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厨房里肆无忌惮(吸住奶头不放h)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03 08:13:55【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作为运动达人,又是新婚燕尔,吕冬和宋娜九点多散步回来,从洗澡的时候开始,就进入到运动时间,等回到卧室里,战况难免更加激烈。

这俩货常年锻炼,身体素质出众,精力特别旺盛,一

   作为运动达人,又是新婚燕尔,吕冬和宋娜九点多散步回来,从洗澡的时候开始,就进入到运动时间,等回到卧室里,战况难免更加激烈。

    这俩货常年锻炼,身体素质出众,精力特别旺盛,一直折腾到十一点多,才抱在一起睡着。

    因为距离别的房子足够远,俩人曾经趴在主卧阳台南边窗户跟前叠罗汉,南边的窗户忘记关了,十月份的夜晚很凉,采石山庄又在山下面,半夜冷风一吹,宋娜一个劲的往吕冬怀里钻,吕冬就醒了。        

    屋里有些冷,吕冬拉过毯子给宋娜盖上,起身去关窗户,为了不至于气闷,多少留了一条缝。

    主卧室就在二层最南边,从大阳台上回来,吕冬躺下算是睡不着了。

    可能很多人都有类似的经历,半夜突然醒了,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觉,往往需要半个小时甚至一个小时才能入眠。

    吕冬看了眼表,才十二点多,考虑着是不是把宋娜拉起来,再来一场?

    看着宋娜熟睡的容颜,最终没舍得。

    夜晚特别安静,吕冬这会连院子里蛐蛐叫的声音都能听到。

    正睡不着郁闷着,突然就听到外面嘭的一声响,好像有啥东西从高处掉下来一样。

    吕冬立马睁开了眼。

    宋娜在三楼顶上养了不少花,刚才关窗户的时候风有点大,别是有花从上面掉下去了吧?

    吕冬干脆起来,穿上衣服准备下去看看。

    天凉,晚上跟宋娜胡闹,衣服扔的满地都是,这时候不好开灯找,干脆摸黑进衣帽间,打开衣帽间的灯,找了身长袖长裤运动衣穿上,趿拉着拖鞋下楼。

    黑夜里,大拖鞋走在楼梯上的声音特别明显。

    下面的客厅中,刚出玄关的五个人听到了脚步声,明显有人从楼上下来。

    这突发的意外情况,让他们下意识停下脚步,退回玄关。

    高岩忍不住小声问道:“咋办?”

    进都进来了,怎么可能空手而归,程立斌是传销头子,胆子小的人干不了这个,颇有决断力,压低声音说道:“等等,他要是去别的地方,就等一会,他要是来这边,就开灯直接干他!”

    程涛握紧手里的刀子,说啥也要让这个青照吕魁胜见红。

    五个人躲在玄关这里没动,脚步声从楼上下来,接着在客厅里响起,声音越来越近。

    程立斌将踹在衣兜里的带鞘水果刀拔了出来。

    四个男人手里,全部有刀!

    跟在最后面的周丽丽,手紧张的发抖,用力攥紧磨刀棒。

    玄关的开关就在程立斌手跟前。

    他们人多,黑漆漆的反而对人少的有利。

    所以,当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时候,程立斌毫不犹豫的按下开关,玄关和客厅前部的灯瞬间亮起。

    四男一女五个人,就看到那个趿拉着拖鞋,穿着运动服过来的高大身影。

    “吕冬!”

    程涛认出了自家的大仇人!

    灯一亮,玄关处出现人影,吕冬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与此同时,使劲喊:“抓小偷!抓小偷!”

    这栋别墅距离别的房子太远,又在屋里面,外面的人很难听到,吕冬是为了提醒楼上的宋娜,让媳妇赶紧躲起来,找电话报警。

    “这个驴糙的玩意!”

    程立斌没想到那家伙这么怂,连话都不问就跑。

    当先追了过去,同时喊道:“涛子,丽丽,去楼上,把他老婆给我抓住!不要让她打电话!”

    有线电话的交换机箱子,他们进来前就破坏了。

    手机没办法,只能赌一把。

    周丽丽看到了室内电梯,朝电梯那边跑,程涛却没听堂叔的话,一见到吕冬这个大仇人,其他的全都看不见了,嗷嗷叫着就追了过去。

    “吕冬,别跑!”程涛叫嚣:“老子今晚非宰了你!”

    高岩和田传杰按计划行动,同时朝着吕冬这边追过来。

    吕冬穿着拖鞋,最开始下意识跑,跑了两步别扭,速度提不起来,赶紧甩掉拖鞋。

    就这一耽误的时间,后面的四个人渐渐追近了。

    “抓贼!抓贼啊!”吕冬临时下楼,没带手机,看到人手上明晃晃的刀子,也不可能去打电话,只能使劲喊:“抓贼啊!”

    同样的,吕冬不可能带着人上楼,宋娜还在上面。

    有个女的去电梯那边了,吕冬注意到了,想要绕过去,却堵了三个人。

    “吕冬!”楼上宋娜叫。

    听到宋娜醒了,吕冬稍微安心,也认出去电梯的是那个叫周丽丽的女人。

    一个女的,应该很难威胁到宋娜。

    事情跟想的不一样,全乱了套,程立斌喝道:“驴糙的玩意,把钱全部交出来,就放了你和你老婆!”

