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行游记旅行游记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上我(女神精壶)最新章节列表

2021-07-05 08:08:44【旅行游记】人次阅读

摘要 若是木青黎壮着胆子回头看一眼就能发现夜洛寒的笑跟嘲笑没有半点关系,而是带着几分温柔的调侃。

夜洛寒没有再逗木青黎,在空出的床位下躺了下来。

后半夜,突然间

    若是木青黎壮着胆子回头看一眼就能发现夜洛寒的笑跟嘲笑没有半点关系,而是带着几分温柔的调侃。

    夜洛寒没有再逗木青黎,在空出的床位下躺了下来。

    后半夜,突然间醒来的夜洛寒下意识的转头看向木青黎的方向。        

    那只毛毛虫就睡在自己的身旁,很近很近。不过她被子倒真将自己包的很她严实,滚到他身边都没有散开。

    夜洛寒看着木青黎,然后伸手将木青黎掖在被子里的被角拉出,想了想又反方向的卷了下。

    包裹严实的被子这么一松,立即就散了开来。而被子里人习惯的性的蹬脚也让裹着下半身的被子松了开来。

    月光下的夜洛寒看着这副情景很是满意的闭上了眼睛,在他快要进入梦乡时,他感觉到自己的腿被缠住,然后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胸前。夜洛寒嘴角微勾,任自己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一早,夜洛寒先醒了过来。而这一次他没有再闭眼装睡,而是直接也伸手拍了拍半个身子都压在自己的木青黎的后背,“醒醒。”

    睡的正香的木青黎自然没那么容易被叫醒,根本没反应的继续睡着。

    夜洛寒只好又拍了拍她,微提高声音,“暮顷璃,醒了。”为了防止她不醒,夜洛寒拍的手微用了些力气。

    木青黎不堪其扰,“别吵了!我……”

    ‘我’字后面没说出口,夜洛寒就感觉到身上的人僵住了,他知道这是反应过来现在的状态了。

    夜洛寒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随即很快掩下,“你若是还想睡,从我身上下去可以继续睡。”

    木青黎像是只缩头乌龟一样,一言不发的从夜洛寒的身上翻身到里面,拿过自己的被子将整个人都藏了进去。

    怎么回事?

    她明明记得昨天晚上都恨不得将被子折成睡袋了,怎么还是睡到他的身上去了?

    木青黎是知道自己睡姿差的,但没想到居然差到这个地步了。

    不好还好,今晚下午就回宫了,回宫以后他们不用睡一个床,她也就不会再犯这样的错了。

    夜洛寒看着木青黎躲在被子里,淡笑了笑,然后出声道,“你是准备把自己闷死在里面吗?”

    木青黎听着外面传来的声音,慢慢的拉下些被子,露出自己没脸见人的脸,“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怎么又……又……”后面的话她还真有些羞于说出口。

    夜洛寒淡道,“罢了,习惯了。只要你不觉得是朕强迫你的就行。”

    木青黎咬着嘴唇不说话,有只眼睛的人都知道是她缠过去的,他说这样的话分明就是嘲笑自己先前的行为。

    小气鬼,木青黎在心里默骂着。

    “你都敢不让朕碰你,还不敢当面骂朕?”夜洛寒问。

    木青黎脱口反问,“你怎么知道我在骂你。”咦,不对, 她怎么承认了自己在骂他?

    “没,没有,我没骂你。”木青黎连忙解释,说完在看到夜洛寒的表情后就反应过来已经迟了。

    在这一刻,木青黎清楚的感觉出来,一个普通人跟一个能当一国之君的人的智商的差距。

    夜洛寒并没有在意她有没有在心里骂自己这件事,他突然起身向木青黎凑了过去,与她露在被子外面的脸咫尺距离。

    木青黎被突然靠近的脸惊的连呼吸都开始缓慢。

    夜洛寒目不转睛的盯着木青黎的双眼,像是要从她眼中看出他想要的答案一般。

    扑通,扑通,扑通。

    木青黎在被子里的手偷偷的轻轻的捂住自己心口的位置,她害怕这狂跳如雷般的心会一不小心跳出来。将她那些藏不住的秘密全都一起带了出来。

    “暮顷璃。”夜洛寒声音唤。

    木青黎像是受了蛊惑般,轻声应:“恩。”

    “是我一直没看透你,还是你一直在隐藏着。”夜洛寒问。

    木青黎没有说话,她也不知道自己该些什么。

    夜洛寒又道,“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无法看清的枕边人。”

    木青黎问出了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问的问题,“你,爱三年前的暮顷璃吗?”

