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看看镜子里我们俩的结合( 古代高H公妇)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19 08:38:38【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从人口比例上就能看出南部非洲和西非的差别,南部非洲是标准的金字塔结构,越往下人越多,各个年龄段的比例很合理,整体年龄结构很年轻。

西非那种就不正常,因为普遍寿命很

    从人口比例上就能看出南部非洲和西非的差别,南部非洲是标准的金字塔结构,越往下人越多,各个年龄段的比例很合理,整体年龄结构很年轻。

    西非那种就不正常,因为普遍寿命很低,所以小孩多是多,但是成年人不多,至于老年人就几乎没有,基本就是个扁平结构。

    德国现在的情况其实也不妙,因为这些年经济持续低迷,德国的新生婴儿数量其实有点少,不过还在可以接受的程度,因为不止德国一家这样,经济危机背景下,连美国人都被迫将无法抚养的孩子公开出售,情况已经糟糕到什么程度可想而知。

    这种整体的大环境下,更凸显南部非洲的强大的繁荣。

    从某种程度上说,南部非洲的强大已经是不可撼动了,所以一定要和南部非洲保持良好关系啊——

    克劳斯手指无意识的敲打着方向盘,无奈的看着前面的汽车尾灯。

    是的,克劳斯又被堵在十字路口了,而且看架势一时半会儿无法疏通。

    按照克劳斯对比勒陀利亚的了解,很快应该就会有交警过来疏导交通。

    对于克劳斯来说,南部非洲的强大是不需要用语言来描述的,比如南部非洲城市正在普及的城市交通指挥系统,就让克劳斯非常羡慕。

    对,就是城市交通指挥系统,1931年的当下,对于大多数欧洲城市来说尚且没有“系统”这个概念,南部非洲却已经把闭路电视装到了每一个十字路口,只要发现有交通拥堵,指挥中心就会派出交通警察进行疏导。

    对了,欧洲大多数城市时下连交通警察都没有。

    如果可以的话,克劳斯希望柏林所有的大街小巷也都能安装这样的监视系统。

    虽然南部非洲坚持将这个摄像头和监视器组成的系统叫闭路电视,不过克劳斯认为这就是监视系统,通过闭路电视,可以监控城市的任意角落,放在伦敦巴黎,这样的系统可能会饱受诟病,但是对于德国人来说,这个监视系统简直完美符合德国的需求。

    可惜以南部非洲人的习惯,这种监视系统估计是不对外转让技术的,而且要购买的话肯定价格死贵死贵的,说白了就是现在的德国买不起。

    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十字路口,就引发了克劳斯的这么多思索,以至于克劳斯都习惯性的无视了比勒陀利亚越来越多的汽车,这时候昂贵的勋爵汽车和黑色车牌并不能给克劳斯驾驶的汽车带来任何特殊待遇,只有属于公共交通的公共汽车,才可以畅通无阻的行驶在专属于公交通道的路线上。

    什么世道,花了这么多钱买车,一上路就被堵,还是汽车较少的柏林更好点——

    这算是自黑吧。

    也是自嘲。

    自嘲的笑容还没有从克劳斯脸上消失,一辆同样挂黑牌的马蒂尔达汽车突然从克劳斯驾驶的汽车旁边疾驰而过。

    呵——

    克劳斯一点也不羡慕,甚至还有种有热闹能看的兴奋。

    估计又是某个刚刚来到南部非洲不久的某使馆工作人员,依仗着外交人员有外交豁免权,直接把车开到公交专用车道上。

    估计这家伙还不知道,驻南部非洲的外交人员确实是有外交豁免权,但是这个外交豁免权不是无敌的。

    这时候克劳斯才意识到,刚才那辆马蒂尔达汽车,上面悬挂的好像是法国国旗——

    法国!

    克劳斯瞬间被点燃,这要是其他国家,克劳斯估计就算了。

    换成法国人,这种热闹一定要围观啊。

    不围观不是德国人。

    果然随着车流向前没多远,克劳斯就看到刚才还嚣张无比的马蒂尔达被交警拦在路旁,开罚单的交警还是个女交警,旁边一位男交警也在抱着膀子看热闹。

    果然全世界各国人民都无法抵挡看热闹这种事。

    “警官,我是法国大使馆驻南部非洲工作人员,我有外交豁免权你懂不懂?”年轻的驾驶员还火冒三丈,果然还是太年轻啊。

    “外交豁免权用在这里不合适,罚款二十,一个星期内自己去交罚款,随便任何一个银行都可以,友情提示,逾期要交滞纳金的——”白色头盔黑色眼镜的女交警声音清脆,汉语。

    二十不少了,比勒陀利亚很多人一个月的薪水还不到20兰特呢。

    顺便说一句,如果是普通汽车违反交通规则,一般情况下都罚不了这么多,毕竟罚款是有弹性的,开错车道这种事,按照南部非洲的标准是罚款一到二十兰特,通常都是一兰特,如果态度比较诚恳,甚至只会口头警告。