    客厅很大,地方很宽敞,吕冬就领着这些人兜圈子。

    很快,就认出了这些人是谁。

    那个一脸凶狠的是程立峰的儿子程涛,敦实的中年人是高岩,中年人隐隐约约有印象,好像是程家那个投机倒把的,还有一个天生老相的是他老同桌田传杰。

    “交出钱来!”高岩没想过真把吕冬怎么样,就是为了钱来的,边追边喊:“我们只要钱,不要命!”

    程立斌喝道:“吕冬,我们就是借点钱花花,交钱不杀!”

    吕冬脚底下不停:“你们先停下,别追我,我去给你们拿钱!”

    能拖延一会是一会。

    田传杰一说话,满脸皱纹像个老头子:“吕冬,咱俩是老同学,你赶紧的拿钱,我保证,你拿了钱,给我好好道个歉,啥事都没有。”

    程立斌使个眼色,四个人渐渐放缓脚步,好像很有诚意。

    吕冬慢慢停下来,调整呼吸,恢复体力,站的位置,恰好拦在四个人与楼梯之间。

    “大榜,咱俩是同桌,高中的铁哥们!”吕冬相信宋娜会想办法报警:“别人来找我就算了,你怎么也来?”

    田大榜恨声说道:“你好意思说?有你这样的铁哥们?高二坑我回去养兔子,我回家了说要退学,你在学校里都不动!”

    吕冬连忙道歉:“这事我的错。”

    说着话,他缓缓靠近一个花瓶架子。

    程立斌看出吕冬在拖延时间,喊道:“别啰嗦,抓住他!”

    程涛亮出明晃晃的刀子,第一个就扑了上去:“老子今天宰了你,还要在你跟前,强健你漂亮媳妇,把他活活干死!”

    后面的程立斌不禁心中大骂程涛没脑子,只要钱的话,人可能为了自保,不会激烈反抗,你说要杀人俩口子,人不跟你玩命?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听到程涛的话,吕冬知道今天没个好,再怎么样也得让宋娜逃了。

    面对冲过来的人,他赶紧伸手在花瓶架子上一按,有个不大的暗格弹开,露出里面的防狼喷剂。

    前段时间,往保险柜放东西的时候,见到宋娜在保险柜暗格里放的防狼喷剂和电棍、电击器,吕冬还专门问过宋娜,宋娜因为当年皇冠酒店外面遇袭的事,多少有心理阴影,装修时特意让李二叔那边设计加装了些暗格,每个房间都放了些东西。

    刚才吕冬特意选了这里停下来。

    防狼喷剂拿到手里,程涛已经到了近前,吕冬不敢拿身体去试刀子,急匆匆往一边躲,本来喷向程涛脸的喷雾就偏一些,大部分落在程涛肩膀和胳膊上,少部分落在他脖子上。

    这玩意人沾上就受不了。

    “啊呀——”

    程涛立即发出惨嚎。

    跟在程涛后面的是年轻力壮的田大榜,他刀子冲吕冬拿防狼喷剂的手臂砍了过来。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这是很现实的一个写照,尤其一个人面对四个人。

    吕冬赶紧收手,就觉得手背上剧痛,手指不自觉松开,防狼喷剂落在地上。

    他一脚把田大榜踹到程涛身上,扯着程立斌和高岩稍微慢一些,闪身就跑,手背上有血滴滴答答落在地板上。

    跟拿着刀子的四个人硬碰硬,那是找死。

    要是卫国在这里,他俩配合着,能把这四个人打的满地找牙。

    吕冬前面跑,程立斌和高岩后面追,田传杰爬起来,绕圈子去堵。

    程涛脖子疼的快受不了,发出一声一声干嚎,但对于吕冬的仇恨,多少给了他一些力量,加上没有被正面喷上,挣扎着爬了起来。

    吕冬随手摸起个烟灰缸,朝后面砸过去,程立斌躲开,砸在了高岩身上,疼的高岩也叫唤。

    “周丽丽!你是头猪吗!”高岩冲上面叫:“还没搞定那个女的!”

    这话提醒了程立斌,正好看到程涛爬起来,立即有了主意:“涛子,上去,把那个叫宋娜的宰了!”

    毫无疑问,程立斌抓到了吕冬最大的弱点,又对田传杰说道:“你坐电梯上去!”

    …………

    周丽丽提着磨刀棒,乘坐电梯上了二楼。

    宋娜刚从睡梦中惊醒,因为睡前在天上飘了两回,精神消耗有点大,一时间多多少少有点迷糊。

    “抓贼啊!”吕冬的喊声从敞开的卧室门里传进来。

    宋娜立马清醒,打开灯,回应道:“吕冬!”

    她随便套上件衣服,就在床头上摸手机,却没摸到。

    今晚上跟吕冬回来,一到二楼就开始胡搞,衣服脱的到处都是,不知道手机扔哪里去了。

    宋娜下床,赶紧找手机,周丽丽手握磨刀棒,冲了进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