    四目相对,近在咫尺,夜洛寒能清楚的感觉出她问这个问题时的紧张跟期待。

    她在期待什么?她想得到什么样的答案?

    爱,还是不爱。发

    爱吗?

    谈不上爱,喜欢也也算不上吧,特殊是肯定的。所以他愿意帮她,帮那个跟他一样都曾经陷入沼泽里的女子。

    等不到夜洛寒回答的木青黎有些着急的向前挪了些,只一些,她的鼻尖几乎要与夜洛寒的相碰,“爱吗?”

    夜洛寒看着木青黎的双唇,眼神沉了下去,他坐起身子拉开跟木青黎之间的距离,“若是不睡了就起床吧。”说着他便掀开被子起身拿起衣服走入了屏风后面。

    这是这几天他第一次走到这屏风后面穿衣,因为他要花时间掩藏外漏的情绪。就差一点,差一点他就要控制不住的吻上那片唇。

    木青黎看着夜洛寒走入屏风后,有些失落的低下了头,他是真的喜欢暮顷璃的吧,所以才愿意娶她。

    可是系统说,在作者笔下那个暮顷璃在帮弟弟夺得皇位后就已经撑不下去了。

    如果他知道那个暮顷璃已经不存在了,会不会,会不会难过?

    木青黎将脸整个埋在被子里,她也会离开的,到那时候他会不会……有一丝难过。

    夜洛寒从屏风后面穿好衣服走出来看到的便是木青黎伤心埋在被子里的模样,他眉头微皱了下,然后问道,“还睡吗?”现在的时间比她醒的时间早了近半个时辰。

    木青黎抬头摇了摇,“不困了。”

    “那就起来出去走走吧。”夜洛寒说:“在外面等你。”

    说完夜洛寒便走了出去。

    他这是约自己散步吗?

    木青黎心中微喜,忙一个起身拿起衣服就穿。

    夜洛寒在外面没等多久就听到木青黎从里面走了出来,她的动作一直都挺迅速的。

    夜洛寒看到木青黎出来,便提脚向外走去,木青黎也忙跟了上去。

    天刚蒙蒙亮,空气中还有露水的味道,木青黎狠狠的吸了口气,“这空气新鲜的像是要花钱买一样。”

    夜洛寒侧头微惑的看着木青黎。

    木青黎笑了笑,“没什么意思,随口说说。”说着她问道,“我们去荷花池那边走走吧。”

    新鲜空气,开的荷花,帅气的同伴,这晨步她想天天散。

    夜洛寒点头:“好。”

    木青黎走在夜洛寒的身边,虽然在韩王府住了两天还是防碍她好好参观,就这两天她都没能将韩府全都参观完。木青黎每次参观的时候都忍不住想到花钱买的门票,参观的谁谁谁,哪个名人的遗址都没这一半大的。

    木青黎看着说是池其实已经算是小河的里面的荷花,“不用多久,就有莲蓬了吧,在里面一边划船一边吃感觉肯定很好。”

    夜洛寒顺着她的眼神看那一池的荷花,“到时候你可以出宫来玩。”

    木青黎闻言转头看向夜洛寒:“皇后不是不能随便出宫吗?”

    “那是别人的皇后。”夜洛寒回答。

    木青黎心中微动,“那我想做什么都可以?”

    “底线内都可以。”夜洛寒迎上她的视线:“娘从小就对我跟大哥娶回来的妻子要疼,朕这样算是疼吧?”

    木青黎转头移开视线,他大概不知道什么叫做撩人不自知吧,真的太……容易让人心动了。

    “到时候我摘些回去给你,给你做银耳莲子粥。”木青黎说。

    夜洛寒“恩”了声以作回应,纵然对她有很多问题跟疑惑,但是即已娶做皇后,他自是会做到一个夫君应该做的。

    只要她不碰到底线,都可以。

    世间有千万种夫妻,有爹娘,大哥天儿那样的非君不可,也有他这样的相敬如宾,他不觉得不可。

    “哈哈,哈哈,成兰亭,你放开我啦,放开我。”好听的笑声传来,两人同时抬头看向莲花池的对面。

    俊毅高大的男子怀里横抱着怀了身孕的美丽女子转着圈,女子轻笑着叫停,男子带笑着站稳,一个低眸,一个仰头,眼里,嘴角,尽是藏不住的爱意。

    相敬如宾不是不可,只是偶尔也会想知道,那样的笑容背后是怎么样一种甜蜜幸福。

    对面的两人头越靠越近,眼看着双唇就要触碰,夜洛寒轻咳出声。

    对面两人同时抬头看了过来,木青黎吸了口气,“狗粮真好吃。”

