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快穿出奶体质h(翁熄系h文)最新章节列表

2021-06-25 08:21:1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同行二十三人,都是追随沙自砺多年的得力干将,为流沙帮的基业立下汗马功劳,就在不久前,沙自砺还许诺他们在陇西置个庄园,娶几房小妾,过几天逍遥快活的日子。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

   同行二十三人,都是追随沙自砺多年的得力干将,为流沙帮的基业立下汗马功劳,就在不久前,沙自砺还许诺他们在陇西置个庄园,娶几房小妾,过几天逍遥快活的日子。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物色田地和女人,就沦为郭传鳞的刀下鬼。

    沙自砺咬牙切齿,脸上横肉不停抽搐,然而刻意表露狠态,并不能掩饰内心深处的惶恐,他会把性命断送在这里吗?对手踩着血泊步步逼近,千钧一发之际,一骑黄骠马瘸着后腿堪堪赶到,马蹄铁断了半截,奔走不便,流沙帮首屈一指的高手“毒龙刀”毕天翻身下马,提刀挡在沙自砺跟前,目睹遍地尸骸,不禁倒抽一口冷气,撂下一句丧气话,“帮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沙自砺打了个寒颤,绝望在心中慢慢滋生,连毕天都这么说,看来他也只能落荒而逃了。他步履蹒跚,退后数步,随手牵过一匹无主的骏马,伸手抚摸马鞍,却下不了决断。不战而退,落荒而逃,一世的英名神武,难道就这样毁于一旦?他实在是不甘心!

    “帮主,快走吧!”毕天瞥向那血淋淋的煞神,焦急地催促了一声。

    沙自砺的手开始颤抖,他清楚,这一走,十几年的血就白流了,心气一溃,从此再也抬不起头,副帮主孔睿一向对帮主之位虎视眈眈,他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不过,除了姗姗来迟的“毒龙刀”毕天,他还有其他活着的弟兄吗?

    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已经过去,天蒙蒙亮,四下里勉强可视物,满地残肢断头,俱为反曲刀斩落,无人能挡其凌厉一击,血泊泥浆之中,留下了回旋进退的痕迹,触目惊心。毕天有意拖延时间,转动长刀沉声道:“尊驾当真是华山门下弟子?当年白道诸派西出夹关,阻击叛军,吾与掌门首徒李一翥有过一面之缘……”

    郭传鳞滑上半步,轻笑道:“没用的,说什么都没用,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等的祭日!”体内双撞进蓄势至巅峰,以刀作剑,瞬息连刺四下,破空声尖锐刺耳,有如传讯的哨音。

    毕天并未出言诓骗,他也不是第一次见识“悲风回旋剑”,多年之前,机缘巧

    合,他曾与李一翥切磋武功,在这路剑法上吃了大亏。其时李一翥“悲风回旋剑”尚未臻于大成,攻伐凌厉,以一敌众,却已经初现端倪,毕天生性好武,事后反复思量,敏锐地发觉了这路剑法的破绽。任你气功精湛,外功强横,从静止到急速回旋,必有数息的酝酿,他决意在那一刻出刀,贴身近战,不给对方施展的余地。

    然而郭传鳞一出手,却是青城派松风剑法中的“四连星”。

    武林各派剑法流传既久,历代千锤百炼,招式变化臻于极致,但人力有时穷尽,明知一剑砍下有万钧之力,或是一剑刺出疾若流光,自然无往不胜,却没人能做到,在“快”字上下工夫,一瞬之间连刺四剑已是极限,中才之人穷尽毕生精力也无从企及,况且速度与力量不能兼得,剑招迅疾,往往威力稍嫌不足。

    青城派却另辟蹊径,以“双撞劲”催动剑法,连珠四剑变幻莫测,暗藏杀机,据说这招“四连星”练到极致,第三第四剑能逼出半尺长的剑芒,伤人于无形。郭传鳞的内功修为远没达到“剑芒”的境界,但剑长刀短,剑轻刀重,一寸短,一寸强,“四连星”的威力未可小觑。

    毕天猝不及防,百忙之中翻转长刀,凭着本能连挡四剑。他手中这柄“毒龙刀”是帮中巧匠花费数载之功,以一块罕见的天外陨铁打造而成,坚硬异常,但在反曲刀的大力攒刺下,竟留下一浅三深四个缺口,散布在刀身、刀背、刀刃各处,如冰纹点点绽裂。

    郭传鳞连珠四剑去势未尽,圈转反曲刀,紧接着一招“疾风摇松”,刀光吞吐,泼洒而出,笼罩方圆三尺之地,将毕天硬生生迫退数步,体内“双撞劲”源源不绝,身形随之急速回旋,飘忽不定,反曲刀划出一道道圆弧,犹如骤雨打新荷,绕着毕天倾泻而下。

    悲风回旋剑刚猛激烈,毕天疲于招架,毫无还手之力,他纵横江湖十多年,身经百战,没有这样窝囊过。但先手已失,深陷泥潭,此刻只能拼命苦撑,有道是“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他不相信如此迅猛的攻势,能持续一柱香的工夫。

    双刀撞击,密如羯鼓,短

    短十数息后,毕天手中的陨铁长刀不堪重压,“喀嚓”断为两截。

    沙自砺的眼睛几乎要滴出血来,他万念俱灰,只得翻身上马,挥鞭乱打一气,夺路而逃。郭传鳞借回旋之势,单臂甩出,发出一声长鞭击空的脆响,反曲刀脱手飞出,以雷霆万钧之势劈入沙自砺后背,力量大得异乎寻常,沙自砺坐不稳马背,腾空飞出丈许,重重摔倒在地。这一刀从后背砍入,前胸刺出,脏腑被“双撞劲”碾得粉碎,鲜血从七窍涌出,当场毙命。

    毕天稍一分神,反应慢了半拍,郭传鳞一声厉啸,左手五指张开,从他胸腹间划过,有如利爪开膛破肚,痛彻骨髓。毕天如遭雷击,放眼望去,整个天地都被殷红的血色掩盖,浑身力气一瞬间消失无踪。

    郭传鳞得势不饶人,借回旋之力,右臂甩起,并指如刀,重重劈在他肩头,生生断下一条右臂。毕天倒在血泊中,胸口急剧起伏,大口大口吐着淤血,生机一落千丈。从始至终,他都没能使出生平最得意的“毒龙刀法”。

    郭传鳞收住回旋之势,体内“双撞劲”漾出十多个真气漩涡,旋生旋灭,旋灭旋生,这一战将他推向了悲风回旋剑的巅峰,有了仙城炼体士几分功力,即便李一翥死而复生,亦要甘拜下风。他一脚踏在毕天脑袋上,将一颗六阳魁首踩成烂西瓜,红白之物四散飞溅,又大步踏上前,弯腰从沙自砺的尸身上拔出反曲刀,抓住发髻提起脑袋,一刀砍下,随手抛入树丛中。

    东方发白,郭传鳞提起反曲刀看了几眼,刀刃与毒龙刀频频交击,崩出七八个米粒大小的缺口,如锯齿般狰狞可怖,平添三分杀气。血犹未冷,意犹未尽,戾气在胸中鼓荡,郭传鳞感觉到心窍深处有些异样,仿佛种子萌芽,破茧成蝶,这一场摧枯拉朽的杀戮改变了什么,催生了什么,他已不再是自己。

    空中响起一阵鸟翼扑动声,郭传鳞抬头望去,只见一头黑羽信鸽收起双翅落在枝头,左瞳红似火,右瞳绿如蓝,竟是一头罕见的铁翎异瞳鸽,顾盼神骏,将满地尸血视若无睹。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