    使馆车辆就比较倒霉,反正就算有罚款也是使馆承担嘛,所以南部非洲的交警从来都是顶满格开罚单。

    就交警开罚单那架势,幸亏顶满格才二十。

    “抱歉,你能不能说法语,说英语也行——”火冒三丈的家伙傻眼,言语不通没法交流啊。

    “你作为一个使馆工作人员,在来到南部非洲之前难道不应该主动学习南部非洲的当地语言吗?这里是南部非洲,你没有资格要求南部非洲人配合你,只有我才有要求你无条件配合我工作的资格!”女交警的话让克劳斯直接哈哈大笑。

    然后克劳斯就比较悲催。

    因为笑得声音太大,女交警看一眼克劳斯,又回头看一眼旁边看热闹的男交警。

    男交警马上就摩拳擦掌。

    今天的使馆车辆格外嚣张啊——

    克劳斯这时候想跑已经晚了,看到男交警要抬手,克劳斯马上双手合十。

    “求求你别敬礼,你一敬礼我就心慌——”克劳斯直接用英语,英语在南部非洲也是通用语言,交警大哥肯定懂。

    “你以为我想给你们这些违章的家伙敬礼?这是我们上面的要求!”男交警很不爽,看热闹看的正爽被人打断,只能被迫营业。

    “你在笑什么?”男交警气势汹汹。

    克劳斯一脸懵逼,我就笑了笑,你还能给我个技术犯规还是咋的。

    “为什么故意堵塞交通?”男交警终于找到了合理的理由。

    克劳斯这时候才发现,他因为看热闹看的太投入,已经人为的造成交通堵塞。

    克劳斯按照交警的要求靠边停车。

    然后就看到那位法国大使馆工作人员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

    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啊。

    刚才还在看热闹的克劳斯,转眼就成为热闹的主角。

    “我车坏了——动不了,我大概需要一辆拖车。”克劳斯经验丰富,借口还不是随便找,反正大使馆的车辆,交警没权力检查,这真是外交豁免权。

    “那行吧,你先靠边——”男交警很随意。

    “好的——”克劳斯下意识抬离合,然后突然意识到上当了。

    套路啊,都是套路!

    “看上去你的车没问题,你才有问题——”男交警得意洋洋,果然是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好猎手啊。

    “哇偶,上帝显灵了,我的车居然好了,这一定是上帝的旨意——”克劳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虔诚过。

    男交警抱着膀子冷笑不说话,静静地看克劳斯表演。

    “好吧是我错了,能不能放过我,南德友谊万岁!”克劳斯可怜兮兮的哀求,“南德友谊万岁”这几个字是用汉语说的,特意练过,熟练的很,字正腔圆,标准播音腔。

    男交警哑然失笑,这要是换成女交警,没准就口头警告了。

    直男肯定不行啊,撒娇卖萌什么的对直男无效,反而会造成反作用。

    话说克劳斯一大男人,居然会有撒娇卖萌这种行为,估计要是让齐勒和安雅知道了,成熟大哥哥的形象大概会轰然倒塌吧。

    “呵呵,我同意南德友谊万岁,不过先靠边——”男交警一丝不苟。

    “我是德国驻南部非洲使馆工作人员,我有外交豁免权的——”克劳斯知道大概率要倒霉,不过还是心存侥幸。

    貌似克劳斯忘记了,刚才倒霉的法国人也这么说过,好像当时克劳斯还嘲笑对方来着。

    风水轮流转啊,出来混的迟早要还。

    “作为驻外使馆工作人员,你代表的是德国国家形象,所以这时候你就该老老实实认罚,而不是插科打诨。”男交警不给面子,已经开始开罚单,不出意外还是二十。

    对于堂堂一个国家来说,二十确实不多,关键是面子上过不去啊,就像男交警说的这样,驻外使馆工作人员,代表的是国家形象,然后居然被交警罚款,回头肯定要挨训的。

    “好吧我认——”克劳斯老老实实接过罚单。

    没错,就是二十。

    这时候克劳斯突然听到有人大笑。

    哪个混蛋这么没礼貌?

    克劳斯和男交警同时黑脸。

    然后就看到一辆悬挂着英国国旗的塞西尔·罗德斯汽车里,驾驶员一脸惊愕。

    克劳斯突然就很坦然。

    虽然自己有点倒霉,但是既然倒霉的人不止我一个,那就不是只有我一个人愚蠢。

    男交警这一次不用女交警示意,直接向一脸惊恐的家伙走过去。

    克劳斯简直心情大好。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