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把腿把开学长都给你免费阅读(猛烈H 嫡女)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2 08:03:2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对于中国武林来说,或许2003年8月20号,是一个能载入史册的日子。

少林、武当、崆峒、青城和五毒教等十五家武林门派的掌门人,齐聚泉南市青照区吕家村民俗旅游区,带着各种

   对于中国武林来说,或许2003年8月20号,是一个能载入史册的日子。

    少林、武当、崆峒、青城和五毒教等十五家武林门派的掌门人,齐聚泉南市青照区吕家村民俗旅游区,带着各种独门绝技和罕见兵器一起亮相,举行第一届“武林论道大会”!

    这天,天空作美,朵朵白云连成山,遮天蔽日。

    初秋的风吹过来,带起阵阵清凉。

    吕家村民俗旅游区人山人海,民俗展览区的大戏台前,更是坐满了人。

    在连番宣传炒作之下,武侠迷们津津乐道,游客蜂拥而至,各派大师们也应约联袂东来,少林武当崆峒峨嵋之类的,噱头十足。

    吕家村民俗旅游区正门,县里专门派了交警过来指挥交通,但各种私家车和旅游车辆,仍然把村前挤得水泄不通。

    很多人都看了各大门派掌门抵达吕家村民俗区的新闻报道,叫大师们的高人风范撩拨的心里直痒痒。

    民俗展览区里,一间大型更衣室临时改为休息室,各大门派的掌门人和徒弟们暂时待在这里,等待过会出场亮相。

    一群大师正讨论的热火朝天,说着各自装扮的心得,突然门从外面打开,有人大步进来。

    瞬间,十几位掌门人和他们带来的徒弟,目光齐刷刷落在来人身上——好生猛的汉子!

    这人三十来岁,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眉宇间带着一股谁都瞧不起的骄傲。

    跟他们一样,这人同样精心装扮过,穿着黑色的丝绸长袍,上面有精致的刺绣。

    唯一叫人觉得奇怪的,是昨晚的招待宴会上,没有见到这人。

    来自“南武当山”的游道长忍不住好奇,问道:“敢问这位是?”

    吕建仁抱拳,因为拍过《神探狄仁杰》,看起来煞有介事,文绉绉说道:“鄙人吕建仁,江湖人送匪号座山雕,目前是五毒教太上教主!”

    少林寺的释延壮,南武当的游道长,崆峒派的白义海,昆仑派的周金生等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表示没在江湖上听过这么一号人。

    来自昆仑派的周金生一开口就是太东大土话:“座山雕啥时候成了五毒教教主了?”

    这又是座山雕,又是五毒教教主的,搞啥?

    南武当的游道长皱眉:“从来没听说过有啥子五毒教。”

    吕建仁面对吕冬和吕振林都能振振有词,何况是些外人,冷哼一声说道:“那是你孤陋寡闻,你可以出去问问,青照人有几个不知道五毒教的?”

    不知道哪一位的徒弟,这时候说道:“我昨晚去美食街上吃饭,这边最大的特色就是各种虫子小吃,不少店的老板都说过,他们使用的是五毒教的独家秘方!”

    其他人面面相觑,难不成这吕家村是五毒教的总坛?

    青城派的掌门人有轻微被迫害妄想症,深陷武侠不可自拔,一拍大腿,警惕的盯着吕建仁:“各位掌门师兄弟,我有种不妙的预感!这场武林论道大会是个阴谋,五毒教这是设下天罗地网,故意吸引我们上钩,想把名门正派一网打尽!”

    少林寺的释延壮大师直翻白眼,心说哪里来的二傻子,脑袋里面都是江(浆)胡(糊)?

    南武当的游道长觉悟相当高:“李掌门开玩笑了,这次邀请有青照区区政府联合吕家村共同发出。”

    青城派掌门人仔细一想,确实是这么个理,但仍然对这个五毒教的家伙抱有戒心。

    原本,他自认为是所有掌门人里颜值最高的,这个五毒教教主一来,位置立马要让人。

    没办法,人一看就比他年轻好几岁,发际线比他靠下,头顶也没秃。

    “各位掌门师兄弟。”他一脸担忧:“咱们全是名门大派,跟五毒教出现在一个大会里,岂不是自毁名声?”

    有人微微点头:“岂能与邪魔外道为伍?”

    “呵……”吕建仁笑,不紧不慢掏出一个铁盒来,手指甲往上一翘,弹开盒盖,啪的拍在桌子上:“想试试吗?”

    周围人往盒子里面看,整整一盒子长满刺毛的痒辣子,叫人不寒而栗。

    这玩意要是扔到脸上,直接毁容。

    自从1999年得到当地政府承认,青城派掌门为了符合人设,经常住在身上,当然认识痒辣子为何物。

    见五毒教教主亮出这么大的杀器,立马不说话了。

    邪魔外道不邪魔外道的无所谓,不吃眼前亏才重要。

    不就个五毒教吗,小问题。

    崆峒派的白义海转头看吕建仁,见到丝绸黑袍上面绣着蝎子、蜈蚣、长虫、蜘蛛和痒辣子,不禁想起昨天吃的虫子宴,说道:“吕……教主,昨天晚宴结束,我在美食街上品尝到多种虫类美食,味道相当不错,叫人印象深刻,这是从你们五毒教传出来的?”

