,要深刻得多得多。”

    “这就是干爹您,一直留在我爹身边的原因么?”

    “是。”

    这时,一名亲卫策马而来:

    “世子殿下,北先生,王爷帅帐召见。”

    ……

    “这就是行军图?”

    帅帐内,

    郑凡对着年尧绘制的地图仔细端详着。

    “是,王爷。”

    “骑兵好走么?”郑凡问道。

    “是可以走的,只不过需要花费一些功夫,毕竟,不可能和一马平川相比,但只要走过这片山区,出去后,乾国的江南,就差不离已经袒露在王爷您的铁蹄面前了。”

    郑凡伸手,在那块山区位置勾勒了一下。

    当年,第一次燕楚国战,楚国战败,年尧即刻率军,偷袭了乾国;

    原本这块区域,应该是双方的争议地界,形势是犬牙交错的,但因为年尧的那一次突袭战果丰硕,最后迫使乾人为了“一致对外”,将原本的争议区域,基本都划给了楚国。

    所以,最难走的区域,真的除了难走一点,没其他阻碍了,乾人在那里,没有设立什么防线。

    郑凡伸手点了点谢玉安所站的方向,

    问道:

    “粮草后勤可能供给?”

    “水道丰富,可为大军输送粮草,另外,之前一批乾国输送进我大楚的军需,不少还没来得及转运过来,可以就地取用。

    王爷麾下皆为骑兵,出了山后,绕开乾人的几座关口,直入江南后,也就根本不用担心什么粮草了。”

    用乾人送给楚人的军需,给燕人去打乾人。

    这听起来很是滑稽的事,极有可能,真的会实现。

    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有些时候,是真的比人与人之间,还要没下限。

    “另外,王爷,我谢家,将再出兵一万,大楚皇族禁军,也会出兵两万,供王爷驱使。”

    “谢家,还有兵马么?”

    说话的,是站在帅帐角落里的陈仙霸。

    天天站在其身侧;

    他们二人,被郑凡从苟莫离那里召了回来。

    郑凡回过头,看了一眼陈仙霸;

    陈仙霸当即收起了脸上桀骜之色,露出乖巧。

    “叫你们俩能的,要是不玩儿命追,谢柱国还能多带一些谢家军撤回去,说不得现在,就能提供两万甚至三万谢家军给我们做辅助。

    道歉。”

    陈仙霸不敢有二话,马上和天天一起,向谢玉安拱手道歉。

    谢玉安马上还礼。

    这时,郑凡又问道:

    “你爹呢,会亲自领军么?”

    “我爹他……受了伤。”谢玉安回答道,“我将亲自陪王爷出征。”

    “伤得重不重?”

    “多谢王爷关心,将养一段时日后,应当………”

    “那就不重了,你们父子俩,一起来,上阵父子兵嘛。”

    “遵命。”

    “对了,那两万皇族禁军的主将,是谁?”

    “回王爷的话,是昭翰。”

    “我记得他是一路主将来着?”

    “是。”

    “哦,没死啊?”

    “他……没死。”

    “换一个,逃命太快得,孤不要。”

    “王爷属意谁?”

    “可惜了,熊廷山没死的话,该多好。”

    谢玉安神色如常,道:“确实。”

    郑凡伸手指了指站在边上脸上戴着面具的年尧,

    道:

    “行吧,就让年大将军官复原职呗,年尧,这两万皇族禁军,你领着。”

    “末将遵命!”

    郑凡看向谢玉安,问道:“如何?”

    “王爷的安排,极为妥当。”

    “这就好。那就,先………等下。”

    帅帐内的众人,都看向王爷,等待吩咐。

    “此次出征,路途遥远,路上不说山越部族,就是一路顺利进了乾人江南,怕也是凶险得很呐,毕竟,这是一刀捅入乾人老家了。

    这样吧,

    把独孤家的那位造剑师喊来,给孤做护卫。

    孤觉浅,

    得两把剑枕着,孤才能睡得踏实。”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