    夜洛寒看了木青黎一眼,然后抬头看向对面的两人。

    夜思天已经从成兰亭的怀中落地,不满的插着小腰,扬着头冲他叫着,“二哥,你干嘛要偷看我们!”

    “肚子里的孩子都没她幼稚。”夜洛寒说着提步向荷花池上的石桥走过去。

    木青黎看着夜洛寒的背影立即跟了过去,想着他刚才说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嘴真毒。

    四人靠的近,夜洛寒跟木青黎很快就走到了成兰亭跟夜思天的面前。

    夜思天立即出声道,“二哥,顷璃,你们干嘛偷看我们。”

    夜洛寒没说话,木青黎解释道,“我们没偷看,只是刚好出来散步然后又刚好遇到你们又刚刚好看到了如果不是某些人故意打断就要发生的好事。”

    夜思天脸色微红,又不肯被笑,硬撑着道,“知道是好事还打断?”

    木青黎看向身边的夜洛寒,表示打断好事的可不是我。

    夜洛寒看了眼木青黎,木青黎有恃无恐的当没看到,你自己说的底线内随便做什么都可以。

    夜洛寒迎上夜思天一副‘你给我解释’的威胁眼神,“是我错了,不该打断你们的好事。你们现在继续吧,我保证不打断。”

    夜思天气的冲夜洛寒“哼”一声,“生气了。”

    夜洛寒看向夜思天身边的成兰亭,很是认真的问:“怎么感觉她是越过越小了,是不是以前失忆的时候伤了脑子的后遗症,有空叫太医给她看看,别下次见她,她跟一然差不多的心智。”

    成兰亭笑着握住夜思天的手,防止她挥拳打过去,“她不是一直都是孩子?”

    夜思天抬头不满的瞪着成兰亭,“你怎么也跟二哥一起说我?”

    “他是说,我是夸。”成兰亭抬手摸着她的头,眼中温柔似水,“在我眼里,你就是到了七老八十的那一天也是孩子。”

    木青黎看这两人旁若无人的举动,很想问夜洛寒,是不是站远了狗粮吃起来不够味道,一定要凑近了吃才行。

    夜洛寒却是早已经习惯了这两人,百毒不侵道,“时候也不早了,一起去早膳吧。”

    “二哥你一说早膳我就饿的不行了。”夜思天急道,“走走走,我们快去吃早膳,我觉得我现在一个人就能吃下一头牛。”

    成兰亭被她拉着手就走,夜洛寒在后面说了句:“慢些。”

    夜思天头也不回的抬起另一只手对他挥了挥,“知道知道,我不是瓷娃娃,不用这么小心翼翼。”

    木青黎跟夜洛寒并肩走在成兰亭跟夜思天的身后,看着两人紧紧相握着的手,看着成兰亭一边牵着夜思天还时不时替她看着脚下的路,心里突然升起一股羡慕,两情相悦大概是最美好的事情了。

    只是可惜,她看了眼身边夜洛寒,他们只能称得上同床异梦了。

    夜洛寒感受到木青黎的目光看了过来,看到她眼里的羡慕神色,又看了看前面的两人,然后问道,“羡慕?”

    她表示的这么明显吗?木明黎突然有些反应过来,自己是不是太容易喜形于色了?以后是不是应该稍微控制一下自己的表情跟……

    木青黎微愕的低头看着突然被夜洛寒握住的手。

    夜洛寒看着她说,“想要就说,朕说过底线内都可以。”

    不是……

    这个,这个怎么说?而且这个,这个……

    木青黎哑口无言,连自己想什么都不知道了。脑子瞬间像是一团浆糊,什么思想都没了。

    哦,不对,有想法的。她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夜洛寒的手……好暖。

    好好……牵。

本文标签:

很赞哦! ()

推荐景点