    没有的事吕建仁都能说成有的,何况这事确实与他有关系,吕建仁微微笑:“很多人都是我教出来的。”

    其他人不断点头,一副明白了的表情。

    五毒教就像他们一样,随着时代变化而发展,五毒教以前是玩虫子玩毒的,建国之后不能再这么玩,就利用自家所长,改成研究虫子类的美食了。

    本质来说,大家伙差不多,都有副业。

    比如昆仑派的周金生在一家大型企业干过保卫干事,崆峒派的白义海专业练过散打靠教散打挣钱,青城派给当地旅游背书做宣传,少林寺更是全面推进商业化。

    混口饭吃不容易,没啥丢人的。

    崆峒派的白义海好吃敢吃,昨晚吃的很爽,说道:“吕教主,贵教擅长制作虫类美食,不知道咱们能不能私下交流交流?”

    吕建仁显得很大度:“没问题!”他早就看过各位掌门人的资料,记得名字:“白掌门,我可以交给你制作方式和一些佐料的配方。”

    白义海笑了,这趟过来除了5000块钱,还能有这种收获,值了!

    但吕建仁不是吃亏的主:“江湖上讲究等价交换!钱呢,我也不缺,虽然跟少林寺没法比,但几百万还是有的。所以,白掌门,借你们七伤拳拳谱看看?”

    七叔自然不会相信七伤拳之类的鬼,纯粹就是觉得好玩。

    混到这么一堆装扮特异的人来面,跟他们谈武论道,多有意思?

    不比跟吕冬互相刺挠好玩?

    白义海略显尴尬:“我们崆峒派根本没有七伤拳,这是金庸杜撰出来的。”

    按照他这个崆峒派与当地武术协会的官方说法,是传承数百年的名门大派。

    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全是吹的。

    因为崆峒派到他这里,才是第二代。

    崆峒山位于甘西省平凉市,当地史志并没有记载这样一个武林门派。

    直到1995年,一个55岁的东北人带着日本妻子来到平凉,自称“崆峒派第十代掌门燕飞霞”,在当地开武馆的武师白义海被他演示的功夫震慑了,当即拜师。

    这个门派的所有师承来历、武功路数,燕飞霞是惟一的阐释者。

    白义海开武馆,练的不是七伤拳,而是散打。

    吕建仁一脸失望,说道:“有没有想要五毒教独门美食配方的?换了,换了,交换了啊!秘籍换配方,我敢保证,回去开个小吃店,一年挣十万!”

    一听到年入十万,不少掌门人心动。

    昆仑派的周金生取过自家的独门武器“判官笔”,操着一口太东话说道:“昆仑派的判官笔换你的秘方咋样?”

    吕建仁一脸怀疑:“你是昆仑派掌门?咋听你说话是临淄人?”

    周金生嘿嘿笑:“当年不是支援大西北嘛,我就从临淄去了西北……”

    吕建仁明白了,这位是太东昆仑掌门人。

    接着,他去看判官笔,然后一脸嫌弃:“就这?”

    周金生微微扬起下巴:“就这!”他把判官笔拿过来:“看看,这笔头是独家秘方处理过的,别看用的是狼毫,笔头却坚挺如铁……”

    吕建仁拿过一根看了看,一尺长的毛笔,白色的笔头看起来很坚硬,说道:“不就是拿浆糊泡出来晒干的吗?玩了不玩的。”

    说着话,把判官笔扔了回去。

    周金生也不尴尬,毕竟早年间在国企大厂担任过保卫干事,脸皮早就练出来了。

    吕建仁挺失望的,哪怕没抱多大希望。

    不见七伤拳,未闻狮子吼。

    冬子说的没错,传统的早都没落了。

    吕建仁一时间索然无味,相见不如怀念,看不见武林的轮廓,却能体味其远去的悲凉。

    在座的这些掌门人,有几个能打得过小光头乔卫国?

    估计一个都没有,因为除了他之外,全都是四十岁开外的人。

    怪不得吕冬和李文越这俩家伙坚持谈武论道,可以适当加入表演,言辞拒绝很多人实战比赛的请求。

    敲门声忽然响起,吕明从外面进来,笑着说道:“各位掌门人,各位武林前辈,各位师兄弟,大会即将开始,请各位到会场就坐。”

    一行人出门,各式行头装扮下,气势十足。

    刚来到大戏台前的会场,现场就爆发出热烈掌声,犹如明星进场一般。

    有太东台的记者率先过来,堵住领头的释延壮大师,请他对观众说几句。

    释延壮大师是少林武僧团总教练,达摩院首座,见多识广,觉悟极高:“练习武术能强身健体,能提高自身修养,促进社会和谐发展……”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